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時間的光陰,在灣娘的記憶裡一直都是種模模糊糊的空白狀態

依稀印象中,因為內務組多人遭受拘禁與審問,所以自己又必須開始接手處理農業專案的企畫

因為那波意圖謀反的意外被揭發,本田家展開了一波思想與忠誠度的調查與加強效忠的洗腦教育行動。於是灣娘也必須一起接受思想改造課程,以前雖然她明白自己是本田家的一份子,但是大家都知道灣娘來自於王府,關於灣娘帶著舊時服裝、食物、宗教喜好。本田家的人多半都抱著雖然不贊成但是也不會刻意禁止的態度。現在本田家要消除一切不一樣的存在。關於灣娘那些王府帶來的小習慣小偏好,忽然成了一種罪惡與落後的象徵。在新來的老師與上司反覆的教育與洗腦課程下,灣娘當然也必須把自己的認知改成為「完全的本田家人」

外界掀起了好大的變動,灣娘周遭冒出了很多不認識的人。他們自稱由本田菊直接指派掌握本田家實權,以取代背叛的內務組

他們有些命令灣娘工作

有些來監視灣娘行動

有些卻是來教育灣娘的種種事情

雖然她搞不太清楚自己在作什麼,但是灣娘也沒有發問。就渾渾噩噩接受安排

她告訴自己只要乖乖的服從,接受現實。這樣才能減低傷害。

自從被命令進入本田菊房間服飾後,後來的幾日,灣娘都一直留宿在本田菊的房間。

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就像是當家等待已久的人兒,終於進入房裡服侍

事實上,自從那一夜男人緊緊擁抱過女孩後,女孩就不曾在清醒的時候看過那個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假如不是因為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邊還有一床被褥尚未被收拾

女孩還以為男人的蹤影已經蒸發在自己的世界裡了,但即使男人的身影一直沒有出現在女孩眼前,但是男人所指使的種種行動與計畫卻以絕對強制性的姿態掌控了女孩日常的生活

本田菊離開了她

可是她依然住在本田菊的房間,穿戴本田菊喜歡的服飾,應對本田菊派來的人手,處理本田菊發配的工作,接受本田菊規劃的洗腦教育

那段時間的光陰,在灣娘的記憶裡一直都是種模模糊糊的空白狀態

她只記得本田菊以一種奇怪的姿態縈繞在自己四週。

他控制著她的一切,無處不在,可是又找不到他。

她找不到他的人在哪裡?也找不到他的心在想什麼?

最糟糕的是.........她安於現狀而懶於追究,徹底失去了尋找他的力氣。


■■■■■■■■


只要不要去思考,就不會發現自己的處境有多麼悲慘

只要不要去思考,就不會意識自己的生活有多麼可恥

只要不要去思考,就可以維持著表現的和平與和諧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時間還是不停的向前走。

當灣娘以為這樣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卻在某一日清晨,在睡夢間,被稀疏稀疏的聲音給吵了起來。

一睜開眼睛,她看到有一個穿著雪白軍服的熟悉人影,他站在房間裡得櫃子面前,整理各式各樣的行李。有槍、有刀、有書、有衣服.......他全數將那些常用的貼身用品塞入了一個窄窄的行李箱

當時她好像就呆呆的掀起被子,坐在棉被上。看那抹白色人影快速的在房間裡移動

他要去很遠的地方,而且恐怕要去不短的時間,這個事實快速鑽入了她的腦袋

如果是以前的話,她大概會眼吧吧的拉著他的衣袖,問他要出去多久?何時才會回來

因為他不待在隔壁房的話,她內心就彷彿缺了一塊似的,終日忐忑不安,渴望他早點出現在她的世界裡

她應該要開口問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又覺得自己何必開口

他是高高在上主宰著自己一切的人

她以前就是太多嘴,凡事都想插一腳,所以才會有人受害

事實上,他並不是自己能夠過問的對象


還是繼續睡覺吧!假如他要她幫忙收拾行李的話,再起床吧

灣娘決定繼續蒙著棉被假裝自己沒有發現本田菊在收拾著遠行的行李

就在此時,他卻轉過頭來看著坐在棉被上的她,由於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灣娘抬頭望著本田菊,一臉茫然與驚慌。

在她下意識顫抖起身行禮之前,他卻早一步俯身緊緊擁抱了她,雙臂的力道、胸膛的熱度幾乎讓她疼痛,但是他替她重新蓋上被子的手勁卻是那麼細緻而謹慎。 當行李已經收拾的差不多,正要離開自己房間的時候,男人下意識回頭看看房間理隆起的棉被。離去前,他輕輕嘆息,恍如是自言自語,也彷彿是在對房間裡的人告別

他說:「我會證明給所有人看,總有一天,你也會明白。」

棉被蓋的緊緊的,她依然繼續陷入沈眠,在那悠悠的夢裡,她一直找不到她重要的人、抓不到那雙溫暖的手,徬徨迷惘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她的眼睛很酸、很痛,所以眼淚一直往下掉。

他說的話她沒聽到。或許是耳朵聽到了,而大腦卻拒絕記錄吧!


■■■■■■■■


「灣娘!灣娘!.....」

「灣娘!灣娘!.....」

在睡夢中,有一個熟悉的女性聲音呼喚著灣娘,她內心一動,大大的眼睛一睜開,就看到橫梹小姐那張秀麗婉約的臉蛋,以放大的形式展現在自己面前。她穿著淡紫色與深紫色交織的花紋和服,像一株堇花綻放在春天的藍藍天空輕輕搖曳

「橫梹小姐!!」看到熟悉的朋友,灣娘又驚又喜。現在是早上時刻,他們人卻都在本田菊的臥室裡,一思及此。灣娘緊張道:「妳怎麼能進來呢?有沒有人看到?在還沒被發現前,快出去吧!」

「別緊張,我自然是得了允許才進來。」橫梹小姐優雅的嘴角扯開了微笑,帶著安撫的意味低聲問:「抱歉!這些日子,周遭變動都太大了。一直沒能來看看灣娘,妳待在這裡,可好?」

「...........................」好或不好?前些時刻,一堆人問了灣娘很多事情,指導灣娘作了很多行動。他們要她服從、要她聽話。唯獨不曾問過她的感想。她變成一具任人操縱木偶,但是或許是她現在才發現自己是木偶的身份。現在聽到熟悉的聲音問著親切的問題,灣娘只覺得又冷又硬的內心一下裂開了縫隙,洩出一地心酸難堪。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扯開僵硬的笑容說:「沒什麼不好呢!」

看著灣娘尷尬的表情,橫梹小姐苦笑,她輕輕攬住了灣娘的肩膀,悠悠嘆氣道:「可憐的孩子,妳受委屈了....」

呼吸著她身上淡雅的玫瑰香氣,感覺那語氣中的溫柔與心疼,灣娘眼淚差點又要衝出來了,她勉勉強強即時把眼淚忍住。反手抓緊橫梹小姐的衣袖。因為灣娘的的手一抓緊衣袖,於是那淡紫色的衣袖便往上提,裸露出橫梹小姐手臂。那雪白的手臂上卻有一圈一圈暗紅色的傷痕。她內心一驚,灣娘抓起橫梹小姐的手。壓低聲音問:「怎麼了?這到底為什麼?」

「沒事...不礙事的。前些日子,那些思想教育部的人來家裡搜查反動文件。稍微發生了一點爭執而已。」橫梹小姐無奈道:「我也沒用,管家爺爺交付的文件通通都被他們帶走了。幸虧看在弟弟的份上,我免受處分。」

「橫濱.......他現在過的如何?管家爺爺身子可還好?」灣娘問,內心糾結不已,關於好朋友的處境與尊重的長者的現狀,她早就想要打聽。無奈前些日子卻萬般不由得人。

「管家爺爺傷勢很重,但沒有生命危險。被剝奪了一切職務的他,現在還在房間調養,我每天都有過去照料管家爺爺的,別擔心!。」橫梹小姐露出苦笑道:「至於弟弟嘛!因為呈報反動有功,他現在轉調外務組,理論上他應該算是過得很好。不過前些日子我們吵了一架,所以這些日子我也幾乎沒看到他了。」

「你們怎麼會吵架呢?橫濱.......他會習慣外務組嗎?那裡作的事情與內務組差很多呢!」灣娘有點憂心,撇開最後的冷言相對的場景。橫濱是個愛笑又努力,對於自己有點沒自信的娃娃臉少年。她實在很難想像他拿著鞭子抽打奴隸或是去外面討債,侵奪他人財產。

「弟弟的個性溫和,我希望他繼續與我一起負責港口的運輸與貿易。但弟弟卻接受了轉調外務組的安排。他堅持為了本田家什麼任務都願意去嘗試,可是我卻認為只要弟弟安安穩穩在我身邊就好。我不願意他太強出頭,強出頭的人總沒好下場的,他就埋怨我不夠忠誠了。」橫梹小姐說著說著啞然苦笑:「我的確不夠忠誠,因為比起本田家,我更重視弟弟。我與弟弟還算是第一次吵架呢!以前他什麼總是讓著我。沒想到男孩子對於領導的想法這麼執著。」

「橫梹小姐....」灣娘不知道該怎安慰朋友,因為她響起前些日子那娃娃臉少年執著憤怒斥責自己背叛的神態。她當時也驚訝他的朋友的另一張面孔。

「弟弟是笨蛋呢!他說就是要在戰場上建立功勳,來讓我有面子。但本田家的榮耀什麼的其實對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只希望弟弟人能夠一直在我身邊。可是他想法與我差的很多。」眼神一轉,橫梹小姐平聲說:「灣娘可曉得,今日本田家的重心軍隊已經由菊當家率領至前方駐紮,弟弟也跟著一塊去了,他們先進行戰爭爆發前的準備。」

「!!.......」灣娘一下子喉嚨失去了聲音,難怪早上本田菊忽然回到房間收拾行李。原來.原來他要去.....,她顫聲問:「敵人是......敵人是.....」

橫梹小姐冷酷的回答:「敵人是王府。」

「為什麼...不是已經奪走滿*州了嗎?好好與耀哥哥談,不行嗎?」灣娘緊緊扭住棉被,她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戰爭非得要開始不可。耀哥哥他這次接受的了嗎?他上次被本田菊折磨的傷勢不知道好了沒有,一想到那獨自站立荒草漫生庭院中的淒涼背影。灣娘內心又疼又痛又恐慌。

「其實打仗的表面理由可以說是很好笑。不過背後卻是遲早要打的一仗」橫梹小姐陰鬱的說道:「我根本不贊成打仗,打仗無論是勝利還是失敗,只要戰爭擴大,總是要死人,總是很難不牽扯到弟弟,灣娘也曉得我弟弟那副死心眼的個性,上戰場准是當人砲灰與盾牌的命,我一直追隨著管家爺爺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幫助他制止府內戰爭的因子,但是如今制衡的勢力已經完全沒有。這仗,怎麼可能不打。更何況本田家的發展已經來到了爆炸的極限了.....」

「爆炸的極限??怎麼會呢??本田家不是一切都發展得很好嗎?」灣娘驚聲問,在灣娘心裡,本田家很是富強,既勤奮又積極引入外來文化。遠比亞細亞個個地方來得有好發展。

「灣娘總是負責內部的農業生產,前些日子還轉調工作地,大概不曉得前些日子發生了什麼吧!」橫梹小姐平靜道:「前些日子本田家一連串遭到了嚴重的天災,重建需要的時間與經費都是驚人數字,必須取得資源。偏偏在此時外界國際貿易市場卻在這個時候變的非常不景氣,個個貿易關卡都提高了關稅,減少對外進口量。本田家原本就是腹地與人口都是很少,嚴重依靠對外貿易。現在內有天災,外也不能賺取出口貿易。外務組與內務組皆是人心惶惶,不曉得該怎麼應對。除非像柯克蘭先生一樣擁有眾多的奴隸與廣大的貿易地。不然本田家無法更向上發展。」

「所以.......所以非與王府打仗不可嗎?」灣娘顫聲

「上層認為那是最快取得資源的方法。他們說如果王府願意因此臣服,願意與本田家進行全面合作。這也是拯救王府現在困難的現狀。」橫梹小姐咬牙道:「而且假如本田家發展停頓或是落後,家族便會人心浮動,管家爺爺那次反動,恐怕是只會是開頭而已。多的是人想要謀奪.改變現在本田家的體系,菊當家一直維持抗衡那些反對勢力,幾乎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現在這場戰爭,便是取得資源也可以一併控制人心的應對措施。假如戰爭輸了,恐怕會經營會面對非常困難的局面。」

「....................怎麼會這樣呢。」灣娘覺得很生氣很憤怒,聽起來這場戰爭是注定要發生的命運。她找不到任何辦法去阻止這一切。

「菊當家說戰爭三個月就會結束了。弟弟也說三個月他就會回到我身邊。」橫梹小姐望向遠方,她說:「現在我只能祈禱了,祈禱本田家早日勝利,祈禱弟弟早日毫髮無傷的回到我身邊。」

「.......................................」灣娘不語,內心百般滋味上了心頭。本田菊的意思是說三個月就要徹底的把耀哥哥打敗嗎?怎麼如此猖狂?怎麼如此可惡!怎麼如此有自信!

「灣娘。」橫濱小姐轉頭望著在棉被上灣娘,她秀麗得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她問:「妳希望戰爭的結果是怎樣呢?」

「....................................我不知道。」她垂頭嗚咽


假如耀哥哥輸了,他的下場會變成怎樣?他也會被抓來當奴隸嗎?

他是那麼驕傲的人,怎麼可以!

假如本田菊輸了,是否他辛辛苦苦經營的本田家榮景,就會毀於一旦?

他燃燒生命換取的榮耀,怎麼可以!

她希望戰爭早日結束,但是也害怕知道結果


女孩將頭埋入自己手掌,她想找人給她一個答案。但是現在誰都不能回答她

她是真的不知道未來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戰爭的結果,會迎來什麼


■■■■■■後記


橫濱姊弟這個梗埋了很久,終於開始邁入運用的篇章

今後隨著戰爭型態的變化,姊弟兩的命運與心情也會遭受更大的衝擊



因為一開始在構思戰爭的時候,就覺得需要一個點與一個人

去述說戰爭上的故事

灣娘與菊與王耀,基本上三個人因為都象徵著多數,所以太難運用了

我需要一些有血有肉的小人物,去演繹那些掙扎與迷惘

所以...........自創角色就冒出來了

呃,據說其實在同人文裡頭自創角色其實很不討喜啊(掩面)

如果讀者大人覺得閱讀那些自創人物的篇章感到不適應的話,鴨子先說抱歉

那些自創人物其實就是拿來作為整體大環境的背影描述運用

基本上是襯托主要角色的故事進展

比方說敲打一百字描述戰場的慘狀

不如直接抓出一個人物,活生生的描述他在戰爭遭受各種事情

 

其實百年大綱與結局早在去年4月的時候就完全決定了

如果說還有空白的地方,就是戰爭停止的前3年

在灣與菊家面臨敗戰前那段最苦痛與最瘋狂的時間。懷抱著絕對的希望與想像,為了勝利,任由一切都失控與脫序

鴨子到底該用什麼語調與筆觸,去形容那段夕陽西沈前,絢爛、暈眩美艷到讓人窒息的滿天紅霞

鴨子一直在苦惱......

不過老實說鴨子到5月之後才有可能描述到那裡,現在鴨子至少還有7~10章大綱急需生文(毆)對於想新文大綱遠比磨文速度快的事情感到絕望


灣娘此時還很天真,她以為自己乖乖服從本田菊就可以減低不幸

她也以為本田菊是無所不能的強者

事實上,本田菊貌似控制了灣娘的一切。但是在國際的大潮流上.還有內部事務的處理

本田菊也必須面對眾多的挑戰與紛擾與掙扎,沒有人是真的無所不能

尤其本田家先天體質極虛,始終依賴對外貿易,並沒有堅強廣大的內部資源作為後盾。


很多事情都不得不去作,即使是壞事

壞事不幹,可能會發生更大的壞事。該怎麼解釋才好呢

但是菊總想著,如果哪一天他成功了,那麼他以前作的壞事,才有了犧牲的代價

不過看在受害者的那一方卻顯得格外可惡可恨吧!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