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與本田家的距離,沒有近到可以朝夕相聞、方便互相照應的地步,但也沒有遠到兩家老死不相往來。總之是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曖昧距離。女孩半趴在篷車車窗上,看著路旁的青青綠綠草原無限無限往前延伸,蔓延蔓延不知道往哪去,就好像是她對親人的思念那樣,不知從何開始?也不知何時能結束。

白日與伍星在馬車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女孩卻完全沒有隨之攀談的心情,一想到千辛萬苦總算得以相見的那個人,女孩的心就狠狠的抽了下,這兩年,女孩幾乎是強制與那個人完全隔離的狀態,放在女孩腦海裡的回憶,就只剩殘破的字句、寂寞焦慮的心情而已

在離別的清晨,那個人終究還是放開了她的手

「哥哥................」女孩啞聲:「算了!你要去哪就去哪!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少假惺惺了!要走快走!!!滾!」
男人獃了獃,握住滲出血絲的拳頭,然後咬牙轉身,終究還是走了



在重聚的午後,那個人以深深鞠躬的姿態,拒絕她熱切的盼望

「灣小姐,您好,好久不見,請先回到您的工作崗位上吧....」於是那溫和的男人,深深的向少女鞠躬,垂下他的頭,閉上他的雙眼,不聽不聞不看


那個人該不會.......其實早就不想要她了吧?

這樣近乎是被害妄想的恐懼,她不是沒想過。畢竟那個人是王府驕傲的當家,女孩只是來歷不明的小孤兒,粗魯又沒文化,被學識深厚又典雅的那個人嫌棄,似乎一點都不奇怪。因為那個人是個很溫柔的人,即使覺得女孩很厭煩也不會正面說出口................兄妹倆的感情,該不會都只是她一相情願的妄想嗎?

本田菊曾說那個人拋棄她了,女孩不相信

應該是說,拒絕相信這個可怕答案,可怕到每每一想起,在夜深人靜時,總煎熬自己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或許是偏執?或許是無可救藥的依賴?或許根本不正常吧。但在小孤兒的心裡,永遠無法忘懷那個人來迎接自己回家的那日黃昏。第一個關於家的意念,滿滿的只有那個人而已。關於親人的需要,對女孩來說,好比在漫不著邊際的海裡,唯一支撐著自己的浮木。終於找到歸屬、無法言喻的幸福記憶,阻止她沈入黑闇深沈的冷酷現實中。

那個人一定是愛著她的,不管現實多麼赤裸裸的撕裂著兩人,女孩只能選擇相信這個認知

如果連這點認知都失去的話,那麼女孩還能朝著哪走呢?女孩不知道要去哪裡啊......

握緊了懷理的錢包與偷偷帶出來的昔日衣裳,女孩表情又想哭又想笑,百轉千回到不知如何是好,想與那個人見面是等的太久,可是在快要見面的現在,她卻怕到連發抖都停不下來.......她好想看到那個人,又害怕看到那個人。

耀哥哥,請不要放棄灣娘。.........讓我一直一直相信你。好嗎?。


■■■■■■■


當馬蹄達達聲終於停下後,白日扶助灣娘走下了篷車,灣娘一下車,看到那陌生又熟悉的景象,當場呆了幾分鐘無法回神...............記憶中王府的大門是朱紅色的厚重大門,屋頂梁柱間盡是龍刻鳳飾,日日有專人保養守衛,叫人還沒進王家門,先被門口的氣勢裝潢嚇破了膽。現在那古老華麗的朱紅色的厚重大門被撞破了一個大洞,只是用幾片劣質的木板勉勉強強的掩飾著,門宇上屋樑間的雕刻裝飾則盡是被搶奪一空,空空洞洞的黑穴藏污納垢,甚至有幾朵鳥巢。顯然很久沒有人整理大門清潔了。更別提門口有啥守衛在.....不復昔日的壯麗威嚴,現在卻冷清的七零八落好淒涼...........

王府一向極要面子,愛面子愛到寧可餓死人,也要撐起門面的地步。現在門面連基本的維持都做不下去了,灣娘簡直不敢想像現在住在王府的人們,生活條件有多差........

灣娘咬著牙,急急吸了幾口氣。強制平靜自己的心情。她知道因為清朝老爺的糊塗,王府欠了很多錢,只是沒想到王府現今居然如此不堪...........這就是,耀哥哥不得不把自己送去本田家的理由嗎?難道耀哥哥覺得呆在本田家的灣娘,會比較幸福嗎?

「灣娘小姐....現在府裡經濟有些周轉不太過來。不過只要我們把府裡的事情處理好,相信王耀大人一定很快能重振家威的。」看著發楞的灣娘,白日連忙走向前,細聲勸慰灣娘幾句

「希望灣娘小姐等下在王耀大人面前,也能擺出開朗的笑臉........灣娘小姐不是那種看到自己家庭破敗,就嫌棄窮親戚的人吧。」對於灣娘的呆滯,伍星有點沒好氣

「............在見哥哥之前,能不能先借我一個房間換衣服,好嗎?」灣娘握緊懷理的錢包與衣物,暗暗下了決心

■■■■■■■■■


白日很快就帶了灣娘進入後花園旁的一個小房間,方便灣娘更衣。然後白日先在後花園安排午飯,伍星去通報還在主屋處理公事的耀哥哥一起過來用餐,灣娘只要出奇不意的出現在耀哥哥面前即可,他們說想給連日處理公事而勞累的耀哥哥一個驚喜。

驚喜????她還有成為耀哥哥驚喜的資格嗎?灣娘實在不敢確定,在小屋裡,脫下侉裝褲裙。握著耀哥哥當年送給自己的小旗袍,灣娘有些遲疑了........現在的她,穿起以前訂製小旗袍,自然是有些不合身。只是想起上一次相見時,耀哥哥對自己的冷淡與過份生疏,灣娘只能歸咎於自己穿的完完全全就像是本田家的人,所以大概是讓耀哥哥誤會了些什麼吧

所以她好不容易從衣櫃裡頭翻出一件勉強能穿的舊旗袍,希望藉由王府衣服與髮飾,告訴耀哥哥,不管本田家在有錢,或是給灣娘多麼好的物質生活,灣娘還是沒有忘記過與耀哥哥一起生活的幸福時光

但..........等下要是她忽然出現在耀哥哥面前的時候,看到她,若是耀哥哥一臉困擾還是厭煩的樣子,那麼該怎麼辦呢?這次灣娘就想不到任何藉口了。以往她總是把兄妹分離的悲傷,全數罪過算在本田菊身上。現在背著本田菊偷跑出來,她已經沒辦法用責罵本田菊,繼續妄想耀哥哥其實是很愛自己的

怎麼辦?

寧可在本田家被關一百年,女孩也不想面對被親人放棄的事實

苦惱的、難堪的、不知如何是好的種種小小焦慮,讓灣娘在穿舊旗袍的時候,有些漫不經心,這樣的疏忽外加女孩已經慢慢發育長大的身體,於是【刷】一聲撐破了舊旗袍,大大的裂痕從舊旗袍的領口一直撕裂到胸口。這件衣服已經不能穿了...............

出乎意料的發展,讓女孩站在屋理的鏡子前又呆了,看著鏡子裡,穿著撕破了一半的舊旗袍,有些四不像的不倫不類。好像搞雜了些什麼,或許只是一直徒勞無功的做了些什麼...............就算自己辛辛苦苦,總算回到自己心中的家。儘管是熟悉的氣息,熟悉的語言,但是這裡,還願意接納她嗎?

舊旗袍上的裂痕,是因為自己已經長大了,再也穿不下了。那長長的裂痕,就好像在告訴女孩。他與兄長的關係早就像這件旗袍一樣,過期很久了。她拼命的想穿起來。只是可笑的...可笑的更讓這件衣服變得破碎難看而已

難看啊!難看啊!有比自己擅自偷跑過來倒貼更難看嗎?有比自己厚顏無恥的求著耀哥哥多看自己幾眼更難看嗎?

不能穿回代表本田家標記的侉裝褲裙,但是也無法穿著破碎的舊旗袍。女孩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面對兄長?沒有打扮好自己,她根本不敢走到兄長面前。她深怕兄長嫌棄的眼神。

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機會。跑阿跑阿~好不容易跑到兄長面前,可是現在又被自己搞砸了..........於是抱著侉裝褲裙,女孩蹲在微暗小屋中,淚水在眼眶中打轉,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

「灣娘小姐.......您衣服換好了嗎?王耀大人已經在外用膳了。現在您出去見他正好。」白日溫和的嗓音輕輕在小屋外響起

「...............白日先生,我..............我可以先回本田家嗎?我忽然想到有些事情,要先回去一趟,下次我再來見哥哥......」在地上蹲了半天,女孩不知如何是好,她只能選擇先換回侉裝褲裙,回去本田家再準備一下.......

「唉呀~有這麼急啊!臨走前好得先見一下王耀大人一面吧。」白日有些驚訝的說

「不!我現在不能見耀哥哥...........」女孩話還沒說完,外頭卻響起了清朗嗓音,那是女孩思思念念無法忘懷的

「為什麼現在不能見我?.............灣娘是討厭耀哥哥了嗎?」今日兩個新收的下屬,大費周章的要他去後花園涼亭獨自用午膳,王耀看了伍星神 神秘秘擋不住的笑意,好奇問了事情的源由,就直接前往小屋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在本田家物質生活、軍事實力超越王府好幾倍的現在,居然有孩子能從本田家 逃了出來,跑到王府來

「才不是呢...........」聽到久違的清朗嗓音,女孩又驚又喜,可是又不敢開門走出去

「還是說..........灣娘埋怨耀哥哥,這麼絕情嗎?」想起自己為了替窮途末路的王府在苟延殘喘一段時日,不惜將最疼惜的小妹妹交付給其他人的過 去。想到被自己拋棄時,當時女孩臉上的絕望悲傷痛苦.........。這些日子以來,外患入侵、內鬥頻繁,導致王府從興盛到極度衰落,一片混亂中,為了 讓全家人不被餓死,自己忙碌的求援、借錢,幾乎無法抽身他顧。說不想念女孩是騙人的,但是一邊也慶幸女孩不用跟著自己受苦。王耀苦笑,即使被怨恨也是理所 當然,或許是報應吧!他早做好了被怨恨的準備

「並不是這樣的!灣娘知道耀哥哥是迫不得已的。絕對不敢埋怨什麼.....」女孩連忙大聲反駁,雖然被哥哥拋棄,真的讓她非常悲傷,但是她絕對沒有想要因 此責怪哥哥什麼......因為明白耀哥哥有無法擺脫的責任,被迫放棄的...還在拼命努力維持的...現在最痛苦的,是耀哥哥啊..........

「吶.......為什麼.......」門外的兄長,揪著心敲著門。問著妹妹不肯出門相見的理由

「..........我原本是在想如果下次在耀哥哥面前出現,絕對不穿本田家的衣服了,要穿以前耀哥哥送我的舊旗袍.......」女孩咬牙,有點難堪,有點鼻酸,喃喃說道:「可是剛剛耀哥哥送我的舊旗袍被我撐破了拉....我真是笨蛋,每次做什麼老是這麼粗魯.......所以....所以........」

「出來吧!灣娘!」兄長在門外,輕輕說道:「重要的是你啊!不管是穿旗袍還是穿本田家的衣服,都是我妹妹啊!出來吧!哥哥好久沒有好好看看你了。就當哥哥想你,出來給哥哥看看好嗎?」

穿什麼跟自己見面有那麼重要嗎?真是.........跟以前一樣呆呆的傻妹妹呢。正如他怕她記恨他為了顧全大局而拋棄她的過去,她也怕他以為這些日子的隔絕,會造成兩人的疏離。現在禁止他們相見的任何阻礙暫時都被拋於腦後,王耀迫不及待的想仔細看看小妹妹長大的模樣


「.........................................」


於是小屋的小小房門,終於被推開。女孩一下就衝到兄長面前,一把握著兄長溫暖的大掌。那是在夕陽下接她回家的手、也是在家裡循循善誘教她唸書、教她識字的 手、還是晚上在床邊哄她睡覺的手,對女孩來說,眼前這雙手就是全世界最溫柔的手。兄妹相聚的白日妄想,想了太多次,等了太久時候,總是讓女孩失落又悲傷。 所以緊緊揪住這雙手還不夠,貼在臉上,感覺那厚實又有點粗糙的觸感,灣娘這時候才隱隱有美夢成真的感覺。

【有點粗、有點笨拙,老愛揉捏我的頭.....但總是一直很溫暖
【啊啊.....終於找到了。.....果然沒有人、任何事情,取代了這雙手的。】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一定是永遠、永遠,跟最愛的人在一起。】


站在小屋前,和煦的春日,片片的桃花瓣吹送在四週,點紅了整個後花園,也點紅了兩人之間。久別重逢,兄妹倆都說不出話來,太多的思念,太多的憂慮,太多的掛念,化成千言萬語後,僅能淚眼相垂。


「無論如何,我最喜歡耀哥哥了...........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你喔!」

「真的很抱歉,但哥哥也是一直非常想念你的。灣娘...........」



0000117900.JPG


■■■■■■■■

嗯.........我想現在部分灣家人應該很難理解......當時灣娘這麼想念王耀的心情吧

畢竟現在的時代已經不是過去了,所以現在寫灣的思念,只能說是存在過去的年代,現代不適用==

但是鴨子想要寫在日據時代,被異族統治與壓迫下,非常思念親人的灣,害怕被親人當成外人的灣,這樣的心情勢確實存在的,如果翻翻過去日據時代台人的文學創作(EX:鍾理和)就能夠稍微理解


那個時候被迫與王耀分開的灣娘,思慕著自己親人的悲傷與渴切,真是讓人難以用筆描述啊.........不過在日據時代,如果說灣娘給王耀有了 99分的期盼。外患內亂自顧不暇的王耀,大概只有20分心力才能想到灣娘。很不公平吧~事實上,兄妹相處的歷史上,灣對兄長的愛都遠遠超過兄長對自己的,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對灣娘來說,耀哥哥只有一個。而耀哥哥的弟妹多到滿出來(寒)。一直到了近代,才局勢逆轉


灣家可不是一開始就這麼親日的==~灣家曾經也是非常熱切的期盼早日與兄長團聚,只是世事多變化,灣在菊家被限制不得外出,每日思念兄長的時候,大概作夢都想不到兄長會變化至此,也想不到局勢會變成這麼好笑的樣子

親人?仇人?喜歡的人?真是讓灣槁不清楚啊????

終於能寫到chrang7304桑的插圖情景,真是讓鴨子感到開心阿~畢竟chrang7304桑畫的那麼好,圖畫充分體現了兄妹牽絆,於是鴨子就可以趁機字句上偷懶一下(天音:你真不要臉)鴨子很喜歡chrang7304桑圖畫中,灣與NNI的表情,真的是非常的溫柔又非常的開心,又帶著不可置信的歡喜與害怕美夢會破碎的顫抖.......

chrang7304桑實在是非常強大阿(炸)

PS.chrang7304桑畫中,NINI帶的圍巾世灣娘親手織給他的喔!詳情可見第三章,私心設定是除了夏天外,NINI都會帶著灣織的圍巾喔~非常愛惜的使用著

下一章,王耀就要選擇,怎麼跟灣娘交代為什麼王府會敗壞成這樣子..........

畢竟,跟菊的惡意侵略與暴力討債,實在脫離不了關係阿(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