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合1


雖然60年前曾同居了50年,不過因為現在國際種種複雜的情勢,讓離家出走的女孩跟與另一強權合作的斯文男子,幾乎在國際會議上都不會有什麼太正式的接觸,他們雖然有共同的愛好與記憶,但是為了免得讓人多有聯想。盡量悄悄的、默默的作私下交流

比方說這次舉辦完亞太國際會議後的中午,女孩偷偷的傳了一張紙條給斯文男子。紙條上寫了【本田先生,我有作你的便當喔!能夠跟我一起吃午餐嗎?BY在隔壁棟大樓頂樓等你的灣】

本田菊握著那紙條,斜眼悄悄望向雙雙提著便當盒,吵個不停的笨蛋兄妹,心裡泛出了甜,他知道被家人糾纏上的女孩暫時很難開,於是本田菊決定先行到約定的地點等待。

在頂樓上,秋日的微風吹送陣陣涼意,天空的藍卻近似透明的澄澈,陽光好比金粉似的照的閃耀閃耀,本田菊找來了塑膠布撲在頂樓,仰頭望向天空,說不出來的愉快輕鬆。偶爾出來開會是很好的。最起碼他不用回家看到那個自以為是全世界的HERO所派來的粗魯洋鬼子大兵。每個都大聲大氣,蠻橫又沒有文化。還自以為是的整天管東管西。光是看到,本田菊纖細的腦神經就陣陣抽痛。倘若不是因為現實中上司非常需要阿爾勢力的軍事保護。本田菊早拿著掃把將那群不解風情的粗魯鬼趕出去

「還是灣娘可愛啊~」想當年灣娘與他住在老家時,工作如此努力積極,笑起來那麼活潑甜美,善體人意的可愛模樣,本田菊的心頭都軟化了。現在他們雖然分開了!但是每每偶爾在國際會議上看到那可愛的身影,本田菊就覺得,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是他們兩人的心,也始終沒有分開。

「本田先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肚子餓了嗎?」女孩急呼呼的提著便當衝上頂樓

頂門門口傳來熟悉的清脆女聲,本田菊就看到那小小可愛的身影往他走來,於是他笑得滿滿的說:「不會!現在過來正好呢!」

「那麼我們來吃便當吧!這份是本田先生的喔!請不要嫌棄......」女孩坐在本田菊身邊,很快取出一個黃色的便當盒。她的是粉紅色的便當盒

「好久沒吃到灣娘小姐的料理了,我真的是非常期待。多謝招待。」這倒不是客氣話,灣娘擅長用新鮮食材快炒的料理,風味多元刺激,非常下飯美味

「本田先生!我作的菜會不會太鹹啊」

「我覺得剛剛好!很好吃喔!」

「本田先生!這裡還有酸梅湯喔!」

「我也有帶羊羹來!就當飯後甜點吧!」

「啊啊~謝謝本田先生!灣娘好喜歡吃日式甜點!」

「吃慢一點吧!我不會跟灣娘小姐搶羊羹吃的.....」


風和日麗的天氣,只有兩人的陽台上,斯文男子與女孩和樂融融的吃著便當。本田菊想,所謂幸福大概是這樣吧!雖然等下回老家又要被洋鬼子氣的半死!但現在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本田先生.......有件事情,可以請你幫忙嗎?」吃完便當,女孩啃著羊羹,忽然垂頭小小聲提出了請求

「喔!是什麼呢!灣娘小姐說吧!我一定盡力幫你達成!」看著女孩害羞的小樣子,本田菊的心頭快軟成一灘爛泥巴

「就是說啊......其實這次的便當我沒有作耀哥哥的份啊.............」女孩低頭小小聲的告白的說著

「我會嚴加保守秘密,王先生一定不會知道。」本田菊只覺得心頭一陣狂喜

「呃....對.....要保密.....不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拜託...........」女孩垂頭咬唇,想了半晌後鼓起勇氣遞出一個淺藍色的大型便當盒說:「本田先生等下回去會看到阿爾哥哥吧,這是給阿爾哥哥作的便當!」

「..............................」本田菊呆了,他看女孩燒紅了臉,風情萬種.......但是嘴裡講著其他男人的名字

沒發現本田菊的異狀,灣娘喜孜孜的說著:「我真的不知道阿爾哥哥喜歡吃什麼呢!但是我後來想阿想阿!阿爾哥哥常常在本田家吃飯!所以本田先生喜歡的食物!阿爾哥哥一定會喜歡吧!所以我先作了一個便當給本田先生試吃!本田先生吃便當似乎吃得很順口阿!太好了!我想阿爾哥哥一定也會喜歡這個便當的!」

「灣............灣娘小姐,你............你....你跟阿爾弗雷德.瓊斯先生是.....是..?」雖然前陣子女孩逃家時,阿爾這陰險的傢伙似乎為了要干擾王耀與伊萬的因素援助了女孩的逃家計畫。但是本田菊萬萬想不到,何時他們會迅速發展成了這種異樣的關係?

「本田先生別亂講!這只是灣娘的單戀而已........」女孩嬌羞無比的輕聲說:「阿爾哥哥人很好!又強大!他只是把我當成妹妹一樣....而且仰慕阿爾先生的人那麼多,灣娘知道阿爾哥哥沒把灣娘當回事......」

「.............................」本田菊扭眉,要是那金髮笨蛋看到女孩這此嬌俏的模樣,難保那色狼.......

「而且啊.........本田先生真好啊......」灣娘看著本田菊悠悠嘆了口氣說:「阿爾哥哥常常跟你睡在一起,太奸詐了~人家也好想要.........」

「.....................」面對女孩的奇妙話語,男子啞口無言,當場失神兩秒,然後咬牙說:「阿爾弗雷德.瓊斯先生只是來我家借地方堆放軍火而已!」

「可是不是常常天天都黏在本田先生家裡嗎?日久生情就..............」女孩用一種豔羨的眼神望像本田菊,那同時讓他纖細的腦神經斷線!!!

「完完全全不是那一回事情阿!!!!」斯文男子大吼

「本田先生別害羞!不要緊的阿!灣娘知道阿爾哥哥很受歡迎的!灣娘也想過了!咱們以後可以當姊妹!」女孩渾然不知男子的心情!笑嘻嘻的提議

「我才不想要跟灣娘小姐當姊妹!」

「本田先生........獨佔欲太重視不行的喔!再怎麼說你只是二老婆!亞瑟先生才是正室喔!」

「我才不是二老婆!我跟阿爾弗雷德.瓊斯先生不是那種關係!」

「覺得寂寞再鬧彆扭嗎?沒關係喔!灣娘理解!灣娘偶爾很久沒看到阿爾哥哥的時候也覺得難過的好想哭......」

「妳根本不理解啊啊啊啊阿——————」

說到最後還是沒有結果,本田菊想—果然分開了50年,沒住在一起的兩人,心意好比油與水就完完全全無法相容了!到底為什麼他可愛小灣娘會患上「崇拜偶像HERO症候群」呢???那個只會吃漢堡,除了拳頭以外一無可取的KY傢伙,這點本田菊萬萬百思不解

不過事情的結尾,本田菊還是把那藍色的大便當盒帶了回去給金髮HERO,灣娘滋味濃重的快炒料理,剛好挽救金髮HERO因為要色不要命—服食過多毒物司康餅所引起的味覺失調。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PS.本田菊發誓在他有生之年,不惜所有代價,無論任何犧牲。絕對不讓灣娘向金髮HERO表白


■■■■■■■■■■■■■

場合2


說來灣娘跟香君有個共同的興趣,兩家人都對演藝圈深感興趣,姊弟兩人常常一起唱歌、作詞,或是一起收看歌唱節目。於是今日下午,灣娘與香一起待在香獨居的小公寓看電視,兩人坐在客廳的皮質沙發上,啃著燒賣與腐捲與叉燒包,喝著鴛鴦奶茶。兩姊弟又在看歌唱節目

當電視上又響起一陣陣悠揚的熟悉音樂聲,於是灣娘很高興的說:「XXX!這個藝人我認識喔!是我很喜歡的台灣藝人!」

香轉頭微笑看著女孩,說:「嗯~XXX出生在香港喔!不過的確是到台*灣發片才在演藝圈走紅的。」

又認錯人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灣娘一瞬間燒紅了臉蛋,不好意思垂頭說::「抱歉!我老是都搞不清楚!香千萬不要介意阿!」香會不會覺得這個笨姐姐很不尊重他呢

望著女孩哭喪著臉的模樣,香溫柔的揉了揉女孩的長髮,低聲說:「搞不清楚沒有關係喔!」

灣娘抬頭望向香的俊容,只覺得他釉黑的大眼,裝滿了異樣的神采,於是她小聲問:「為什麼沒有關係啊!」

「弄混也沒有關係。轉頭問我就好了。往後的日子,我會慢慢地、慢慢地陪灣姐姐一起走。」少年說這句話的時候,神色自若,說的完全理所當然,彷彿再說今天股票又漲了50點一樣明確自然,似乎一點都不認為自己說了啥肉麻話,不過這溫柔的語氣跟語言中包含的決心,倒是讓灣姐姐當場就要在沙發上燒起來了

「太奸詐拉!!!」灣娘忿忿的、用力的捏起香的臉蛋,可惡!摸起來的質感還比自己細膩,於是灣娘惱羞成怒大吼:「香!你怎麼可以老是那麼冷靜的說這些噁心話呢!!!你一定是在騙我拉!!!」正常來說~在講這些甜蜜的話語時,不是應該有玫瑰花與下跪的姿勢嗎?最起碼也要發誓一下吧!為什麼香現在就是坐在她旁邊,還一副平常輕鬆的樣子吃著叉燒包跟奶茶呢!

「這不是噁心話啊!我並沒有欺騙灣姐姐!」這明明就是真心話,他只是把現在與未來的要作的事情,很平實的描述了出來。弟弟是如此想的

「唔唔!!!香!!我覺得你去亞瑟先生家住了幾年!連腦袋都變得不正常了!!你就是這樣才一直交不到女朋友的!」居然能面無表情說那麼恐怖的話,還隨隨便便就下了諾言!難怪長的再帥能力再好!女生還是會嚇跑的,姐姐是如此想著


目前姊弟兩人的想法明顯還很有差距在,不過沒關係。未來他們依然會相依相偎的走下去。

總是會有更加更加明白彼此的一天,不明白的話,那就在多吵一下也好

 

■■■■■■後記

 

其實這兩篇是時事文

看不懂鴨子再寫什麼時事的話,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老實說我覺得如果台灣可以公投決定未來的話,應該會變成某國的第51州

誰到底說台灣親日還是親中阿!我看根本是全體崇拜HERO吧

只是藍綠皆如此!太理所當然所以完全沒人抗議(寒)

我想阿菊看了心裡一定百味雜陳XDDDDDDDDDDDDDDD

東洋不憫阿菊的受難路還很長很長呢XDDDDDDD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