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午後,總是涼得很清爽、淡淡的陽光也曬的很舒服

就算王府的後花園、房屋樓閣有些蒙灰含塵,甚至處處有掉了塊屋腳或被火燒了洞窟,在灣娘眼裡王府還是非常的溫暖美好的,正確來說只要耀哥哥笑嘻嘻的看著自己、陪著自己說說話,即使現在人在垃圾場裡,灣娘也會覺得非常快樂。久違的親情溫暖又重新包圍了她,那麼到底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尤其在後花園的涼亭兄妹一起吃午餐時,耀哥哥馬上要求灣娘說說她在本田家過的生活,感覺到親人的關愛,灣娘欣喜若狂,絞盡腦汁,就是希望自己能說一些讓兄長寬心的話語

「我在本田家過活沒有想像中的差勁,雖然身為下人行動很不自由,不過我在那邊給管家當助手,吃穿都還不缺,本田家人也對我很好,管家爺爺很疼我,灣娘也交了好朋友喔!有一個上次耀哥哥見過的,他叫橫濱,他很崇拜耀哥哥喔!所以我跟他一見如故,他也常常陪我練武!」端著飯碗,對著哥哥,灣娘興奮的說著不停


「練武????」王耀皺了皺眉頭,在王府理的女孩講究溫文含蓄,別說是練武了,平常除了菜刀外以外的刀槍根本是不碰的,當初將灣娘接回王府撫養,教育的方針就是希望能將野孩子給教養成小淑女

「啊......我知道女孩子舞刀弄槍是有點沒規矩,不過請耀哥哥放心,練武只是為了強身而已。管家爺爺也教授灣娘了很多農業技術、還有家務管理的事情。」看著自家兄長表情微妙的變化,灣娘連忙澄清,雖然有點省略掉她蠻喜歡把人打的唉唉叫這部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接下來要說的這句話,灣娘得意的說:「我已經變得比較能幹了,絕對不會像以前一樣只是耀哥哥的負擔!如果......我是說,假如哪天灣娘回到耀哥哥的身邊的話,我一定能幫助耀哥哥的!!」

「.....................」王耀一獃,並沒有接話。心裡浮現的近日王府種種內憂外患,還有本田家越來越惡質的侵吞與討債,此時維持自保現狀都很困難,如今自己真有能力將小妹妹接回來嗎?

「....................」看著兄長的沈默,看著家裡的破敗,知道他的遲疑,灣娘心裡一酸,歡快的聲音慢慢放軟了,低頭輕聲說:「當...當然,要建立在本田家願意放人的前提下...........灣娘知道耀哥哥有很多顧慮的.............」

「灣娘............」對於自己的無能,還有小妹的期待,王耀掩不住難堪

「耀哥哥不要介意,灣娘清楚,畢竟家裡還有很多兄弟姊妹需要耀哥哥照顧。」灣娘強打起笑顏,伸手掏出錢包說:「耀哥哥,這些是灣娘存的一點小積蓄,請拿去幫助家裡生計。」雖然這些錢是灣娘心心念念的贖身存款,但是看到府裡處處是年久失修的屋頂樑住還有殘破不堪的戰火遺跡,灣娘還是乖乖的拿出了自己的積蓄,交給了兄長

「這!別犯傻!灣娘現在寄人籬下工作,錢要多留在身上才是。」王耀連忙將錢包塞回小妹手裡,自己無能拿小妹去抵債已經很丟人了,怎麼能在拿她的存款


「請耀哥哥收下來吧!這些錢都是本田菊給灣娘的工作獎金,能夠拿來幫助耀哥哥,我真的很高興。」灣娘堅定的把錢包塞入兄長手裡說:「這些錢留在灣娘身邊沒有什麼用處,拿來振興家裡,這樣才能早點接我回家。」

「灣娘,我知道了。很抱歉,哥哥就先借用了。」說的也是,與其整天懺悔過去,不如早點努力把小妹接回家才是,不過收下錢包後才發現裡面裝的錢財並不少,王耀有些驚訝,去本田家當下人的小妹,怎麼能從主人那裡拿到這麼多的賞賜呢?尤其那又是極度功利主義為宗旨的本田家,於是王耀試探的問了一句:「灣娘........你平常稱呼本田先生都叫全名的嗎?他容許妳這樣稱呼他?」

「啊.......不知不覺.......嗯..........反正他也不反對嘛....」發現自己對那死變態的稱呼過於沒大沒小,灣娘瞬間燒紅了臉,彷彿心中的秘密被兄長看穿一樣

「灣娘......妳該不會......」看著自家小妹這種過於不正常的神情,還有手上異常沈重的錢包,王耀心裡隱隱浮現了些想法

「耀哥哥不要誤會了!我跟本田菊!不對!本田先生!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我工作很努力,所以比較常跟他接觸罷了..........」灣娘馬上否認,她可不希望因為跟死變態不清不白的孽緣,讓耀哥哥放棄迎接自己回家的打算,她連聲辯解,心虛的幾乎咬到舌頭了

「當然沒有關係?」王耀很懷疑

「絕對沒有關係!」灣娘一口咬定!呃........接吻、半壓倒,都是意外!意外!至於心跳加速還是臉紅害羞種種.......那都是出自於被死變態本田過渡性騷擾產生的心裡創傷,那不是自己自願的,所以沒有關係!沒有關係!

「那就好。妳在別人家當下人,要知道禮數!不可以隨便勾搭主人。」而且王耀也不想讓妹妹這麼早嫁,更何況是嫁給形式作風這麼心狠手辣的人,不過,顯然自家寶貝妹妹在本田家生活過的還不錯,並不知道本田菊在外是怎麼對付自己家裡的,然後王耀悠悠嘆氣道:「答應哥哥,在哥哥接妳回家之前,都不可以隨便看上渾小子了!誰想要碰我家小妹,叫他先踩過哥哥的屍體吧!」

「好的!」灣娘心裡浮現狂喜,雖然耀哥哥重點是叫自己不可以談戀愛,但是耀哥哥終於承諾會接自己回家

「唉!灣娘可別騙哥哥了。」想到本田菊的臉蛋跟他侵吞王府的手法一樣驚人漂亮,王耀搖頭嘆氣道:「雖然女大不中留....但是哥哥還是想跟灣娘多聚些時候。」

「笨蛋哥哥!!」看著垂頭喪氣的王耀,灣娘高興的撲抱兄長手臂,甜蜜的笑著說:「灣娘才不想嫁呢!灣娘說過了,以後長大要當耀哥哥的新娘子。」

「唉唉唉唉~!話都是你說的!可別明日就反悔了!」王耀捏著灣娘的臉頰,鬆開了眉頭的斯文男子,淘氣取笑著愛撒嬌的小妹妹

「才不會呢!」

在這柔和的午後,小小的涼亭裡,裝滿了兄妹歡樂的笑語,斷斷續續的笑聲,伴隨著鳥語雀聲,不停從庭院中散發出來,讓站在身邊服侍的兩個下屬—白日與伍星的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

歡樂的時光總是飛也似的跑過,當太陽慢慢往西邊山頭落下,就到了灣娘應該回到本田家的時刻,不過灣娘還是滿心歡喜的,因為耀哥哥不但叫白日親自駕車送自己回本田家,還給了灣娘一樣神秘的禮物。一枚鮮紅色的哨子

「好可愛的哨子喔!」手握著鮮紅色的哨子,雖然不怎麼值錢,但這是耀哥哥送的禮物,灣娘寶貝萬分的握在手心上

「這是有實際用途的。」王耀含笑,從懷裡取出同樣的哨子,輕輕吹了一聲,雖然沒發出什麼聲音,但旋即一隻潔白的鴿子飛來王耀肩膀上,然後王耀解說道:「以往府裡總用番人發明的洋電報來傳遞消息,可惜番人發明物就是容易被番人破解,為了避免秘密流出,如果路程不是非常遠,用鴿子傳信還是比較保密可靠的,這哨子就是專門來呼喚傳信的鴿子。」

「耀哥哥.....你的意思是說,以後我可以用這個聯絡你嗎?」灣娘臉上綻放出笑花

王耀微笑點頭道:「妳不是說本田家不許妳跟外界聯繫嗎?我們私下寫寫信也好.....」

「我最喜歡耀哥哥了!!!!」喜出望外,王娘又情不自禁的想給兄長一個大大的撲抱

「好了!好了!都大姑娘了!莊重點,別讓白日、伍星看笑話了」王耀看看身邊兩個正含笑忍耐的下屬,然後溫柔的摸摸灣娘的頭說:「快回去吧!別因為今天讓本田家為難你。」

「我知道了!!再見!!耀哥哥。」灣娘很快被白日扶上了篷車,但掀起篷車的棚子,灣娘還是不停跟王耀揮手說著:「耀哥哥要等我寫信喔!!我會寫很多很多信給你的........」

「寫太多封信的話,那麼我三封只回一封喔!!」王耀忍俊不住,也對著遠去的妹妹揮手,一直到載著妹妹的馬車在大馬路上縮成一個小小的點,他揮舞的手還是沒有放下來,只是掛著微笑的臉,卻慢慢黯淡下來

「王耀大人..........」隨著王耀一起送別灣娘的伍星,憨厚的臉也照上了陰霾,他沈聲:「灣娘小姐看來頗受賊人頭子寵愛,何不將真相告知灣娘小姐,說不一定她能夠直接除去賊人頭子的性命。讓那幫賊人得了教訓,不敢再對府上財產起禍心。」

王耀放下手,拉下臉,冷聲對手下說道:「給我住口!且不論成功與否,事後灣娘必定無法安然脫身。她還是不要扯進來的好。」如果對方不讓灣娘知道的話,王耀也不希望讓小妹背負著家族的痛苦,何苦將自家小妹也拖入這灘渾水中呢?她在別人家生活已經夠不容易了............

「王耀大人,灣娘小姐也是府裡的人,為了家族的存活,她應該做出貢獻.....」伍星急聲辯駁

「閉嘴,你將灣娘的性命置於何地!此事不許再提。」王耀寒臉轉身回府,不願意對此事再進行任何討論。

「........................................我知道了。」放軟了臉,又收回銳氣,伍星又重新掛上憨厚純良的臉,笑嘻嘻的跟著主子回到府裡幹活


不過,其實伍星很不滿。

當王府的人都受制外患與內鬥的分裂下,每日吃不飽穿不暖,為什麼只有那個寄住在外族的小女孩,能夠倖免於難呢?為家族的存活而奉獻,不是身為王府一份子應該盡的心力嗎?王耀大人也太傻了,礙於私情,居然將可以除去敵方頭子的大好助力,往外推。跟著主子回府的伍星,又開始多方思量了起來,然後決意好好收集一下這位灣娘小姐的身家資料。

有了白日的馬車接送,灣娘很順利的在賞花大會結束前回到本田家,及時安全上壘,完承了對京都爺爺的承諾,也逃掉一場責罰風波。只是晚上還是難免逃不了,那個誤會自己生病的死變態本田菊附帶性騷擾的噓寒問暖

當日這個小小的插曲,沒有任何人放在心上,日後沒有人知道,種種巧合竟會是風波的起源......


■■■■■■■■■■

日後崩潰的起源,導火線,啊哈哈哈哈~總之這章都寫完了

下一章預定是「本田菊遲來的生日禮物」

鴨子真的很高興又很矛盾的不想要寫啊..................

不過預定本田家的人物都會出場槁笑喔!敬請期待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