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先生!車子速度可以再快一點嗎?價錢不是問題!我可以出3倍!」

「小姐啊!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而且已經快到目的地了啊!」

「停停停!司機先生!就是這裡啊!車資在這裡!」

「喔喔喔!!差點過頭了.....啊啊~小姐!等下!我還沒有找你錢!」

「不用找錢了!再見!」


躲開神奈川的監視,一從蛋糕咖啡屋逃離的灣娘,很快在街上找了包租車,直奔王府而去。由於司機配合態度與車速都相當積極,所以灣娘也毫不客氣的直接把錢包挖了一半給司機。雖然灣娘平時相當小氣節儉,但是家裡危難當頭,灣娘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跳下包租車的灣娘,便直直往王府大門衝去。


「啊......怎麼還沒補好門啊......」


再一次看到王府那朱紅色大門上的醜陋破洞與屋宇梁間的深坑陋痕,灣娘的心還是狠狠揪了一把。現在的王府外觀已不復昔日記憶中的壯麗威嚴,如今大屋的七零八落更添淒涼...........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本田菊就要帶武器到王府了!現在與其擔心房子破洞,不如先想想家人安危。謝天謝地!看來自己比本田菊早到了一步!

「耀哥哥!耀哥哥!」

灣娘用力推推了大門,由於大門沒有上鎖也沒有任何保全,於是過於順利到異常的,灣娘一把就推開了大門,落入灣娘雙眸的是一道熟悉的背影。偌大又雜草叢生的花園中,靜靜佇立在其中的孤單人影,他幾乎快要被半身高的荒草給吞沒,但無論是置身於哪裡,灣娘也能一眼辨認的重要之人。

是灣娘的錯覺嗎?耀哥哥站姿雖然依然溫文儒雅,但是不似以前又挺又直,他的左腳微跛,於是整個人只能靠著右腳佇立,卻逞強不肯拉住任何一個支柱。大風一吹,那道虛弱的人影似乎就會被吹倒似的


「耀哥哥!!白日呢!伍星呢!怎麼只有你站在這裡!家裡大門為什麼沒鎖!」灣娘三步併兩步衝向王耀

「灣.....灣娘!你......你怎會跑過來了!!」雖然對於外人闖入,早做好了心裡準備,只是王耀隨著門把聲響轉身,出現在眼前的卻不是一臉冷笑鄙夷的債主。竟然是被自己拿去抵債的寶貝妹妹

「這不是重點阿!耀哥哥知道嗎?本田菊可能會帶武器過來王府!快想想辦法!不然你又會受傷了!」妹妹揪著兄長激動的吼著,兄長臉上又出現空空洞洞的神情,那個表情妹妹看過,記得自己被送去本田家抵債時,兄長也是這副模樣..........難道又要舊事重演了嗎??妹妹絕對無法允許!

「................本田菊要過來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望著妹妹焦慮模樣,兄長平靜的說:「他不止帶武器過來,應該也會召集兵士。」

「快叫家裡人準備一下啊!他既然敢帶人上門!我們也要反擊才行!」說著說著,灣娘轉頭左瞧又瞧!太怪了!今日的王府異樣的安靜,幾無人類的氣息!灣娘明明記得王府裡無論何時都有好一大票兄弟姊妹.....不管了!總之家裡每個人都拿起武器!好歹也可以抵擋一陣!

「反擊什麼??之前就嘗試反抗過了!可是完全打不過!」握著妹妹的肩頭,兄長溫厚的臉露出了難堪的神色說:「何必作無所謂的犧牲呢!我請家裡所有人都暫時至地下密室躲避。如果本田菊要找人算帳,我一個出面也就夠了。」

「耀哥哥........」灣娘咬了咬下唇,簡直不敢置信,耀哥哥的意思是說因為不忍家裡人受傷,所以他決定只讓自己面對本田菊嗎?這...怎麼可以呢!耀哥哥的左腳看來已經跛了!怎麼挨的住打呢??灣娘腦袋忽然閃逛幾個人影,於是她急急開口說:「既然家裡人沒有力量反抗本田菊!那麼請耀哥哥去找亞瑟先生幫忙!去找法蘭西斯先生幫忙!去找阿爾先生幫忙啊!之前他們不是都來王府做生意嗎?請外人幫幫忙!不要見死不救!」


「傻孩子.....」摸摸妹妹的頭髮,王耀露出了苦笑道:「如今本田家勢大,外頭人那個願意因為王府去得罪本田家呢?擔心外頭人與本田菊合謀來瓜分王府財產都來不及了,不會有人願意幫助王府,幹這樁賠本的生意的。」

「可是!耀哥哥!這樣子的話!這樣子的話!如果沒拿到想要的東西,本田菊不會放過你的啊...」灣娘想起死變態在本田家那副唯利是圖、冷血無情的工作態度,他會怎麼對付耀哥哥呢?一想到這裡,灣娘雙手不禁打顫說道:「那麼....算灣娘拜託耀哥哥.....請耀哥哥也快去躲起來吧!沒必要在這裡等本田菊帶人對付你啊!」

「傻孩子.....」王耀輕嘆:「人跑得了!屋子難道也能跑嗎?如果本田菊上門找不到人!他勢必放火燒屋!那麼全家老老小小豈不是在外挨餓受凍。總要有人留著,應付本田菊。」

「可是......可是........」可是耀哥哥保護全家人,那誰來保護耀哥哥呢!淚珠在眼眶打轉,灣娘紅了眼眶

「灣娘,在本田菊發現你來王府之前,你快回本田家吧!就當這件事情,你不曾知道。」握緊妹妹小小的手掌,兄長低聲說:「接下來的事情,我早有了覺悟!這是報應吧!」

「耀哥哥!你在胡說什麼啊!哪來的報應!」回握兄長的手掌,發現那雙熟悉的大手也爬滿了傷痕,灣娘只覺得鼻酸

「是報應啊.....想當年,妳還那麼小、那麼小......為了保全家裡,我硬是把妳送到別人家當奴隸。」王耀苦笑道:「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哥哥呢........我一直非常非常後悔......當時,無法保全灣娘這個妹妹,現在,我已經不願意重蹈覆轍。不管是哪一個弟妹,我都要保護他們。所以,無論怎樣的犧牲,就讓我一人承擔吧。」

「可是......可是........」灣娘快想想!快想想辦法阿!不然這個笨蛋兄長又要因為保護家裡而受傷了!!

「沒有可是!灣娘!忘了王府!忘了無情的哥哥吧!」王耀看著妹妹落淚,只咬了咬牙,用力將妹妹推離他身邊,然後背過身冷冷道:「就當沒有我這個人..........在別人家,努力過著妳的日子就好!別為了不相干的人,拖累自己。現在快回本田家去!」

回本田家去?怎麼可能就這樣放下耀哥哥,獨自面臨危險呢!!灣娘在本田家努力的那麼久!拼命工作!拼命工作!就是希望總有一天,能換自己來保護耀哥哥啊!說什麼忘了耀哥哥,去過自己的日子。耀哥哥可知道—灣娘的生活裡如果沒有耀哥哥存在的話,那麼完全沒有意義。沒有親人,灣娘沒有生存的意義啊!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一定是永遠、永遠,跟最最重要的人在一起。】

兄長不願轉身,妹妹的雙腳與雙手卻已經撲向他的後背!灣娘從後方緊緊抱著王耀,握緊他的手,哀聲哭道:「如果耀哥哥為了全家人,已經作了犧牲的覺悟,那麼就讓灣娘陪你一起!就算沒辦法保護你!最起碼!我可以跟耀哥哥一起承擔!」如果要灣娘獨自活在這個世界,那不如掉到地獄,也讓灣娘呆在耀哥哥身邊吧!

「傻孩子.....妳在胡說什麼呢.....是要讓哥哥更加對不起妳嗎?」

心一酸,兄長轉身抱住妹妹,面對可怕的敵人、無力抵抗的現狀、毫無希望的未來,兄妹兩人只能彼此擁抱著,相對垂淚,恨不得重回昔日平靜的時光。但是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一件事情停滯腳步,於是王府那破爛的大門又被打開了。這次衝進來的是兩張熟悉的面孔—伍星與白日。

「灣小姐!您怎會在這裡!!」白日看到緊緊相擁得兄妹,大吃一驚,他被派出去偵察敵情,誰知道一入門,居然看到應該在另一方的熟悉臉孔

「王耀大人!本田菊已經帶兵至王府前方50公尺了!預計15分鐘內就會闖入王府!請您快作準備!」看到灣娘!伍星不是不吃驚!但是他卻心頭暗喜!誰說天亡王府!賊人目前最重視的人兒,不就送上門了嗎?

「......................」心一狠,王耀又用力的推開了妹妹,然後發號司令道:「白日與本田家較有淵源,留下白日陪我即可,伍星立刻把灣娘先帶去地下密室躲避!避避風頭!然後直接把她送回本田家。」

「我不要!我也要留下來陪耀哥哥!」灣娘想也沒想,又緊緊揪住兄長的手臂

可惜這次兄長不再回頭看她了,王耀只冷冷說:「灣娘不聽話的話,就繩子綁著!如果會亂叫的話!就拿布條塞住!務必不能讓本田家知道灣娘來過王府!」

「王耀大人!可是本田菊.....」伍星連忙出聲反駁,或許可以拿灣娘小姐做為人質要脅賊人!

「夠了!伍星!立刻執行我的命令!不然休怪我趕你出家門!白日也去幫忙!」王耀硬聲切斷伍星的話。為了妹妹未來的安全,狠狠威脅著他。

「灣小姐!請您配合。」知道主人心意已決,嘆口氣,白日很快走向灣娘

「知道了。灣小姐!抱歉了!」伍星雖然不甘願!但是他也不能冒著被趕離王府的危險,於是那樸實雄壯的大漢與白面書生一起拎住頭帶著花朵的嬌小少女的手腳,拖往花園左下角的密室入口。

「不要!不要!放手阿!放手阿!我要留下來陪耀哥哥!!!」面對伍星與白日的束縛,灣娘拼命的反抗著,無奈沒有武器在身,灣娘徒手反擊的力量不足以抵抗兩個大男人

「耀哥哥!!!拜託!不要這樣!別這樣!不可以只有你一個人犧牲!!」

「耀哥哥!!!!」

「...............................」面對越遠去越微弱的呼喚,王耀沒有轉身,他擔心妹妹悲哀的淚顏會動搖自己的意志,何必呢?何必呢?已經不想再懊悔了。早就決定了,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如果還有下次的話......那麼他絕對不會讓妹妹代替自己受苦,這回他一定要先把全家人的安全、妹妹的安全,放在自己安危前面。


「原諒哥哥吧!這是無能的哥哥唯一能替灣娘作的事情。」


本田菊啊!本田菊!再殘忍的敵人,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綁著小馬尾的溫厚男子,孤身站在荒蕪的大花園,面對那殘破又毫無抵禦功能的王府大門,毫不畏懼,只輕輕一笑。因為,最強的防禦,並不是有形之物,乃是無形的心啊!


■■■■■■後記

為啥晚出發的灣娘會比阿菊先到呢?那是因為阿菊先回本田家召集了兵士再出發去王府的緣故

為什麼本章的章名叫「羔羊獻祭」呢!羔羊指的是王耀,王耀所下的覺悟—為了保護全家人,獨自面對本田家的攻擊,是一場上天給予的報應或試煉。所以這隻祭品是自願走上祭壇的..........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唉...............鴨子真的很不喜歡寫打罵悲情戲碼(請讓我寫菊灣破廉恥文100篇謝謝),無奈三次元的王家歷史比這個狗血悽慘上萬倍。於是鴨子只能一邊翻閱歷史資料,一邊在床上打滾吐血後,在摸摸鼻子磨文

話說!其實除了割讓台★灣外,王府可沒有在正式割什麼給本田家,至於後來的滿★州、華★北、華★南...那都是侵略行為,但是自從WW1後國際姑息主意蔓延,外加歐洲戰場打的太慘~大家也都懶得管他人閒事,於是王府與本田家開戰的初期,各國居然眼睜睜看本田家隨便欺凌侵略王府。也不肯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除了露家支援了一些物資外,不過露家也拒絕跟本田家正式宣戰。就讓本田家隨便「進出王府」

SO!真的是沒有天理啊啊啊啊啊啊阿!!每次看八★年★抗★戰,鴨子都會忍不住鼻酸這樣

灣娘還是得回到本田家,阿菊要如何面對灣娘呢?兩人前兩章還在玩親親呢?前幾張差點撲倒成功........接下來的劇情只會一路崩潰下去,要是覺得鴨子接下來寫的太現實太殘忍太絕情太黑太虐。請各位讀者大人,毆打作者請不要打臉(鴨子跪地謝罪掩面),鴨子自己寫的也超級難過的啊啊啊啊阿~從週五磨到現在!好想放聲哭泣自己的自虐啊!還有埋怨自己文筆能力不足。

此時只能拿聖劍大和的三頁結局,來安慰自己—起碼寫了!寫了就好了嘛~好歹不是三頁腰斬(天音:太沒有志氣了!大家要打作者,還是直接敲下去吧!)


於是在此稍微宣傳一下,鴨子預定在NLN與友人合出的本子


APH香灣本:whole-heartedly宣傳LOGO(歡迎各位太太隨便亂轉)

試閱+預定+情報,從此去:http://a12361510.pixnet.net/blog/post/27646333


【書名】whole-heartedly
【作者】圖畫:金魚+小說:鴨子
【性質】APH香灣砂糖?酸甜?本
【配對】香灣+少量昔日菊灣、米英、兄妹弟親情。
【內容】連環漫畫+小說+插圖
【預定特典】雙面L夾。
【判數/頁數】B5/108P/連環漫畫約40~50,小說約50~60。
(若爆到120頁的話,百分之60是小說爆字數,百分之40是多了4格)
【售價】250NTD。
【取得方式】誠摯熱烈歡迎預定(不然不知道要印多少 QAQ)

            預定首賣於NLN(2009/11/14)
            CWT23(2009-12-12/13)CWT24(寒假場)
            開放通販(NLN場之後,匯款帳號於NLN後一週於此地發佈)
            若有新的參加同人會場次會不停更新公布

【目標】一本厚厚的本子,酸甜苦辣都有,讓人躺在床上翻至少20分鐘,然後尖叫翻兩圈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