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痞子男所說的,隔日神奈川便尋得了解藥,成功的從死神手底下撿回了1895的小命。順道打消了一干人等懷疑神奈川便是毒害1895的嫌疑。只是神奈川即使發動所有人手用盡所有關係,還是找不到那個下毒1895又意圖嫁禍給自己的混漲。於是本田當家領導指示在外務工廠負責人找不出兇手前,他不能讓受害者重回現場繼續冒著生命危險工作。


身為受害的當事人,灣娘很想說出事實,但是這幾天在床上養傷的時候,對於痞子男臨去告別的言語,思前想後,灣娘決定先按下事實不講。因為自己指認大阪是兇手這件事情,恐怕沒有人肯相信。一個奴隸說本田第二把交椅企圖下毒殺害她,而他們平常又那麼要好!誰會相信她呢?只是灣娘對於痞子男離去前提到的「戰爭」也非常在意,想到上次本田菊折磨耀哥哥的手段,灣娘感到憂心。雖然隱約從家族會議中外務組大量的支出與收入,灣娘知道近來外務組與外頭人爭執肯定少不了,但是嚴重到讓那麼痞子說或許會回不來的事情,恐怕絕非是小事。一場能改變本田家的戰爭,....................管家爺爺曾經告訴灣娘說,他不會讓外務組那群混小子為所欲為,灣娘忽然有點擔心那個慈祥的老者現在是否心思憂鬱煩悶到快爆高血壓了呢?總之在自己被丟回奴隸工廠前,必須先槁清楚那場即將爆發的戰爭到底是什麼再說。


理論上本田當家就住在自己隔壁這件事情應該是最好問情報來源了!只是自從痞子男率兵外出後,本田菊也很少回房間了。他似乎也忙得不得了,不停出差與開會,好幾次看到那個死工作狂回房的時候居然都是半夜了。接手照料灣娘的人是橫濱小姐,兩個女孩的關係素來很不錯!於是灣娘決定先從她打聽起。

「橫濱小姐!大阪先生出差是要去哪裡呢?他會去多久呢?」躺臥在棉被上的病人,翻閱著書籍,像是在閒聊一樣,問著旁邊的照顧的朋友,她剛剛替她擦完澡。

「這件事情,上頭有特別吩咐.....」收拾起熱水盆,橫濱小姐娟秀的臉蛋上微微一笑道:「不能讓灣娘知道呢!主要是灣娘也沒有資格問那麼多事情。」

「求妳了!橫濱小姐!我很在意呢!」女孩急急的抓住照顧朋友的手,她說:「大阪先生在離開前有特別過來跟我道別,他說這次出差會去很久,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來!」

「我真的不能說啊!灣娘,請別為難我。」面對朋友的請求,橫濱小姐只是搖頭嘆氣。

「橫濱--------」灣娘還想繼續拜託,不過她的聲音卻被拉門的另一個熟悉的蒼老聲音給打斷

「灣娘!別問橫濱小姐了!讓我這個不怕死的老頭子來說吧!」推開了女孩房間的門,門外是那慈善又溫和的臉,那是管家爺爺!


■■■■■■■■■■


本田菊根本不在隔壁房,橫濱小姐體貼的表示自己可以在外面顧門,於是管家爺爺便向灣娘委委敘述著關於近日種種發生的事情。


「...........................所以說為了得到更多資源,接下來,本田家一定會跟王府戰爭嗎?」捧著自己的臉蛋,灣娘簡直不可置信!

「那群混小子認為王府好欺負!就再打一仗!好慢慢鯨吞蠶食王府的土地。」管家爺爺充滿皺紋的臉露出苦笑說:「他們不認為這場戰爭有多嚴重,還以為輕輕鬆鬆打沒3個月就能獲得勝利與一大塊土地與優厚的交易契約。」

「怎麼可以這樣子.......耀哥哥這次絕對不會再忍耐了!他們還以為這是去玩強盜遊戲嗎?」灣娘氣憤的說:「就算本田家武器比較高級!訓練比較優良!可是王府終究土地廣大!人口眾多!難道真的要把王府的人都打趴,全部抓來當奴隸嗎?這種事情太沒道理了啊!就為了搶奪資源,難道不怕報應與失敗嗎?」

「那群混小子自以為優越,比王府高級太多!所以認為自己一定會勝利吧!大概只有大阪看出事情的嚴重性,對於這場戰爭抱著認真的心態去準備的。」管家爺爺淡淡評論著,然後他忽然握住女孩的手說:「灣娘!老頭子這次來不是要請你去阻止什麼的。老頭子是要灣娘先走一步。」

「先走一步?」女孩一時無法意會管家爺爺的意思,管家爺爺難道不是吩咐她做事的嗎?

「是的,灣娘先離開本田家吧!」管家爺爺認真道:「菊當家這邊就由老頭子去想辦法吧!如果任由這幫混小子胡搞的話,本田家恐怕會步向毀滅之路!必須出手阻止不可!這是我的責任!這次恐怕會用上一點比較粗暴的手段了!灣娘呆在這裡,無論是成功失敗都很容易被波及,所以灣娘先走一步吧!」

「管家爺爺!這怎麼可以呢!我要留下來幫助您!而且........您想對菊當家作什麼呢?」面對老者忽然的要求,女孩遲疑了,當然她也想留下來阻止戰爭,但是私心也不希望某人受到傷害。

「傻孩子,老頭子不會傷害菊當家的。他終究是本田家唯一的領導與希望。老頭子只是希望菊當家明白一些道理而已。」面對驚慌的灣娘,管家爺爺微笑道:「灣娘就先去外面避下風頭吧!我已經請橫濱晚上要帶著任先生先去後面柴門等妳了。倆人就先至柯特蘭先生那邊,他有收養香君,借著這關係先躲避一陣。假如老頭子真的成功勸得菊當家改變心意的話,你們就可以直接回王府了。灣娘與任先生都是王先生重要的親人,本田家以前得到王先生這麼多的幫助,老頭子常常想著總有一天要讓你們回去與王先生重聚。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可是................」女孩怎麼想都覺得,管家爺爺的提議分明是假如本田菊不肯改變心意的話,為了不連累自己與阿勇,所以叫他們先逃走。

「沒有可是。」慈眉善目的老者,忽然沈下了臉,硬聲說道:「這件事情不是單純只為了灣娘的安全著想,在行事的過程中,灣娘如果被抓起來成為人質的話,對整個計畫的進行是有妨礙的!所以你必須先離開才行。這也是為了增加計畫成功的機率。」

「..............................」女孩秀麗的眉頭,稍稍擰了起來。有回去與耀哥哥相聚的機會,女孩自然覺得很高興,但是忽然叫她丟下本田家一團亂局,這種事情.........

「乖孩子,別露出那麼憂傷的表情呀!相信老頭子一次吧!」望著扁嘴的女孩,管家爺爺溫柔的揉揉女孩子的頭髮說:「老頭子明白你想要留下來幫忙,但是呢!如果你不離開的話,以後要離開就難了。而任先生堅持說如果你不一起走的話,他是不肯離開這裡的。」

「我知道了。」阿勇那個笨蛋,唉.......灣娘握住管家爺爺的手,認真說:「等到管家爺爺成功以後,灣娘一定會再回來看您的!我只是先離開去避風頭而已!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下次灣娘來本田家的時候,就能帶著王耀先生一起過來拜訪,菊當家一定會很高興的。我們4個人可以一起坐著聊天喝茶。」

管家爺爺許諾的美好未來。女孩嚮往的跟著點頭

但願啊...............

■■■■■■■■■■

今晚夜色很美,已經不再下雪了,天邊露出圓圓的月亮,銀光撒下了大地,算是逃跑的好時機嗎?

披上大衣,灣娘悄悄的走出了房門,直奔後院柴門,隔壁的惡鄰連續14天因為公務又晚歸了,沒有他在,逃跑只要閃過那些本田家的治安守衛而已,對於在這裡居住了一段時間的灣娘來說,這是非常容易的。於是很快灣娘就來到後院的柴門,然後灣娘看到一個帶著稚氣娃娃臉的矮小少年與一個高壯臉上帶著傲氣的少年。


「阿勇!」好久沒看到同伴了!女孩非常高興的握住了同伴的手!

「灣娘!你還好嗎?還跑得動嗎?要不要我背你啊!我可以一路把你背到王耀先生面前喔!」任勇洙笑嘻嘻的反握著女孩的手,之前女孩一去就好幾天沒回來真是讓他非常驚慌失措,若不是因為後來神奈川大肆下令搜查陷害1895中毒的犯人,任勇洙還真以為灣娘被本田家那群混漲抓去虐待了!現在總算看到灣娘健健康康的站在自己面前,他非常歡喜。

「沒事!我已經恢復健康了!阿勇不要老是把我當軟腳雞拉!」灣娘嘟嘴說著,因為同伴居然認真的準備要要背著她逃跑了。灣娘有這麼虛弱嗎?面對阿勇旺盛的保護欲,灣娘總覺得心頭滿滿溫暖,外加好氣又好笑。

「灣娘............你真的要離開本田家嗎?」橫濱弟弟的娃娃臉上帶著憂傷問著,很明顯他是被管家爺爺強制命令過來當把風,他不是很願意。

「我......」灣娘想說話,她想與自己在本田家最要好的朋友說明,她還會回來

不過任勇洙一把握住灣娘的手,對著橫濱弟弟直接搶先一步說:「本田家強制把灣娘抓過來,現在灣娘要回到自己親人身邊有什麼不對呢!你少嘮嘮叨叨了!小弟!謝謝你的帶路!剩下你就別管了吧!」任勇洙一把捉住灣娘的手說:「灣娘!別再廢話了!我們走!」

「橫濱!再見!」灣娘只來得及丟下一句再見,任勇洙已經急急忙忙拉著她奔跑在夜晚的大路上

任勇洙表示,他們先去香君那邊借宿再說,因為現在直接回王府,或許很容易被本田家的追兵給找到,香君除了跟他們有親戚關係外!還被柯特蘭所收養,柯特蘭雖然現在已經與本田家解除了聯盟關係,但是好歹也是一方強權!本田家不敢隨便上門抓人的!

於是少年與少女急急跑在大路上,只是行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少年有點遲疑的停了下來

「阿勇,怎麼了?」女孩跟著停下腳步,有點擔心的問著

「那條路往前走的話,好像是本田家另一個奴隸工廠的樣子..........」少年黑色的瞳孔飄向了遠方,心裡浮現了另一個女孩的臉

「.....................我明白了!」望著同伴出神的臉蛋,她知道他在想什麼,灣娘臉蛋上綻放出一個小小的笑容說:「我們去找小朝小姐吧!3個人一起去香君那裡。」

「灣娘!妳真是一個好傢伙呢!」少年萬般感動的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現在倆人都還在逃亡途中!但是女孩卻願意冒著被捕獲的危險,陪伴自己去找親人

「沒什麼!我們走吧!不過動作要快!必須在一個小時之內找到她才行呢!」灣娘微微一笑


如果說管家爺爺說他必須要替本田家作些什麼的話

灣娘也覺得自己要替同伴作些什麼才行

畢竟與親人分離這種痛苦!他們都非常了解!既然如此!當然要禍福與共

這才是同伴啊!

 


■■■■■■後記


每次要是寫到阿勇與灣的場合,總覺得阿勇會很喜歡檔在灣面前逞英雄呢

阿勇對自己認定的朋友是非常好的,只是前提是要自己認定那是朋友==~

話說經過很多事情,在這個故事裡頭,就算阿勇找到小朝也不可能是好事情吧????

唉!我到底在幹什麼呢.......

....................................................咳

鴨子很害怕下一章與下下一章的故事耶

劇情太過激了

希望大家看完不會對鴨子丟雞蛋與蕃茄

我倒底為什麼會想出這種劇情來折磨我自己呢~

鴨子都不知道了(掩面)

先跪地謝罪好了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