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在接觸APH之前,鴨子是不寫長篇同人的,甚至短篇也挺懶得...

遇到APH之後,一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變化在。像是中邪、被下降頭似的

長久以來,徘徊在鴨子心中,關於國家、歷史、種族,飽含不能訴說發洩的情緒與迷惘

寫作APH同人,就好像是積存已久的怨氣終於找到發洩得出口似的

與其說是鴨子在妄想同人故事,不如是說,藉由APH的角色,鴨子在訴說對於那國家的觀點、情感與期待....當然,還有怨恨.....寫作時,與其說是很快樂,不如說常常是沈浸在莫名的悲傷裡。

需要,又不可能達到

期待,往往都是落空

希望,通常源於自私

編織一個又一個故事的時候,其實鴨子很清楚「強調源自於缺乏」,這些美麗的幻想通常都是生於無法被滿足的願望

就像,鴨子常常寫,王耀是很疼愛灣娘的好哥哥

百分之90的菊灣,阿菊都對灣另眼相待,一往情深

其實那都是騙人的,王耀不疼愛灣,阿菊也只是在利用灣而已。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就不用寫同人了

現實讓人生氣的想要用力直接拿刀割斷一切

但是背後隱藏的苦衷,卻又讓人心疼到恨不得緊緊擁抱他們

王耀不疼愛妹妹,他自顧不暇。光是維持12億人口吃飽與平復地區種族差異,他就累到不行。還得打腫臉充胖子,整天喊X國一定強,人民為了強國要奉獻,給自己苦難的歷史,國民所得的巨大差異,說些安慰的謊話在

阿菊只是在利用灣罷了,以前榨取經濟利益,現在用灣的好意給自己罪惡的過去作麻醉劑,因為阿菊不是正常的國家,他沒有任何自由,被周邊國家敵視,連保護自己的力量也沒有,現在只能在阿爾面前搖尾乞憐,看到很多不能接受的過去,膽怯的說他忘了~他不清楚......

灣娘整天吵統獨吵個不停,吵到幾乎叫做認同分裂,明明是住在同一個地方,還互相指責彼此是XX同路人,順便歧視下立場不同的人,一邊惡毒的詛咒對方趕快爛掉。這樣懷抱著惡意的自由,哪裡值得驕傲?

 


怎麼辦........於是我們燒香,我們祈禱,我們相信為有救贖,相信一定有至善的存在,讓一切都好轉

那不是一種逃避嗎?一種無聊的自我幻想嗎?

是吧~應該是吧....

上天哪有神在。如果有神的話,那位什麼不乾脆出來矯正一下這亂七八糟的一切呢

我想神早就死掉很久了,不然就是把人類當玩具玩,對人類的祈禱沒有興趣知道

證據就在於,越善良的.越相信神的族群,往往都是第一個被壓迫的對象.....

人終究只能靠自己腦袋與武力,因為人都是自私的,只能夠替自己的利益著想而已

世事總是那麼的那麼的不圓滿,一方的快樂,往往踐踏在另一方的犧牲上

難道幸福真的有天生份量上的限制,非得等價交換不可嗎?

 


現在的伊朗與新疆,正在上演悲傷的一切,不過有誰在乎呢

沈默的第三方,站的遠遠的說我們也愛莫能助

血流乾了,聲音斷氣了,然後一切就會平靜了吧

只剩深層的絕望與詛咒

人實在太醜陋了......三次元的種種,往往比二次元更加瘋狂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