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一睜開眼睛,睜眼看到旅館的天花板,灣娘只覺得全身又酸又痛,腦袋也昏昏沈沈。胃裡積著一口酸水,翻翻攪攪,鬧的好不噁心.......

溫泉裡旅館的2424和室裡,旅館請來的醫生才剛剛離開這個房間。而在溫泉泡昏頭的病者已經褪下浴巾,換上旅館提供的浴衣,平躺在鋪好的棉被上。身旁是與她穿同樣浴衣款式的男子,他一看到女孩睜眼,連忙將女孩浮起,然後拿了一臉盆遞到她面前。溫聲說:「覺得胃不舒服的話!就吐出來吧!醫生說妳方才菜都吃了太急、酒又喝的太多,又在溫泉裡泡的太久。吐出來會比較舒服...」

「噁—————」無法阻止胃裡的疼痛,女孩扭著臉,在臉盆裡吐的西哩嘩啦,嗚嗚.....今晚好不容易才吃進去的料理啊...

「吐完就比較舒服了點吧.....」本田菊一手端著臉盆,一手扶著女孩的肩膀。一臉溫柔盯著女孩慘兮兮的臉蛋說:「等下喔!我收拾下!馬上回來!」

語畢,男子端起臉盆走出房外,留下手腳發軟的女孩。躺在棉被裡,灣娘咬著嘴唇,揪著身上的浴衣,窘到快哭出來!—剛剛她嘔吐的不堪模樣,通通都被死變態看到了,這還沒什麼,現在自己身上已經沒有浴巾,而是旅館的浴衣。換句話說死變態也把自己全身上下都看光光了拉...

「好丟臉啊!我好想去死啊......」女孩翻身,沮喪到極點的低聲抱怨.......然後灣娘在死變態剛剛坐著的地方看到一張紙???紙上面還有很多字呢!她順手拾起了那張紙,然後唸出了那張紙的標題

「第一次旅行—親密接觸大作戰!!!  BY情場聖手大阪規劃........」


■■■■■■■■■■

「灣娘!我跟廚房討點清粥,妳吃點墊墊肚子吧。」本田菊端著清粥回房,吐出嘴吧的聲音格外溫柔細膩,他知道灣娘一向要強,剛剛如果不是身體非常不舒服,是絕對不願意在自己面前嘔吐的。現在這小傢伙恐怕正處在最最沮喪的狀態吧!有點可憐......不過誰叫她老是行事粗魯又毫不節制,居然在旅行中吃到反胃,一想到這裡,本田菊只覺得好氣又好笑又心疼.......當然,灣娘在溫泉裡呆太久..自己也是脫離不了責任.......

「不用了。」平板的聲音,從棉被裡傳來

「吃點吧!你好好休息就是了.....今晚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本田菊將清粥擺放在房裡的木桌,然後溫柔的伸手揉揉女孩頭髮。灣娘在棉被捲成一團的小樣子,可愛又可憐。

「幹嘛這麼拖拖拉拉?.....你不作嗎?」躺在棉被上的女孩,卻傳來異常冰冷的聲音

「作........????作什麼?」本田菊滿臉狐疑的重複了灣娘的語尾。雖然很可惜,但現在這麼病厭厭的模樣,還能作什麼?

「我說!你少假好心了拉!反正剛剛換衣服的時候,已經把我全身看光光了!」躺在棉被上的灣娘,一把掀開棉被,拍被大怒道:「你不是要強姦我嗎?要作就快啊!反正我只是一個下人!主人要強姦的話!在家裡也可以隨便你的!你幹嘛這麼大費周章特別把我帶出來強姦啊!你是覺得這樣比較有情調是不是!你這畜生!」

「灣娘!你在胡說什麼!剛剛連腦神經都一起吐出來了嗎?」被心上人忽然這樣惡狠狠的指責著,男子俊容又紅又白!簡直不可置信!

「本田菊!你還要狡辯嗎?你跟大阪合謀的證據,我通通都看到了啊!」灣娘氣沖沖的拿出了一張紙,忿忿指責道:「不要以為我是白癡啊!【盡情的....】【盡情的....】不就是要強姦我嗎?車上要!圖書館要!海邊也想要!旅館還要一整晚都要!你這淫盪無恥的色魔!」方才閱讀完那張旅程規劃表,灣娘只覺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擬結成冰,沒想到死變態說的放鬆之旅,就是等於把自己帶去外面,盡情的做下流無恥之事!

「你...............」本田菊連忙往後摸了摸,糟糕!大阪給他的旅程規劃表!不知何時從他身上掉了下來!他知道灣娘看到那張旅程規劃表肯定暴怒不已,所以本田菊細心的一整天把旅程規劃表帶在身上,一邊參考一邊保管。只是沒想到這樣小心翼翼的防範著,還是讓灣娘撞破了秘密

「反正我只是本田家的下人.....主人想怎樣,我是沒有反抗的.......」一想到兩人地位不對等,如果死變態真的想怎樣,自己是毫無拒絕的權力,灣娘不禁悲從中來,哭聲說:「反正你要強姦就快吧!我已經認命了!」

說完!女孩很乾脆在棉被上躺平成一個大字型的姿勢,臉上神情肅穆悲壯,頗有慷慨就義、捨身成仁的氣勢,看的本田菊纖細的腦神經大為扭曲,俊臉上青筋不停抽動。到底他為什麼要帶這個不解風情的女人出外旅行呢?於是他忿忿的用力捏了灣娘的臉頰一把

「痛死了啊!!!」捧著臉,灣娘睜開眼睛怒吼道:「你難道還有一邊強姦一邊打人的下流興趣嗎?本田菊!你真是變態耶!」

「變態的人是你吧!我為什麼非得強姦一個男人婆不可!」本田菊俊臉裝滿了怒意,冷冷不屑的說:「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噁心死了!叫我去強姦一個因為貪吃而吐的七葷八素的女人,會不會太委屈我了些?」

「唷!你不就是專程帶我出來強姦的嗎?不然你幹嘛帶我出來啊!休想指望我洗個乾乾淨淨的等你強姦!」面對本田菊的鄙視,灣娘更加生氣了

「你是白癡嗎?要強姦!我在家裡就可以直接強姦你了!」面對灣娘的厭惡,本田菊俊臉扭曲,也跟著惡聲了起來

「我看是強姦還不夠!你這死虐待狂是專門要帶我出來虐待!你才滿足!」積壓已久怒意,讓灣娘惡狠狠的,指著本田菊的鼻子破口大罵道:「在圖書館裡,強迫我幫忙抄寫書籍,抄到我的手都酸死了!在更衣室又逼我穿上那醜死人的潛水裝,讓我變成眾人的笑柄!在海邊,更是強制我不停划水游泳!練習到我手腳都快斷掉了!然後晚上住旅館還對我一直性騷擾!這種旅行!分明就是在虐待我!.................唔......」

罵著罵著,因為情緒太激動了,胃裡的酸水又一直往上冒,灣娘連忙掩住嘴吧!強行忍耐著!可惡!氣死了!她不想在這死變態面前示弱!她還沒罵完呢...........

「....................」看著女孩悽慘又隱忍的倔強模樣,男子暴怒的眉頭一下垂了半分,然後他回頭拿了另一個臉盆,遞到灣娘面前說:「吐吧!想吐就吐出來比較舒服!」

「我才不要接受虐待狂的假好心呢!」女孩忿忿的轉過頭

「你有兩個選擇,是想要自己吐!還是想要我親自動手到你喉嚨挖呢?........」本田菊一把直接把灣娘的臉壓到臉盆中,平靜的輕聲威脅

「...................噁—————」面對死變態的威嚇,灣娘只好乖乖在臉盆裡裡把酸水吐了出來,灣娘知道,死變態大聲罵人的時候不恐怖,恐怖的是他沈下臉說話的時候。那時後他通常是說到8分,做到10分

「.......................」本田菊一手端著臉盆,一手拍著女孩的背,冷冷的看她吐到連胃液都倒出來了。然後平聲說:「如果您這麼不喜歡,以後不會有下次了。很抱歉在下的一時興起,讓灣娘小姐這麼困擾。」

「..................................」好不容易吐完,灣娘呆呆的從臉盆抬頭起來望著本田菊毫無表情的臉。他剛剛用的語器非常恭敬,也異常的疏離,好像是在跟陌生人說話一樣。

「您先睡吧!要是覺得胃比較舒服,就把桌上的清粥給吃了。我收拾下,請服務生在過來鋪床棉被!」說完,本田菊端著臉盆離開了房間,然後丟下一句:「不用擔心您的貞操有什麼危險,基本上,在下沒那個興致。」


■■■■■■■■■■■■■


明月當頭,溫泉旅館個個房間幾乎都已經燈火熄滅,柔軟的黑闇也降臨2424房。灣娘在棉被裡翻來覆去,說來奇怪,這一整天已經夠累了,手腳都酸得不得了,但是為什麼就是睡不著呢???........灣娘又在棉被裡翻了一圈,覺得房間旁傳來的海潮浪聲在耳邊異樣的清晰。腦袋還是很清醒的狀態........不會吧!她可是沒有失眠的症狀!說來灣娘睡眠品質一向相當好!死變態才不愛睡覺呢!雖然身邊另一床棉被裡的主人,現在呈獻躺在棉被裡,動也沒動的姿勢

死變態好像生氣了.......叫服務生鋪另一張床的時候,也完完全全沒有對自己看一眼,好像把自己當作是空氣還是房理裝飾的花瓶似的...................什麼嘛!專程把自己帶出來虐待強姦,現在卻擺出一副不把自己當一回事的樣子......不過............死變態想要虐待強姦的話,早就可以在家裡天天作了,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專程把自己帶著到處亂跑...........

「本..........本田菊!」抱著棉被,灣娘怯生生的叫著旁邊棉被著主人

「.......................」可惜身旁的棉被主人沒有應聲

「本..........本田菊!」抱著棉被,灣娘鼓起勇氣又叫了一次

「.......................」可惜身旁的棉被主人還是沒有應聲,彷彿耳聾了

「本田菊!」灣娘已經忍耐不住!這種尷尬的氣氛,她最討厭了啦!女孩乾脆的滾到男子棉被上,逼他不得不回頭看她

「灣娘小姐,有何指教。」男子終於回頭了,黑闇的夜裡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聲音低沈平版

「..................................」女孩嘟起嘴,話梗在喉嚨裡

「若無其他要事,請入在下先睡了。」男子一句結束了話題

「對不起。」在男子轉身前,女孩嘴吧很快吐出一句

「嗯????你說什麼???」男子有點意外,幾乎以為是聽錯了

「我說對不起拉!」講了第一次!第二次就說的比較順口了,不過還是越想越生氣,女孩惡狠狠的揪起男子的浴衣衣領低吼:「可是你也要反省一下啊!今天跟我想像中的旅行差太多了啊!」

「不然,你想要怎樣的旅行?」看著女孩逼近,氣呼呼的俏臉,本田菊只覺得心頭一軟,原本是打定今晚再也不想開口說話的。

「..................就..........就是」女孩歪頭想了想說:「就是去吃一點好吃的東西,然後牽手散散步,專心看著我說說話就好了!」

「這種事情.........」本田菊好氣又好笑說:「在家裡不就天天可以作了嗎?」

「誰說在家裡可以作的阿!!!」灣娘秀麗的臉孔一瞬間扭曲了起來,忿忿抱怨道:「你早也工作,晚也工作。半夜還要檢查全家的工作成績!三五不時就直接出差一整個月,不然就是大阪.神奈川啊!一直死黏在你旁邊開會!開會!開會!在家裡,你哪有時間好好跟我說說話啊!」

「...................灣娘!」本田菊忍不住伸手捧起女孩的臉,雖然黑闇中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能想像她現在大概是燒紅了可愛的臉蛋,已經害羞又憤怒到快要爆炸了

「當我沒講!反....反正也沒有人規定你一定要跟我說話.............」說著說著,女孩忽然很沮喪的垂下頭。就是在家裡實在太難跟死變態獨處了,所以即使明知到會被本田家裡的好事之徒大笑特笑,灣娘還是不得不厚著臉皮跑來與死變態旅行..........其實灣娘只是希望,偶爾能夠好好死變態專心的說說話而已.......真是厚臉皮的願望,想著想著,灣娘覺得很羞恥.........

「灣娘........把臉頭起來。」本田菊,伸手揉了揉女孩的臉蛋低聲說:「那我們現在就來說說話吧!」然後男子溫柔的笑了笑,他都忘了這傢伙是超容易滿足的笨蛋呢

「不要靠那麼近拉!我怕我身上會有味道....」女孩沮喪的說,雖然剛剛又洗了一次,但是吐的太激烈,恐怕沒辦法完全根除味道

「嗯~沒關係喔!」本田菊微笑說:「灣娘想跟我說什麼呢!你說吧」

「忽然叫我說,我也找不到話題嘛.....」面對死變態意外的好聲好氣,灣娘反而有點手足無綽了,想了想於是她提議說:「不然這樣吧!可以說一點本田家流傳的故事給我聽嗎?」

「嗯?」本田菊有點意外會提出這個要求?

「說嘛.....我想聽你說喔!」灣娘笑咪咪的要求著,不管說什麼都好,基本上替她說故事這件事情,就讓她很高興了

「嗯.............那麼我就說,竹取物語吧......」揉了揉女孩的長髮,男子開口悠悠述說起,自從遇到女孩以後,一直讓他聯想起,深藏在自己心裡的那個故事:「昔日有竹取者,每入野山,取竹造物,以其營生。一日採竹間,見竹內藏一美人,知其非常人,遂撫養之......」

■■■■■■■■■

在很久很久以後,本田菊記得當天晚上的結尾,大概是故事說著說著...那個央求他說故事的小人兒,又是說到一半,就昏昏沈沈倒在他懷裡睡著了。沿著屋外的月光,那清白的光輝將她甜美的臉蛋照的閃閃發光,清麗幽雅,就像方才他述說故事裡的竹子公主一樣

不過,在他身邊的竹子公主,體力不支昏睡前,倒是對故事發表了評論道:「我覺得竹子公主真是太沒有用了!口口聲聲說喜歡凡間,但是整天只會說天命天命!讓別人為了她去拼命!然後啥也不作,就等著月亮使者來接她。我要是她的話!想要留在所愛的人身邊!當然要自己去努力阿!」

「是這樣嗎?」本田菊笑了笑,露出隱隱的自嘲,隔著黑夜,他知道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當然是這樣子的!如果是我的話!絕對是要靠我自己去奮鬥拉!」

他的竹子公主,一口咬定了倘若她的話,絕對會改變故事裡的走向。

不過......本田菊並沒有說出口,這個現代版的故事裡,在他的故事裡。他的竹子公主其實不喜歡凡間,她的心在很遙遠的地方,時時刻刻都想回到天上去與家人團聚。

目前,他的竹子公主,為了逃離凡間,重返天庭,現在還是每天非常積極努力的奮鬥著吧

不過........那是沒有用的!因為,本田菊不會像故事裡的竹取翁,那麼無能

即使把月亮射下來也好,盡一切努力與犧牲,他會把她緊緊綁在凡間,不准她逃跑的

「到底.............我跟妳,誰的奮鬥才能得到勝利呢?」

在黑闇的夜裡,男子低啞的聲音慢慢的響起。

夜裡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能回應他。不過這個答案,本田菊也不需要任何人回應

他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會寫下他要的結局。


■■■■■■■■■■小花絮


故事後面本田菊忽然生氣了,用非常冷淡的態度對灣娘

大概是灣娘口口聲聲強姦強姦,剛好碰到本田菊最不喜歡的回憶

雖然想要擁抱的願望是有的,但是不代表他想要惡夢重演

即使這次換他當加害者也不想。那太噁心了......

 

話說經常寫灣娘神經很粗,非常樂觀。阿菊個性纖細敏感,有點悲觀......

偶爾灣娘會踩到阿菊的地雷還不自知,但是灣娘自己講出讓阿菊很感動的話,她也不會發現就是XDDD

大概是參照三次元兩個民族給鴨子的感覺

 


故事嘛~反正隔天睡起來!兩人收拾收拾就回本田家

不過灣娘還蠻開心的,因為本田菊真的老老實實的陪著她說了很久的話

「這死變態居然這次這麼好說話。真是賺到了~!」灣娘大概是這樣想的吧

當然灣娘沒有思考到,死變態為啥忽然變得那麼乖


然後兩人一到家,大阪就喜孜孜的端著紅豆飯跑過來,準備瘋狂虧人+大肆廣播

知道兩人什麼都沒有發生,那個痞子男簡直不可置信,當場又叫又跳得說

「這麼棒的氣氛!居然還作不下去!!!灣娘阿!到底是你性冷感!還是小菊性無能啊!!!!」

最後死痞子被本田菊一腳踹到天邊去

 

另外一題,隔天早上本田菊有跟灣娘解釋,她昏倒的時候浴衣是請女服務生換的

這樣意外高尚又成熟的行為,讓灣娘把昨天的苦難都一筆打消了這樣

事實上~本田菊之所以那麼客氣,單純只是覺得打開包裝紙的巧克力不能吃

這樣挺難過的,稍微等待下,吃起來應該更可口,他決定下次要一口氣完成(炸)

並且不需要任何人出主意,自己規劃流程就好。


■■■■■■■後記

 

 


打上(完)忽然很感動的鴨子,覺得這樣的自己真是可笑(哭)

唉呀~我想趕快結束這系列

我還有香灣  米灣  幸福魔法番外  阿宅母夜叉要寫呢~可能在百年流離的番外浪費太久時間(炸)

後面忽然沈重向了

不要問鴨子為什麼(掩面,打作者請不要打臉)



果然百年流離寫的太歡樂~感覺起來挺奇怪的

有點不太向是在寫三次元歷史同人呢

不過~~~反正是番外嘛~(天音:少替自己開脫)

希望各位讀者桑~看完心情輕鬆笑一笑~鴨子就很高興了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