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東亞某處高樓公寓。

時間:晚秋的趕稿期。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每當陷入趕稿地獄的時候,身為職業漫畫家感到最幸福的時候就是睡午覺,或許一般職員會認為午休時間花個10分鐘小憩一下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對於前有分分秒秒向截稿日子往前逼,後有母夜叉編輯河東獅吼的煎熬下的漫畫家來說,小小的午休時間就是他可貴的心靈歇息時間,尤其本週因為各種天災(XXXXX電動新發售)人禍(YYYY新書發表會)的影響下,《阿本的怪奇大冒險》進度只到剛完成分鏡而已。於是漫畫家不得不面臨【尊貴*不凡*清新*專業】的編輯小姐上門監視逼稿的地獄模式


母夜叉大吼:「你幾歲了!身為職業漫畫家還沒有辦法管制自己的電動癮嗎?」

漫畫家OS:(靈感!靈感是很重要的啊!身為職業漫畫家需要靠打電動來刺激戰鬥畫面的靈感)

母夜叉大吼:「為什麼你要邊畫戰鬥場面邊翻美少女畫冊啊!」

漫畫家OS:(美少女畫冊是我的精神咖啡阿!就好像女人看到偶像會興奮一樣!)

母夜叉大吼:「喂喂!這巧克力麵包都開封三天了你還要吃阿!是不是企圖要胃腸發炎來開天窗!」

漫畫家OS:(巧克力麵包只有發硬,它還是很美味的啊!)

母夜叉大吼:「給我畫!畫到你手不能動為止!不然我就把你的色情收藏品通通拿去賣破爛!」

漫畫家OS:(這不單純是色情!這還包含著男人的浪漫!不要侮辱我藝術的收藏品~~!!)


可惜面對眼前憤怒到幾乎爆出霸氣/查克拉/靈壓的編輯小姐,愛好和平/怕死的漫畫家不敢出言點火,只能畏畏縮縮的在內心OS,一邊努力的動筆描線,一邊接受一波又一波的衷心勸導/嘮叨吼叫,人家都說三個女人等於一座菜市場,他只消一個爆氣的編輯小姐就擁有一座菜市場了呢!多慘/多好。這對漫畫家愛好寧靜的的耳朵與腦神經來說不亞於一場盛宴/災難

而白天編輯小姐會停下她的專業/聒噪嘴吧的時候,就是漫畫家的午休/避難時間

說來奇怪,儘管編輯小姐會在趕稿期無情的剝奪漫畫家一切人身自由與精神嗜好,但是她對於漫畫家的睡眠時間管制卻是非常放鬆的,所以儘管漫畫家午睡只習慣小憩10分鐘,但是在他被勸告/噪音轟炸到精神疲勞的時候,他會故意閉上眼睛繼續假睡,而通常編輯小姐會趁漫畫家的午休時間在外面東摸摸西摸摸作著整潔衛生/亂翻別人家隱私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通宵+上午漫畫家一口氣完成好幾張漫畫槁的描線,雖然他已經從午睡的朦朧意識中清醒,但是因為身體與精神還是相當疲憊的狀態下,本田菊還是決定繼續假睡,就假睡到編輯小姐過來叫他起床吧!漫畫家午睡一向是在工作室鋪上棉被小憩,而工作室與客廳有紙拉門隔著,如果本田菊沒有主動出聲,在客廳晃來晃去的編輯小姐是不知道他已經醒來的

不想那麼早接受噪音轟炸,因為很累所以想賴床,在床上滾來滾去的感覺是天堂,各種溫吞的理由肯定會被編輯小姐所勸導/鞭打,所以本田菊也懶得提出請求/抗議,乾脆裝睡到底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啪啪】【啪】【唰拉——————】


聽到那直率/沒神經的腳步聲大辣辣的靠近自己工作室,本田菊迅速的閉上了眼睛,假裝還在午睡。他還故意把手臂伸出棉被外,踢翻了被子,假裝自己睡的正熟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啪】【啪啪】

灣娘小小聲的抱怨著:「這年頭還有笨蛋會踢棉被啊!真受不了。」


會在別人午睡的時候罵別人才是笨蛋,本田菊感覺編輯小姐走到自己身邊,她大概是要替自己蓋被子吧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趴——————】

灣娘小小聲的說:「哎~好像真的很累的樣子!午睡前沖澡也沒有擦乾頭髮....」


雖然眼睛還是緊緊的閉上,但是感覺棉被的重量已經重新覆蓋在自己身上,本田菊知道編輯小姐難得好心/大發慈悲的替自己蓋了被子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嗡~~~~~~~」

「先用吹風機吹一下好了。真是傻瓜.......」


本田菊偷偷嚥了口水,儘管眼睛沒有睜開.但是耳朵聽到的吹風機運作聲還有頭皮的溫熱觸感,本田菊知道編輯小姐居然好心/大發慈悲的在替自己吹頭髮,太意外了。他以為她應該直接一拳抓起他的濕髮,命令他在10分鐘內弄乾自己然後繼續畫畫。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摸~」

「這樣還沒吵醒起來啊~好像真的很累的樣子呢.......」


本田菊慢慢緊張了起來,因為編輯小姐吹完他的頭髮,玉手/魔爪還繼續按摩撫弄著他的頭髮與頭皮,這種詭異的溫柔/陷阱,讓純情/膽小的漫畫家感到非常恐懼/心動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摸~摸~摸~」

「睡相真可愛呢.......................」


本田菊感到自己腎上腺素在分泌,因為編輯小姐玉手/魔爪居然開始撲上他的臉,這種詭異的溫柔/陷阱,這是友誼的表示/性騷擾吧?????不可以啊!!!請住手/繼續!!!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

「呼.......................」

感覺到梅花的淡淡香氣撲上自己鼻端的時候,純情/膽小的漫畫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好像忽然穿越成了男主角,現在正是上演青春少年少女漫畫的戀愛情節,莫非編輯小姐要偷親他???這怎麼可能呢!編輯小姐是如此的【尊貴*不凡*清新*專業】不可能對於宅男下手的,可是那當編輯小姐輕柔的呼吸慢慢吹在他臉頰上時,本田菊還是不由得起了妄想/恐慌

如果他任她為所欲為,什麼都不反抗,她會把那紅紅小小的柔軟唇瓣貼在他的嘴吧上嗎?

等等!!!這是陷阱!陷阱!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等下搞不好阿爾弗雷德/王耀就拿著攝影機衝進來,要他付保護費/遮羞費,或是搞不好是去咬他脖子一口呢!

嗯!被咬也挺浪漫的!打是情罵是愛呀~不!不對!還是說她想學上次短篇集漫畫一樣親額頭?這樣不是更純情嗎?哎!可是如果真的要接吻的話,他比較想伸出舌頭好好吸允那甜甜的香氣一番...

糟了!雖然吃完午飯有刷牙,但剛睡了午覺,嘴吧不知道有沒有異味啊.....

心念一動,本田菊不自覺的皺了眉頭,在那瞬間,工作室爆出了尖叫


「呀!!!!!!!你幹嘛裝睡!!!!!」


那瞬間,漫畫家知道完蛋了,善意勸導/龐大噪音又要重新回到他的生活

 


■■■■■■■■■■■■■■■■■■■■■■■■■■

 

 


灣娘瞪大了眼睛大叫:「槁什麼啊!在這麼重要的工作時間,本田老師居然裝睡偷懶!這是職業該有的態度嗎?」

編輯小姐憤怒雙手叉腰成母夜叉狀發飆,所謂惡人先告狀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本田菊覺得好氣又好笑,原本他不想去追究為啥編輯小姐會無緣無故偷偷摸到他的工作室,但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進行反擊

「我沒料到編輯小姐會過來對在下進行不適當的親密接觸。」漫畫家心平氣和幽幽丟下一句,然後他很滿意的看到氣勢熊熊的母夜叉當場刷白的俏臉

呆了2秒後,灣娘跳腳反擊吼:「誰....誰....我哪有對你進行不適當的親密接觸!我只是過來叫你起床而已!!!」

「嗯~然後不小心的把自己的頭幾乎要貼到在下的臉。這樣叫床法,真有創意。」漫畫家露出了溫和的微笑,但是句句夾槍帶棍

「你不要希罕臭美了。」母夜叉俏臉一下白一下紅,她羞憤大吼:「你以為我對你這種死宅男會有興趣嗎?我又不是眼睛瞎了!阿爾哥哥比你好多了。我最討厭像你這樣畏畏縮縮的膽小鬼!」

噗疵,漫畫家好像聽到自己腦神經斷掉的聲音。其實他脾氣相當好,一向與世無爭,不過明顯編輯小姐正用力在踐踏著他纖細敏感的小小男人心,本田菊挑眉,嘴角稍稍上揚,他輕輕的說:「膽小鬼恐怕是您吧!明明是要偷親在下卻不敢承認。」

「你在妄想啊!我...我才沒有要偷親呢!」被踩到痛腳,母夜叉結結吧吧的反駁著

 「哎呀!一邊嫌棄在下哪裡不好,哪裡不好,卻偷偷摸來在下房間企圖要偷親....這是什麼心態啊?」漫畫家好整以暇的繼續攻擊,雖然理智告訴他最好不要在吵了,但是本田菊不知道為什麼,這樣言語攻擊著編輯小姐,讓他有種莫名的優越感

「我說了我不是要偷親!我跟本不需要偷親!」母夜叉不停的反覆的強調同一句話,大概已經又羞又氣到不知道該如何替自己找台階下

「嘖嘖~!連承認自己的好色之心也不敢......怎麼這麼膽小呢?到底誰才是膽小鬼啊?想KISS卻沒膽作要用偷的,也沒膽承認要說謊。唉........我是不是要去跟瓊斯社長申訴下,關於我的職場安全相關事宜。」漫畫家望著眼前咬著下唇氣到不行的編輯小姐,他心花朵朵開的繼續出言諷刺,這樣說著說著,彷彿編輯小姐還真的是非常愛慕自己卻不敢承認的樣子


「我才不是膽小鬼!我才不需要偷親!」母夜叉用力吼出,臉蛋幾乎要充血

「膽小鬼!」在飽漲到幾乎爆炸的氣球上,漫畫家優雅的戳了一針


「.........................................」

「。」

當母夜叉臉蛋扭曲成一團,一大步跨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漫畫家心想,慘了!要挨打了!得意忘形的下場就是少不了皮肉受痛


「噗!」

「............................」

女孩用力的掰住了男人的下巴,然後直接把自己紅唇貼在他嘴吧上3秒。


「理解了吧!老娘高興親你就直接親下去!才不會扭扭捏捏要用偷的!」母夜叉清秀的臉蛋上露出了近乎抓狂的可怕微笑,她咬牙切齒說:「誰是膽小鬼啊!說啊!有膽再說一次!」

「......................................」毫無欲警的被親了。儘管僅止於嘴唇撞擊嘴唇那種比小學生還不如的碰碰KISS,他還是很不爭氣的心跳加速無上限,腦袋暫時呈獻當機重組,一切伶牙俐齒全部隨風去。受害者下意識雙眼只能直直的釘著加害者瞧。

 

哎~~~~.......

 

「你看什麼看阿!我是看你沒人要,整天只能用妄想自我安慰!可憐你!」被男人飽含莫名情緒的視線攻擊,意識到氣昏頭的自己剛剛的行為是多麼衝動,女孩臉蛋又開始一陣紅一陣白,她惱怒大吼:「立刻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不准外傳!不然我就給你好看。現在立刻開始繼續工作!我要去找阿爾哥哥了!」

【磅】

女孩的身影子彈般的飛速離開了男人的視線,只留下一聲大大的甩門聲,男人跌坐在褟褟米上,撫著嘴吧發呆,想想剛剛那少的可憐的親密接觸,內心凌亂的好比正在龍捲風裡180度大旋轉。


「.............................................」

現在輪到漫畫家自食惡果了

這種時候!誰有心情繼續工作啊!!!!

翻桌!!!!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到這個有趣的日常短篇

所以就寫了XD

 

話說阿菊在極度精神狀態混亂下,最後還是有把稿件完成,不虧是職業水準

但是據說他用了一大堆詭異的飲料與提神工具

至於灣娘則是直接衝回家,抱著棉被大吼大叫,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的行動,懷疑腦袋是不是暫時被外星人給佔據了

啊!下一篇應該會開始走主線劇情吧!廟會夜市篇,裡面會揭曉關於灣娘的祕密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