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雞鳴叫,天邊已經微露曙光,光線藉由小小的窗戶射入本田宅外務組的禁閉室。裡面有個頭戴雙花的黑髮少女,獨自一人.坐立不安的走走停停。
 
其實來禁閉室並不是第一次,上次她第一次被丟入禁閉室的時候,不知為何內心異樣的平靜,或許是因為那時看破了自己的未來,當晚她睡的很坦然。這次她又再度被丟入禁閉室,女孩理論上應該不會那麼驚慌失綽才是,但是女孩卻自從被本田家的侍衛強制拘提丟入禁閉室後,儘管經過一夜奔波甚為疲累,但是她不停在原地打圈行走,心跳若擂鼓,完全無法定心稍作休息。
 
他們逃跑的事情被發現,會不會影響管家爺爺的計畫?
 
本田菊如果知道,不知道要多麼生氣呢?
 
阿勇怎麼與自己分開了,他會被帶到哪裡去呢?小朝小姐忽然這種態度!阿勇會很傷心吧!
 
滿滿的焦慮煩惱塞滿了女孩的腦袋,偏偏現在卻沒有一個人能回答她。假如等下來迎接她的人是那個眼鏡男,他必定直接把女孩揪回奴隸工廠,除了冷嘲熱諷的嚴厲教訓外,神奈川是一點訊息也不會讓她打聽。怎麼辦!怎麼辦!
 
在女孩慌張而四神無主的時候,外面的時間卻是不停的往前跑,女孩只能眼睜睜看著時光流逝,她無助沮喪的跺腳!不知過了多久,當女孩覺得又餓又累又疲乏即將到極限的時候,禁閉室的門卻被打開來了。有人捧著餐盤走了進來。
 
「.............................橫濱!!怎麼會是你!」走進門來的不是嚴苛又不進人情的眼鏡男,居然是管家爺爺的得力大將!自己要好的朋友!女孩一下大喜過望。橫濱能進來送飯,代表管家爺爺肯定有了辦法,說動了本田菊。
 
「........................菊當家讓我進來,順道與灣娘確定幾件事情。」娃娃臉的少年,卻無視女孩欣喜的面容,他面無表情的問:「灣娘!這次私自逃跑!你只是被京都與任勇洙煽動的吧!」
「...................」橫濱叫京都,並沒有加上任何敬稱。還有他的意思是.....意思是........女孩顫聲:「菊當家......打算怎麼處置我與任勇洙?還有這不關管家爺爺的事情啊!」
 
「別裝傻了,命令我送你們出去的人就是京都。送你與任勇洙離開奴隸工廠後。一切的事情,我隨後如數都向菊當家稟報了。」面對吃驚的女孩,娃娃臉的少年冷道:「今晚京都與那些不肯宣示屈服效忠的內務組員已經全部被外務組的人手帶走了,罪名是意圖煽動分裂與謀反。」
 
「!!!橫濱!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你不是內務組員嗎?你怎麼可以背叛管家爺爺!背叛我們!你應該知道管家爺爺希望本田家走向穩健和平的未來!我們不是因為贊同他們理念才在他底下做事的嗎?」女孩氣憤的抓住了娃娃臉少年低吼,他們不是同志嗎?
 
「..........................」被女孩責罵,娃娃臉少年並不反駁,只是靜靜看著女孩
 
「橫濱!為什麼!背叛者!你是背叛者!」女孩激憤,幾乎要氣哭出來,他們不是一起被外務組打壓的伙伴嗎?為什麼一個晚上就...
 
「我不是背‧叛‧者,你們一開始都搞錯了。」被女孩揪住衣領,娃娃臉少年一字一句咬牙道:「..............是的!我也不喜歡外務組打打殺殺的!所以我一直在內務組。但!我效忠的對象不是京都.我只效忠本田家與本田菊大人。」
 
「............................」面對娃娃臉少年決裂的神情,女孩只覺得冷汗直流,喉嚨好乾,說不出話。她還記得他們以前在道館,在管家爺爺的指導下,倆人一起持劍練習!少年總是因為種種因素不願使盡全力,老是淪為女孩的劍靶挨打。他愛笑又容易緊張.對自己沒有自信,是一個單純的少年郎。眼前這個冷冰冰的少年真的是她認識的橫濱?她啞聲:「可是.....可是........管家爺爺這麼照顧你.照顧我.照顧本田家.......」
 
「京都這次太過份了,要阻止對外侵略,有很多種作法。他意圖強行用外部勢力壓迫菊當家放棄對外發展.還有私自指示我去放走灣娘與任勇洙.這些作法都太過份了!他根本就沒有替本田家著想!」橫濱眉頭一扭,硬聲道:「明明知道現在本田家在外務組投入多少心血!立即放棄會造成多大損失。明明知道灣娘與任勇洙都是本田家重要的財產。所以我無法在這種人手下做事,經過思考後,我去向菊當家呈報了一切。」
 
「你......可有想過為什麼冒著生命危險,管家爺爺非得這樣做的理由?你可有想過如今管家爺爺的下場?我的下場?任勇洙的下場?」面對昔日伙伴的理由,女孩淒然問
 
「..........菊當家答應我,他不會傷害灣娘,也願意原諒京都爺爺,只要你們都徹底的放棄不順從的念頭。他就願意不計較。菊當家是非常寬宏大量的,灣娘你別再想著離開或反抗的事情。灣娘是本田家的財產,不管你願意或不願意。至於任勇洙,他原來與我就沒有關係,根本不在我的考慮範圍。」面對女孩的質問,娃娃臉少年撇過頭,不願看她,只揪起她的手臂,他說:「灣娘!現在你就與我一起去向菊當家請罪與道歉。這是我身為你的朋友!要提醒你做的事情。」
 
「.................................」被娃娃臉少年揪住的女孩,一想到等下要見的人,幾乎是有點不敢走了。他的臉現在會有什麼表情,灣娘光想像就冷汗直流。
 
但是如果不見他,她的一切疑問與焦慮也無法解開。
 
京都爺爺或許因為撫育之恩得以可以減輕責罰,但是那衝動的阿勇,在經過小朝小姐的打擊後,一定恨不得玉石俱焚,他恐怕難免遭難。
 
她該怎麼辦才好呢?有沒有保全他們的辦法?
 
於是跟著橫濱,灣娘默默離開了外務組的禁閉室。
 
■■■■■■■
 
 
本田菊的臥室在女孩的隔壁房,理論上女孩應該非常的熟悉,但是現在看著那虛掩著門扉的和室,女孩卻覺得舉步維艱。橫濱只負責把她帶入和室後,便向本田菊告退離去。獨留灣娘一個人面對本田菊。她呆呆站在房門口,內心又擔心又害怕.
 
因為她知道本田菊一定很生氣很生氣.......只是灣娘悄悄探頭.卻看到菊坐在老位子上.笑吟吟的吹著橫笛,很少看這個工作狂拿樂器玩。沒想到他橫笛吹的不錯......聽著那悠揚的笛聲。那平靜閒適的氣氛,讓灣娘有點呆獃。
 
「............................................................」女孩站在門口邊緣遲疑,她覺得自己像隻小白兔,被扔到獅子嘴前。

「坐著啊~灣娘!你有話要跟我說吧!」放下了橫笛,本田菊倒事先打了招呼,口氣舒緩。

「.......................請饒過管家爺爺與任勇洙。」想來想去,灣娘先說出自己心裡最掛念的事情

但是男子恍如沒有聽到女孩說話,他自顧自的下結論道:「灣娘之所以離開.是管家先生煽動的吧!沒關係!我明白喔!因為灣一進來本田家就受到了管家先生的照顧~所以他要你離開.你不得不走。」
 
「.............並不是這樣子的,是我思考後決定要離開的。」女孩垂頭小小聲的說

「.................................」男子聽到女孩的回答,原本帶笑的俊臉冷了下來。

因為男人沒有應聲,女孩鼓起勇氣開口:「不要把事情全部怪在管家爺爺身上,他是撫育菊當家長大的人不是嗎?請原諒他吧!」

「.........呵呵~就是因為這樣才絕對不能原諒他啊!在我小時候.一直最照顧我的人.他應該要最明白為什麼我非要向上發展不可!」聽到了某個字眼,男子終於陰沉沉的笑著說:「我信任他信任到把你與半個本田家都交給他了.結果居然是他唆使你逃走,企圖煽動半個本田家反抗我。」

感覺那股迅速在房間理累積的壓力。女孩咬牙道:「.........他沒有唆使我。」

「那就是你自己想逃走.所以京都配合你囉~」望著女孩,想著她以前可憐可愛的模樣,男子撇開嘴角道:「那天在這裡,你還哭著希望我趕快去包紮受傷的手.那種心疼關心的樣子只是你方便逃跑的演戲嗎?女人的眼淚怎麼這麼廉價啊!」

「不是!那時候的確是著急你的!京都爺爺也是著急你的~所以我們----」感覺男人積壓起來的惡意,女孩連忙辯解,但是她還沒說完,話就被打斷了。

男人狠狠譏諷道:「住口!別再說了!你們所謂著「著急」就是直接做出背叛的行為嗎?」

女孩慌張道:「我們沒有惡意的!」

「一個沒有惡意的內務組首領意圖煽動內部勢力,糾集對外勢力要逼迫我解散外務組,一個對我沒有惡意的女孩.偷偷跟著對我有敵意的男人逃走...這叫沒‧有‧惡‧意?」說畢,他按耐不住憤怒一拳擊向了牆壁,那過重的力道,讓牆壁與手都留下了痕跡,但是男人絲毫沒有感覺,彷彿拳頭上的淤青與血絲與他無關,男人面無表情對女孩沉聲道:「到現在還要狡辯,你還不認錯嗎?」

面對男人尖銳的敵意,女孩只低頭說:「菊當家要處罰我的話,我願意接受處罰。但是請不要追究其他人。」

聽了女孩的回答,本田菊不怒反笑道:「呵呵~!不虧是管家先生的得意弟子,完全跟他說一模一樣的話呢~想知道他現在人在哪嗎?」
 
■■■■■■■■■
 
不管女孩願意不願意,招來的侍衛,男人強制性的將女孩帶往了外務組的地下室。在路途中女孩內心焦灼,外務組的地下室,她曾聽過傳聞,那是本田家專門銬打與刑求反抗人士的地方........管家爺爺若在那種地方!莫非........莫非..........
 
陰森的牢房,冰冷的石壁只有幾盞青色的燈光,映著牢房裡呆滯而骯髒的犯人與對稱著外面沾滿暗紅血塊與鮮紅血跡的厚重尖銳刑具,飄散著淡淡的血肉腥臭,顯得格外陰森恐怖
 
「啊啊啊啊啊啊-----------------」一步下石梯,女孩一下就看到銬在牆壁上血跡滿滿的人,還不停被抽打的老人家,那不就是管家爺爺嗎?女孩想都沒想的衝過去,想要護住那個已經幾乎被打到到不省人事的老人
 
「灣..........」那個被殘忍的鞭打,身上沾滿了污泥與血塊,卻絲毫不肯動搖心意的老人,看到女孩衝到自己面前,氣若遊絲說:「別管我.........」
 
「怎麼能不管您呢.........管家爺爺!管家爺爺!」管家爺爺一向最愛乾淨,哪曾這麼悽慘的模樣?女孩一下紅了眼眶
 
本田菊卻在女孩背後示意,於是動刑的獄卒與附近看管的侍衛,一下群湧而上,強制將女孩拖離管家爺爺身邊。
 
被侍衛抓住的女孩,忿忿向男人咒罵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撫養你長大的人!!」灣娘簡直不敢置信,她一直以為就算自己與任勇洙難逃處罰,但是管家爺爺好歹是本田菊的老師,他應該會沒事的。

本田菊雙手抱胸淡淡道:「我其實不想這樣對待一個老人!可是他一直不肯認錯!這樣下去會大大影響內部團結,不得不逼我動手殺雞儆猴........錯的人是他喔!」

「阿勇呢!你把阿勇怎麼了!」被侍衛抓住的女孩大聲問,管家爺爺都難逃毒手了,她簡直不敢想像同伴的下場。

本田菊輕蔑道:「那傢伙是重點嗎?」

灣娘說:「他是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很不乖阿~原本我想說主謀是京都~只要你朋友乖乖保證下次不逃,我就打算放他一馬!可是你朋友偏偏就是不停叫罵。」男子無可奈何,攤手道:「一直唸說他姊姊的清白!他要殺了我!真是吵死了。」

灣娘顫聲問:「你要打死他嗎?」

「嗯~任勇洙先生是本田家的財產,日後還很有用處,在下自然會保證他的身體不會受太大的傷害!」面對臉色蒼白的女孩,本田菊好心情的說:「因為看他們姊弟情深.所以我決定讓任勇洙先生也感受到小朝小姐的境遇。」

「阿勇......阿勇.........」他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女孩全身冷汗,四周不停的探詢。
「啊啊~灣娘!別著急嘛~現在還沒開始喔!我自然會把重頭表演帶你一起來看的!」本田菊笑吟吟的打了個手勢,一下陰暗的西方角落的牢房,燈光大開

隨著本田菊的手勢.灣看到了被綁住手腳的任勇洙被丟在西邊一個大牢房裡.然後裡面有很多髒兮兮的犯人.正一個一個被獄卒送入牢房。

本田菊溫柔的說:「我就是特別帶妳來看好戲的阿~灣!反抗我的下場就是這樣喔!你還想要繼續反抗我嗎?」

「不要!」女孩尖叫,她想衝過去保護伙伴免受污辱,她拼命的反抗!拼命的扭動!但是就是掙不開侍衛。

看著灣娘徒勞無功的反抗,本田菊好氣又好笑說:「不行喔!不行喔!因為已經答應橫濱說決不會傷害你!所以在下決定灣小姐的處罰就是在這裡看完這場好戲。」
 
獄卒下了指示,牢房裡那些髒兮兮的犯人眼睛一亮,開始興奮的向手腳受縛的任勇洙靠近,眼神貪婪的打量著他

「啊啊啊阿-------不要!不要!」女孩吼叫!尖叫!大叫!但是抓住他的侍衛像是耳聾了。完全沒聽到一樣,還是固執的緊緊抓住她
 
面對灣娘淒絕的慘叫,本田菊輕柔的微笑道:「灣娘...你怎麼叫也沒有用!都是你的錯阿!誰教你沒有認清楚自己的無力!還意圖反抗,所以活該在這裡。」
 
牢房裡那些髒兮兮的犯人,繞著任永洙。他們正興奮的要把褲子解下來
 
「不!不!不!不!不!本田菊!拜託你了!拜託你了!」不知何時,眼淚爬滿了女孩的臉,她拼命的.拼命的向眼前主宰著一切局勢的男人請求。
 
「我為什麼要接受你的拜託?」捏著灣娘的下巴,本田菊優雅微笑問:「你冒犯了主人,現在不好好懺悔,宣示效忠,還有什麼立場說什麼呢!來人!繼續對京都用刑!我們的要緊事,總不能讓一個參觀者耽擱吧!」
 
「嗚嗚嗚嗚......拜託......拜託......什麼都可以...拜託......」女孩泣不成聲
 

「你只是簍蟻。」男子低頭對緊緊抓住的女孩說.他以居高臨下.絕對掌控者的姿態宣布
 
「簍蟻,明白嗎?非常無力的螻蟻。人一捏!馬上就死了!必須依附在人類下.沒有獨立存在的價值.你是!京都是!任永洙也是!我最討厭螻蟻不明白自己身份,隨便呱呱叫,妨礙人類做事情。」本田菊抱胸看著牢房的情況,心情很好的說著

 

 
「我......我...........我是螻蟻.......不........我不是......」女孩呆呆的.死命反抗還是一點效用也沒有,朋友與上司都慘遭受難的地獄景象,她只覺得渾身冰冷
 
「啊啦!今晚有人會被打死!有人會被當作性玩具!都是自作自受!誰叫螻蟻們不們肯跟主人好好懺悔!」男人忽然轉頭,好不溫柔的低頭在女孩耳朵耳語說:「你也是半個兇手喔!你眼睜睜看他們受苦!都是你害的!是你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場!死不認錯!」一字一句,狠很敲入灣娘的心
 
「......................啊啊.......啊啊.......」女孩臉上都是淚水,被侍衛抓住的身體不停發抖
 
「沒有用的傢伙!你只會哭嗎?我真失望。」本田菊搖頭嘆氣,好不無奈道:「主人,指導螻蟻總是有代溝的!」
 
「...........................」女孩望著任永洙與管家爺爺半刻,咬牙含淚大聲說:「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饒過他們吧!」
 
「錯在哪裡呢!灣娘!」打了一個手勢,那些凌虐著犯人們的獄卒紛紛停手,本田菊柔聲問:「要說清楚自己錯在哪裡,不然道歉不夠誠意。我不接受喔!」
 
「我錯......我錯....我不該想要離開本田家,我不該想反抗本田菊大人.....我錯..........」女孩啞聲,眼淚還不停落下
 
本田菊輕輕一笑問:「那你是誰呢?以後該怎麼辦呢?」
 
女孩小小聲的說:「我......我只是螻蟻.......只能聽從主人的話.......拜託......拜託....饒過阿勇......饒過管家爺爺......我什麼都願意做......」

他示意侍衛放開女孩,男子微笑說:「唉~早點求饒不就好了嗎?要知道我是很寬宏大量的人!只要你們認錯!我就會溫柔的原諒你們啊!」
 
一離開侍衛,女孩緊緊揪住本田菊的手哀求道:「我錯了!我錯了!阿勇也錯了!京都也錯了!我們都錯了!拜託你.....拜託你........」

「既然你都代替3人認錯了!那麼我就原諒這一切吧!」男子招招手.那侍衛們開始進去牢房裡頭.把那些意圖淫辱任勇洙的犯人抓出來.並且把京都抬出了地下室

 


「謝謝...........謝謝.........」看到重視的人暫時脫離了危機,女孩一下軟腳,今日發生的一切讓女孩的心靈幾乎都快要被擊碎了,她頭一次面對絕對無法反犯的暴力與人格羞辱以及危機恐懼,她跌坐在地,拼命擦乾自己眼淚.但是臉上的水卻擦不乾...奇怪。她明明不能哭的.因為哭泣只會變成他人的笑柄.但是為甚麼停不下來......

「以後要作什麼?灣明白吧!別讓我再失望了!好嗎?」男人姿態優雅.緩緩的將女孩從地上拉起來.以施恩的姿態

 


「..............」女孩呆呆的任由男人抓起

握住女孩的手,男人柔聲:「以後灣只會聽誰的話呢?」

女孩顫聲道:「主.....主人!」
 
「誰是主人?」
 
「本......本田菊..........」

「很乖喔.....。為了表現灣娘的忠誠與服從,那麼今晚以後妳就到我房間服侍我過夜吧!」男人牽起女孩的手,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牢房。
 
望著眼前受驚過度,而慢慢乖巧的人兒,男人俊臉露出了清爽而滿足的笑容
 
既然用感情得不到的東西,用暴力得到也沒什麼不好
 
至少,他得到了。
 
再也不放手。

 

 

 

■■■■■■■

在那個時代,人命如螻蟻

或許在本田菊眼中,那些反抗自己與沒有用處的人也等同螻蟻


真的很抱歉.....(猛虎落地勢)  <<(_ _)>>灰常對不起!
居然拖了2週才更新百年流離
其中當然是因為處理CWT24出本的因素,當然最主要的因素是鴨子很不想動筆寫這一章。結果還是逼迫自己在除夕夜熬夜通宵解決,因為鴨子知道自己的缺點,我要是逃避太久會直接全部放棄的(被歐)

關於橫賓告密,這件梗埋了很久,也早就決定了。會讓各位讀者大人很吃驚嗎?

(天因:鴨子,妳真愛惡搞自己創作的角色)

但是年輕人原本就是效忠自己的主君會強過自己的理念.........

接下來阿菊命令灣去他房間裡服侍他
因為其實那晚的阿菊是氣到抓狂
他最信任的人(管家爺爺).他最愛的人(灣娘).都背叛了自己

然後他問他最信任的人為什麼
他居然說.為了阿菊好不得不作
這是什麼爛理由
然後把灣抓回來也是一模一樣的態度
他的世界幾乎快要破掉了!一切重視的喜愛的通通都說他不對
於是阿菊決定用暴力把自己的世界重新拼起來
他之所以抽打京都~是希望京都屈服於暴力而服從

但京都被打到要死了也不肯認錯
可是真的抽死京都菊也不願意
所以他轉為處理灣娘.因為他知道抽灣娘.灣娘也不可能低頭.況且已經答應橫濱了.所以改為對阿勇下手
然後灣承受力沒有那麼大.於是在暴力的恐懼下灣崩潰了
看到害怕的不停發抖的灣~阿菊很痛快!

這樣灣就不敢離開了.然後阿菊也懶得在磨贈了.於是他命令灣要去他房間服侍他.因為他懶得再等了
因為等到最後是背叛
那麼他乾脆用暴力留住灣也一樣

呃..........據說是下一章算是灣與阿菊的床戲

一樣是下週末更新,嗚嗚嗚嗚~鴨子會努力在週末更新拉!

但這麼崩潰的床戲,鴨子完全不想動筆啊!!怎麼辦???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