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少年的老家傳說著

據說,

在新年開始的第一個滿月的夜裡,對著圓月許下的三個願望

什麼都會實現。


■■■■■■■■■■■■■■■■■■


天氣寒冷,人們呼吸的氣息,噴出一朵一朵白霧

地面上的陸地更是有積水的地方都凍成水鏡如鏡,層層積雪覆蓋了大地。

只是已經不再下雪了,天邊露出了圓圓的月亮

這是新年第一個月亮,少年已經很久都沒有想慶祝新年的心情。但是現在不同,因為現在自己即將實現夢想

小朝!小朝!小朝!

任勇洙的心情很好,他拉著灣娘輕巧的穿越在路上。雖然生於南國女孩不擅長在雪地裡奔跑,幾乎是靠帶頭的少年半拉半推的才能夠維持著在路上奔跑的速度,但是少年卻是非常熟練的走在那些冷硬又溜滑的地上。他與另外的雙生姊姊從以前就生於北國。在雪地上奔跑對兩個雙胞胎來說有如吃飯喝水一樣。若後頭的人是小朝的話,她肯定會跑得更快,想到這邊,任勇洙微微一笑。等下有了小朝的話,一人揪住灣娘一隻手,三人跑起來會更快的。

以往任勇洙根本跑不過奴隸工廠的封鎖線,但是多虧幾日前的不明訪客,他給了任勇洙本田家所有關壓奴隸的封鎖線與通道地圖,於是巧妙的閃過巡邏的衛兵,任勇洙與灣娘很快就到達關壓小朝的的鋼鐵奴隸工廠。他們在闖入鋼鐵工廠前,姑且離工廠5公尺處的一塊大石頭躲起來。

「呼!呼!呼!........阿勇........雖然好不容易到了這裡!但是小朝小姐會在哪裡呢?這個鋼鐵工廠看起來很大!我們不能在這裡尋人太久!要是被發現就慘了!」灣娘跑得氣喘吁吁,隨著任勇洙奔跑在雪道,灣娘使盡全力才能勉強跟著任勇洙的腳步。她現在幾乎快斷氣的程度!可惡!路怎麼這麼滑啊!

「平常我或許不知道小朝在哪裡。」任勇洙刀刻的性格臉龐忽然自信一笑,他說:「但是今晚是正月十五的晚上,小朝一定在這個工廠最能看到月亮的地方。」任勇洙伸手指往工廠裡前面隆起的小山丘,他說:「一定在那裡。」

阿勇真的很了解小朝小姐呢!灣娘微笑說:「那麼,阿勇!你去那裡把小朝小姐帶出來吧!我在這裡等你們。」如果她不再休息一下的話,等下逃跑時一定會變成阿勇與小朝小姐的累贅

「好!」少年拍了女孩一下說:「妳休息一下吧!我15分鐘內會把小朝帶出來!」

「恭喜你了!阿勇!」灣娘由衷的說:「加油喔!」

「小事!馬上就回來了!等到我們跑到香君那裡再開慶祝會吧!」

少年很快離開了石頭邊,奔向他的另一半,他的夢想與未來。


■■■■■■■■■■■■■■■■■■


鋼鐵工廠裡頭的山丘上有著枯木與石頭.層層堆疊的雪花與冰柱,還有有個嬌小的身影,一個綁著長辮子,有著雪白肌膚的美麗女孩正抬頭望著月亮。

靠著秘密地圖,任勇洙閃過鋼鐵工廠的侍衛,好不容易躲躲藏藏的跑到山丘,然後任勇洙就癡了,因為在眼前的女孩子,她正對著月亮,雙手合十。祈禱的神情誠懇又專注。讓任勇洙想到一些事情,小時候的事情

元宵一向是老家的盛大的民俗節慶,每一年的元宵晚上。慶典過後,有個小小的女孩總是會緊緊抓著任勇洙的手,在庭院。對著月亮祈禱說:「第一個願望,今年全區都風調雨順。」

「第二個願望,阿勇今年也是平安又健康的長大。」

「第三個願望,我們兩個要一直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不要祈禱那麼久拉!很丟臉耶!」因為小女孩祈禱的神態過於專注!被緊緊拉住的弟弟總是很尷尬。這種願望不用祈禱!他們原本就會一直在一起!幹嘛非要這麼噁心八拉的對月亮宣誓!

「阿勇!你真不懂姊姊的心情.........」小朝雪白美麗的臉蛋上微微扁起紅潤的嘴吧!她說:「你要是不陪我祈禱許願的話,今晚別想回房睡覺。」

每次都被小朝要脅要陪她祈禱才行........任勇洙輕輕一笑,下次不用小朝威脅,他也會緊緊握住她的手,倆人一起像月亮禱告。自從分開之後,任勇洙才明白,小朝原來是他的空氣.是他的肋骨.是他的手與腳,他們是互補的倆人,無法分開的雙胞胎。從小一起長大,平常在一起的時候都覺得理所當然,分開時才會痛撤心肺。而現在,經過那漫長的分離後,他們終於又能重聚了。確認四周沒有巡邏的守衛後,懷著激動的心情,任勇洙走向前拍了拍女孩的肩膀。

「阿勇..............」感覺到有人拍打自己的肩膀,女孩轉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女孩白白的臉上,呆了呆,她說:「我再作夢嗎?」

「不是夢喔!我現在就在你身邊!」任勇洙勉強自己拉開一個拉風的微笑,可惡!眼睛怎麼就酸酸了呢!不行阿!他早發誓!要是重新出現在小朝面前!他要是很有男子氣概的樣子!宛如王子騎著馬來迎接公主一樣的神氣。

「阿勇!!!」內心的激動難以壓抑。女孩想都沒想的,忘情抱住了少年,她說:「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呢?你怎麼能來這裡呢?」

面對女孩珠連串的問題,少年沒有回答,望著女孩,他只是笑,溫柔又滿足的笑著,他說:「總之等下再慢慢與你說,小朝!我是來接妳了!我們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吧!」

「.........................」聽到少年的話,女孩的臉卻沒了表情,她鬆開了抱住少年的手,退了兩步。她說:「阿勇!要離開你就先離開吧!我還不能走。」

「小朝!你在胡說什麼呢!」少年原以後女孩應該是高興的馬上跟著自己離開了,沒想到會被拒絕,任勇洙急聲說:「你在這種鬼地方哪有什麼事情可以作呢!趕快跟我走吧!我們去哪裡過新生活都比在這裡好!」

「阿勇...............」望著眼前的手足,女孩悠悠嘆氣道:「我就算離開這裡,我也不會開心的!我一定要讓那麼屈辱我們的人一個教訓不可!」

「....................................」少年吞了吞口水,小朝說的話正是自己之前的想法,但是經過很多事情以後,他只想著要跟小朝過著新的日子,不是不恨!也不是不想報復!但是希望跟小朝過著平安的心生活那種願望卻是超越了所有的仇恨。任勇洙說:「咱們總有一天會給那些吸血鬼好看的!但是不是現在。我們要先離開這裡。小朝!我不可能一個人離開!咱們必須要在一起的。就像以前你許的願望一樣。」

「你自己離開就好了。」女孩背過頭,冷冷說:「我已經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剛才根本也沒有許下這個願望。我現在只想要復仇,剩下我什麼都不要。」

「騙人!!!復仇的事情不要管了!」任勇洙氣怒了,他吼:「小朝是要跟我在一起的!我不管,你跟我走!」

說完任勇洙就伸手想要抓住小朝,但是在他的手碰觸女孩的前一刻,女孩轉過頭來,雪白而美麗的臉蛋上露出飄渺的微笑,她一顆顆解開自己的鈕釦,露出線條細膩的鎖骨,還有點點紅豔痕跡,恍如雪地上的紅色梅花,豔麗的嚇人,她說:「阿勇!整個工廠只有我一個是女孩子。你覺得我在這裡生活會是怎樣呢?我沒辦法不管把我變成這樣子的罪魁禍首。已經變髒的我!只能用侮辱我的罪人鮮血,不然無法洗乾淨。」

「這種事情.......這種事情.......」少年臉上有著憤怒與悔恨,如果他來的在早一點~如果他當時分開時死也沒有鬆開女孩的手就好了!但是過去無法改變!他必須把握現在,他說:「總有一天會報復回來的!小朝!你一點都不髒!髒的是那群欺負你的人!你先不要想什麼復仇的事情!跟我走吧!我們一起在外面過日子。一定會幸福的!到時後,要怎樣復仇我都陪你好嗎?」

「不行..........不行.......」女孩淒然的搖頭,她說:「復仇這種事情要抓緊時機的,現在就是要緊時刻,我待在這裡,我有辦法的!有人會幫我。」

「小朝.............」少年還想開口,不過後面卻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阿勇!你太久了吧!你沒事吧!我還以為你被抓了.......」少年背後傳來了另一個女孩的聲音,在鋼鐵工廠外頭石頭旁左等又等過了15分鐘,阿勇都沒有帶著小朝出現,心急的灣娘於是不得不跑來一探究竟

「灣娘........」少年轉頭面對同伴尷尬一笑道:「我才剛找到小朝,她有點嚇到,還沒調適過來。我在跟他說下,咱們就一塊走。」

「灣娘啊..............我聽說過,受到本田家寵愛的女孩子。」小朝黑色的大眼睛死死的釘著少年背後頭戴霜花的女孩,那個女孩有一雙清澈的眼睛。遠比自己乾淨的雙眼與身體,她也曾那麼乾淨過。阿勇嘴吧裡頭說的在外面過著幸福的生活,就是這個女孩說的嗎?幸福的生活?哪有什麼幸福的生活?她的幸福早毀了......早在那污穢的魔爪下毀了,心靈都無法不被仇恨與自卑佔的滿滿。更別提到身體.............她笑了,輕輕笑著說:「阿勇!原來你帶著你的情人來找我嗎?可惜我不能走!你們趕快離開吧!」

「小朝小姐!請趕快跟我們離開好嗎?阿勇每天都是思念著您!他怎麼可能跟您分開呢。」望著眼前有如雪一般孤傲與飄渺的細緻女子,灣娘懇求著

就在此時,山丘下傳來了侍衛巡邏的聲響

「山丘上怎麼會有三條人影?今晚不是應該只有1905在上面而已嗎?」

「快上去看看!」

「你們先把山丘上包圍起來!一隻老鼠都沒讓他跑了!」

「糟了!被發現了!」任勇洙又氣又怒,他左手抓著小朝,右手抓著灣娘,急聲說:「在沒有更多侍衛包圍之前,我們先想辦法強行突破!」

「........................」臉蛋蒼白的女孩,卻甩開了少年的手,拿起地下的石頭,就要往頭戴雙花的女孩的身上砸。女孩一時閃避不及。幸好少年硬生生用右手臂擋下了攻擊。

「小朝!!你在幹什麼!我們要打退敵人!你幹嘛攻擊灣娘!她是同伴!!」少年憤怒的吼著,怎麼分開一陣子!他的手足恍如變了個人呢?

「她才不是我們同伴呢!我沒有這個榮幸認識本田家的寶貝。」握著石塊,女孩冷冷一笑說:「侍衛就要來了!我們只有三個人不可能跑得出去,現在唯一能脫身的計謀就是把這個本田家的寶貝敲昏交給侍衛。就說她強行挾持你來找我。這樣我們才能不會被責罰。」

「小朝!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任勇洙又氣又怒

「不然你要我說什麼,眼睜睜跟你與她一起在被責罰嗎?你嫌我受的苦不夠多嗎?我不怕受苦,但是現在被處罰!我的報仇行動就完蛋了!我絕對不能被處罰!」小朝淒厲一笑道:「阿勇!你選擇保她,不保我嗎?」

「話不是這樣說的!我不要作這種事情!我也不要你作!」緊緊護住灣娘,任勇洙憤怒道:「這種背叛同伴的事情!不是我們任家的作風!」

「.....................................我明白了。那我也有我的選擇,」小朝低頭,然後握住任勇洙的手,朝著山丘下的追兵大吼:「涉嫌逃跑的嫌犯在這裡啊!快過來抓人!!」

「小朝....................」少年整個呆了,無法動彈,他應該狠狠的給手足一巴掌,但是他寧可是自己幻聽

「阿勇,我會讓那些壞人下地獄的。然後我也會跳下去接受處罰。」小朝嫣然一笑:「我不會道歉的!你可以怨我。」


可你怎麼怨我        我們不是一體的嗎?  我是你,你也應當是我

                        總不該放開我的手    那時後、此時候   也沒有我怨你的深


■■■■■後記


嗯..........為什麼小朝會被本田家硬是丟到另一個工廠去

那是為了防範倆人逃跑,因為把倆人分開的話,他們要跑也會掛念另一個雙胞胎

另外一題,給阿勇逃跑地圖的是京都爺爺~~~他要阿勇帶灣逃出去XDDDD

小朝嘴吧裡頭說的復仇與有人會幫我,聰明的讀者大人們應該猜也知道是那位露西亞大人

此時露桑雖然沒有跟本田菊宣戰,但是倆人都做好彼此開戰的準備!小動作不斷XDDDDDDDD

小朝不是壞人,她並不是真的壞人

只是環境下的種種因素,她無可奈何。她埋怨上天的不公,渴望親手復仇

找上露西亞是小朝自己願意的,與其說是露西亞的哄騙,不如說是小朝考慮後決定

她要拉那些罪人下地獄!不惜一切!所以她在奴隸給露西亞當間諜,沈默的等待復仇時機

她是很珍惜阿勇的,矛盾的是她希望弟弟認同他,又希望弟弟要離自己遠遠的.....

但是看到阿勇維護灣,對比現在滿身污穢的自己,在想起以前他與阿勇在一起的時候

小朝覺得很苦痛,想要趕快結束這一切

藏不了憤怒,因為自己在極度痛苦的時候心心念念只想著阿勇。可是現在她與阿勇的心思已經不一樣了

話說阿勇今日在小朝面前戶著灣娘,說他絕對對不會背棄同伴

但是日後呢~卻是完全相反的動力與表現,真是...........感嘆啊

 

阿勇跟灣要被抓回去了~請期待更加崩潰的下集(被毆)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