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到底應該用什麼形式來描述呢?

理論上是一方與一方勢力之間武力的廝殺衝突。

然而戰場是在森林、山谷、平原、街道、民宅、市場??

軍人維持生命與氣力所需的糧食與兵器的來源???

乃至於戰爭消耗的人命與所得的戰果,與維持佔領地區所需要的人力與物資。

種種必需考量的因素與結果,不止影響前線的軍人與將士,也深深影響著後方的人民


一開始本田家後方對於這場戰爭上上下下普遍公開氣氛都是抱著樂觀與愉悅的期待,他們深信這場戰爭是能得利的,畢竟這些年來雙方衝突下,本田家在王府得到了不少經濟利益。王府儘管資源人口眾多,但也是因為如此,王府眾股勢力明爭暗鬥非常複雜,國際勢力往往利用王府勢力的內鬥得到本身的經濟利益。本田家也是如此。他們也深信這場戰爭是師出有名的,沒道理那些歐*美勢力可以在亞細亞肆無忌憚的索求一切。本田家卻不行呢?假如王府現在已經虛弱到無法保護亞細亞,那麼承襲昔日王府優秀文化的本田家取而代之又有什麼不對?本田家改造腐爛掉的王府,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這次本田軍想要在王府鞏固自己勢力,得到更大的利益。只是這次貪婪的索取,王府卻不再退縮而息事寧人。王府號稱要打到最後一兵一卒,而本田軍也快速集中優勢軍力與軍備由北往南快速往下佔領王府重要據點。過了三個月之後,戰爭依然 在持續著。

屠殺在戰爭前線發生,也在後方沈默的悄悄展開,在本田家,那些不愛國.不聽話.或有異議的反動人士,一個一個莫名其妙的死於非命。

對於勝利,本田家多數的人民與幹部是絲毫沒有懷疑過的。他們的男人不停的在前線被折損著,他們的糧食與衣著越來越被蓄意的節約著,已徵集更多兵士.糧食好送到前線,但是那又怎樣呢?一個一個重要據點被攻略了下來。遠比本田家本土更大的土地都一塊塊被佔領了,為了保持勝利的成果自然需要更多的兵員與資源補充。

未來是無限光明的,只要戰爭勝利。

本田家會居於世界的頂點。拯救亞*細亞免於歐*美殖民魔爪的英雄。

帝**國萬歲

灣娘在本田家過著表面上寧靜的日子,她一樣執行農業生產。一樣住在本田菊的房間。一樣跟 著本田家的幹部們接受愛國思想教育。但她所生產的糧食開始大批大批被運送往不知名的戰場,她周圍的男人從老到少開始一批一批的開始接受軍事訓練而消失在她 面前。她陪著橫梹小姐.眾多本田家女眷,一邊進行勞力生產,一邊忐忑不安的等待自己在前線戀人.親人的消息。她們一邊因為自己男人為了國家奉獻而無比驕傲,另一邊卻也矛盾的希望傷亡不要降臨到自己男人身上。

而灣娘對於戰爭的心態卻是比其他人更加矛盾的,她希望戰爭早日結束,但是也希望戰爭不要結束。她知道這場戰爭打下去消耗的只是王府無辜人民與雙方士兵的性命。可是不管這場戰爭到底結果為何?她該用什麼面目欲面對呢?可是在外務組思想教育的高壓監控下,她除了生產送去戰場的軍糧外,等待外別無他法。

本田軍的陣亡名單越來越長了。

另外一方陣營看不到的陣亡名單也會越來越長

一條性命只有幾個字作結論

她只能覆頌著那呆滯的戰爭口號,眼睜睜看那一切慢慢毀壞掉。


直到某個驚人的消息來臨—「本田菊帶領的主力軍困於南方。」


■■■■■■■■■


由於後援士兵補充不及,佔領區域過大導致本田主軍力分散,而王府軍選擇了以空間換取時間,誘敵深入至不熟悉的地形。王府軍的對策很簡單。雖然現階段經歷幾次戰役的失利,王府軍很明白自家雜七雜八的軍隊正面迎擊訓練有素的本田軍,勝算很低,但他們可以將把本田主力軍分散而困在不熟悉的地形裡,採取包圍戰術,假如本田軍敢輕舉妄動,便採以打帶跑戰術,進行游擊偷襲消耗本田軍軍力。要嘛!本田軍硬是突圍衝出地形,導致軍力大幅消耗後,王府軍再以人數優勢加以將本田軍全數消滅。要嘛!本田軍就活生生被困在這裡,直到餓死為止。

出去是死,不出去也是死。

帶來此驚人的消息的是橫濱。他突圍離開了包圍,便馬不停蹄的趕向本田家本陣營求援。

圓圓的娃娃臉與結實的身軀已經因削瘦顯出了稜角,肌膚也曬黑而有了皺紋。短短的下巴蓄滿了鬍渣,但改變最多的還是眼神。原來他的眼睛是清朗的有如夏日的藍空一樣,總閃爍著對於生命的熱情與理想。而這番從戰場歷劫歸來,他的眼睛已經變的尖銳而泛出野狼般機警。

他從一個開朗純樸的少年變 成一個蓄滿攻擊力的軍大爺。

原本看到弟弟平安歸來,久別重逢,橫梹小姐簡直是發了瘋般的高興。高興到不管姊弟出征前發生的種種爭執,她前前後後拉著灣娘張羅飲食與衣著,就希望弟弟好好休息一番。但對於姊姊這樣熱情的招待,橫濱卻客氣婉拒了,他說必需先將前線軍情詳細告知本田家上層,商量應變對策後又更需即時採取行動,隨軍回到前線。

面對本田軍主力被分散陷於不熟悉的地形而遭到游擊軍包圍的處境,很快上層會議便決定派出大批援軍攜以新式軍備從外部突破包圍與本田軍主力會合,一併用優勢軍力將王府的游擊軍強行掃蕩。

由於外務組最高領導大阪早已征戰在前線,故率領後援軍的將領則是外務組第二把交椅:神奈川。而準備隨後援軍出發的橫濱卻提出了希望能夠多帶一位臨時助手的要求。

擔任嚮導與翻譯的灣娘

為此橫濱特別帶了灣娘求見領軍的神奈川。他們一併參加了後援軍會議

「我希望灣娘能夠參加這次後援軍。」在後援軍會議中,橫濱向灣娘提出要求,他說:「當然現在不可能讓你成為正式戰鬥員的身份,請灣娘以戰鬥協助員的身份隨軍。」

「我嗎?」

灣娘很吃驚,與其說是吃驚徵召這件事情,不如說是吃驚橫濱要她前往戰場這件事情,灣娘有這種資格嗎?在本田家,上戰場原來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受訓練或是有點身家底子的人,在第一關徵召士兵的忠誠調查下就會被刷掉。雖然開戰這些日子以來,灣娘一直安分守己的執行上層交付的生產任務,可是灣娘也不認為本田家所有人有因此對完全的信任灣娘。

「妳不想為了本田家的榮耀而奮戰嗎?」橫濱問,雖然他也不認為一個女孩子想去前線戰場,但是這次後援軍已經在於兵力與裝備都已經準備齊全的狀況下,卻因眾多將領被分散在偌大的佔領區上,欠缺一個老練的嚮導,目前亟需一個熟悉王府地形、情勢的人,而灣娘曾被王府收養的經歷,此時就變成一個不可多得的優點。

「..........................」灣娘垂頭,她對於廝殺這種事情原來是毫無興趣的,儘管在管家爺爺教導下有學習武術,但是那原本並不是拿來衝突作用。而且說什麼狗屁榮耀,她才不相信呢!但是此時卻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如果她不從軍的話,她的下場就是一直被外務組的人監控於本田家,被壓榨勞動力到戰爭結束為止。如果想要改變戰爭結果的話,如果想要阻止戰爭的話,只有這次機會了。雖然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改變本田菊與耀哥哥的心意,但無論是誰輸了,她都不能接受,她不能坐以待斃。

她想要跟本田菊與耀哥哥見面!上戰場才有機會。

「我願意。」灣娘聽到自己的喉籠發出了聲音。雖然看不到自己,但是她猜她的眼睛一定亮的嚇人。

「你願意並不代表我接受。」主席神奈川在會議桌主位上瞪視著位於末席的灣娘,他冷聲說:「我領兵,沒有辦法接受一個忠誠度有疑慮的人隨軍。」

「現在菊大人與諸多將領被困於險境,灣娘是現階段最好的嚮導與翻譯,能夠利用的資源當然要摒除其壞處,運用其好處。」橫濱笑吟吟的說:「關於神奈川大人的顧慮,那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既然您對於灣娘的忠誠度帶有疑慮,不妨在此立下軍令狀,將灣娘的親友做為人質,假若灣娘行動不如您的心意,並立即處決人質。聽聞家姊與灣娘相當親善,小的願意將家姐的性命獻上,但願這次後援軍出兵一切順利。」

「橫濱........」灣娘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談笑風生的少年。這些日子以來,橫梹小姐是多麼擔憂他在前線的安危,他知道他在說什麼嗎?他真的還是昔日那個愛笑又善良又熱心的朋友嗎?她只覺得背脊一股冷汗流下。

「看來橫濱君跟著菊當家在歷練了這些日子,真的是大有長進。」神奈川鏡片下的細長美眸,滿滿都是笑意,站在會議的主位上,俯視眾人,神奈川沈聲說:「就照橫濱君的意見處理吧!這次後援軍的確需要嚮導。」

最後會議結論之一:確定灣娘以以戰鬥協助員的身份隨軍,同時間立下軍令狀以任勇洙、京都、橫梹小姐為人質,以防灣娘有異心。


■■■■■■■■■


「橫濱!橫濱!橫濱!等等!」

會議結束後,參加會議的幹部們皆魚散而出,準備三日後即將出征。而頭帶著雙花的女孩則快步追上一個身型削瘦的少年。由於少年離開的步伐又快又急,讓個子矮的女孩拼命追了好久才在外務組的庭院走廊上追上他。

「有何指教?灣娘。」橫濱慢慢轉過身來,娃娃臉上毫無神情

「這個方向,不是回到橫梹小姐的住處吧!三天後軍隊就要出發,你不去見見你姊姊嗎?」灣娘咬著牙問,橫梹小姐是多麼著急自己弟弟的心情,陪在她身邊的灣娘是最理解的。

「沒有什麼好見面的,我先回去自己的宿舍休息與準備三天後出發的事情比較重要。」少年淡淡說著,彷彿家人只是陌生人一樣。

「橫濱!你變的太奇怪了吧!橫梹小姐可是你姊姊啊!她一直苦苦盼著你安全回來,你不見她,居然還利用她的性命作為威脅我的籌碼。」左顧右盼確定四周沒有外人,灣娘氣憤的將橫濱拉近,咬牙低聲控訴

少年反手抓住女孩的手,諷刺性的笑道:「不要說是姊姊,假如能夠讓本田家獲得勝利的話,即使把我立刻犧牲也沒有關係。我現在心裡只想著勝利!」


面對少年堅定的話語,女孩一下講不出話了,只是露出很悲傷的表情看著他說:「那麼,勝利以後還剩什麼呢?我們能回歸以前的快樂生活嗎?」

灣娘還沒有忘記眼前這一臉冷硬的少年,他曾經是那麼愛笑又那麼善良,他曾一整晚興奮拉著自己追問偶像耀哥哥的事情,也曾一整天早上陪著自己練武,因為怕打傷她,所以他總是收力三分。他曾因為希望內務組能多受上頭重視一點而拉著灣娘計畫要怎樣加倍努力工作。在發生那個意外之前,橫濱與橫梹姊姊兩姊弟一直都算的上是灣娘在本田家最好的朋友。

很多事情,一旦發生以後, 要回去以前無憂無慮的時光是不可能了。而眼前少年陌生而毫無感情的神態,讓灣娘感到恐懼。


「除了勝利之外,我無法思考任何事情。」轉頭確定身邊沒有監視的人在,少年斂眉垂首,他道:「一開始上戰場我也很害怕!什麼槍.砲阿.很重又很燙!一直殺人!移動!殺人!移動!殺人!移動!勝利了沒有什麼好高興的,馬上急著要去打下一仗,輸了卻非常的悽慘。害怕敵人馬上追過來報復.......亂七八糟的簡直像是惡夢一樣。」

「那就不要回去戰場啊!」灣娘急急說著:「你不想去,為什麼要逼自己去呢!殺人原本就是不對的事情。」


「我根本不想回去戰場!我也不想殺人啊!.........可是說這種話只有死路一條而已。別傻了!菊大人還在被包圍等待我們領兵去支援呢!其實依照菊大人也可以率領兵力強行突圍!但這樣犧牲太大了,老弱殘兵、傷兵只有死路一條。菊大人是這樣為了我們著想,我怎能棄他於不顧呢?」少年抬頭,褪去那公式化的冰冷,黑色雙眼裡開始出現了深深無奈的惶恐,他啞聲道:「灣娘你不曉得,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了,我已經背了不少人命!做了很多混漲事,根本不可能回到什麼快樂的日子。如果輸掉戰爭的話,敵人一定會報復回來,這樣什麼都會完蛋了。我不能連累姊姊,非要勝利不可。所以只要能獲得勝利我什麼都願意做。」

「.....................」女孩一時說不出什麼話語,她呆呆的看著眼前徬徨而絕望的少年,她難以想像少年殺人的模樣。



「三日後援軍出發,注意自己的言行,要知道, 軍隊殺最多的第一是敵人,第二就是忠誠度有問題的叛徒,一堆處決罪名都是莫須有的。」少年緊緊握住了女孩的手,露出了一抹苦笑道:「我已經無法思考,以後我會變成怎樣,
姊姊一向反對我從軍的,她不會高興我變成這樣..........姊姊早點把我忘記,對她來說是好事。假如我回不來的話,為了本田家光榮犧牲也算是給她添了面子,念在過去的情分上,姊姊就要拜託灣娘多照顧了。」

說完少年就快步離開了庭院,他左顧右盼。彷彿有人隨時監視他一般。

他是怕本田家有人去告密?是怕死在自己手上的冤魂呢?還是怕被發現他的改變?

怕到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敢見了

戰爭之後,勝利會剩下什麼呢?

灣娘望著那遠去的背影,忽 然一陣悲哀爬上了心頭

 


■■■■■■■後記


主題是.................變化

要說是什麼變化呢~灣娘是,橫濱姊弟也是

洗腦教育是很恐怖的,雖然很清楚那是洗腦教育~那是不對的

但是洗腦教育洗久了,被人強制信仰某個主義久了

不知不覺,就會變成一種習慣與理所當然~然後開始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

等到一切風波都平息後,忽然回頭想想,就會覺得當時的自己怎麼那麼可怕.................


我覺得自己寫的不怎麼好0TZ...........先請罪

唉唉唉唉........就是覺得自己寫的很不好所以敲字就覺得很困難阿

其實越是取材,越是寫不出來(毆死)

怎麼會這麼艱難呢..........(哭了)

下一個故事,灣娘就會親自上戰場了。她終於見到久別重逢的NINI.......還有菊


耶耶耶~要邁入耀灣菊開始互相殘殺了故事了嗎?

一口鮮血噴出,鴨子不敢說下週末會放出連載,更不敢說這個故事寫的完啊(哭了)

鴨子對不起QAQ關心百年的大家.........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