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很久以前開始,我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一定是永遠、永遠, 跟最愛的人在一起。】


「哥哥......哥 哥......不是哥哥.......不是我.....我.....」

那砲火與屍體橫陳的戰場上,少女身上滿滿都是殷紅的液體,她右手緊緊扶著軍裝被血與塵埃染黑的男人,方才男人還持槍攻擊了眼前的敵人,可惜經過那波攻勢之後,失血過多的男人便昏昏沈沈倒在少女身上。女孩吃力的扶著半昏迷男人 往前進,她沾滿鮮血左手空虛的在空中搖晃

前方躺著一個人,還有一個人!他受傷也非常的嚴重。

那躺在地上流出鮮紅血液的敵人,他的雙眼燒了憤恨與哀傷的火焰望向女孩與她扶持的男人

躺在地上的他像是木板上任 人切割的魚肉,他身上大量冒血的傷口是妹妹劃下的刀傷與敵人的槍傷

他的妹妹護衛著他的敵人,到了這樣的程度,她依然不放手

他依稀還記得年幼的妹妹跟自己說的那些天真可愛的話語


「灣娘啊!最喜歡耀哥哥了!灣娘的願望就是永遠永遠跟耀哥哥在一起~」

「灣娘只有耀哥哥可以依靠,我什麼都會努力作!請不要丟棄我!」

「如果耀哥哥為了全家人,已經作了犧牲的覺悟,那麼就讓灣娘陪你一起!就算沒辦法保護 你!最起碼!我可以跟耀哥哥一起承擔!」


過去感人的記憶他尚未忘記,但是眼前的景象又真實的如此殘酷

這是什麼爛透的逆轉戲碼?報應嗎?報應嗎?報應嗎?

他疼愛的妹妹不是妹妹,他憐惜的鄰家小弟也不是小弟

都是騙人的!都是要殺死自己的敵人!全是要扭著自己的頭,扔他去地獄裡去!

然後男人偏過頭去,他不想看,他不看。他不看。

這場仗他無法不繼續應戰,但這幕場景,至少他可以選擇不看



■■■■■■■■


以前灣娘曾聽管家爺爺說人生的分歧點往往在人尚未思考前就被命運決定好了

當時,她不信!她總覺得人就是要靠著努力去決定自己的未來。

都是自己的選擇結果,哪有何命運可言

那麼現在的道路,到底真的就是自己選擇的嗎?

在日後回想起來,灣娘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去描述當時自己身處的場景

她不知道該怎樣解釋才好, 怎麼解釋都不對

在灣娘扶著半昏迷的本田菊,努力的向攤在地上的王耀前進時,王府的雜牌軍忽然又湧來了一波人群,意識到自己扶著是本田軍的大將,實在沒有從眾多敵人下保護本田菊的自信,扶著本田菊的灣娘驚慌倒退了幾步。幸好在本田軍前後夾攻下,那波王府雜牌軍只是救起了王耀便以旋風的姿態迅速退場。並沒有繼續與本田軍周旋對抗的意圖。待四周的王府雜牌軍消失在灣娘身邊後,馬上就有一位灣娘不認識的醫護兵慌慌張張的從灣娘身邊帶走了受傷昏迷的本田菊。高級將領們紛紛從四周湧入。大家把本田菊送入臨時建成的軍帳。焦慮的在外頭等待醫療結果

「我.......我.....不好意思.....」慌張的女孩下意識靠近軍帳,她也想打聽本田菊的傷勢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響起,援軍的將領神奈川伸手打了灣娘

「身為戰鬥協助人員,搞清楚自己身份!回去進行自己工作!」短髮男子推了推眼鏡陰沈的說:「一個小小的戰鬥協助人員,理應自己化身為盾牌去保護好菊大人,怎麼會菊大人面臨生命危險而妳卻安然無事呢?妳協助戰鬥不力這件事情,事後我必定處罰妳。」

「................對不起.......」女孩抬頭望著本田菊的營帳外頭站滿了衛兵與關心主將傷勢的將領,忽然發現自己跟他的距離是非常遙遠,也是!她在幹什麼啊......身為一個戰鬥協助人員還意圖插手主將的雜事嗎?

「失血過多,菊大人的傷勢很嚴重,能不能度過今晚就是關鍵時刻。」神奈川薄薄的嘴唇吐出話語,女孩的臉蛋一下變的非常蒼白

想到目前還在與死神拔河的本田菊,還有眼前異常慌張不安的灣娘,神奈川心理有了幾分明白,這次本田菊傷勢會如此嚴重,大概是因為保護她的緣故,本田菊未免太感情用事,而這傢伙就是典型的一個禍星…

低頭狠狠瞪視著女孩,神奈川平板的臉龐上露出了冷冷的笑,他說:「回去自己營帳祈禱吧!假如菊大人無法活過今晚,妳也不會見到明日的太陽。」


■■■■■■■■


夜已深沈

但是灣娘與橫濱居住的軍帳依然燒著小小的燈火

「灣娘!你不吃晚餐嗎?好歹吃點東西墊肚子,明日如果要拔營行軍的話,沒有體力你是吃不消的。」望著女孩,少年擔憂的說著。同伴下午回到了營帳後,一直都是這樣失神的狀態,就是合掌跪在床前不停祈禱的姿態,動也不動。

「抱歉........我不餓.......」女孩小小聲的說著,然後繼續向上天祈禱

「.....................好吧!但是食物我就放在你旁邊,想吃的話一定要吃啊!」少年嘆氣,把油紙包裹的乾糧放在女孩身邊。她吃不下也難怪,畢竟今天下午灣娘頭一次遇上了真正的軍事戰鬥,她還目睹了菊大人遭受生命危險的過程

不管是人殺人還是刀劍砍人,對於軍人來說習以為常的事情,對小老百姓來說卻是非常殘酷的心理打擊,想當初少年第一次軍事戰鬥結束後,他吐了足足3個小時,連續三天不敢吃肉。


「.................................」

女孩沒應聲,跪在床頭她雙手合掌,虔誠的向上天擣告著

神吶!神吶!拿灣娘的性命交換可以.......請讓那個人活下去吧!

神吶!神吶!要灣娘的靈魂下地獄也可以.......請讓那個人活下去吧!

神吶!神吶!祢想要什麼都可以.......請讓那個人活下去吧!


上天會不會聽到自己的禱告,灣娘不確定。畢竟自己下午作了這樣的事情,上天應該是很厭惡自己的存在吧!但是儘管如此,灣娘還是不得不禱告........因為除了這個以外,她不知道該作什麼才能對他有什麼幫助

她不要他死掉啊......他不能這樣死掉的.....他不是還有好多的工作未完成?好多的夢想要實現?還有好多人好多人都依賴著他才能繼續過活,那麼他怎麼可以死掉呢?

那個人不是還有好 多、好多工作與謀略要完成不可嗎?

那個人不是說要 讓本田家變 成全世界最富足的家族嗎?

活下去吧......如果死掉的話,那就是真的輸了,什麼都沒有了


但 是...........但是..........假如他死掉的話,耀哥哥會高興嗎?

灣娘現在這樣熱切的祈禱著他的存活,耀哥哥會很生氣吧!不!除了耀哥哥之外,肯定有很多人是非常怨恨的

畢竟死在那個人手上的冤魂並不在於少數

或許他活該去死.........這就是報應!報應!報應!

但假如他死掉的話,那麼灣娘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臉、他黑色水眸、柔軟的笑顏、溫軟厚實的手掌、寬闊結實的胸膛、清雅斯文的嗓音...................再也.....再也看不到那個人,一想到這件事情,就無比的恐懼慌張與心痛,心臟好像是被活生生的用針戳成千瘡百孔。這種事情對灣娘來說,比靈魂被魔鬼抓走還要更加恐怖也說不一定

就算他是那麼恐怖又可恨的人,不過灣娘還是希望他能活下去

活下去!!!然後呢???

然後呢????妳認為他活下去對妳來說,對耀哥哥來說會是好事嗎?

他把多少人丟去作奴隸,連上天都看不過去了,這種人不是去死比較好嗎?

女孩的心底發出了小小的疑問

但是由於過渡心急與焦慮那個人的性命,灣娘無法思考接下來的事情,整個靈魂幾乎都呈獻一片空白,她全心全意的祈禱著他的生命能繼續延續

當朝陽稍稍照射入了營帳,女孩的雙腿已經因為長時間跪坐而幾乎失去知覺的時候,來了一個消息。

「報告!本田菊大人請戰鬥協助員灣娘前往主將營帳。」


■■■■■■■■


當女孩跟著傳令兵前往主將營帳時,一路上受到不少士兵的側目與小聲議論,女孩垂頭跟著傳令兵快速走過營區前往主將營帳,她很確信至少本田菊已經恢復神智了,不然神奈川絕對不會讓自己靠近本田菊。等下見到他,自己要說什麼才好呢?


要說什麼才好呢?

要說謝謝你保護我嗎?

還是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耀哥哥?


對於自己見到本田菊到底該說什麼,女孩一時心亂如麻,但是她跟隨傳令兵的腳步卻沒有放慢,因為不管怎樣,渴望與本田菊見面就是她來戰場的主要目地

她要叫本田菊不要再戰爭了,戰爭這種事情完全就是一種蠢事,為了支持前方作戰的物資,後方的老人小孩父女縮衣節食到幾乎營養不良的地步,前方作戰的將士根本性命比牛羊還不如,人與人發射消耗著子彈與砲火互相殘害彼此,這種愚蠢事情為什麼還要做下去呢?而且...........而且...........為什麼是本田菊與耀哥哥互相殘殺呢........

這樣發展下去,不是本田家死就是王府亡

她一定要阻止本田菊不可,如果他不願意停手的話.......如果他不願意.......她就要不擇手段叫他非停手不可

營帳裡頭只剩下本田菊與灣娘,傳令兵方方將灣娘帶至營帳後就被本田菊示意離開營帳,抱著熊熊立志的心態進入了主將營帳的女孩,卻在進入營帳了那瞬間,一下子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雖然這號稱是主將營帳,但是營帳裡頭空蕩蕩的並無任何多餘的裝飾,除了床與擱置兵器與醫藥的豎立式桌椅外,就是空的可憐,裡頭只有一個包紮著過多繃帶藥物赤裸上身的男人,靜靜躺在床上而已。儘管沒有任何動作,但他的雙眼炯炯的望著眼前的女孩,迫切到幾乎到要將她吞斥的程度

灣娘忽然想到之前她與他在本田宅房間裡頭耳鬢廝磨的時候,對於他充滿傷痕的身體,他總是一臉不悅的說因為種種因素,自己身體很髒很不好看。他總愛摟著她,邊舔邊吻邊搔癢,他說她又香又乾淨

當時她怎樣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可是她現在總算知道了一點點他的意思

「菊........你還好嗎?」女孩緩緩走到床褟,握起了男人的手,明明還有很多非說不可的話,可是看到他奄奄一息躺在床褟上的虛弱模樣,她的心就好痛好痛。痛到無法去思考其他事情

「我沒事,只是灣娘不該待在這裡,方才我已經告誡了神奈川。下次絕不可讓妳隨軍。」感覺女孩手心傳達的溫暖,男人黑闇的雙瞳才稍稍染上了柔軟

「怎麼!!怎麼可能沒事呢!!你差點要死掉了啊!你說要改變本田家!改變王府!改變亞*細*亞!改變世界的行動就是要作這種事情嗎?」望著傷勢嚴重卻若無其事的男人,女孩忍不住情緒激動的吼叫道:「一直去砍人、去傷害人!你會被很多很多人怨恨!你不覺得你很噁心嗎?本田菊!你要是死了你會下地獄!」

「想要什麼東西,就要用什麼東西作交換,在下說過了,我並不是乾淨的人...」望著女孩悲痛的模樣,男人平靜道:「早已有了覺悟,我並不怕下地獄。」

「可是........可是...我不想要這樣子......我討厭看你這樣折磨你自己啊!....為什麼不能夠大家都好好的!好好的呢!」眼眶發酸,女孩感覺自己的淚珠爬滿了臉龐,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啊!她也不知道,明明之前自願支援隨軍的時候是下定決心不擇手段也要本田菊結束戰爭,可是自己大吼大叫真是太難看了,現在還眼淚掉了不停就更加難看了。但是女孩已經完全無法思考要怎樣作才能夠達成自己的目的,正確來說,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只要看到眼前這個人,女孩的心臟就是會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扭成一團,完全無法思考也無法去考量自己的利益損害。灣娘只覺得自己心好痛好痛..............

要阻止這場戰爭,乾脆不如拿刀威脅本田菊結果的好,現在自己卻不知道在做什麼,

眼淚停不住。灣娘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臉蛋

太丟人了,她舉動與言語就像是小孩子再耍任性一樣

「灣............傻瓜,別因為這種無所謂的事情哭泣啊...」望著眼前逞強到遮著臉哭泣的女孩,男人苦笑起身半坐在床褟,手臂一伸輕輕摟住了女孩,他低聲說:「折磨什麼的在下一點都不在乎,因為我身處的環境就是活生生人吃人的地獄......過份的是這個世界,誰不往上爬就注定被人往下踩.......活著就是痛苦的掙扎。」



963.GIF


「這只是你想要奴隸別人、侵吞別人財產的藉口......」女孩掩住臉蛋,心酸難耐她不停的哭 泣道:「你就不能選一個活的比較快樂的道路嗎?你知道你這樣的作法,你活的很痛苦也只會讓關心你的人很難過....很難過......」

「......並不是只有痛苦而已,儘管世界是人吃人的地獄,可是也有快樂的時候.....」男人摟住了女孩,下巴頂著她的髮梢,聞著她淡淡的梅花的香氣,他啞然失笑說:「明知道不應該讓妳哭成這樣,可是為什麼如今在下感覺非常的幸福呢?」

啊啊.....本田菊緊緊的抱著灣娘,他有著說不出的滿足,內心湧上了陣陣的甘甜與柔軟,多麼不可思議的感覺。這幾日在王府雜牌軍下的圍困,為了穩定軍心與減少犧牲,他終日不停的思考對策與進行突破的行動與刺探。戰場上就是殺人與被殺,食物與娛樂完全可以說是維持著「身為人」所必須的最低維持,他帶兵在巡視陣營四周的時候,有時候望著天空的小鳥快樂的飛翔,他瞬間覺得自己活的比畜生禽獸還要不如,可笑的是低下的士兵還可以私下找同仁訴苦,而自己卻完全不得抱怨,四周的部下還要仰賴自己的指示與領導,誰也不會心疼他,誰也不會認為他不快樂

佔領了如此多的土地、帶領了多此多的士兵與將領,誰會認為他不得意呢

可是從另一種角度上來說,他正帶兵與自幼仰慕的偶像作戰,處心積慮的要把那個人拖到地獄去,他與他以前的交往與情誼都變成了要毀滅彼此的武器。這種事情,難道他開心的起來嗎?

或許也是很開心的吧!王耀的東西王耀的土地都慢慢變成他的了

除了王耀的關心以外

不知為何,佔領了越來越多的土地,本田菊卻越來越不安與不滿足,或許是因為每次在戰場上遙遙可見那刺人的憎恨有如海綿吸水般無限的膨脹,那股憎恨遲早會化為掏天的洪水把自己碎屍萬段吧!

他說他不害怕折磨,這是真的,因為他現在就在品嚐報應了,何懼之有?不會有比這些更恐怖的事情了

可是如果一個人的犧牲能換取本田家千秋萬世的安泰,他也覺得這件買賣非常划算

他相信他也知道,畢竟都是家族的領導人,他們會有同樣的默契

他不怕下地獄,真的不怕....甚至毫不在乎

可是現在他擁著為了他哭泣的女孩,長年的痛苦與焦慮忽然就像是霧氣被風吹散了一般,女孩對他的悲傷與不捨,讓男人瞬間感覺到自己的確是一個人,追求幸福的人。他懷裡的笨蛋,即使多麼不認同他,她還是為了他千里而到了戰場,為了他擊退了她的兄長,現在又為了他講了一堆蠢話,哭成像淚人兒一般.......

她愛他吧........她是愛他的吧!這個想法讓本田菊欣喜若狂


「我....我才不是為了你哭呢!我是為了耀哥哥傷心.......耀哥哥傷了那麼重...那麼重.....我真恨不得你去死.....」想到自家兄長的傷勢,以及苦惱自己恐怕會被兄長的怨恨,女孩嘴吧吐出詛咒的語言,但是感覺男人摟緊自己的臂膀。她卻下意識無法推開。或許是因為昨晚差點要失去男人這件事情讓女孩太過驚慌,她現在腦袋亂成了一片。喜悅.悲傷.愧疚.痛苦............通通都混在一起的滋味讓她混亂。

「那,要不要殺死我一次看看......」

話語方落,男人輕輕吻上了女孩的唇


■■■■■■後記


不講廢話了,這次菊灣一定會...................的~鴨子以鴨翅膀保證(被毆)

但是後面也有耀哥哥與灣娘的戲碼,搞不好比菊灣更刺激?更感動?

鴨子其實更期待寫耀灣的部分

話說豆子畫這插圖居然是2009年5月23號,我發抖了==~

敬請期待

等下再修文與追加後記吧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