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神奈川第一人稱來寫他眼中的當家與妖女

【之一: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頭一次看到那個妖女,隱隱約約我就知道未來糟糕了!這傢伙恐怕很難管。那位妖女是王府交易過來的奴隸,外來的勞動力—理論上應該歸屬於我的職務管轄範圍內。

自從本田家改革新制後,多了外部交易與外部投資開發的項目,簡稱「外務組」。領導大阪負責對外開發,而我負責壓榨管理這些外來的戰利品。於是我規劃了個經濟增產建設—「外務工廠」。反正就是將那些外來的勞動力通通集中於一處進行勞動,比照家畜一樣的管理待遇,比照機器一樣要求工作成果。一切講求數字管理,務必以浪費最少的資源,產生出最大的經濟利益。京都那死老頭整天只會抗議不人道,不過決定權在於本田菊,本田菊相當講求實際效益,並且自從本田家改革新制後,他嚴格要求所有人都要遵守「利益制上」的家規。本田菊的理想與我的理想相同—這是我能容忍他跨過大阪當上本田家主的理由

我的理想其實很簡單,就是讓本田家爬到世界第一,無論任何手段,不管誰是當家都可以

於是理所當然的,那新來的小奴隸應該拖去「外務工廠」受訓做工。只是意外的,那位最講求利益的本田菊居然做了件完全沒有利益可言的決定—他表示為這新來的小奴隸,不屬於外務組的管理範圍,他要親自教養。

不接受任何人的抗議。本田菊擅自安排那小奴隸在京都老頭手下當助手,還給了本田菊隔壁的房間,白癡都看得出來那是本田菊私心給的特權,已經幾乎算是「新娘教育」的程度。

這樣像話嗎?因為自己的私心,把原本應該投入「外務工廠」受訓做工的奴隸,給了特別待遇。如果只是一時興起玩玩就算了,偏偏菊家當不曾給過任何女子親近他的特權。為什麼他會選擇一個外來低賤血統的奴隸呢?難道他不怕本田家世代傳承混入外來污穢的血液嗎?那等同折斷本田家古老的驕傲。

王耀送來這種妖孽,就像王府以前謠傳的神話,商代的妲己、周代的褒姒......想必是那破敗王府意圖陷害本田家的手斷。真是太可恨了!那王府家大業大,現今上司卻如此無能,王府諸多家產,與其被番人侵吞至死,倒不如認份成為本田家成長的肥料!「大☆東☆亞☆共☆容☆圈」侵吞王府家產的計畫,當初還是本田菊一手指點策劃,現在他卻迷戀王府送來的小奴隸,成何體統!!

我非常生氣,非常非常生氣!只為了一己私欲,拖累本田家的前途。這種事情是我不能允許的!

雖然,我也不得不承認,新來奴隸那有如野生小老虎,桀傲不馴的黑眸,第一次見面就讓我無法忘懷。

難怪討厭女性的本田菊也無法抵抗這種魅力,果然是妖女。


■■■■■■■■


【之二:禍害遺千年】


那妖女如果不知長進企圖耍特權,那麼我就很快可以找藉口剝奪他的特權,把她送回「外務工廠」幹活,但妖女果然是妖女,非常難對付。她裝出辛勤工作、努力生產的假象,把京都那派守舊的笨傢伙,哄得服服貼貼的......

妖女可怕之處不止在於哄人,另外她也利用住在當家隔壁房間的機會,跟本田菊糾纏不清。有幾個晚上主屋居然發出很淫穢的聲音
。大家議論紛紛,因為當家對女性有潔癖,遲遲不肯與族裡優秀的女性結婚。所以只顧著要繼承人的笨蛋長老們,對於這種離譜之事,竟然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

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第2個讓我無法認同的本田當家,我則是忍了再忍,幾乎無法忍耐了

我原本心儀的本田家主原本就不是本田菊,而是現任外務組的領導大阪。他自幼就是同輩裡最聰明、最強、最有領導能力的人。若不是那時大阪自願放棄家主競爭,改為支持本田菊,我是怎樣都無法容忍一個幼時病弱、跟王府牽扯不清的軟弱傢伙成為本田家的領導者。雖然本田菊上任家主後,還是支持我與大阪規劃的革新計畫。但是這不代表我就認同他了。如果本田菊礙於私情不能成為本田家理想的領導者。那麼他就應該為了本田家安靜的消失才對。

就在此時,本田菊由於操勞過度而臥病在床,在商場上被本田家屢次擊敗的俄☆羅☆斯,同時也暗自找上了我。商討作個小小交易。他們想拔除本田菊,他們認為那是本田家比俄☆羅☆斯強的原因。他們不知道的是,本田家革新強大的秘密,不見得與本田菊有關,而最理想本田家的領導人,其實另有其人

那是上天賜給我更換領導人的上好機會,所以我在做好保密工作後,毫不遲疑的出賣了情報給俄☆羅☆斯,並且答應俄☆羅☆斯,當日我與會藉機出差,將大阪與本田家的優勢武力全引出家門。我明白俄☆羅☆斯其實根本不打算遵守跟我的約定,他們勢必殺了本田菊以後還要順道把本田家的老弱婦孺全部殺掉。但是我也不打算遵守與俄☆羅☆斯的約定,只要俄☆羅☆斯一把本田菊殺掉,我就要以「復仇」為名義,即時帶大阪回來解決俄☆羅☆斯。

只是結果令我意外,要說俄☆羅☆斯意外的弱?還是本田菊意外的強?總之俄☆羅☆斯的刺客全部被解決掉了。本田菊還是當家,那妖女還是留在當家隔壁房。禍害遺千年,我只能把所有知道內情的俄☆羅☆斯刺客全殺了。


■■■■■■■■


【之三:可惡的妖女!!】


本田菊的韌性讓我意外,我一直以為如果沒有大阪的保護,這傢伙會不堪一擊。這下看來不見得如此......而且如果繼續動手,讓大阪對我起疑心就不好了。那傢伙不知何時開始就對本田菊唯命是從,我可不希望與大阪為敵,過往一起長大的經驗告訴我—那準沒好下場。

好吧!只好退讓一步,勉強忍耐讓本田菊繼續作當家,但是我絕對不能讓未來的繼承人混入外來污穢的血統。可惡的是自從俄☆羅☆斯襲擊後,由於那日始終守護主屋有功,眾人越來越重視那妖女,甚至默許那妖女勾引當家。那妖女也不知羞恥的越來越喜歡與當家糾纏不清,居然在賞花大會上,還主動私自對當家做出摟抱親吻的淫穢動作,真是讓人憤怒至極。

在這樣叫人氣惱的日子裡,唯一可安慰的是「外務組」侵吞王府財產的計畫執行的越來越順利,本田菊雖然依舊跟那妖女糾纏不清,但是也沒有因此對於侵佔王府財產而手下留情。很快王府又被迫放棄了任勇洙—那個依靠王府生存的弱小親戚。我很快就將任勇洙送至「外務工廠」作工。並且研究東*亞與王府人種的特性,變更出更有效的管理生產方式。看著「外務工廠」與本田家蒸蒸日上的發展,勉勉強強算是朝著到我的理想前進。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妖女與本田菊的互動隨著本田家的財產一起增加,在我看來,本田菊根本是一直蓄意把妖女鎖在本田家,不讓她知道任何外界的風風雨雨。雖然侵佔王府家產,不是下人能得知的機密。但我倒真的很好奇,假如妖女知道現在糾纏糾纏的對象,就是企圖要她家破人亡的陰謀者。真不知道她臉上會露出什麼表情。


這段日子的相處以來,妖女性子的弱點,我也略知一二,她主動離開當家,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甚至算是命中注定要發生的必然

只要離開當家的保護,妖女就是一個普通的外來奴隸,就該去「外務工廠」作工

我想遲早有一日,那妖女一定會重新回到我的管轄範圍內,到時後隨我愛怎麼管教!就怎麼管教!

那有如野生小老虎,桀傲不馴的黑眸,遲早會屈服在我面前

只要她與當家反目

我期待那日,早日來臨。


■■■■■■■後記


★很淫穢的聲音—指的是當初「夜襲」「偷襲」中菊惡整灣娘,在灣娘替他按摩時,故意亂叫的呻吟


很抱歉本週是番外

不過嚴格來說,本週的番外是主線之一,是劇情要走向分水嶺,必須出現的章節

只是必須用神奈川視腳來說這個故事罷了

.................其實我很喜歡神奈川(蹲下),因為他與大阪一樣,是構築劇情的重要人物

大家打作者的時候請不要打臉(掩面)

下週就會回歸正常視腳拉~會有什麼劇情,大家看完番外,其實也應該略知一二了吧XDDDD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