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蛋糕咖啡屋二樓的包廂裡,在雪白的桌椅上,女孩繼續默默的把桌上的蛋糕吃完,只是坐在眼前的人,從身形略矮,笑得一臉寵膩的少年,改成神情輕蔑、帶著眼鏡的嚴峻青年

「神奈川先生!我吃完了!我們回去吧!」快速吞下最後一個蛋糕,灣娘乖乖的說著

「不再多吃一點嗎?既然菊當家都吩咐了。不用擔心我為難你。」神奈川扯開笑臉,眼鏡下的眼睛卻略帶譏嘲

「跟我這種人待在這裡,神奈川先生覺得很討厭吧!所以還是趕快回家工作吧...」灣娘半垂著頭,輕聲說。估計剛剛她跟本田菊不知羞恥的行為已經把這保守的眼鏡男氣炸了。若不是本田菊的吩咐,灣娘覺得當場被神奈川狠狠教訓一番也不意外

「居然這麼有自知之明。」對於灣娘的明理,神奈川一副大大意外模樣,然後他起身說:「那就走吧!少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

於是高挑削瘦的的眼鏡男,便推開桌椅起身,只是他走路的步伐過大,於是從口袋掉出了一張折疊的地圖

「神 奈川先生,你東西掉了喔!」跟在神奈川身後的灣娘,隨手拾起了那張地圖看了看,然後旋即大驚失色,啞聲問:「這......這不是王府的內部地圖嗎?你怎 麼會有這種東西!!!」這地圖!!這地圖!!灣娘記得分明是耀哥哥委請家裡師傅細心繪製的王府設置全圖,為了全家大小的治安安全,以前住在王府的時候,耀 哥哥曾口口聲聲吩咐,此地圖只許在家裡看,決不可任意外流

「灣娘小姐....請還給我。」神奈川推了推眼鏡一把搶回地圖,面對灣娘的問題他只輕描淡寫的說:「事關我的工作項目,請恕在下無法回答。」

「這雖然是神奈川先生的工作!但是也是我家裡的事情啊!請告訴我好嗎?」灣娘刷白了俏臉,雖然他實在不清楚大阪與神奈川外務組的工作項目,但是想起他們每每在內部預算會議通過那高額軍火預算....那絕對不會是什麼和平的事業吧!

「灣娘小姐!即使你再怎麼因為美色受寵於菊當家。請別忘了!你只是一個下人!我沒有必要跟一個下人交代什麼。菊當家也不會容許我洩密的。」神奈川冷冷的笑了笑說:「更何況,灣娘小姐跟菊當家都這麼親近了,又何必去在意王府的死活呢?」

然後神奈川輕輕加了一句警告道:「灣娘小姐!你的生存價值乃來自於菊當家的眷顧,倘若因為不識好歹,讓菊當家對妳厭倦了。你的存在恐怕就比路邊的小石頭還要不值錢了。如果你想要長久得寵於菊當家,請最好懂得自己的身份。」

「.........................」 無視於神奈川的譏嘲,灣娘緊咬著下唇,回憶著方才他詭異的言行,腦袋轉的飛快,神奈川這刻薄男肯定在記恨她沒有乖乖遠離本田菊......本田菊......對啊!本田菊 剛剛出差去了!原本神奈川是來接本田菊一起出差去的!只是本田菊說他這次可以自己去........原本要陪著本田菊一塊出差的神奈川帶了王府的內部地圖.....本田菊這趟出差該不會就是要去王府吧!.......本田菊去王府作什麼.......為什麼!......他方才出門的時候還帶了長刀.....為什 麼......幹嘛要帶武器去王府........

「走吧!咱們還是早點回家吧!菊當家要我把您好好的送回去的!」無視灣娘複雜的神情,神奈川繼續邁步向前

「好的.....................」沒有任何立場辯駁,灣娘只好乖乖跟著眼鏡男身後走,只是忽然走了幾步,灣娘說:「神奈川先生!我想上廁所!不好意思請等一下!」

說完,灣娘一溜煙的衝向女廁。只留神奈川在原地佇立冷笑。


■■■■■■


「為什麼傳信鴿都沒有飛過來呢.....耀哥哥是怎麼了啊.....」

在狹小的廁所,嬌小的女孩不停的跺腳,等的心神不寧

灣娘一進女廁所就衝進了個有通氣窗的廁所,然後用力吹起那個上次耀哥哥交付給她—無聲專門呼喚通信鴿的哨子,灣娘記得方才與本田菊坐車來蛋糕咖啡館的方向是往西而行。比起本田家,理論上這家蛋糕咖啡屋距離王府離的更近。既然灣娘都可以在本田家用通信鴿與耀哥哥通信!沒道理在蛋糕咖啡屋的廁所就不行啊!

「該不會..........家裡真的是出事了吧......」灣娘腦袋忽然閃過去年冬天,耀哥哥卑躬屈膝的拜託本田菊關於債務的問題........還是今年春天自己親眼所見,在戰火下,腐朽歪斜的淒涼王府.....以及家務會議上外務組高的不像話的軍火預算.....還有剛剛神奈川拿著王府內部構造地圖說著「又何必去在意王府的死活呢?」那鄙夷又不屑的神情

「.............要警告耀哥哥才行!本田菊帶著武器去找他了。」灣娘自言自語著,或許不只是本田菊一個而已,因為剛剛神奈川是說「外頭的車子在等著」搞不好本田菊是帶很多人找上王府也說不一定。是因為債務嗎?灣娘不明白到底為了什麼,但是她知道現在自己非行動不可

「就算會被處罰,我還是必須回家一趟才行!」如果去了王府沒看到本田菊的話,就當作是探望久違的哥哥也好。灣娘毫不遲疑的爬上了廁所的氣窗,準備逃逸。幸好因為跟本田菊外出,自己身上還是帶了點積蓄,只要她甩開神奈川的監視,就可以從外頭雇車直奔回耀哥哥身邊。

神奈川這刻薄男勢必會跟本田菊告狀自己的任意妄為,所以也不用太顧慮這傢伙的死活。那啥沒有乖乖回家,違反家規的處罰就隨便本田菊去吧!!一想到全家老老小小的臉孔還有王府殘破不堪的樣子,心急如焚的灣娘已經無法顧慮那麼多了!!

從女廁的氣窗跳下的灣娘,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但願能比本田菊先到王府一步。

因為女孩一心只想回家,所以她沒有注意到刻薄的眼鏡男站在女廁門口等待,他露出微笑不懷好意說:「嗯~那張地圖的效果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呢!厚顏無恥的灣娘小姐!這下會作什麼選擇呢!真是讓我期待啊........」


■■■■■■■後記


為啥神奈川會帶著王府地圖,簡單來說是因為這樣討債打人都比較方便(炸)地圖自然事前幾次討債的時候從王府那邊搶來的

神奈川故意把王府的地圖掉出來的,居然因為要看守一個小女孩,害他去不成王府。他存心要灣娘跳腳,只是他有點意外~灣娘行動力如此的高???不過考量到種種因素,他沒有興趣阻止灣娘行動就是了。反正灣娘自己落跑!他頂多回去跟本田菊告狀(炸)至於灣娘跑回去王府跟本田菊作對!那麼就更加是如神奈川的意思了,他原本就希望菊灣盡早撕破臉.......(畢竟因為私心的種種考量)


說來,各位讀者大人看到【百年流離章34】正文連同番外,足足已經看超過了40篇。如果說鴨子一篇文章大約是5千字上下的話,換句話說各位讀者大人看到這裡至少已經閱讀了2萬字......................在這個閱讀一千字就算是長文的速食閱讀的時代。天吶!居然能連看鴨子狂扯廢話20萬字,一想到這裡,鴨子只能感激的鞠躬跪拜的地步。不管是為了什麼閱讀這篇惡文坑,能夠一路看到這裡的讀者大人們真是太感謝您們了。鴨子真的覺得您們非常優秀、非常有耐心、非常的了不起啊!說一百次謝謝已不足以表達鴨子對您們耐心的敬佩程度。

感謝您們陪伴這個惡文伸展到現在~真是萬分謝謝。真是太浪費各位讀者大人的時間了啊!或許應該要說對不起吧(羞愧)

於是這篇【警告】過後,正式迎向百年流離重要的故事轉折點。於是鴨子好不容易終於看到結尾的希望了,雖然還在很遙遠的那一端~但是總算看到目標的方向 QAQ~~太好了~總算是走了至少2?或3?分之一了,前提是如果後面沒爆字數的話.......

被某位朋友指出,鴨子意圖 拖戲,一直故意待在和平的章節裡。遲遲不肯踏入WW2.........唉呀~被發現了~太慚愧了~(不過也蠻高興的~被發現是拖戲代表的確是有認真看(炸)唉......鴨子真的 很不想踏入那殘忍的現實啊......鴨子明明是這麼喜歡寫甜文的重度糖食患者,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折磨我自己不可QAQ(天音:問你自己阿!)

唉.....不過本來寫這篇文章也不是拿來娛樂用的~該怎樣就怎樣去吧..........

以後不可能是單純菊灣文了,要虐要扭曲要變態要瘋狂要崩潰,要棄坑請趁現在

今後的劇情大概就是非常可怕又非常現實又非常崩潰的三次元歷史隱喻記事。鴨子不打算太美化阿菊曾幹過的醜事,當然也是想寫寫灣娘重回耀哥哥身邊後,耀哥哥抓狂的種種事蹟。那些傷痛都是真的存在過的情感.......會那麼痛是因為真的很愛吧!鴨子是這麼想的...........所以想要寫......我想要表達那種因為時間與現實造成的前後矛盾,雖然可能只有歷史的百分之一吧

以後沒有意外的:阿勇  香  阿爾  亞瑟  路德  菲利   伊萬 都會全體出場  反正在二戰中出場過的~該出場的就要出場~雖然是用灣娘的眼睛去看的角色

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但是的確是真實存在的過去,不代表現在全體.雖然說老東西就要淘汰,但是人類的文化是進化的.必須站在歷史的肩膀上看未來,如果讀者桑不嫌棄的參考鴨子這些撿拾過去段落寫成的奇怪故事.鴨子就很感謝了



平靜的生活好比走在浮冰上,踏錯一步,就墜落深冷的海底

不過即使不走差,逐漸升高的溫度,照樣也會融化那唯一可立足的地方

下期預告:看到自己最不想看的事情,灣娘又要崩潰了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