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灣娘與任勇洙在夕陽下經過一番長談後,倆人對於彼此的信任加深了不少,任勇洙也變的比較願意跟灣娘交代他打算要去做什麼,他們慢慢達成一個共識與願望—總有一天一定要脫離奴隸的命運不可,在這之前,要先做好萬全的準備。雖然遇到比較吃重辛苦的勞役或是侍衛故意來找麻煩,任勇洙還是習慣性背著灣娘先自己處理完再說。女孩對於少年這樣熱血英雄式的逞強法,無可奈何,除了敲打少年的頭顱抗議外,似乎也只能默默的在事後替少年擦藥了。


現在女孩每天每天都跟著一群戴著面具的奴隸一起做勞動,吃著粗劣的食物,趁侍衛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跟少年說說話,日子雖然過得很艱苦,跟以前在本田家待在管家爺爺身邊的日子可真是差的天差地遠,不過女孩覺得久了就會習慣了,假如過去已經是無法追回的話,她就決定暫時不要去想那些事情,包括慈愛的管家爺爺、包括她在本田家的朋友、包括她以前隔壁房的鄰居。少年吃驚女孩異常的習慣幹活與勞動,女孩只淡淡笑著說:「習慣就好!又不是沒做過啊!」

以前在小茅屋獨居的時候也是下田砍柴樣樣都得自己來,如今還多了一個同伴可以互相聊聊天,沒什麼撐不過去的!雖然食物很少有時肚子會餓的很難過,雖然工作量是那麼嚴苛與不合理,雖然侍衛們擺明了就是不把奴隸當人看,雖然四周的奴隸們還是以互相陷害打小報告為樂.......不過這都是試煉吧!灣娘是絕對不會認輸的!!一定!要堅持到耀哥哥來迎接自己脫離奴隸工廠的那一天!

雖然,不知道是哪一天,但是灣娘堅信那一日是一定會到的

所以,希望耀哥哥也要趕快堅強起來!

 

「怎麼啦?灣娘!為什麼不睡覺呢?」

「啊...........阿勇,沒事啦!睡覺吧!」


晚上睡覺的時候,偶爾灣娘也會睡不著,這時候她就會偷偷把哥哥交給自己的紅色哨子拿出來看,祈禱在遠方的家人一切安好,此時通常隔壁床的任勇洙總是那麼恰巧的就會探頭過來看看她在做什麼?阿勇警覺性未免太高了吧,連她翻個身都緊張兮兮的,以為有壞人來了,女孩無聲的笑了笑,替隔壁床的呆瓜拉緊了棉被,然後倆人手握著彼此的手一同墜入夢鄉。


■■■■■■


「大阪先生!您怎麼過來了呢!是來巡察的嗎?」

「不!俺是來玩的!不要跟神奈川這個死板的傢伙講喔!」

「大阪先生這裡不是遊戲場啊......」

 


今日他們的工作也是採收稻米,為了迎接寒冬的來臨,所以秋天奴隸的工作就是不停的收割與曬乾著農作物,不過今日的奴隸工廠似乎來了個難得的訪客。任勇洙與灣娘正蹲在稻桿間,割著一叢一叢稻穗,沒有特別注意外來的訪客是誰,畢竟無論是哪一個本田家的上層過來探訪,他們都沒有興趣主動招惹了,畢竟因為某個惡魔的奸詐計謀,少年現在犯的罪過,處罰一律要到女孩身上去。

「大阪先生!大阪先生!您別這樣啊!那個叫做灣娘的傢伙已經是奴隸了!您不該與奴隸有私下的聊天行為!」

「吵死了!我來找一下奴隸,問問她的工作表現也不行嗎?」

「工作表現這方面,由我與您報告吧!跟奴隸聊天只是浪費大阪先生的時間。」

「你!閉嘴!要囉唆的話就在道場上,持劍跟俺挑戰吧!」

「大阪先生!請不要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是您的對手呢!您這樣的行為,神奈川先生會生氣的!」

「既然如此的話,就安靜點吧!噓~~~你不打小報告!沒人知道俺來過~」


當女孩從田裡的稻桿堆裡抬起了頭,正巧看到一個人高馬大的黑皮膚帥哥,掛著熟悉的痞痞閃光笑容站在她面前,痞子完全無視抱住自己大腿,苦苦哀求的侍衛隊長,也無視稻田裡所有奴隸與侍衛投射的奇異目光,他興高采烈揮手跟自己打招呼說:「哈囉!可愛的灣娘妹妹!俺出差了一陣子!有沒有很想念俺啊!」


■■■■■■


理論上她現在不是灣娘,她是叫1895的農場奴隸一個,她今天上午要收割8袋的稻米才對,理論上是這樣子,實際上遇到這個吊爾踉噹的痞子,似乎什麼道理都不會成立,一切要以他的心情為主。苦抱著大腿哀求不應該對奴隸有特權的侍衛隊長,眼見勸說無效,外加發現這個外務組領導同時身為上司神奈川的頭子外加本田當家第一信任的傢伙,實在後台太硬惹不起。於是只好摸摸鼻子,把1895交給了大阪。雖然1910明顯非常不願意離開1895身邊,但是在1895的安撫與大阪的高壓下,也只好憤恨不平的眼睜睜看著大阪把1895帶走了。


不過在負責看守奴隸的侍衛隊長的苦苦哀求下,大阪也承諾說不會把1895帶離工廠,於是痞子隨便拉著1895在中央廣場旁的一棵大樹下,倆人才開始聊天起來,中間像是變魔術一樣,痞子男居然掏出了幾顆大肉包充當點心,明顯有備而來,於是倆人就在大樹下邊吃肉包邊講話,好久沒吃到肉包了,灣娘默默的把一顆肉包往懷裡塞,心想著等下要拿回去給阿勇吃


痞子男笑嘻嘻的說:「唉呀!灣娘!聽說你跟小菊這次吵得很嚴重耶!要不要俺幫忙勸架啊!」

面對痞子男善良的提議,女孩只是啃食著肉包,不冷不熱的說:「不用了!這是我的選擇!大阪先生不用同情我的際遇。」


「笨女人~俺可不是同情你啊~我是同情我自己」一邊說,痞子男誇張的扭眉嘟嘴

「你幹嘛同情你自己啊」她看他一陣子不見,還是一樣痞,分明就過得很好

「自從你不在某人隔壁房後,某人整天陰陽怪氣就工作到不知節制,被他這樣不分日夜的趕工,配合的下屬也要累壞了.....你能不能行行好~小倆口吵架也要有個節制阿.....」說著說著,痞子男簡直要潸然淚下了

灣娘認真的說:「我們不是吵架,這是理念不相融合.這很嚴重!」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自尊什麼的,在那個人面前,她總是激動到幾乎無法考慮的,但人終究有不能退讓的地方 

痞子男壞壞一笑道:「小倆口不需要理念融合,床上融合就好」

聽到痞子男的發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灣娘生氣的說:「說到床上!!!那傢伙居然要侵犯我耶!!!他根本是畜生!」

痞子男嘆氣:「的確是畜生!居然忍到現在才侵犯你」

「你!你!你!你去死拉!只會替死變態說話!」灣娘爆怒!剛剛看到痞子男不顧侍衛的勸阻執意來看她,還帶了肉包給自己當點心,灣娘還感動了一下,差點忘了這死痞子完全都是本田菊的忠實擁護著!

大阪笑嘻嘻說:「我是菊的手下耶,為啥不替他說話阿~」

「難道我們沒有友誼的存在嗎?」女孩水盈盈的大眼睛,抬頭望向痞子,楚楚可憐

「你現在吃的包子不就是了嗎?」(認真)

「我們的友誼這麼廉價.........」(哀怨)

「俺的友誼很廉價,但是菊的愛很貴阿~以前你吃喝穿戴~菊都給你挑到最好的~你到底哪裡不滿意阿~有這樣的老公不好嗎?」痞子男說著說著又蓄意把話題繞回原點,很明顯今日是來當說客的

「這死變態才不是我老公!他是我的仇人!」女孩忿忿表示

大阪:「不是連床都上過了嗎?」(曖昧的笑)

灣:「那是侵犯!」(爆怒)

大阪:「女人真麻煩~不給個鮮花戒指就會鬧脾氣......」(嘆氣)

灣:「你還是去死吧~我不吃了」(超爆怒的把包子丟到地上)

大阪:「如果覺得包子吃膩了~這裡還有飯團~」(笑嘻嘻的從懷裡掏出)

灣:「我是說我不屑吃你給的東西啦」(狂爆怒斷線)

大阪:「唉~俺就知道你喜歡像阿菊那樣的小白臉,對陽光男孩完全不上心」(哀怨)

灣:「..................」(我到底是在跟火星人說話嗎?為什麼我們始終無法溝通)

女孩一言不發,只覺得頭痛,揉著自己太陽穴,平常跟痞子男說事情,她也覺得跟她算是意氣相投,唯獨只要談到本田菊,他們兩個溝通起來就非常有問題了,面對女孩的沈默與負氣,痞子男倒是完全不在意的哈哈大笑,拍拍屁股就從草地上站起了身子說:「灣娘小妹妹!好久沒看到妳氣呼呼的臉了,真是超想念的啊!其實俺也不是專程來鬧你的!是來跟你講個好消息!京都死老頭為了救妳出來!左拜託右拜託!幾乎所有關係勢力都去低頭了一遍!今天下午呢!妳會重新被招入主屋!」

「大阪先生..................」痞子男笑嘻嘻的伸手揉女孩的頭髮,女孩沒有伸手抗拒,因為她忽然想到,管家爺爺拜託的人,是不是也有包括這個死痞子呢!不然他怎麼能夠搶先一步跑來通報自己呢

「唉唉唉~不要用那種放電的眼神看著俺啦!朋友妻可是不可戲的~」痞子大手從女孩的頭髮往下,然後捏了女孩柔軟的臉蛋一把,輕聲吩咐說:「今天下午,京都死老頭要妳做的事情,好好表現的話,回到京都死老頭身邊當助手,也是可能的!加油喔!」


「但是...........」女孩遲疑了下,灣娘的願望並不是這樣啊.......如果只是希望得到良好的生活而已,她一開始根本不會跟那個人翻臉的..........

「別在可是了!不准拒絕進入主屋啊!就算妳是在跟小菊吵架!也要想想京都死老頭的心情好嗎?」

「......................」女孩忽然想到,自己就這樣被丟到奴隸工廠去,那麼疼愛自己的管家爺爺勢必非常為難的吧!內務組被外務組打壓已經不是第一天了,慢慢被砍預算、要增加財源,管家爺爺每天每天都煩惱的愁眉苦臉,現在自己又這麼任性的.任性的.....離開了管家爺爺..................還有橫濱姊弟他們一定也很擔心自己吧。

痞子男一句話,便堵上了灣娘的嘴,看到女孩猶疑不定的神情,痞子男笑了笑,知道自己的話發生了效用!目的達成,於是他輕輕鬆鬆的拍拍屁股走人了,只留下女孩迷茫的心。


■■■■■■後記


要開始寫本田家兩大勢力的變化了!京都爺爺要多保重了==..........

話說~在三次元的歷史上本田家可不是一開始就是全部都是主張對外侵略的喔

只是和平派................被..............那是一連串三次元不幸的發展所導致...........


話說大阪的確是特別跑來看灣娘的,因為他剛出差回來,京都爺爺就跑上門來拜託關於灣娘的事情

因為管家爺爺身為灣娘的長官,替灣娘求情這件事情,就變的分外的困難

雖然知道菊灣遲早一定會因為王耀而吵架,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看到阿菊臉上的黑眼圈還有陰陽怪氣的陰沈模樣

基於對於阿菊的著想還有灣娘的惡友情誼下,大阪義不容辭的以外務組首長的身份在阿菊身邊講了幾句話

雖然神奈川照樣反對的跳腳!無奈大阪出差回來了,一切就要以大阪說了算

眼見連別組的首長都也提出這樣的要求,於是因為公務的考量下與微妙的心理,阿菊勉強的同意了

不過後來大阪忽然想到,會把阿菊弄成這個模樣,灣娘可能也氣得不得了

要是灣娘拒絕京都的求情就一切努力都報銷了,本田菊不是那種會縱容別人唱反調還給於恩情的人

於是他特別在正式命令發佈下來之前先跑去看了灣娘!叮嚀她不要故意拒絕

話說這傢伙心思其實還蠻細膩的..........???

下一章是灣娘與京都爺爺關於本田菊的談話與決意,百年流離章45:徇私與決斷。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