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流離章25】命中注定的相遇。


本田家的春天是非常美好的,微微帶涼卻不冷的溫度,與和煦的日光照耀下,蝴蝶、綠草、小鳥,各式各樣的生物以不同顏色點綴在世界上,光是用力吸一口空氣,就讓人不禁感激起大自然的恩惠

雖然是這麼大好的的天氣,但是灣娘快走在路上,卻小心翼翼,半點沒有笑意。隔壁的櫻花林中,本田家的各位正在裡面賞花作樂,說不准會有什麼出來亂走的閒雜人等。如果被看到就糟糕了,灣娘神經緊繃到,差點因為幾個不明音響,就地臥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灣娘前晚跟媽祖、佛祖、道君,全數祈禱一次,哪位神明保佑的關係,灣娘順利的脫離了櫻花林的部分,走向本田家通往東亞主要幹道,來到這邊 的話,便大幅減少會隨便撞到某位本田家人的機率,於是灣娘稍稍的鬆懈了下來,雙腳沒有停下速度,兩眼卻很自然的開始四處張望


在幹道旁邊,有的是一畝又一畝的農田還有一間間的工廠,上面有著三兩成群的工作人員與守衛,他們臉上帶著灰色棉質的半臉面具,還有簡單的黑色的工作服,他 們只有高度不一,剩下來幾乎全數相同,好像機器一樣,難以辨識。。這都是本田家的產業,這些工作人員就是本田家重要的勞動力,全本田家的生產力與武力皆半 數來自於於此,負責人為神奈川。比方灣娘今年負責的蔗糖生產,需要的人手與田地,全部都是與神奈川接洽。灣娘做的是生產計畫與驗收還有抽查。平常根本碰不 到實際執行的工作人員,神奈川也不許灣娘碰觸、過問他的工作領域


灣娘也很好奇這些日夜勞動不停的工作人員來自於哪裡?無奈京都爺爺只是笑笑,並不回答。來了2年,本田家奇怪的禁忌與家規堆的像山一樣。當那種無奈笑容出 現在老人家臉上時,灣娘只能閉嘴不再提。畢竟灣娘是京都爺爺的助手,不是專門來替他添麻煩。至於本田菊,對於家務工作,他素來莫測高深,也根本拒絕格外與 灣娘透露些與她負責工作內容無關的事情。

今日想必神奈川也在賞花,灣娘忽然有衝動想要跑到田裡,掀開不明勞動力的神奇面紗,但是看看在那些黑色工作人員的附近也站了不少守衛,灣娘只能暗暗嘆氣,盡量靠著樹,以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繼續加快往前走

■■■■■■■■■

鮮綠的的草原上長長的幹道旁,有著一匹瘦馬拉著一個破篷車,停在一株古老龍鐘的大大梧桐樹下。灣娘躲在不遠的草叢裡,一雙大眼烏溜溜猛盯著馬車打量,看看那輛車會不會是迷路孩子的救星

或許是太害怕被人發現,還是因為車站標示的不明顯,總之在灣娘發現怎麼走了那麼久還沒看到車站?雖然方向正確,但她已經脫離車站很遠了。半迷路的孩子,驚 慌的四處找路,就在這時候灣娘看到了在路邊暫停休息的馬車,馬車跑在幹道上,或在路上暫停不是新鮮事。新鮮的是篷車上繡了一朵大大的牡丹,那是王府的馬 車。

不過忽然衝出去要人把她一起載回王府,會不會很失禮啊,雖然在王府與耀哥哥住過幾年,究竟灣娘被耀哥哥深深藏於王府大宅內,好多兄弟姊妹親戚都只有點頭打 招呼的份,雖然知道彼此的存在,真的有好好說過話的,倒是屈指可數。由於不知道馬車裡裝的是好人?還是壞人?所以灣娘一邊偷窺,一邊把京都爺爺給她的防身 武器給組裝起來。組和好,是個半長不短的棍子。

當灣娘蹲在草叢裡,苦思要如何在馬車開走前來個完美簡單的自我介紹時,背後的草叢忽然衝出了藏青色的大型動物,往灣娘身上襲來。轉過頭去,多虧平日在在本 田家武場的練習。灣娘一轉身,不需思考就俐落的拿著棍子連檔了兩下,敲在棒子上的清脆響聲,現在攻來的是刀。攻到身前是一個穿著奇怪服裝的大漢,灣娘不曾 看過。明明就是素昧平生,被刀砍到是會死人的,一想到這邊,灣娘忿忿的一轉長棍,用力掃向大漢的腿。

「沒想到,倭國的女子也這麼鬼鬼祟祟,帝☆國主意就是帝☆國主意,同樣卑鄙無恥與喜歡朝人弱點打。」跳開灣娘的長棍攻勢,那大漢用一種不屑的神情冷冷的說著,那聲音又冷又硬,還飽含著憤怒與鄙夷

「先偷襲的人明明就是你啊!我當然要自衛啊!!!」握著長棍,灣娘擺出了隨時可以反擊的姿勢

「先跟蹤我們馬車的人,難道不是你嗎?說!到底有什麼企圖!!不說,我就打到你講為止!」大漢眉頭一扭,握起刀柄,就惡狠狠砍了過來

「無緣無故的打人!是要搶劫吧!不要以為這招可以用在我身上。」灣娘憤怒的拿起長棍也要招呼過去,說什麼禮節、唸書、計算........很多事物上她有些沒自信,但是關於打架,灣娘可是非常的有一套呢

當粉紅色的人影跟藏青色的人影,一觸即發又要打成一團的時候,一聲清朗的聲音卻喝止了這場打鬥!

「夠了!伍星!!停下來!!你知道你在跟誰打架嗎?」

■■■■■■■

鮮綠的的草原上長長的幹道旁,有著一匹瘦馬拉著一個破篷車,現在馬車達達不停的奔跑在幹道上,載著兩個男人跟一個年輕的女孩。

「我是白日,他是伍星,我們現在都算是王耀大人的下屬。真的是非常抱歉,灣娘小姐,我只是請伍星去看看附近情況,誰知道他居然這麼不知禮節的,跟您動起手腳。」

掀開篷車的簾子,坐在馬車前頭的男人,一身白晰的皮膚,微矮,斯文又清朗,擁著一副南方人的水靈纖細的氣質。對比身邊略帶粗獷、高挑、有著北方人骨骼與樸 實的豪邁大漢,這兩個男人一眼就看出非常明顯的不同,雖然穿著同樣的奇怪衣服,並不是長袍馬掛,那衣服像西服一樣筆挺俐落,但是胸前有很多口袋的簡便服 裝。

「伍星!快道歉!」白日推了推身邊的大傢伙

「灣娘小姐。真的非常抱歉。我還以為您是倭國人,一時失禮了,請原諒我。」收起臉上的殺氣,那平淡的臉迅速換上了很抱歉的真摯表情,灣娘發現伍星長的雖然 不俊,但是莫名的相當有親和力,如果臉一放軟,頗為憨厚,好像隨時就能熱絡的攀談起來,不似白日一看就是嬌滴滴的公子哥們,很有距離感。

「沒關係的,誰叫我穿的跟本田家的人也沒兩樣。白日先生認得出我,才真是不可思議呢。」說來非常神奇的,白日喝止了兩人的打鬥,然後三言兩語便猜出了灣娘的真實身份

「這也沒什麼。」白日俊秀的臉露出了淡淡的笑,他說:「一般本田家的女孩,頭上是不會帶牡丹髮飾的。而且我早聽王耀大人說,他有一個小妹妹,被迫送在本田家撫養。」

「哥哥還有提到我嗎?」灣娘心裡一抽,泛出了甜,老實說她深怕耀哥哥,日子過久了,就把自己給忘了。

「王耀大人是很重視家人的。灣娘小姐請不用擔心,這次您能特別過去到王府探望,王耀先生必定非常高興。」白日笑嘻嘻的回答著

「對阿!等到我們拉下那些老舊的惡勢力,很快四散在各處的全王府的人就可以....」伍星在旁連忙補充著

「伍星!等等!」白日連忙一手暗暗擰了身邊的大傢伙一把,然後露出了俊雅的笑說:「灣娘小姐從本田家一路走到這裡來,想必非常疲憊,先讓灣娘小姐在篷車休 息片刻。關於王府的近況,還是等下請王耀大人與灣娘小姐說吧。」說著說著,白日便把車頭的簾子拉下,擋下陽光,讓灣娘可以好好在馬車棚內休息

「....................非常感謝。」灣娘也以大大的笑臉回應,回應白日體貼的行動

雖然很好奇伍星到底想說什麼,這兩個自稱是耀哥哥下屬的兩個男人,灣娘不曾在王府裡看過。關於家務,好像耀哥哥似乎有些新打 算...............算了,等下直接問耀哥哥吧!現在這兩個男人,摸不清楚底細,說什麼也信不得。暗暗摸了摸懷理的錢包還有偷帶的耀哥哥送的 舊衣服。灣娘坐在篷車裡,掀起兩旁的小窗簾,倒是悄悄的記起路來了


此時灣娘還不知道,現在遇到這兩個自稱只是王耀下屬的男人,將會是改變灣娘一生的重要人物

這是僅次於灣娘遇到本田菊與王耀外,命中注定的重要相遇


■■■■■■■■■■■


「白日!你幹嘛,阻止我說啊!灣娘小姐不是王府的一員嗎?他也有必要知道並幫助我們改革王府的行動。」坐在馬車前,伍星邊趕車,邊忿忿的小小聲抱怨著

「別忘了我們這趟來是要做什麼。」白日無奈說:「我們是要請本田家協助我們與王耀大人,把清朝老爺留下的殘餘舊勢力一併清除掉。灣娘小姐現在還算是本田家的人,到底希望灣娘小姐站在何種立場。要讓王耀大人決定吧。」

「...................................」伍星低頭看看,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伙伴,然後平淡樸實的臉龐卻盪出一抹譏嘲 的笑,此時伍星看起來便脫去了那親和又憨厚的模樣,一轉說不出來的精明與銳利,他說:「白日啊!我說你做事就是思前想後顧慮太多,老是錯失行動時機。所以 改革幹了這些年頭,一直沒有弄出什麼名堂。要作大事,必須不擇手段。你特別將我從露先生那裡請過來,不就是要借我的手段,協助你的行動的嗎?」

「伍星......................」白日皺起了眉,為了改革王府,必須借鑑北方國家的經驗。他特別從北方的國家將新伙伴與新制度引導了過來。但是有時候還真是有種行事風格無法融洽的感覺。

「好吧!好吧!別這樣看著我!老大先來的!我就先聽聽你的吧!」看著白日端起了臉,伍星忽然裂開嘴笑了,沖淡了計算的狡詐神清,又轉回說不出來的樸實平凡。

「我們先回王府吧!王耀大人,一定等我們很久,等了很急了。」

達達的馬蹄聲,和著春日的小鳥鳴叫,一路往王府的方向奔響而去。

■■■■■■■■■■■

伍星白日的人設&相處模式參考三次元國共史,不講政治,單用歷史來看,國共史真是萌到不行啊

簡單來說好了,國*民黨想做大事業~但是做不起來(太軟弱,意見紛歧一盤散沙)俄羅斯介紹了共*產黨來幫他,兩人和樂融融交往了一段時間,共*產黨替國*民黨幹活,國*民黨則提供資源與空間讓共*產黨壯大


後來發現路線不合.與權力不合,所以鬧吵架
國*民黨想要把共*產黨殺了(也真的開始追殺),但是共*產黨很奸詐的說日本要先打
然後兩黨又和樂融融的抗日,但是共*產黨已經無法忍受自己被追打,所以趁抗日的時候,大肆發展地下組織

最後把日本打回去的時候,共*產黨在國*民黨那邊發動情報戰,讓國*民黨眾叛親離
於是共*產黨終於佔領了王耀。國*民黨逃去灣家
國*民黨發誓總有一天要打回去,共*產黨發誓總有一天要把國*民黨打死
但是過了很久,總之因為利益相同?不想戰爭?現在兩家又開始從傳遞情書開始
有點害羞.但是常常有被害妄想????

話說.......鴨子今天差點卡稿了,黨擬人果然是困難的,即使有立場,鴨子並不想醜化誰。畢竟政黨成立的開始,就是根據自己的信仰為國家謀幸福,雖然根據現實還有時間發展,信仰跟制度或許都有不同或不對,但是沒有一個政黨一成立就是邪惡的吧

伍星會是以後推動劇情的重要來源,也請各位讀者暫時把三次元的伍星跟二次元的伍星,分開來看吧。畢竟這是同人故事呢~角色只有立場的差別,無關對與錯,鴨子是這樣認為的


PS.另外一提,最前面的描述,跟未來的劇情有很大的關係(炸)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