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菊是最後一個離開王府的,臨走前他很誠懇的倒臥在草地上的王耀,深深鞠躬說

「王當家,在下還會再來向您請安的!關於本田家與王府之間的合作,希望到時您能給在下一個滿意的回復!」

「祝您早日康復、早日想通。」


經過王府眾人與醫生一番搶救醫治,躺在床上,當王耀醒來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被遮騰的骨頭與與肌肉幾乎要散開來了。痛!很痛!非常的痛!疼痛的不知道是肉體?或是內心?雖然這些日子以來,番人輪流進逼欺凌,他早已習慣疼痛。但,被毫無關係的番人傷害與被認識的人傷害......情緒上的感受還是相異甚大。即使那身穿雪白軍裝的少年用腳踢王耀的腦袋,他腦海裡也還記得,兩人初初在王府相遇時,那少年只是個過份有禮貌的孩子,黑眸裝滿了渴求與羨慕的弱小孩子......因為那模樣就像自己其他愛嬌的弟弟妹妹一樣,實在叫人憐愛,所以王耀忍不住主動向他伸出了手............

那孩子,為了守護自己的家族,為了走向另一個未來,顯然早已把過往的記憶與感情往後拋了

如今自己腦袋卻還掛記著這些無用的回憶與驕傲。難怪那孩子可以往前走的那麼毅然決然,而自己卻只能抱著昔日的榮光與回憶。無法跟上世界變化的潮流,為了維持著那虛無又沒有價值的尊嚴,不停一步步往後退。說到底,即使有再多的感情,事到臨頭為了讓自己的家族生存下去。親手足都可以捨棄,更別提只是經濟求援關係的遠房親戚

為了生存下去。也到了,該徹底攤牌的時候了。躺在床上的小馬尾男人,溫雅的臉上泛出一絲苦笑。

見王耀醒來,於是王府眾人喜不自勝,連忙準備了湯藥茶水送上,然後弟弟妹妹輪流入房慰問大哥等事,自然不在話下,等待家人驚慌的心稍作平息後。王耀才得了安靜處理公事的時間。於是他喚來兩個助手—白日與伍星

因為傷重暫時無法起身去書房,於是王耀半臥在床上,詢問出外求援的白日,其他人對於本田家行動的態度,他問:「國☆際聯盟對於本田家這次搶人行動,怎麼說呢?」

「定義是暴力虜人行動,也發表書面聲明譴責了,但本田家似乎不甚在意。」白日一臉擬重的報告著。

「那麼其他個人的態度呢?」王耀無奈,罷了,他早知道那個據說要維持眾人秩序的國☆際聯盟,只是個紙糊的盒子而已。

「最近因為阿爾弗雷德.瓊斯家所蔓延出的經濟大蕭條,每個番人光是維持自家生計都自顧不暇......頂多也只能動動嘴譴責而已。這次經濟大蕭條幾乎是世界級的規模。本田家這次行動會這麼焦慮,恐怕也是因為經濟沒辦法繼續維持以往的高成長。」白日俊臉相當沈重,因為事後不管他跑去哪一家求援,幾乎每個都是同情但愛莫能助。

「王耀大人!那些帝國主義的走狗原本就是跟本田家一個鼻孔出氣,他們絕對不會幫助王府的!」站在一旁的伍星卻在也忍耐不住了,出聲打斷白日的報告,自從逼迫清朝老爺下台後,很多事情,尤其是處置那些前朝遺留的殘餘勢力上,伍星也與白日生了歧見。但這些日子以來,王耀事事幾乎都聽從白日的意見,幾乎把自己涼在一旁當花瓶似的。一直忍耐!忍耐!又能得到什麼呢?伍星忿忿表示:「已經夠了!不要再忍耐下去了!我們現在就立刻向本田家掀起戰爭吧!本田家像蠶食桑葉一步步把王府變成他們的牲畜!與其這樣屈辱的死去,不如放手一搏吧!」

「這萬萬不可!目前王府的力量尚未準備好迎戰,一但開戰,恐怕一大半個王府與人口都會直接被本田家帶走。」白日黑眸冷冷的釘著伍星說:「伍星!你要我說多少次!凡事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需評估情勢,準備齊全後,再慢慢行事。」

「準備齊全~!哈!白日!你到底是想準備齊全?還是根本你就是敵人派來的走狗呢?」伍星樸實的臉捲起暴怒,高狀的身軀一下把白日給拎了起來,忿忿指控道:「我說要徹底剷除腐敗舊勢力,你說要準備齊全再說!我說要引進新制度新力量改善王府,你也說準備齊全再說,現在敵人都到家門口把人綁走了,你還是說要準備齊全再說!白日!你到底是真的在準備啊?還是不敢!或是根本你就恨不得本田家快快把王府吃下,你就可以去搖尾吧向新主人獻媚了!」

「伍星!你才是做事都不經過大腦!你以為凡事喊打喊殺,就什麼都可以解決了嗎?」白日一臉陰霾,嘲諷性的問著:「還是說,這些日子王耀大人較重視我,你嫉妒了?恨不得王府快快與本田家開戰,你好跑回去向北方的老主人求援呢?到底誰才是王府的叛徒呢?」

「夠了!!!給我放開!」躺在床上,王府主任低聲一喝,音量雖小,卻讓兩個屬下迅速放開彼此,低頭向床前鞠躬,王耀嘆氣說:「得了吧!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兩人說話都有對與不對的地方。不過現在王府打不過本田家是現實,但絕不代表我們願意淪為本田家的牲畜。明白這些後,就安靜的繼續討論接下來的行動吧!」

「是的!王耀大人。」白日恭敬的答聲。

而伍星卻一臉不贊同的抗議著說:「王耀大人,那我們要忍到什麼時候呢?難道就讓事情這樣惡化下去嗎?王耀大人是沒發現嗎?府上的小姐與少爺是多麼恐懼自己的未來!每一個都怕自己變成第二個灣娘小姐!被你送出去!還有,灣娘小姐是多麼期待著王耀.........」

伍星慷慨陳情的控訴,卻被王耀一聲打斷。他說:「閉嘴!不要再提到灣娘了......」

躺在床上,王耀淡淡道:「現在,灣娘是本田家的人,她已經不是王府的人了。別對她動歪腦筋。」隨即,躺在床上的男子苦笑說:「日後王府與本田家有任何衝突,我都不希望把灣娘牽扯進來。我已經告訴灣娘,她必須把王府忘記,為了那孩子的未來,那是最好的方式.................本田菊比我還能保護她的。」

「王耀大人...............」頭一次,王耀這麼清楚的界定了日後王府與灣娘的關係。白日與伍星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那條手工織的黃圍巾還擱在床頭上,王耀真的可以放棄自己最最心疼的小妹妹嗎?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好不容易把自己看清楚了」短馬尾的男子露出自嘲的笑容說:「先退下去吧!我們明日再商量。」

然後兩個部屬就這樣退了下去,雖然很明顯伍星並不是心甘情願,大概恐怕還會到處找人生事去吧....但,那又如何呢?王耀沒有力量、王府沒有力量,這都是事實。無可奈何的事實。昔日的天朝早不知何時就淪為外人宰割的一頭豬羊

王耀忽然想起,自己頭一次打輸本田菊以後。穿著潔白軍裝的少年要求自己把灣娘交出來時,他說的話:「比起死抱著面子無法前進的老舊世家,在下能給她更好生活。讓她變的更加有用。」

「尊貴的王府當家,手下有太多弟弟妹妹要保護,不得不捨棄一個新來的小孤女來交換和平。但在下不會。」他說:「在下是一個非常貪心的人,在下會讓灣娘徹底成為在下夢想的一部份。」

夢想啊..........本田菊的夢想到底是什麼呢?

王耀曾以為,昔日物資支援本田家,讓他們別挨餓,就算是完成了本田菊的夢。可是現在想起來,或許那清秀的少年,想要的跟本就不是這個吧!那都是自己太自以為是了嗎?

他曾以為自己跟那個少年,還算感情不錯的......結果是一點都不了解他的。可是現在自己也沒有替他著想的餘力了。現在他只能想著怎麼讓自己與家人別淪為別人手下的牲畜而已.......所以連自己的小妹妹,他也沒辦法了........

兄長不願轉身,妹妹的雙腳與雙手卻已經撲向他的後背!灣娘從後方緊緊抱著王耀,握緊他的 手,哀聲哭道:「如果耀哥哥為了全家人,已經作了犧牲的覺悟,那麼就讓灣娘陪你一起!就算沒辦法保護你!最起碼!我可以跟耀哥哥一起承擔!」

承擔什麼呢?把妹妹交出去換取和平已經很可恥了。他不該再讓那孩子受傷了

最起碼,灣娘在那邊應該很安全吧!那個孩子,她還太小,她不能承受慢性的苦刑折磨

不是王府的孩子,呆在本田家的話,灣娘不會吃不飽,也免受外來毒品的侵害,更不用煩惱各式戰火侵襲

啊啊...原來他已經連自己的家人都無力負荷了。......一瞬間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卑怯弱小,王耀覺得愧疚也悲傷。

但只有承認自己的無力,接受這個羞恥以後。才能再度大步前進吧。

然後........然後繼續努力奮鬥..........總有一天,總有一天,全家人開心生活的日子,一定還會重現吧

灣娘,原諒哥哥吧!

原諒哥哥的無能,不得不放棄妳。儘管那是最不能寬恕的罪過。


■■■■■■■■■■■■■■■■■■

本田菊一句:「今後灣娘一切事情,都跟在下毫不相關了。」

於是神奈川便將灣娘拎了起來,打了招呼要侍衛將灣娘帶去外務組的禁閉室去。他沒有給灣娘任何收拾行李的時間,神奈川看著那失神的女孩,只冷冷的笑說:「那一切原本就是你不配擁有的,做工哪需要那麼多東西啊!先關個緊閉,等著安排一下你日後的工作行程吧!」

然後灣娘就被侍衛丟到一個狹小黑闇的房間,裡面只有一個小窗戶,其餘什麼都沒有。灣娘呆呆蹲在地板上抱緊了自己手腳,任由夜色把自己掩蓋。

以後未來會變的怎樣,灣娘其實根本沒有想過,無論刺殺成功或失敗,灣娘早認為自己都是非死不可,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活著......活著...。未來有什麼意思呢?再也無法跟耀哥哥相見了,還有那個死變態也已經..........

可怕嗎?但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一開始自己就是一個小孤兒。整天呆在破茅屋,遙望著王府的寂寞孩子

不管是家人還是情人,灣娘原本就是一無所有,現在只是輪迴的原位子而已。那一點都不可怕


耀哥哥那雙厚實的大手、耀哥哥溫柔的笑臉、耀哥哥囉唆的叮嚀

死變態溫暖的懷抱、死變態略帶惡意的調皮微笑、死變態總是有點不太坦承的關心


一點都不可怕,因為那原本灣娘就什麼都沒有啊.......

只要自己繼續努力,總有一天,還能再得到什麼嗎?比方總有一天或許什麼時候耀哥哥跟死變態就不會有衝突了,然後自己就可以不要再心疼誰、怨恨誰、放棄誰了吧.......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因為還有必須繼續奮鬥不可的理由

蹲坐在地板上,女孩開始雙手合十,向外頭熱誠的祈禱了起來。


■■■■■■■■■■■■■■■■■■後記


啊哈哈哈哈哈~咳!好不容易把主線又寫了一章~~耶耶耶

 

國際社會一向弱肉強食的很,光看WW1與WW2個主要參戰國的外交變化,就會讓人感嘆,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啊~沒想到會寫到王府耶..........可是後來構思下未來的劇情~又覺得有所必要先埋一下伏筆~話說伍星跟白日在WW2結束後火速全面開戰,不是沒理由的,因為他們早就理念不合超久的,彼此都在指認對方是漢奸XDDDDDD,這段歷史表面上跟灣娘好像沒啥關係,卻直接影響了灣娘與世界情勢的未來

說到王耀與灣娘的掙扎~因為這樣~所以以後在戰場,也會發生悲傷的事情,那是黑歷史啊。囧RZ

我有在想,跟菊決裂又無法再與王耀相見,灣會是什麼心情,雖然一直崩潰的哭泣般的描寫也有考慮過,不過仔細想想,灣娘是一個實際的女孩子,她在想流淚的時候,一定會因為無法放棄而更拼命努力的。SO~繼續邁向苦勞少女樂觀向上打拼記吧.....下一章主線,另一個拼命三郎阿勇也會出場了,我想阿勇與灣一定會變成難兄難妹般的存在~很期待描寫兩人的相遇與相處。

說到那時後東亞的毒品啊........嘖嘖嘖嘖嘖嘖~最近從中研院那邊看了幾篇很有趣的資料,沒辦法寫進來真是太可惜了。不過把劇情寫的太沈重,那就不太好看了,畢竟這是同人文,不是鴨子剪取歷史的筆記....所以基本上,還是要考量文章的趣味性,三次元崩潰史實要節制0TZ

節制~節制........不要太崩潰0TZ.......不可以讓別人看了回去發惡夢。可是鴨子在收集材料的時候已經發了很多惡夢了0TZ~和平果然是可貴的~戰爭時人命比螞蟻還沒價值。希望四周永遠不要再有戰爭了~鴨子是這樣祈禱著

下週鴨子可以寫甜番外嗎?(眼神死).........想寫台☆灣博覽會上招待客人喝台灣茶的浴衣美少女--------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