話說,最近開始嘗試構思百年流離的WW2狀況

我很想把歷史上那些殘忍無奈通通用虛構的事件寫進去

包括徵兵.飢荒.慰安婦.不把命當命..........光復時灣被王耀家的人歧視..想念菊又怨恨菊的苦痛

可是光看文字記載就痛的不得了,更何況是寫入文理呢......


話說鴨子最常構思的時候,就是早上的賴床時間

抱著棉被在床上滾來滾去,半夢半醒的想著文章情節,好像會夢到角色自己跳出來

然後鴨子做了一個奇異的夢


夢裡

灣跟菊還有大阪.京都爺爺.橫濱.本田一家人都過得很開心.在庭院乘涼談笑

夏夜裡繁星點點,穿著浴衣的菊笑的一臉溫柔對灣說:「現在這一切,這就是我想要的喔~」


畫面一轉

大阪不見了。京都爺爺.橫濱.本田一家人都露出飢腸轆轆的模樣,但是還是不停把糧食裝在袋子裡準備送往戰場

然後灣一直對菊瘋狂吼叫著:「這就是你想要的!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菊漠然的穿起衣服,把衣衫不整的灣關在房間裡,拿起武士刀把人跟糧食都帶往戰場


畫面再一轉

漂浮著血腥味與人體區塊跟砲彈與刀槍的戰場上

菊躺在帳棚裡,纏著繃帶,血慢慢的染紅了繃帶,全身上下傷痕累累.......灣在旁邊哭的很傷心說

:「現在這一切,我才不想要呢......停下來吧...拜託.....在你死之前,停下來吧」

菊面無表情的說:「停不下來了,來不及了,停下來就是徹底毀滅..........」

然後菊拿出了刀............不知道是要刺向自己,還是揮向灣


到這裡鴨子就醒了(驚)在夢下去,肯定不是啥好東西

夢裡灣的悲傷好真切啊....總覺得超級難過的~

於是翻出之前與豆子聊的糟糕菊灣來平復心情(爆)


唉...........創作時,是必須要面對孤獨的

只有絕對的孤獨與沈靜,才能慢慢磨出好文字

所以不管是作家還是畫家最好都有要些自閉傾向


不然...................


在跟人聊天YY的時候就快樂無比了,鴨子完全不想要自己一個蹲著磨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跟人聊天的好處是可以刺激靈感,壞處是完全懶得完成

所以會生出很多大綱,也只有大綱了(爆)


忽然有點想念某人Q___Q   但是又有點害怕會被嫌棄,或許保持距離對她才好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