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舞會


又過了一些日子,實驗品一號小白兔依然在固定的時間來回診,催眠狀態照樣奇蹟延續著,不過她身邊護衛的魔王爪牙一次比一次還要多,一次比一次還要嚴格看管著小白兔,不知道是怕仇家?還是怕小白兔看到不該看的以致解除催眠?我聽說魔王雇主已經發動他稱霸世界的第一步,開始鯨吞蠶食起小白兔的兄長家的土地,貪婪暴虐,絲毫不掩飾想要全部吞下的慾望


不過面對我的診療與引導催眠,小白兔還是露出傻傻的幸福笑容,魔王雇主的野心,她以為是男人的事業發展,嚴格的限制看管,她當成是兄長滿溢的保護欲。真讓我感到無力。醫生我啊~說人活在幸福的假象中,還真的是什麼都會感覺自我良好


然後,貧窮而平凡無名的醫生大叔,一日忽然接到舞會的邀請函。「軸★心國慶功舞會」,光看名字就知道是那死魔王跟他爪牙又侵略了哪塊土地、或不知殺了多少人,所以興奮慶功的變態舞會。大叔我啊~真不想去參加這種邪惡舞會呢~但是我如果不去,那壞脾氣的雇主若是叫魔王爪牙直接闖到診所的話..........我還是去吧。穿起一生只買一套的高級西裝。打上醫院院長送我的異國風味的紅領帶,侷促不安的平凡醫生,驚慌恐懼的踏入了鬼窟,參加惡魔舞會


舞會上燈光高照,裝飾不知道多少鮮花彩飾,賓客如雲,笑聲、音樂響徹黑闇的夜空,一對一對人兒,在水晶燈下的舞會大廳裡翩翩起舞,高貴紳士抽的芬芳煙斗害醫生的鼻子差點失去嗅覺,美麗淑女裝飾的名貴珠寶閃瞎了醫生的眼。我根本不適合這種虛偽做作的歡樂場合阿!忽然好想念躺在實驗室上的數據與實驗器材。他們雖然不會閃閃發光,但至少讓我安心。如果不是害怕魔王會隨時找來,實在超級想落跑的......


當倒楣的醫生以狂吃宴會料理洩憤時,我無意間看到左前方45度角有個跟我一樣落寞的同伴,她有著長長烏黑的秀髮,裝飾粉色的櫻花髮飾,穿著一身潔白可愛、微露香肩、長腿的貼身白色小禮服,我可愛的實驗品一號小白兔,正百般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發呆。於是醫生便好心的去陪寂寞的女孩聊天了

「我不會跳舞,哥哥也不許別人教我跳舞。他說本田家的小姐不能隨便接受邀請。」

面對整屋子青年男女公然調情的放肆歡樂,小白兔垂下頭,悲哀萬分的表示自己家教過於嚴格,只有當壁花的份。事實上小白兔甜美可愛的程度,惹的一堆男士心癢難耐的注目禮,但是每人眼睛飄到櫻花髮飾的時候,都自動自發的吞吞口水收回貪婪的眼神。顯然魔王惡霸的程度是人人都怕,不只我一個人是癟三。

「啊哈哈哈~醫生我啊~也不會跳舞。陪叔叔聊聊天好不好啊~」我笑嘻嘻的哄著小白兔,小白兔卻看著我異國風味的紅色領帶,豆大的淚珠,一粒粒掉了下來..........

「唉呀呀~~別哭!別哭阿!」我手忙腳亂的擦著小白兔的眼淚,安慰著說:「灣小姐要是真的很想跳舞,我會幫忙跟菊先生說說看的......」今晚舞會開場就是魔王跟邪惡的兩個伙伴,自己跑去交際,卻把小白兔丟在角落當壁花,對於魔王的變態佔有欲,醫生我也覺得實在過份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因為想跳舞哭的。」小白兔一臉疑問的拼命擦著淚水解釋道:「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某些奇怪的東西....眼淚就會自己掉下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我又生病了吧....」

吞了吞口水,我連忙扯下紅領帶收入口袋,我記得醫院院長說,領帶上繡有龍紋富有中★國風情.......奇怪的東西八成是帶著小白兔真哥哥印記的東西吧????那已經是回復記憶的徵兆了。不過幸運的是,小白兔只把這象徵當成自己生病了,並未深究原因.......

「怎麼回診的時候,不告訴醫生呢!我就是要治灣小姐的病啊!」我急急說著日記上,記憶引導上,都沒有出現這徵兆

「.............對不起。我沒有特別跟醫生說,因為醫生一定會告訴哥哥吧。我不想要讓哥哥擔心。哥哥為了拓展事業已經很忙了。灣娘的毛病,自己壓抑一下就會康復了。」小白兔擦著自己淚水,一邊偷瞄在舞會上牽著其他女孩起舞的魔王,一邊有些委屈的道歉解釋著..............那瞬間我終於知道小白兔的催眠狀態為什麼能延遲到今日還沒被破解的原因,或許人為的技術力量早到了極限,現在維持小白兔的催眠狀態,是小白兔對魔王的信賴與依戀..........

真.........真是有些糟糕啊.....這樣大叔醫生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對人類的感情,我沒怎麼有研究的。當我正苦思該如何加強加深小白兔的催眠狀態時,魔王陰冷冷的聲音已經從我身後傳來:

「很抱歉,這位先生。舍妹還小,想要與舍妹有什麼接觸,請務必獲得我的同意。」又冷又硬的聲音,飽含殺氣。只是說句話也不可以,這變態魔王的佔有欲會不會太超過了?於是我尷尬的轉身傻笑跟魔王打招呼~,發現原來搭訕者是毫不具有威脅力的大叔醫生,魔王才放下殺人的目光,低頭捏捏小白兔柔軟的臉

「怎麼哭喪著臉呢?灣娘?」魔王問,臉上好不憐惜(我說罪魁禍首就是你這變態,裝啥好心啊!)

「因為哥哥都不讓灣娘跟喜歡的人跳舞!」小白兔嘟起嘴吧,意圖把自己掉淚的原因給打混過去

「本田家的小姐怎麼可以隨便陪人跳舞呢!要門當戶對才行。」魔王笑咪咪的,也把自己的獨佔欲打混過去(我說你乾脆講唯一門當戶對的人選就是你自己吧!)

「............................」小白兔不說話了,很明顯感覺到在變態魔王的怨念下,今晚真的要當壁花了

「好好好好~」顯然小白兔的淚眼汪汪攻勢,連魔王都承受不了,於是他說:「灣娘告訴哥哥!你希望哪家的先生陪你跳舞啊。」魔王微笑的臉,一副大度又體貼的樣子。但是我想被小白兔指出的不幸人選,可能跳完舞,就會直接人身蒸發掉

「灣娘要哥哥陪我跳舞.....」小白兔紅了臉,怯生生的說

「..................」魔王有些呆了,可能是因為小白兔臉紅扭手的樣子太可愛的關係

「不可以嗎?還是哥哥嫌棄灣娘不會跳舞呢?」小白兔有些害怕的問著

「當然可以。教妹妹跳舞是哥哥的責任啊~」魔王俊臉拉開了好大的笑容,心滿意足的把小白兔拎去舞池中央。小白兔轉頭竊笑給我打了小小的勝利手勢。

看著那對甜甜蜜蜜,牽手相依的一對人影,在舞池中央裡深情對望,翩翩起舞,醫生的頭忽然很暈眩,是最近壞事作太多的報應嗎?怎麼老是得看這對變態兄妹肆無忌憚的相親相愛、閃來閃去。真是太無恥了,孤家寡人的我有時真是羨慕的要死。於是怨男醫生開始下詛咒,詛咒那個壞事作絕又過份幸運的死魔王,總有受報應一日。

■■■■■■■■

怪哉!我跟神的祈禱從來沒有那麼靈驗過,難道我的專長是詛咒???過了20分鐘,我跑去向管家要拿冰塊與擦傷藥,因為魔王的腳踝與小腿被尖銳的高跟鞋所連續用力的踩傷。但是一直走到供客人休息的舞廳旁的小房間為止,牽著哭喪著臉,心虛不安的小白兔,魔王一直神色自若的露出笑容。足見魔王忍耐疼痛的功力非同小可。

「我拿------------」(藥回來囉)

剛推開房門的一小角,要說的話瞬間消音,手拿著冰塊與擦傷藥,一瞬間醫生有些在門前呈獻結凍狀態,這不能怪我,畢竟如何換成其他人看到眼前這可怕的景象,恐怕是關門就跑,我還能站在門口偷窺看完,已經算是功力高深了

「哥哥.........對不起,很痛吧!!灣娘踩了那麼多下....嗚嗚嗚嗚....灣娘不應該下去跳舞的。」魔王坐在沙發上,而小白兔坐在地板上,捧起魔王被踩的傷痕累累的腳,小白兔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比起工作,這不算什麼。別在意,無所謂。」比起激動萬分的小白兔,魔王倒是一臉稀鬆平常的說:「不過明天,哥哥會請管家給灣娘追加跳舞的課程。」

「就算菊哥哥說沒關係............灣娘還是會心疼啊.....」受傷最嚴重的腳拇指開始冒血,捧起魔王的腳,小白兔輕輕用柔軟的粉色嘴唇,好不憐惜的親吻、吸允著魔王的腳拇指。隨著小白兔小巧的舌頭舔舐,魔王的臉開始失火的狂燒起來..............

「灣..............快放手!這樣很沒規矩!!!」魔王咬牙低叫,貌似從腳指傳來濕滑觸感,讓他也快受不了了。平日泰山崩於前也只會冷哼的俊臉,現在燒的跟蕃茄無異,看來不只我被閃光閃到想去撞牆。顯然這刺激對魔王來說也非同小可

「可是我手被刀子劃到的時候,哥哥不是也舔我的手指頭嗎?你說這樣可以消毒.....」小白兔好不認真的說著

「我可以舔你,不代表你可以舔我!!!」魔王羞憤怒吼,顯然對於這樣的親暱動作,有些當機

「可是......菊哥哥!灣娘想幫你消毒.........」小白兔熱切的表示自己願意替魔王服務的心意

「灣小姐。藥來了。啊哈哈哈哈~比口水更有效喔!」已經被閃光閃到快要瞎了眼的可憐醫生,決定終止這場過於溫馨狗血得的瘋狂兄妹溫情鬧劇。看到魔王有點安心有點可惜的表情。醫生覺得插話真是插對時機了。笨小白兔,你可知道這樣舔下去的話,或許場面會直接暴走到不可收拾的狀態。畢竟現在把你當娃娃般一樣教養嬌寵的菊哥哥,他真面目只是披著哥哥外皮的一匹狼

■■■■■■■■

不被燈光閃瞎,也沒被鑽石閃瞎,但是已經被變態兄妹閃到瞎的可憐醫生,終於等到惡魔舞會結束的時候,有些意外的,魔王放下手邊的交際,親自叫了部車,送我坐車

「醫生,最近我的事業太忙了,很抱歉一直都沒有過去跟您打招呼,改日我會去診所拜訪您,談談有關上次跟您提到的,將您的研究運用於我的事業上。」微輔在車窗前,魔王笑咪咪的說著他今晚為啥忽然對我另眼相待的原因

「菊先生的確該找日子來拜訪我。」我皺眉:「最好能帶灣小姐來我這邊住個幾天,您如果在旁邊的話,對我的診療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灣娘的病..............」魔王拉下了臉,顯然察覺我話裡的意思

「灣小姐還是很愛您的,所以灣小姐的病暫時不會在惡化下去,但哪天會發病也實在說不準。關於我的研究能運用到哪程度,我想有必要好好跟菊先生談談的必要。菊先生如果有排到幾日假期,請務必帶灣小姐來診所玩。」我苦笑的解釋著,面對實驗品一號催眠呈獻的奇妙狀態,現在這樣模擬兩可的答覆,是我現在能想到應付魔王的最好說詞


「知道了,一旦排到假期,必定帶著灣娘登門拜訪。」關上車窗,掩去魔王冷峻的俊俏臉龐,於是可憐的倒楣醫生,終於可以安心返回溫暖家,擁抱我可愛的研究數據,加緊研究我的新實驗。


■■■■■■後記

挖哈哈哈哈哈哈~鴨子還是厚顏無恥的寫出來了

這一版的菊灣,怎麼可以這麼噁心啊.............老實說鴨子也一起跟醫生在世界中心哀嚎著

「這對厚顏無恥的變態閃光兄妹啊啊啊啊啊~~~」

不過這動作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如果是真實的兄妹的話(遠目)

其實在文中寫著灣是多麼喜歡黏著菊跟菊撒嬌,鴨子覺得很滿足

因為鴨子其實早就想寫灣一直死黏著親愛哥哥的情節(只是對象是王耀的話,暫時寫不下去(遠目)

在鴨子心裡,灣雖然很要強,但是面對喜歡的人,可是熱情如火的可愛好女孩呢~

不過,本文中灣有多黏著菊,另一種意義就是灣有多黏著王耀

畢竟灣的記憶,只是倒退了幾歲(抹消被賣掉被虐待的不幸記憶),菊取代了王耀,剩下都沒啥更改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