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春交際之時變化之迅速,叫人措手不及,前些日子還下著小雪的的天氣,這幾天便乍寒還暖,漸漸上升的溫度以及越來越常出現的陽光,讓本田家外的櫻花林,又一株株長出粉紅色的花苞。整個本田家興起了歡樂愉快的氣氛,因為春天終於到了,又可以開始準備賞花野餐,今年特別不一樣的是,本田家還邀請了這幾年生意重要結盟的伙伴--亞瑟  柯克蘭先生!一起享受一年一度歡樂的賞花大會。

在這個舉辦賞花大會的日子,整個本田家忙得團團轉是理所當然,所以說趁兵荒馬亂的時候,裝病偷溜回家,可是最棒時機,反正灣娘對那個賞花大會是沒啥興趣在的,如果要說心裡有什麼遺憾的地方的話,就是今天又看不到某變態了。.........灣娘真的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隔壁惡鄰,這十天半個月這死工作狂幾乎是日日出差在外,現在恐怕正在迎接亞瑟  柯克蘭先生來到本田家的途中吧

「我忽然覺得手腳發軟,頭很暈啊.....一定是上次發燒的後遺症。不過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大家先去忙吧!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賞花大會比較重要。」在眾人關愛又抱歉的眼神下,灣娘掩著額頭,半走路半顛撥,歪歪斜斜回了房間,乖乖躺在床上。獨自一人

在平常的時候橫濱姊弟  京都爺爺...等人早擠過來噓寒問暖,延請醫生。不過今天是本田家的大日子。他們只來得及打聲招呼,又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這樣對脫逃行動是很順利的,灣娘很是高興,不過也有種說不出來的寂寞..... 不過現在最該做的,還是低調再低調,最好到大家都遺忘灣娘的存在,這樣才能順利偷溜回去王府。

「灣娘,現在哪裡還不舒服?怎麼?不是都病快好了嗎?」

無奈天不從人願,當灣娘恨不得自己低調到變成本田家一顆石頭時,房間的拉門卻被刷一聲拉開,走進一個眉目如畫,比女孩要秀麗,眸子散發著凌厲氣勢的少年,他穿著潔白筆挺的軍裝,肆無忌憚的闖入單身女孩的房間,褐色木色的和室襯的那抹白格外刺眼

躺在床上,灣娘暗喊糟糕,一邊想著要怎麼打發過去,一邊心跳加速想著是錯覺嗎?隔了一些時日沒見,這死變態似乎又增進了妖孽功力,害她連裝睡都忘了,一雙眼睛不聽使喚的,忍不住死盯著變態看.................灣娘!!醒醒啊!!!別忘了等下要做什麼!!不管是媽祖還是上帝....誰快來保佑灣娘安然逃脫這一關吧

躺在床上的女孩,拉緊了被子躲著,一雙大大的晶瑩眼睛卻直直看著自己,一副很困擾又很害羞的小模樣,看著在少年眼裡,憐惜在心裡,他走入房間坐在女孩床邊,一把將女孩從棉被拖出來,輕輕把這柔軟的小人兒摟在懷裡,手撫女孩額頭輕聲問:「沒發燒啊...........是哪裡不舒服呢?」

今天會不會太主動了??記憶中,這死變態鮮少主動來找自己,更別提自動自發的噓寒問暖,這種好事偏偏算准了今天來.........被半壓在少年的胸膛,聞著少年久違的誘人體香,想著等下該如何偷跑去找哥哥,女孩悶悶的說:「我沒事,只是有些手腳發軟,讓我休息一天就好。菊當家現在不應該在這裡吧!這樣對亞瑟先生太失禮了。」

「不用下人操心,我請神奈川先代替我迎接亞瑟先生。」少年捧起女孩的臉,俊臉戲謔的笑著問:「不高興了嗎?」

「我幹嘛要不高興?」灣娘心跳漏兩下,那死變態笑得好不壞心,她沒倒楣到連偷跑都沒開始,就先被抓包吧

「大阪說你是在生相思病,他說灣娘想我,想到連睡覺時嘴吧嘟的像金魚一樣。」少年說著說著,俊臉上藏不住得意

「什麼!!!那死痞子亂講的拉!!可惡!放手!放手!不許看我!!不許笑我!!!」灣娘瞬間燒紅了臉,推開少年纏人的手,窘的躲回床上,用力抓棉被遮住自己,天吶!下次非要把這碎嘴的死痞子剪掉他的舌頭,狠很教訓一頓不可,不過在這之前,有沒有洞讓灣娘先鑽下去,把色女埋了吧

被發現自己的欲求不滿,實在太丟人了,躲在被子裡頭,女孩捲成一塊夾心餅,堅持不肯出來,少年拉了拉被子,發現被裡的蝸牛抓的非常緊,這麼可愛的反應,看來大阪並不是在誆人,她是真的在思念他了。

本田菊心裡一下又甜又酸又痛又喜,這些日子的分離全是在外處理侵佔王府的行動,包括外交與武力準備,並不是能讓灣娘參與的事情,撫著棉被輕輕嘆氣,他低聲說:「這麼久沒陪妳,是我不對..............等今天賞花大會結束後,找天彌補你,咱們出去旅行下,就我們兩個好嗎?」

「...........................」棉被理的蝸牛沒出聲

「不喜歡旅行嗎?還是妳要珠寶?衣服? 化妝品?」少年急急的提出備用方案

「.........如果菊當家要做個放鬆旅行,找不到人提行李的話,可以帶我去當搬運工。」小小的聲音從棉被傳來,接著蝸牛用力強調:「旅行是菊當家為了自己放鬆,好解除工作壓力的喔!跟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叫我去搬行李而已...............」

聽到這樣彆扭的話,本田菊簡直哭笑不得,對這怕羞的蝸牛,又愛又憐,恨不得想把這怪可愛的呆子用力揉進自己心裡就好了,可惜他今天時間不多了,滿滿的外來賓客與部屬正在本田屋外的賞花處等他接待或發號司令,罷了,今天過後,他還有好多時間要跟這呆子糾纏呢,於是他低笑說:「好!約好囉!到時候我去旅行,妳來搬行李。今天妳先好好休息吧!順便想想去那個地方去搬行李,妳會比較順手。」

「我回去工作了。妳要趕快好起來。再不舒服,就要請醫生來了。」雖然不捨,忙碌的當家還是拍拍衣袖離開女孩房間,得努力工作了


「慢走,不送。」想著等下的偷跑,雖然不捨,害羞的少女還是希望心上人快快離去


「等妳病好了,我會親到妳滿足為止,妳就開心期待著吧。」

丟下最後一句話,少年趕赴交際會場,害女孩燒紅了俏臉,卻來不及糾正少年錯誤的認知
嗯.....................或許這認知不是錯誤,只是程度有一點點誇大而已。不對!!本田菊那死變態對於灣娘的認知,明明就很誇大兼錯誤,自己才沒有欲求不滿到那程度呢!她才不是那麼沒有家教,這會給耀哥哥丟臉的....對喔!耀哥哥!!今天終於可以去找耀哥哥了,灣娘!正經些!現在不是沈溺變態性騷擾發言的時候。

度過可怕的魔王關卡,抱著棉被,女孩害羞的滾了一圈,然後悻悻然紅著臉開始收拾細軟,準備爬牆偷跑。

■■■■■■■■■

其實也沒收拾什麼,灣娘把在本田家得到的產能獎金與賞賜全收拾在口袋裡,別著耀哥哥送的髮飾。拿了件耀哥哥送自己的舊衣,穿著最方便行動的侉裝褲裙。就準備落跑。因為大部分的護衛正在賞花會場維持秩序,所以灣娘很順利的閃過人數不多的守衛,七手八腳爬上離自己房間最近的圍牆。

「灣娘,來吃飯囉..............妳不是在生病嗎?」牆邊傳來穩重又蒼老的溫和嗓音,因為擔心灣娘的病情,而且賞花大會已經順利開始,於是把事情交付給橫濱姊弟後,特意來探望灣娘的京都爺爺

灣娘才剛跨過牆頭,來不及往下跳,就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先生,端著一碗湯麵,站在牆邊....................完了,不管是裝病還是偷跑,都被京都爺爺抓個正著,面對最疼愛自己的上司兼長輩,灣娘只覺得羞愧異常,最近在工作會議上京都爺爺的主張一直被大阪大一行人打壓。灣娘明知道最近京都爺爺可以說是很不順利。現在........現在手下部屬居然又企圖偷溜出去,不惜在重要場合上裝病,嗚嗚嗚嗚嗚嗚......要是京都爺爺生氣要責罰灣娘的話,都是她自作自受拉

「...............灣娘是要回去找王耀先生的吧!」望著自己疼愛的得力助手爬在牆上,頭上繫的牡丹髮飾,老先生心裡一下全明白了

「非常對不起。因.........因為我實在太想哥哥了。偷跑是下人不應該做的,我現在就回房等待處置。」看著京都爺爺為難的臉,灣娘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很恨自己只會給疼愛自己的老者丟臉兼添麻煩

「不!別下來。灣娘去看看王耀先生也是好的,很多事情,菊當家實在太不通情理了,這方面我只能勸說,無奈沒什麼作用。」想起了自己撫養的小少爺,近年來為了壯大本田家,做出各種不擇手段的事情。老者充滿皺紋的臉露出了苦笑,他說:「妳去看看吧!就當是老頭子拜託灣娘去的。」

「京都爺爺...............」灣娘作夢都沒想到,京都爺爺居然贊成自己偷跑回去見耀哥哥

「出了宅外往左走不遠,有車能搭到王府的。那!自己出門在外要小心,這是老頭子帶著防身的傢伙,拿去吧。」京都爺爺放下湯麵,從懷裡掏出一隻小棒子從牆下遞給灣娘,他說:「這鋁棒較輕,而且是可以組合式可伸縮的,雖然打不死人,防身還綽綽有餘」

「謝謝京都爺爺.........」不只放她出去,連路途跟防身道具都替自己準備好了,灣娘感動到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灣娘答應京都爺爺一件事情就好。」老者望著爬在牆上非常感動的女孩,長長嘆氣後意味深長的央求:「不管今天探視王耀先生結果是什麼。一定要回來本田家。在妳回來之前,老頭子會一直幫妳掩飾,一直等妳回來的。」

「沒問題。錢沒還完之前,我還是本田家的下人呢!一定會回來!京都爺爺請放心。」女孩拍拍胸脯,慷慨激昂的保證著,然後跳下牆,她說:「太陽還沒下山的時候,我就會回來了,請等我吧!」

聽著女孩答答遠去的腳步聲,在圍牆的另一端白髮蒼蒼的老者自顧自的苦笑,心想該來的總是要來,他知道自己撫養的小少爺現在要做的是什麼,即使為了壯大本田家,那狡詐的侵吞與武力欺凌,也不是能為常人所體諒的事情,但是自己無力改變這命運,但願少爺的心上人,那備受疼愛的女孩能夠看破這種種的糾結,代替自己阻止這一切的扭曲。

 

■■■■後記■■■■■

不放巴哈,又是在自己部落格先發ORZ鴨子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巴哈的密碼放在家裡電腦,在鄉下得鴨子只能用筆電更新部落格
嗚嗚嗚嗚嗚到嗚嗚嗚嗚..........鴨子愧疚ORZ~百年游離的起源是在巴哈,鴨子絕對沒有遲放的意思,希望大家諒解(含淚)

話說來是忍不住讓阿菊出場灑糖了下(天音:妳這重度甜食愛好者)畢竟鏡頭一轉向悽慘落魄的王府,馬上快要沒糖了==~
話說躲在棉被理的灣心裡一直在想那死變態幹嘛忽然異常熱情,外加低聲下氣的說要彌補自己感到莫名其妙,另外擔心自己無法順利偷溜
阿菊心裡卻想著大阪方才告訴自己,灣之所謂會寂寞成生了相思病(這是大阪亂掰的),全都是自己不當心的關係,今後要關於種種男女交往應該要注意的事情.....要多讓女生一些,要多寵女生一些,諸如此類的戀愛事項


(大阪:感謝我吧~~~俺是戀愛的專家~菊灣的愛的紅娘(炸)
雖然倆人心裡心裡想的明顯差距很大,不過總之對談起來還是非常順利??真是神奇~


在和平的假象撕裂前,應該會讓菊灣感情更加進展到某地步,這樣對立鬥爭撕破臉才有刺激有趣

本篇的重點在於京都爺爺,應該是說當時本田家有兩派派系在鬥爭,和平路線是仰慕王府感念王府昔日恩德的京都爺爺與橫賓姊弟一派,武鬥侵吞派是大阪與神奈川代表的派系,如果讀者有留意到,就會發現在鴨子的文理,不管是本田家的工作會議還是日常生活,武鬥派勢力越來越大,和平派被鬥爭的垂頭喪氣

京都爺爺放了灣去找王耀,,明顯跟本田菊意志對立。這是今後和平派系步向無情命運的第一步。

接下來的文章,要從兒女情長轉向時代的悲哀與衝突了。請期待20世紀在王府的歷史登場至今依然屹立不搖的兩個政黨擬人化。
先透露一下名字吧!叫「伍星」與「白日」
各位讀者大人有興趣的話,可猜猜誰是誰?取名的理由是來自於哪裡呢???不過沒有獎賞(炸)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