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說明1:此乃甜?番外,沈重主線又寫了一個月了,且出了番外輕鬆下吧!再不給鴨子一點甜份。我一定會因為血糖過低直接暴走
文前說明2:這次是三個短篇,說明灣、耀、菊在過去不同時期的關於感冒的小小回憶。

【感冒:灣娘篇】

時期:灣娘尚是王府東南處小茅屋獨居的小孤女

小灣娘感冒了,小小的身子都是汗水,躺在床上發燒中。

說來灣娘在地球上最討厭的事情應該就是生病, 對一個很少有生病經驗的野生小女娃來說,即使是小小的感冒,也是隨時會蔓延成死亡的危機,所以每一次生病,灣娘都覺得自己會孤拎拎病死在茅屋裡,或許屍體會被野狗吃 掉,連發臭生蟲的機會也沒有,根本沒有人會發現這個世界少了她的存在。因為害怕與恐慌自己生病而失去勞動力下,就會變成一具孤伶伶的屍體,所以當灣娘身體尚在健康狀態時她就會預備好各式草藥與存糧放置在自己房間。耕田、打獵、燒飯...獨居的人什麼都要會,當然也包括一點小小的醫療常識。


所以這次或許因為亞熱帶氣候的冬春之際氣溫忽冷忽熱導致的輕度感冒,灣娘倒不怎麼驚慌,抬起沈重的手腳,她強打起精神進了廚房替自己熬上一鍋粥與燒了一壺熱水。服下自製的退燒藥以後,小女孩很放鬆的躺在床上。她想人越賤命越韌,明天應該就能夠康復了吧!畢竟她唯一的優點就是身體健康。


當灣娘 暈暈沈沈的快要進入夢鄉之際,茅屋外頭卻傳來少年溫潤的嗓音。

「灣娘?在嗎?本田哥哥來看你囉!」

「.............」本田哥哥?對了!那是前陣子新認識的哥哥,不似王府那些親屬把自己當空氣。從剛見面開始,他就對小孤女很友善,在她無聊的日常獨居生活中。他常常過來陪她聊天與教她認字。他怎麼過來了?平常這是讓灣娘非常高興的事情,現在偏偏在自己在感冒。在臥房的床上,灣娘勉勉強強拉開喉嚨叫道:「本田哥哥!抱歉!今天我身體不舒服,沒辦法招待您。請您先回去吧!」

「身體不舒服嗎?那得趕快請醫生過來診療才是。這時候我怎麼可以離開呢?」灣娘臥房走來一位眉目清秀如畫般的美少年。他身子骨纖細而線條優雅,遠遠看來宛如少女一般。

「我沒事!小感冒而已。我已經準備好糧食,也吃藥吃完了。明天應該就會康復,本田哥哥請不要擔心。」沒想到少年居然這樣直接走入自己臥房,想到自己身上平日睡的床鋪很簡陋、常穿的睡衣亦不美觀,要是被少年看到,要是他認為自己生活很隨便怎辦?小女孩紅著臉緊緊握住棉被.將自己藏在被窩中,她小小聲的說:「請不要進來臥房。拜託!」

「抱歉!如此唐突實在失禮了。」似乎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少年秀美的臉蛋,微微泛紅。連忙閉上眼睛退了出去。

聽到少年口氣中的遲疑,縮在床上,小女孩連忙出聲道:「不是啦!不是啦!我是怕感冒傳染給本田哥哥就糟糕了。這會連累本田哥哥的家人。請先回家吧!灣娘明天就會康復的。」

「不!我不回去!」少年清雅的嗓音在臥房外緩緩傳來,他說:「雖然不能隨便進女孩子房間。但是我在外面坐著陪你也是可以的。」

小女孩笑嘻嘻的說:「本田哥哥.......我會照顧我自己的,你不用擔心。稀飯.熱水.藥材都準備好了。」灣娘最擅長的事情就是自己照顧自己吧!沒辦法王府那些親戚把她當空氣一樣,灣娘一懂事時就沒人聞問,只好自己靠自己,這都是求生本能啊!

「我知道灣娘什麼已經打點好了,妳真的很能幹呢!」少年坐在客廳的凳子上,輕輕一笑道:「只是生病的時候只有一個人會覺得格外寂寞吧!讓我在這裡陪妳一下也無妨。」

「寂寞......?本田哥哥為什麼這樣說呢?」小女孩有點疑問,生病的時候覺得寂寞?她其實完全沒有那種感覺,大概因為寂寞是常態,所以她已經習慣了。

「本田哥哥以前也常常生病的,每次一生病總是得自己躺在床上療養。躺在床上的時候總是孤伶伶的一個人畫畫、讀書,聽到房外其他孩子嘻嘻哈哈鬧在一起,就會覺得自己真是不行......很是希望有人能過來待在我身邊。」少年的嗓音輕輕放軟了,帶著一點點惆悵的味道。

「那...那...是不是有人過來照顧本田哥哥呢?」躺在床上的小女孩急急出聲,聽到房外少年的回憶,她忘記了自己身上還帶著病痛,只想著假如下次本田哥哥生病的話,灣娘可以待在本田哥哥身邊,照顧他就好了。

「以前依稀似乎還有很多人來探望,但是因為生病太多次,結果現在家裡的人對於我生病似乎也視為常態了。畢竟一大家子都要煩惱生計,實在撥不出什麼人手來照應我。」少年輕輕嘆息說:「不過即使像我這樣的病罐子,也是有人很擔心我的身體....每次見面都會很仔細的問候著。」

「那一定是很棒又溫柔的人吧!他跟本田哥哥感情很好吧!」本田哥哥身邊有這麼好的人真是太好了呢!小女孩很是高興

「的確是很棒的人喔!他對誰都很好....而且又聰明又富裕又慷慨,大家都崇拜他呢。」少年聲音帶著微微黯啞,混入一抹苦澀。他說:「我跟他的感情算好或不好,我也不曉得就是了。每次見面時他總是滿臉笑容迎接我、關懷我。因為他太厲害了,我除了接納與崇拜以外。就無法再做出任何動作了。我知道他對我好只是單純因為他對外來的窮親戚都習慣加以照顧而已。在他眼裡,我渺小到不足掛意。可是我又偏偏得依賴著他才能行走下去......好比地上的烏龜抬頭仰望天上的月亮一樣。月亮是黑闇裡萬物所依賴的唯一光輝,但是卻非常虛幻又遙不可及。」

「...................................」一直看著某個人,但是某個人卻完全不在意他的存在。倆人相處之間只是表面的和諧。這就是寂寞的意思嗎?小女孩想出聲安慰少年,但是她想不到適合的詞彙。一定是因為自己書念的太少的關係,結果讓腦袋很不靈光。

「........................抱歉!說了無聊的事情,小灣娘聽起來一定覺得很悶吧!」沈吟了片刻,少年聲音一轉輕快,他說:我來說故事給灣娘聽好了。灣娘想聽什麼呢?」

「..............................本田哥哥,雖然我沒有辦法讓你的月亮回頭看你。」小女孩鼓起勇氣,她大聲的說:「但是本田哥哥絕對不是烏龜!你也是月亮喔!你是灣娘的月亮!」

「..........」沒料到房理的人兒忽然說出這樣的話,少年呆了呆

「我才是烏龜喔!每次,每次本田哥哥來探望 灣娘的時候,我都好開心,所以本田哥哥也是月亮啊!.......」縮在被窩裡小女孩越說越小聲,雖然講的是事實,但是總覺得很害羞

少年笑了笑,清洋的眉眼跳動了起來,他說:「我可以進去臥房,抱抱我的烏龜嗎?」

小女孩嚴加聲明道:「不可以!這樣會傳染的。」

在房外傳來的聲音帶笑,他說:「據說感冒傳染給別人就會好了。」

「還是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是女孩子耶!所以不可以進來。」小女孩揪著棉被,總覺得聽到那珠圓玉潤的好聽嗓音結果讓臉蛋越來越紅越來越熱了。看來病情正在加重中,千萬不能把病毒傳播出去。

「.............好吧!」

既然女孩這樣說,少年只能認輸了。畢竟他們這裡的文化非常講究男女之防。他並不希望讓她尷尬。

但是大概是因為長期獨居,她身為孩子一派天真浪漫的貪求溫情,一向沒有什麼男女區隔的意識。

少年吃定了小女孩沒怎麼想著這些事情,所以往日倆人相處交際,摟摟抱抱、捏捏臉蛋都是常態

這下糟糕了,吾家有女初長成.....他該怎麼調整心態才好??

不過第一件事情一定是...........

少年嚴肅告誡:「灣娘!比喻自己是烏龜這些話今後不能隨便跟其他男生說!」

「為什麼?」還在床上害羞的小女孩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少年笑嘻嘻的回應:「因為灣娘是女孩子啊!理解吧!」果然教育還是很重要的,找到好的時機點洗腦也是很重要的啊!

「............好。」雖然不理解,但是想讓少年高興,小女孩還是乖乖點頭了。


此時,這篇故事的主人翁尚未發現她已經朝一切的混亂,邁進了第一步。


■■■■■■■■


【感冒:王耀篇】

時期:小灣娘剛剛被王府收養

王耀感冒了,寬闊的背脊都是汗水,躺在床上發燒中。

身為亞細亞中第一家族的領導身體發生狀況,當然馬上就有醫生或來診療,數不清的家人手下慰問。湯湯水水補品擺了一桌子都是。不過王耀在吃完感冒藥物後,卻一概把所有人都驅離自己臥房。

一來嘛!他不希望自己病狀被傳染

二來嘛!身為這個古老家族的最大領導,他不習慣讓任何人看到自己虛弱的模樣

在所有人眼中的形象,還有自己每日在鏡子中所看到的形象

王耀是無所不能,強大聰慧的存在。

而且只有此時才能享受片刻安寧。王耀是喜歡獨處的,在漫長主持家務的歲月裡,在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的拜訪賓客與家人中,對他而言,孤獨已經變成最奢侈的享受。

而近來,王府門前多了金髮碧眼.褐髮紅眼.各式奇怪人種,他們帶來新的技術新的貨物與新的威脅。這讓王耀更加忙碌而疲於應付。他以前以為自己只要防範北方與西方的敵人。倒是沒想過自己最忽視的海洋也會出現了新的強大勢力。

這些新勢力的主事者,他們的腦袋結構顯然都他們的外表一樣與亞細亞的各大家族們截然不同。他們借著通商的名義搶走資源,輸入毒品,口口聲聲都是貿易自由,卻在別人的領域上絲毫不尊重別人原有的生活習慣。平常遇到如此難纏又無理的外族,王耀肯定會立刻率領兵馬將那些外人驅趕出去。偏偏現在的上司清朝老爺極為守舊又膽小。而那群外人好比一頭貪而無厭的猛獸,船堅砲利就是他們銳利齒牙,存心要撕裂王府咽喉。

幾番交涉相鬥,王耀皆落於下風。他知道旁人看笑話,打壞心思的不少。

家裡的孩子們一個一個被迫送出去與外人經營買賣,好幾個孩子受了外人的洗腦。回到家裡來。神態都不一樣了。居然神態有隱隱鄙視家裡其他孩子的模樣。再怎麼勸誡也不聽。他們依仗著外人就肆無忌憚的打壓起手足來了。

因為壓力過重,最近王耀經常生病。

累了........是不是自己不行了呢?不行了該怎麼辦呢?

王府雖然人口眾多,地域寬闊。但是卻是一盤散沙。大家都是靠著強力的上司與強力領導才勉強在一個屋簷下和平相處。假如自己無法再強力主導這個家族的未來走向。這個古老的大家族勢必分崩離析,甚至互相殘殺。這些經驗自己也不是沒遇過,每次自己身體不好需要暫時避於別院養病時。待在深深庭院的偏房療養,王耀總是能聽到房外的哀嚎伴著血腥味一起傳來。

他不能生病太久,他必須趕快康復。「王耀」沒有權力生病。

這樣一想,他下意識想爬起身子。

在此時,他卻感覺到一隻軟軟又粗糙的手,撫摸著自己的額頭

睜開眼睛,王耀看到一個黑髮黑眸,頭上帶著幾朵花兒的小女孩,趴在自己床邊。拿著手帕給他擦汗。看到他醒來了,她很高興的說:「耀哥哥!灣娘給您端杯茶來好嗎?」

嘴吧正渴,於是王耀點點頭說:「麻煩了。」

這個灣娘是新收養的 小女孩,是前陣子從海邊那裡的小茅屋撿回來的。

家裡孩子很多,對於收養她的事情,幾乎所有家人跟上司們都意興闌珊。只是沒想到這女孩的存在 居然會被外人覬覦,而且還產生了一點關於政治上的問題。所以儘管覺得小女孩的存在對於王府來說可有可無,但是為了免得日後多生事端,王耀還是將小女孩帶回來王府收作妹妹。只是她來的日子太短,外加上司也介意灣娘之前的種種經歷, 不希望她與一般孩子住在一塊。於是王耀只好將小女孩安置在自己院落。自己親自教養。

因為之前一直是個孤兒,小女孩舉止一直都沒有平常女孩的嫻熟嬌媚。她相當大膽活潑。作什麼事情都橫衝直撞。這讓王耀的教育過程出現了種種煩惱,府裡的閒人很多.謠言更多。大家都在等著看新入門的灣娘笑話。

「耀哥哥!請喝茶。」

小女孩伶俐的端了杯茶,小小的身子爬上高高的床,她直接將茶杯送到王耀嘴邊。王耀苦笑道:「灣娘!哥哥自己喝茶就好了。不用靠那麼過來啊!小心被傳染,趕快出去吧!」

「沒關係,據說感冒傳染給別人就會好了。」小女孩依然趴在床上,小小的臉蛋抬頭仰視王耀,她很認真的說:「耀哥哥,我那麼小,不似府裡的其他哥哥姊姊能夠幫助你。那麼你就把感冒傳染到我身上,這樣耀哥哥就能夠康復了喔!」

「傻孩子,你感冒的話,哥哥會心疼的。」王耀溫文一笑,揉了揉女孩烏黑又柔滑的長髮。這小傢伙雖然莽撞,但是心地很率真。總是讓他覺得很可愛。

「我感冒沒關係的,可是耀哥哥感冒可是會有很多人煩惱的,所以還是讓我感冒吧!」小女孩很認真的說:「因為耀哥哥是月亮啊!所以必須趕快康復才行。不然很多人都會很害怕。」

「月亮??那是什麼?」王耀詫異,他生病跟月亮有什麼關係。

「那......那是灣娘以前一個認識的哥哥跟灣娘說的..」想起過往的回憶,小女孩秀麗的臉蛋紅了紅,她小聲說:「他說有人存在就像月亮一樣,在夜晚中放射了光明。大家都依靠著月亮,在黑闇中才不會害怕。我覺得耀哥哥就是月亮啊!您的名字就是光輝的意思。」

心念一動,王耀腦袋裡出現了一個少年的影子,他最近很少來王府拜會了。他問:「告訴你這個故事的人,他說他是什麼?」

「他說他是烏龜.....只能抬頭看月亮的烏龜,對月亮一點意義也沒有。當時他好像很難過。」小女孩低下頭,輕聲說:「可是灣娘想啊!就算是當一隻不被重視的烏龜也好。在看到月亮光輝黯淡的時候。小烏龜一定是祈禱自己能夠幫上月亮一點忙,就算粉身碎骨做為代價也好。月亮是絕對必須一直燦爛的照耀著大地。因為還有很多動物需要月亮。」

「.................傻孩子。」望著眼前小小女孩,眉眼間帶著憂愁的模樣。王耀一下心裡明白了幾分。雖然這個孩子什麼都不懂,不明白自己在外頭遇到的為難處境。但是孩子敏感的性格還是能感覺他疲憊與煩惱。於是她用她理解的方式想要過來幫助他。無論是收養前或收養後,王府對她一貫的漠視與敵視, 她為什麼還能這麼熱誠的擔憂著這個陌生的兄長呢?真傻呢!可是王耀也覺得這樣的小妹妹非常可愛。

輕輕撫著小女孩的臉愛,王耀認真問:「那哥哥問你。假如烏龜就這樣為了月亮犧牲了,月亮因此感到後悔的話。該怎麼辦?」

「耀哥哥.....」小女孩白白的臉蛋微微燒紅了,顯然這問題她還沒想到。果然還是個孩子。

望著發窘的小女孩,眉宇流轉,王耀輕輕一笑道:「連這種問題也沒辦法回答,還說什麼犧牲不犧牲?灣娘!乖乖出去寫功課吧!明天我要考你課文進度。」

「..........好。」

聽到考試,小女孩垂頭喪氣的離開了。獨留王耀躺在床上笑個不停

他忽然想到自己明明是一個懶散又隨和的人。但是為什麼扛起著個古老又巨大的家族發展,這責任扛了幾千年也不厭倦。還不都是為了照顧這些可愛的弟弟妹妹們嗎?

孩子真是可愛呢!看來自己要趕快康復才行


此時,這篇故事的主 人翁尚未發現有些人即使是他想保護。也沒辦法拉住手的。


■■■■■■■■


【感冒:本田菊篇】

時期:灣娘進本田家當佣人了。剛剛發生菊灣倆人在櫻花樹下KISS的事件

本田菊感冒了,厚實的胸膛上都是汗水,躺在床上發燒中。

時間是冬天剛過的春天,外面暖洋洋的陽光照耀著新綠的草芽。空氣中瀰漫著花朵的甜香。

理論上病人應該待在自己臥室好好修養。實際上常常生病到駕輕就熟的本田菊可沒有那麼好對付。他原本想繼續抱病工作,可惜醫生剛離開後,被一票手下連哭帶拉著把所有文書搶出去了。留了一個祭品給他當消氣包。他不趁機發洩一下還真是太對不起自己。


「灣娘!水!」

「灣娘!這稀飯很難吃!」

「灣娘!我想吃鹹一點的點心!」

「灣娘!我腿酸!或來幫我 捏一下。」

「灣娘!我睡不著,妳幫我找點閒書」

「灣娘,好無聊啊!過來唱首歌吧!」

「灣娘!妳再不好好服侍我,我就要開始工作囉!」


躺在病床上的年輕男子發出了珠連串般的要求,他望著照顧自己的女孩因為自己的要求手忙腳亂,她穿著他挑的粉色和服在他身邊團團打轉.。耽擱工作的鬱悶一下清除了,本田菊的心情格外輕鬆愉快。


「本田菊!!你給我節制一點!病人就要躺在床上乖乖休息 啦!不要五四三作那麼多要求!」一手夾著書籍,一手捧著特別加上肉鬆與鹹魚的稀飯。一下忘了敬稱。灣娘氣到俏麗的臉蛋都脹紅了,她咬牙切齒的說:「大阪與管家爺爺都說了,今天絕對不讓你碰到工作一下。絕對不許拿筆。」

「我記得是交換條件啊......」躺在床上的男子,他那貓咪似的眼眸,狡詐的盯著女孩,他說:「今天我算是養病兼度假....你不是就負責過來伺候我,逗我開心的嗎?請善盡你的職責好嗎?」

的確是因為這樣的關係。今日管家爺爺與橫濱代替自己工作。然後讓她去執行更加神聖重要的任務—勸這個難纏的病魔王休息。臉黑了一半,灣娘咬牙問:「..............菊當家!請問您要先吃飯還是要先看書?」

「唉唉!看男人婆那兇惡的臉,我都沒胃口了。不想看書也不想吃飯。」本田菊壞心的勾起優雅的嘴角說:「啊!我頭有點疼,過來幫忙揉一下吧!」

灣娘的臉蛋扭曲了一團—好想把書與熱稀飯砸在他臉 上。這個人本性實在邪惡,存心 為難她拿來做遊戲消遣的。為什麼她前陣子會覺得這樣的他,自己無法轉移目光呢?忍不住想要緊緊擁抱他與親吻.................唉!要是時光能倒轉就好了。

「要是我被傳染了怎麼辦阿!我明天還有很多工作耶!」雖然這樣大聲抱怨著,不過女孩還是乖乖的跪坐在男人面前幫他揉起了太陽穴。平常他身子骨不好還那麼喜歡逞強工作,難得有機會幫他按摩這種事情。灣娘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雖然知道他不領情,她纖細的少女心還是希望他的身體能多少舒服點.......

本田菊仰視灣娘說:「頭....大腿.....」

含著溫柔,女孩低頭問:「要我揉的輕一點嗎?」怎樣的力道去按,他會比較舒服呢?灣娘不停調整自己的按摩的手勁。

「你真是遲鈍的要死.....」本田菊邊抱怨邊將自己的頭靠在女孩跪坐的大腿上。他調皮的說:「既然要按摩了,就有誠意一點吧!雖然大腿很粗,不過當枕頭還挺不錯的!」頭底下傳來柔軟與彈性的觸感的確很好。本田菊滿足的瞇起眼睛。

灣娘的臉蛋扭曲了一團—好想把手指直接插入這壞人的鼻孔。

「這樣舒服嗎?菊當家......」灣娘咬牙切齒,強制壓抑怒氣柔聲問著

「頭皮就順便也按摩一樣下...啊!反正你閒著也閒著!就找點有趣的話題陪我聊聊天吧!」閉上眼睛,本田菊悠悠哉哉的享受著這美妙的度假時間。雖然的確頭與身體都很沈重。但是既然有可愛的人兒相伴,那也不算什麼。

雙手巧妙的按揉著男子的頭皮,一下輕一下重,但是抓著最適當的角度與力道,灣娘悻悻然的說:「那我們來討論,怎麼會有人個性那麼發展的那麼偏差......為什麼連生病都不好好休息,只想著工作或是整人。到底是什麼原因.......」

「為什麼啊........」男子偏頭想了想,淘氣一笑說:「沒有為什麼啊!我現在享受我努力的成果有什麼不對嗎?」

居然說的那麼理所當然的樣子,灣娘的臉蛋扭曲了一團—好想把把他的頭皮掀起來,看看裡面裝什麼!

「菊當家莫非發燒也把自己腦袋也燒出問題了嗎?」灣娘恨恨的說:「你的身體是你自己的!要自己保養啊!跟享受你努力成果有什麼關係!」

「我以前生病的時候總是孤伶伶的窩在被窩裡.....像隻烏龜。我好想要月亮啊!可是月亮照耀著大家,遠在天邊的月亮哪裡顧的到小小的我呢?我曾經想當月亮,但是無法。我以前想不開,很自怨自哀....」膝枕在女孩柔軟的大腿上,本田菊輕輕一笑說:「後來我想通了,得不到天上的月亮,我還有水里的月亮啊!」

「..............我聽不懂....」她的雙手還是持續按揉著他的頭皮。灣娘皺眉,他現在講的話一點都沒有邏輯,不似平常的本田菊。

「其實我一直都是烏龜!不管怎麼努力還是一隻烏龜,但起碼經過一番努力,我已經得到我的月亮了....」躺在灣娘的大腿上,本田菊睜開眼睛,雙眸擬神望著上方的灣娘說:「身為一隻烏龜還過的那麼幸福了,總覺得很可怕.....」

望著本田菊盈盈黑色的水眸,他很難得在她眼前示弱呢!忽然湧起一股淡淡的捨不得,這段時間相處,她很清楚他是多麼要強的人,為了維持現在本田家的蓬勃發展又做了多少努力.......。半安慰也算是半開玩笑,灣娘笑嘻嘻說:「當烏龜也沒什麼不好的啊!像我就是一隻樂天.堅強.又活潑的烏龜!」

安躺在女孩大腿上的男人忽然出聲問:「那我還是你的月亮嗎?」

「咦咦咦咦?」灣娘腦袋忽然閃過一些模模糊糊回憶,關於月亮,種種奇怪的畫面....

「算了!當我沒問!」

沈吟了片刻,本田菊 望著頭頂上的人兒,內心一下又酸又甜,她果然不懂的,大概吧!誰叫她是月亮呢!月亮是能散發自己光輝照耀黑闇的存在。那時後在茅屋,年幼的她說他是她的月 亮。她大概不知道這句話照耀了當時的他吧!

當時他也以為自己可 以變成月亮,為了她變成月亮。可惜一番努力後,在某個非常美麗的黃昏裡,望著王耀與灣娘相親相愛手牽手離開的背影,他才突然發現,他是絕對無法成為月亮 的。因為他沒辦法不求回報的放射出自己的光輝。....沒辦法坦然的祝她 幸福,他想要她的愛。如此沈重、如此自私、如此自以為是,他終究是一隻需要月亮的烏龜而已。

不過現在他已經變成 一隻很強大的烏龜。即使月亮再怎麼不情願。只要束縛她、洗腦她,烏龜還是可以過著擁有月亮的快樂日子。好比現在.......頭下枕著她的大腿,感覺她小 手不停在自己頭髮遊竄,仰視著那扁著紅唇的俏麗臉蛋,本田菊感覺到非常的快樂。這樣的快樂,他自私希望能夠一直延續到永遠。

「其實月亮很奸詐,每次都會對烏龜說一些好聽的話,但是她每次隨口講講都忘了!所以烏龜決定再 也不要什麼諾言了」本田菊嘴角鉤出狡詐的笑,他說:「月亮在想什麼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只要讓月光照耀在烏龜身上就好了。這樣烏龜就心滿意足了......月亮想離開也沒辦法,只要做到這種地步就可以。」

這是什麼恐怖結論啊!灣娘的臉蛋扭曲了一 團—好想敲打這個人的腦袋,忽然很同情本田菊嘴裡的月亮。肯定被變態烏龜整的死去活來

灣娘悻悻然的說:「菊當家的高燒看起來是很嚴 重阿!連說話都出問題了!」

「...........................」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了嗎?」看著躺在大腿上的男人久久不說話,灣娘擔心了起來

「唉!對阿!誰叫某人揉手勁太重了。弄得我越來越不舒服了。」本田菊俊逸的臉蛋露出壞壞的笑,他說:「看來只能用究極的退燒法了。」

「什麼退燒法。」望著男子好看的眉眼放出燦爛的光芒,灣娘隱隱約約感覺很危險

「其實也不難,即使是男人婆也作的到。」躺在女孩的大腿上,男人重新閉上了眼睛,緩緩啞聲說:「吶!把衣服通通脫了。用身體來幫忙退燒如何。聽說這個方法非常有效!」

「........................」把......把衣服脫掉???他到底想做什麼啊!絕對不只是擁抱與親吻而已吧!!女孩呆了呆,雙手也沒有動作了,一瞬間燒紅了臉蛋,然後拔足落跑

果然是色情狂!

真是變態烏龜!

誰當他的月亮真是倒楣的不得了!

「唉呀!氣走了。真可惜啊!我還以為起碼會掙扎一下的說......」本田菊好不惋惜的爬起來,拍拍自己的身體,朗聲說:「剛好趁現在整理一下工作吧!」

順利的氣走了監視者+礙事者,於是變態工作狂又開始了工作模式

身為一隻烏龜,優點就是絕不放棄努力。


此時,這篇故事的主 人翁尚未發現—烏龜再怎麼努力,月亮其實還是高掛在天上,自顧陰晴圓缺。不會只屬於它。



■■■■■■後記

 

為什麼是烏龜與月亮呢
大概是因為,鎖國的感覺向是把身體藏入龜殼裡。但是雖然獨自躲起來很安全。又很寂寞。尤其在晚上什麼都看不到的黑夜。就變的格外恐怖了。此時從龜殼伸出 頭。望見黑闇天空中唯一的月亮。那柔和的發光源,跟刺人的太陽完全不同的淡淡光芒。孤單的烏龜會覺得月亮很溫柔吧!烏龜雖然很孤單,可是每天晚上還是能夠 看到月亮高掛在天空上,照耀著自己的身影!會覺得那種無私的溫柔那也是一種愛情吧!............不好意思。這是鴨子的妄想,看到海龜根據月亮 潮汐爬到沙灘上產卵.......所想到的妄想畫面。


抱歉!本週是番外還那麼晚出來

實在是因為鴨子腦袋出現的撞牆期........

我一直在想,我有必要繼續寫百年流離嗎?

二戰的種種都太敏感了,那些不好的事情都過去了

我拿出來冷飯重炒,又何必呢


要寫菊砍王耀.灣砍王耀.王耀砍回來。血液橫飛!慘叫與屍體與血尿一起噴撒出來的飢餓戰場

到底有什麼意義呢!鴨子寫了不會比歷史考究,也絕對不可能看人看了有關於戰爭的內容後感到愉悅或是快樂

都是黑色的惡夢而已,這樣寫下去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處,不好的事情被掀起來

灣家.菊家.耀家不管是誰都不見得看的高興, 我想不到任何好處

而且鴨子只是一個人,甚至算是自以為式的人,描寫的立場或許無法滿足所有讀者大人

甚至刺激很多讀者大人,造成他們內心不舒服。好比在公園散步看到狗大便。雖然大家都說看到狗大便繞道而走就好了。但是知道自己周遭有狗大便。內心還是會覺得很討厭吧!

 雖然被講的怎樣我素來不去在乎的。我早決定我可以道歉,下跪.砍文。但是我要寫什麼就是要寫什麼
 可是我有必要這樣找自己麻煩嗎?我為什麼非得去寫這種讓我內心很痛苦的東西呢
 我一向最怕麻煩了。怕到幾乎隨時準備消失不見。
 單單純純創作一些甜而溫馨的CP創作.在二次元世界不是比較安穩也受歡迎嗎?


當然,鴨子想寫的東西其實某些離甜而溫馨實在太遙遠了

可是我還可以選擇不要寫的......不要折磨自己,也不要折磨別人

我這兩天一直想,為什麼我要寫.......我已經離單純為了自己作的事情而感到喜悅的時期很遠了

現在鴨子腦袋滿滿都裝著,我這樣做我自己快樂嗎?有什麼意義嗎?

是不是在鑽牛角尖呢!苦笑!可是鴨子是很認真的在想呢

因為有沒有意義與會不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對鴨子而言很重要

起碼在書寫百年主線對鴨子來說,已經變成非常沈重的事情,一點都不快樂的事情

這個很重要阿!我找不到繼續堅持的理由......


當然啦!我說過!故事大綱完成了,如果我斷頭的話,我一定會把全文大綱放出來

結局是一定有的,一定會給出交代的,大家不用擔心

當然我也知道說這種話,很任性。真是對不起一直支持鴨子的讀者大人

不過依照鴨子的程度,其實三天後也該忘了.......

啊啊~我不是說讀者大人的關係,我是說鴨子自己寫的並不怎樣的問題

很抱歉,關於百年是否繼續。請讓鴨子思考一下吧!這一切都別人都沒有關係,純粹是鴨子對於自己的行動產生了疑問

下週或許會有答案吧!笑


在此敬告所有關心鴨子的人

如果哪天網站不更新.撲浪也不發言.......代表鴨子又找到新的樂趣了,猛烈燃燒到失蹤的地步。我沒事!大家請都不要放在心上(笑)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