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暮秋,就入了初冬,當孤黃的葉子紛紛重歸大地之際,樹頭上光突突的枯枝也擬結起小小的冰霜。氣溫已經降至零度以下,現在的天氣完全不適合農活了。於是少年與少女的工廠便趁尚未下大雪前,趕建起新的奴隸宿舍。奴隸工廠的總負責人神奈川指示必須在菲利西亞諾先生與路德維希先生來訪之前,建築好新的奴隸宿舍。以其給本田家未來的合作伙伴留下良好的印象。因此,眾奴隸們的飲食與衣著方面也慢慢有了調整與改善。

雖然說是這樣,但是頂多就是從一碗地瓜籤變成可以吃很多碗地瓜籤而已!所以對於貪吃的灣娘來說,隱隱約約她會期待某個不請自來的傢伙造訪,因為他每次都會帶點心過來當伴手禮,雖然每次那傢伙總是說一些不三不四的完笑話來調戲自己,但是吃人的嘴軟,灣娘也不好意思叫他不要再過來騷擾了。而那傢伙很明顯是一個白目,更可怕的是一個很有勢力的白目痞子。所以儘管所有警衛與工廠幹部都不贊成這個白目痞子,三五不時,吃飽撐著就跑來奴隸工廠胡亂探望兼餵食新來的奴隸。但是他們只是敢怒不敢言的在後頭默默觀望。沒辦法,誰叫那個白目的痞子,居然是奴隸工廠的總負責人的上司........

一大清早,那痞子又跑過來了。於是侍衛隊長只能眼睜睜看他嘻皮笑臉的拎走了1895,據說有很嚴重的事情,必須要她協助他的公務。那個很嚴重的事情,大概就是讓他們倆人在哪裡休息、聊天、吃點心。想告狀也不知道找誰,更怕因此惹麻煩上身,侍衛隊長只能嘔血在心裡。


在冬天的時候能吃到熱呼呼的飯團真是件幸福的事情,可惜等下拿給阿勇吃的時候,就冷掉了。灣娘一邊吃著痞子帶來點心:飯團,一邊偷偷暗留了伙伴的份量。今天與以往邊吃邊怒吼的氣氛不同,灣娘點心吃得很開心, 這次探訪超難得的,那死痞子沒有說什麼奇奇怪怪的玩笑話,只是安靜的遞出了食物,喔喔!真是好啊!要是每次都這麼安靜就好了!雖然太安靜也會讓灣娘覺得有點不太習慣就是了。

男子微黑的俊朗臉龐,帶著一種打量的神情,瞧著女孩狼吞虎嚥,待女孩吞下手上最後一口飯團後,男子忽然出聲說:「其實菲利西亞諾先生根本不是去散步,是被你們綁走的吧!」

「..............................」這個問句來的太突然,女孩有點呆呆的看著痞子男。看著他平靜的神情。灣娘還以為這件事情沒被發現呢!因為已經又過了一些日子,也沒有人來追究。況且那個紅髮番人,不是也保密了嗎?


「嗯!不要用那麼吃驚的眼神看我嘛!你們用繩子綁人的話,對方的手會留下痕跡喔!」望著女孩的呆狀,痞子男微微一笑道:「雖然神奈川當時因為被菲利西亞諾先生指責出錯誤,惱羞成怒沒注意到異狀,但是小菊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呢,從小心思他比誰都細呢!然後他馬上要我調派人手去查四周調查!費了些時間,才確定兇手至少一定有你。女孩子的體型與腳印還是明顯了些。」


女孩收起輕鬆的神態,直直望向男子表示:「那是我做的沒錯,跟其他人無關。」


痞子男輕鬆的說:「你是想說跟你的伙伴無關吧!呵呵~灣娘妹妹對伙伴真好啊......」

「他對我很好,人總是會想要互相守護的!」灣娘握緊了雙手,她絕對不能連累阿勇,他必須接回小朝才行。


「是這樣嗎?你對誰都很好啊!」望著女孩倔強的模樣,痞子男神情一轉,忽然眼神轉硬道:「那麼,你為什麼不多顧念小菊一點呢?何苦這樣為難他..........」


面對那譴責的眼光,女孩只覺得臉熱,想也沒想的反駁道:「你在胡說什麼!他不要來找我麻煩,他不要傷害耀哥哥!我就已經感謝上天保佑了!我怎麼可能為難的了他呢!」


「你明知道,如果有必要的話,阿菊是情願把自己心臟挖出來補本田家的牆壁的,還故意要做這種破壞本田家發展的事情,這不就是逼著小菊去對付你嗎?」痞子男伸手撫向女孩的臉蛋,深沈的擬視著她一字一句慢慢的說:「這麼柔軟的皮膚、這麼紅的臉蛋、這麼纖細的手腕、這麼小的身子,如果灣娘妹妹被鞭子抽上幾下的話,小菊可不就心疼死了嗎?.....明知道菊很喜歡你啊......你看他捨不得妳,又非得要對付妳不可,這樣讓他掙扎、痛苦、自責,你覺得很快樂嗎?」


「........................................................................」由於痞子男打量著自己的氣勢,彷彿是恨不得咬上自己脖子一口似的,不知道是慌張?還是心虛?女孩不由得低下了頭


「妳這種態度,看的俺不是很高興啊....灣娘妹妹,你就不能只想著小菊一個嗎?」男子雙手往下,輕輕按住了女孩的喉嚨。帶著威脅的意味


「大阪先生很重視他吧!我也有很重視的人.................他有不能退讓的事情,我也有。只是我們選擇不一樣而已。不是嗎?」面對男子的威嚇,女孩沒有反抗,只是苦笑。


「..............................說的也是呢!那灣娘妹妹就要自己承擔責任了。唉呀~唉呀!叫俺怎麼捨得呢!」痞子男忽然輕輕一笑,那爽朗的笑容讓僵持的氣氛一下子變的很輕松。他伸手揉揉灣娘的頭髮,帶著一點點寵膩親熱的風味,這傢伙的笑容一向有陽光的魔力,或許就是本田家每一個人都忍不住喜歡他的原因吧!

然後痞子男笑嘻嘻從袋子遞出熱呼呼肉包給灣娘說:「最後一次餵食灣娘妹妹,如果你要跟小菊作對的話,以後俺也不能再來看妳了,小菊的敵人就是俺的敵人喔!俺對敵人是不會手軟的!」


「..............................................」灣默默的把他遞過的肉包吃掉,看著眼前嘻皮笑臉的痞子男,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心裡有點感傷...........


「給你一個忠告,如果真的要做壞事的話,對誰都要謹慎點阿!這世界上只能靠自己的,灣娘妹妹~」

痞子男轉身離去之前,只留下謎一樣的話語

女孩望著那碩長高挺的背影,原本想開口問,自從倆人相熟了以後,無論自己問什麼,他總是非常有耐性與興致的陪著女孩嬉鬧。但是她一轉念嘴吧就說不出口,因為剛剛已經做出抉擇了..........,所以灣娘只能孤單的看那背影越遠越小的走離了自己的世界。


■■■■■■■■■■



然後下午,如同痞子男警告的一樣,果然又傳來了要女孩去主屋的宣告,女孩沒說什麼就去了,但是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回不來,於是跟少年做了告別

「阿勇,不管怎樣.........你一定要找到小朝,然後跟他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不管有什麼阻礙與打擊,都不要放在心上。顧好你自己就好,要繼續堅持喔!」要把自己帶去主屋的警衛已經在門口等了,女孩只來得及在少年耳邊悄悄丟下一句。

「灣.............我跟你一起去。」少年想都沒想的握住了女孩的手,手勁極緊,掌心很熱

「不行喔!」女孩只搖搖頭,深深的望向少年的眸子,她說:「至少我們倆人之間,有一個會達成目標。這樣一來,我也會很高興的.........」

真的不想揮開握緊自己的手,因為好害怕.......其實她很怕啊.........少年無論如何,都是擋在她前面,是女孩莫大的安慰與精神支柱,可是她不能把少年一起拖到地獄裡去。少年必須往上爬才行,因為還有人再等待他。女孩微微一笑,用力推開少年的手,然後走向已經可以想像的恐怖命運。

隨著警衛,女孩又更換了衣物,穿過一層層的長長走道進入本田宅,她到了外務組的會議大廳,裡頭站了不少人,有些認識,有些不認識,不過全數約莫都是外務組的組員。也是!負責邀請外賓原本就是他們的大任務,被她破壞恐怕很不爽吧!而神奈川一臉憤怒,擋在女孩前面。看來那刻薄的眼鏡男,已經被告知所有的前因後果,他自尊心一向極高,恐怕正要找自己算帳呢!灣娘一抬頭,然後發現屋子裡頭的中心點站著的是面無表情的本田菊

真好呢!看來折磨自己的腳色現在都到齊了,一個也不缺,幸好阿勇還在工廠裡

「把1895先架起來,今天她如果不好好交代從何得知地道的話,恐怕就非得讓她有點苦頭吃了!這種下賤的奴隸。總是要整治一下,才會誠實。」神奈川如此說著,眼神一示意,馬上就有2個侍衛,上前抓緊了女孩的左右兩臂。然後有另一個侍衛,遞上了鞭子給神奈川。他推推眼鏡,輕輕揮了一下皮鞭在地板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終於可以洗刷屈辱了,神奈川薄唇帶著興奮的惡意。


「且慢!,現在這邊打死這女人,倒成全她變成替王府犧牲的願望了。先找到內賊再說!她身上應該會有線索。」比起屬下的迫不及待,領導卻鎮定的提出了令人在意的地方。

站在人群中央,他一步一步向她走來。望向她的黑色眸子宛若死水一般,好像現在她在他的眼前已經變成一個垃圾似的。被侍衛揪緊了雙臂,隨著他步步逼近,動彈不得的女孩忍不住開始發抖,她看過那種眼神。那晚強逼自己吃下奇怪的藥物,惡意剝除她的衣物,任意玩弄自己身體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看著她的。他根本不會對自己做的事情有罪惡感吧!因為他看她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看一個人啊..............

她是人啊!她是人啊!....所以.....不要過來............不要碰她.......好可怕......

但是女孩眼神的祈求與身體的顫抖,阻止不了男子的步伐與手

感覺那微溫的掌心,在自己身軀上游走時,女孩差點放聲尖叫起來,以前也不是沒有這種經驗,只是以前,他與她之間總是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心動曖昧。在獨處的空間裡,倆人緊緊擁抱在一起,貪戀男子的氣息香味與淡淡的溫柔。女孩總是沈迷到腦袋變成一團糨糊,連在對自己亂摸的大掌,她都覺得好甜蜜。現在她在動彈不得的眾目睽睽之下,被那冰冷的眼神所打量。那掌心變成了惡魔的觸角,摸到的每一吋肌膚好像快爛掉似的感到噁心,灣娘只覺得羞恥、恐怖、憤怒

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無視別人的痛苦與屈辱的人.....

耀哥哥,那個時候.......被抓起來的時候,也是這麼疼痛與痛苦......

很無助吧...........因為誰都不會伸出援手

女孩轉頭看到四周人群的惡意與不屑一顧,她便緊緊的咬住自己雙唇,因為在這裡大叫或是哀嚎只會變成笑柄而已。現在女孩忽然覺得神奈川其實是很慈悲的人。幾下鞭子抽下去,她就解脫了。免得在此受到凌虐與羞辱。


任憑女孩一臉憤怒的淚水在眼眶打轉,本田菊還是面無表情的繼續伸手往女孩身體搜下去。最後在女孩腰部的暗袋裡,找到了一張圖


「這下,有了這張圖,老鼠就可以抓出來了!」男子精緻的臉蛋,露出漂亮的笑意,卻完全沒有歡喜的味道,讓人感到可怖,他道:「那!1895!你說!這圖可是內部高階人員才會有的,怎麼會在你身上呢!」


被侍衛揪住,女孩一下又急又驚,完蛋了!她不要害到管家爺爺!得想個好理由辯解過去才行!

她必須出聲辯解才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喉嚨好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且似乎隨著自己情緒起伏,心跳也跳得越來越快。拼命的想講話,卻只覺得喉嚨一陣腥甜........她發現自己嘴角流出了鮮血,而且不是一滴兩滴的量,而是血蔓延成一條小小紅色的溪水,不行!她要講話,非講話不可!為什麼沒辦法說話呢?灣娘感覺自己眼前一片頭昏目眩......然後黑闇無情的吞沒了自己意識。


■■■■■後記與花絮


嗯~~~~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開始狂衝主線故事了。未來4個月要寫章節的標題都擬定好了

接下來的15章主線,恐怕在戰爭設定下,虐待.砍殺.崩壞樣樣都來,崩崩相連到天邊(掩面)

希望不會驚嚇到各位讀者大人.......呃.......


大阪這傢伙可不是什麼真的善良爽朗的男人,簡單來說外表看起來有多陽光也好,他畢竟還是外務組的頭子

怎麼可能真的是陽光派的呢?這樣如何當武鬥派的頭子?如何是菊的左右手?如何領兵打仗?

只是他在外面所作所為灣看不到,本田家的家眷看不到

他們看到的是在本田宅裡,活力四射,熱情又愛笑愛鬧的痞子。因此放鬆戒心XDDDDDD

事實上大阪也算是一個變態了(內心百分之99都是自己主子的男人真恐怖阿==~),只是他變態的很正值又大方又坦然(毆)


小小預告一下,下一章會說明灣中毒與後續的處理。再一次看到灣遭受生命危機,菊真是嚇壞了啊......

下一次連載章名:守護的代價。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