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己的初體驗,時過多年後,她還是難以用言語說明清楚自己當下的心情,正確來說是灣娘對於那段回憶幾乎僅剩模模糊糊的印象。

只記得自己很迷茫無助,在那個情境裡,領軍的統帥與低微的戰鬥協助員。上對下,她沒有辦法拒絕,但雙手彷彿還盪著自己兄長鮮血的餘溫,她更不可能有心情享受。

現在自己的兄長或許還在生死關頭,他怎麼還有心情要侵犯她呢?

眼前男人那亮晃晃的眼睛,裝滿情慾與飢渴,像極了小時候自己獨居時所看到的山豹子。

他的雙手剝掉她一層層衣物,他的雙唇一吋吋啃食她的肌膚,他的四肢緊緊的按住了她的身體

他餓了,所以是要把她吃掉吧

灣娘內心隱隱約約知道這件事情

理論上她應該要立刻尖叫或是逃離,甚至眼前這身上帶傷的男人,或許自己還有趁弱擊殺他的勝算在。

但是為什麼就是動不了呢

為什麼沒辦法反抗呢

就算這個男人一直說很愛自己很愛自己也好,但是他永遠只會想著他的榮譽與他的家族,他永遠都是逼迫她配合他所謂千秋大業,他不曾聽從自己的心聲與心願,總是一昧的逼迫她跟隨他的腳步,抹殺她的思考換上他所謂的忠誠

他不愛她啊!他不愛她啊!就算是最最親暱的時候,他也只是拿她來填補他的寂寞與自卑而已

因為他,她失去了自由,拼命勞動去滿足他的野心

因為他,她不能有自己的意見,日日歌頌他所謂的帝國榮耀

因為他,她甚至親手傷害了自家的親人

假若他愛她的話,他就會看到自己傷痛。他怎麼忍心這樣對待她呢

他不愛她啊

為什麼自己即使知道這件事情,還是無法拒絕他的索求呢

啊啊............為什麼呢

為什麼到現在這個時候,她還是那麼想要保護眼前這個可恨又可憐的男人

即使自己的靈魂被吞沒也再所不惜

在感覺到被貫穿的疼痛與交合的熾熱時,灣娘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悲苦,眼淚緩緩滑下

他不愛她

至少,不如她那麼愛他


■■■■■■■■


空蕩蕩的營帳裡頭,槍砲嗆人的火藥味中飄散著淡淡的曖昧氣息,夜晚的冷風從營帳的間隙吹入,讓方方才從性事高潮浪潮理清醒的本田菊不自覺的緊緊摟抱懷裡的小人兒。

她側身背對著他,一點聲音都沒有。但是男人很清楚懷裡的女孩並未進入睡眠,因為她熟睡時會發出小小的鼾聲。從前在本田宅裡他們房間相鄰,當他聽到她熟睡的聲響,總是一邊笑一邊加緊結束手頭公事

即使她不知道,也想跟她一起入夢,當時的自己總是懷著這種近乎是單戀似的妄想

那時也不是沒想過乾脆一腳踢開房門,過去佔有他的美夢。但是他總是膽怯,深怕她的拒絕與輕蔑。不過他們總算是兩情相悅了,一思即此,本田菊情不自禁的深深呼吸懷裡小人兒髮中的香氣,如夢似幻的花香,幾乎讓人迷醉

方才的她是多麼可憐又可愛,雪白曼妙的柔軟身子緊緊包覆了自己,晶亮的水眸含著淚直直的盯著自己瞧

由於她的眼睛閃著奇異的火花,曾有一度本田菊以為懷裡的小人兒會一把推開自己。由於心急害怕她的拒絕,他更強硬用力的按制了她,其實那行動是近乎絕望的賭注,畢竟他帶傷在身,如果身下的人兒真的要反抗,他不可能順利得逞,甚至有被趁機抹殺的危險。但是那又如何呢?她如果真捨得殺他的話.........真捨得殺他的話.......心頭一緊,甜又麻,本田菊蒼白的俊顏拉開了柔軟微笑,別說是反抗,在最最親密之際,她連他的傷口都小心翼翼的避開了,生怕弄痛了他

被人所愛呢,多麼不可思議

直到今日他才曉得原來交合並不止是獸慾的發洩,倆人交纏是可以這麼快樂而同時帶著愛憐,這種被小心翼翼珍惜的感覺是那麼那麼的幸福,比肉體的快感,他更加貪戀那抹溫柔

那個在王府奧熱的夏日,羞恥的屈辱,被歧視輕蔑的自卑,渴望又無法承認的疼痛,他的低賤與卑微晃如已經藉由她的手所抹消了

不管他是如此醜陋與卑鄙,她終究還是心疼他

他可愛的灣,多麼多麼可愛的!可愛的......可愛的.....可愛的傻瓜


「灣......」側身摟著女孩,把自己的鼻子埋在女孩髮梢,他輕輕呼喚她

「......................」她沒有出聲,側身背著他,彷彿已經沈入深深睡眠

「灣........對我裝睡是行不通的......」男人含笑的說

「.....................」她依然沒轉身

「灣..............」男人又輕輕叫著她的名字,她知道嗎?現在光是唸著她的名字,他就覺得連自己聲音都帶著甜

「..................不吵你休息,我也該回房了.......」久久後,懷裡的小人兒緩緩吐出一句。然後企圖起身

「說什麼傻話。灣娘不可能吵我的。」男人長臂一伸,又將女孩摟在自己胸前,不過這次她的俏臉正對著他

「那你又何必一直叫我的名字。」女孩輕輕皺著秀眉

「因為對著灣娘的秀髮,看不到灣的臉,我很寂寞啊!」男人笑吟吟貼著女孩的臉蛋說,輕輕舔乾她的淚痕

「請不要對我這樣的人說這種奇怪的話,太讓人誤會了.......」女孩眼睛閃過一片陰暗


「沒有什麼好誤會的。灣還不明白我嗎?」男人雙眸深深盯著女孩

「才不是.....」女孩急急的反駁,卻被男人一下打斷


「是喔!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希望這一天的到來。」男人將女孩的手貼著自己左邊的胸膛上,讓女孩的手心蓋著自己的心臟,他溫柔的微笑低喃:「感覺到了嗎?我的心情。雖然本田菊是屬於本田家的,但是菊一直只屬於你。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是你的,只是拖到今天,你才願意要了。」

是呀!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小髒髒的女娃娃,獨居在茅屋窮到連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沒有,這樣不幸的她卻露出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無條件的接納了他的齷齪惡意與妒忌,然後年少的本田菊不管是恥笑她笨還是覺得可以用來洩憤,他就是對她難以忘懷

一定是從那時後,他就落入戀愛了

愛上那麼溫柔的她,她的存在就是溫熱了他寒冷的世界


「.........................」女孩呆呆的望著自己貼著男人胸膛的手,噗通噗通.....那下面覆蓋著猛烈的心跳

「今後,這裡一直都會是你的,請記著這件事情,不要丟棄。」



話語方落,男人低頭吻住心愛的人兒,雙手緊緊環繞懷裡的小小溫暖

儘管這次的溫存並不在自己的計畫內。或許他們馬上就要分離

但是即使如此,就讓他稍微沈醉在今晚的分秒幸福裡吧

畢竟明日之後,有著更加艱辛的未來在等著自己

不過沒有關係,即使是針山火海他也不會害怕,即使為了本田家要把自己拆成千萬片他也不會再怨嘆上天不公

因為他已經品嚐過世間上最甜蜜銷魂的片刻

就算在地獄裡,他也會微笑回憶

 



■■■■■■■■


 

對於性事,對灣娘來說宛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般,帶著一層深深的罪惡感。

灣娘第一次意識到男女之事,是尚在王府扶養期的小灣娘無意間在耀哥哥房裡翻到奇妙連環圖畫

那 時後幼小的灣娘在兄長房間裡等兄長辦公回來,因為疲憊而躺在兄長的床榻上休息,卻一不小心手腳碰撞了床榻的暗閣,那抽屜裡面裝了一幅又一幅奇妙的人物畫 像,裡面只一對男女,衣衫不整的用各種姿勢緊緊交纏。那時灣娘尚小,對於男女情事完全沒有概念可言,於是她毫不介意的當成故事書隨意翻閱。直到臉紅紅的兄 長尷尬的從妹妹手上奪走那些連環畫為止

「灣灣啊!妳聽著,這些圖畫乃是男女交合之事,儘管男人都喜歡這檔事,但好女孩是不能隨便接觸這些內容的。」

「女孩子的身體是很寶貴的,這些畫畫卷上的事情就是女誡所謂的「淫」,對未出嫁的閨女來說是萬萬不能碰的。」

「等灣灣長大出嫁後,妳的丈夫自然會教你了。」

「哎!不過要是到了那時後,哥哥就寂寞了。」

「珍惜自己就是尊重哥哥,尊重未來的丈夫。」

「答應哥哥,要好好珍惜自己!」


兄長將妹妹抱著在大腿上,兄妹倆邊看書邊聊天,耀哥哥仔仔細細的吩咐著灣娘,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著關於女孩要注意的種種事情,哥哥溫暖的大掌,灣娘最喜歡的澄澈眸子正擬望著她,優雅低醇嗓音迴盪在房裡,好幸福啊~好幸福啊!如果能夠永遠待在哥哥身邊,灣娘才不要長大呢!哪裡都不要去。永遠待在哥哥身邊就是灣娘的幸福

「耀哥哥,這個字怎麼念。」小女孩笑得甜蜜蜜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兄長

「灣.......哥哥沒有辦法告訴妳了......」眼前的兄長,白晰的臉忽然染上的污泥,全身上下猛然噴出鮮血

「啊!!啊!!!哥哥!哥哥!撐著點!!」小女孩極微驚慌的撕下自己的衣服想要包紮兄長,可是怎麼辦呢?為什麼兄長身上的傷口那麼多,一直在噴血!一直在噴血,怎麼包紮都在噴血!怎麼辦!怎麼辦!

「因為........哥哥不能跟灣娘在一起了......」兄長的臉孔越來越模糊不清,只剩亮晃晃的眼睛

「因為什麼!因為什麼!哥哥!我會救你的!」小女孩又急又心痛,眼淚掉的滿臉都是,雙手沾滿了兄長的鮮血,她一直壓著兄長的胸口,但是依然擋不住血流如注

「因為你就是親手殺了我的兇手啊...........」怎麼會!但是小女孩發現自己按壓過的傷口更加擴大了,血液狂噴自己的臉.身體.手,嚇的小女孩震驚的倒退兩步,

「哥哥後悔有你這種妹妹.....我再也不想要看到妳了」

兄長雙眼忽然噴出凶猛大火

那大火一下就眼前的兄長燒成了灰燼,然後週邊的世界忽然暗了下來.寒冷無比

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東西,灣娘又只剩自己一個人了,沒有人要的小孤女....

女孩傷心大喊:「哥哥!!哥哥!!!」

不要丟下灣娘一個人啊!灣娘會乖乖的!什麼都願意作!

不要丟棄灣娘.......

................................

............................................

................................................................


「啊!」灣娘一下從夢裡驚醒,她差點失聲尖叫,但是感覺身邊的溫暖,一下回憶起種種事情,她迅速咬緊了下唇,俯身看身邊男人,疑心病重的他一向極為淺眠

自己第一個男人正睡的很香,雪白的俊顏上有薄薄的紅潤,似乎軍醫給的藥物發生了作用,正讓主人翁沈沈入眠,治療著他的身體。

只要這樣好好休息,他應該就會康復吧!一想到這裡,女孩內心閃過了一抹欣喜,接著就是深厚的羞恥.愧疚.還有心痛

眼前的人已經脫離險境,但是哥哥呢!被本田菊放了一記冷槍的耀哥哥情勢一定更加更加的危險,或許耀哥哥是因為看到自己站在本田菊面前,才讓本田菊這樣輕易的射傷了他

希望哥哥也平安無事,好想去看哥哥啊...........

.............................不!哥哥一定不會承認她是他妹妹了

她已經失去了身為他親人的資格,無論是身體或靈魂上都是

她是不可能回到哥哥身邊了,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灣娘,只覺得心痛越烈,一直以來自己長久的努力就是為了要重獲自己與親人團聚,然而自己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居然掩護了親人的敵人。直到現在還是無法不心疼那罪魁禍首

這樣的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回家的資格,她長久的奮鬥與信念都化為灰燼

哥哥不會要灣娘回家了

怎麼可能還會要她呢!她還親手砍了哥哥一刀,哥哥.......現在是怎麼想灣娘呢...

哥哥........一定........討厭....


下次再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吧

下次見面.................下次見面...........



「我要去找哥哥.........」

女孩恍如被幽魂附身般,渾渾噩噩的推開身邊男人的懷抱,重新穿起了衣服,踏出了營帳

由於灣娘在主將營帳呆的時間異常的久,而本田菊又不許其他人進去,大家心知肚明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向不近女色的菊大人終於有了第一個女人。四週的侍衛與傳令兵,一看到灣娘便小心客氣的放行了

「.....................我得去找哥哥才行.......」

搖搖晃晃隨手拿了一把長槍當武器,女孩蒼白的臉蛋上露出了飄忽的微笑


「只有哥哥才能夠結束............」


結束什麼呢

事到如今,她很清楚自己無法阻止戰爭,就算自己想阻止,本田菊只會逼迫自己繼續協助他的大業。而耀哥哥恐怕已經把自己當成是敵人

本田菊,耀哥哥,不管是哪一個,灣娘都無法選擇

如果一定要失去一個的話,如果一定要她動手決定的話

............................

............................什麼,都不想要了

 

想要最後跟哥哥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灣娘最喜歡哥哥了啊.......

最喜歡哥哥了啊........

最後,最後的最後,她想要告訴哥哥啊.........

對灣娘來說

那空蕩蕩的未來,鮮血滿溢的大地,沒有哥哥的世界


 

最好結束

             結束最好



 


 


■■■■■■■■■■■後記


哇卡卡卡卡

小窩突破50萬人次,所以罪禽鴨子捏著良心來更新百年這萬年大坑了

(天音:從40萬~50萬幾乎是無更新狀態,虧你也敢說)

感謝讀者大人們對於小窩的不離不棄(拿著手帕擦眼淚)但是鴨子不敢保證會不會更完(被毆)

由於預計頂多只寫100章,SO過了傳說中的60章,鴨子終於寫完3分之2了


我居然寫完了,讓大家久等了.........久等了半年(到旁邊去罰跪)

呃~其實我的心情好複雜阿~複雜得不得了~為啥我又要寫這麼疼痛又偏執的劇情與大綱

話說下一場是耀灣的主場

呃~我要說敬請期待嗎?但是那肯定沒有任何好事阿......


說到愛,其實菊的愛與灣的愛~倆人認知有差距

菊的愛很偏是在一起與佔有,灣覺得愛是一種奉獻與體貼

倆人都用自己的標準在評量對方愛不愛自己(冷汗)

往往結論就是............(毆)


接下來灣灣就要跟哥哥見面了呢

已經變成敵對立場的兄妹,到底該如何解決呢?

話說鴨子怎麼覺得一章比下一章還要困難啊

天作孽由可恕,自作孽果然不可活neko10.gif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