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叮嚀】此短篇立足於幸福的魔法過去篇,那時後灣灣被醫生催眠了,以為菊才是自己的哥哥。

 平時男人並不會隨意進入少女的房間,畢竟他們只是名義上的兄妹。那層名義好像是紙糊的傘一樣,一戳就破裂了。所以自從多了兄妹的名分後,他反而刻意拉開與她的距離。今日出差歸來,面對管家僕人嘮嘮叨叨關於少女思念自己的報告,他無可奈何的打算去她面前現身安撫應付下,結果是男人走到少女的臥房門口時,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少女閨房的牆壁上掛滿了他的照片,幾乎都是男人的個人獨照,有些是從報章雜誌剪貼下來的宣傳攝影,有些是一些個人生活的私人照片。最令男人驚訝的是,這間房間的天花板上竟然貼著大張海報。海報的主角自然是自己了。這是什麼怪異的房間?看到貼滿自己影像的房間,一瞬間本田菊只覺得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的噁心。更讓本田菊鬧心的是,他站在充滿自己影像的房間門口,少女竟然毫無心虛遮掩的意思。她右手拿著大剪刀,左手拿著本期出刊最新的政令宣導雜誌。正在剪搭配報導上的另一張照片。那張照片是出席聯合會議時他跟其他達官政要交際的宣傳照。

「灣娘!你在做什麼?把照片貼滿了自己房間,成何體統?傳出去多難聽!」即使小別勝新婚,但是看著弄出這種疑似變態跟蹤狂粉絲的主謀,男人的口氣無法不陰沈。


「菊哥哥!你回來啦!歡迎回家。」少女迅速把大剪刀與政令宣導雜誌放在木桌上轉身,清純秀氣的臉上滿滿都是無辜與討好的笑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與微微往上抬45度角的臉蛋。她只差沒有搖動尾巴來歡迎主人歸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男人斜眼看著那本政令宣導雜誌,本期的專題報導是滿★州國開墾,裡面自然少不了四周勢力的分析,當然也包括了那個莫再提的人名。或許等下他應該囑咐管家,日後不許給少女任何關於外界新聞的消息。即使自家的政令宣導都不可以。


就算洗腦的效果還在,她沒有想起那些亂七八糟的回憶。接觸外界的消息,她遲早也會發覺現狀的不對勁

人偶與棋子不需要自主意志。

在他的世界裡,她必須一無所知,越愚蠢越好。


菊哥哥在外努力的消息,我都有好好剪貼保存下來喔!無視男人陰暗的表情,少女十分高興的向他說:「就算菊哥哥不在我身邊,灣娘的心也會一直和菊哥哥在一起。」


「.............」完全答非所問啊!聽了少女的應答,男人只覺得自己太陽穴在抽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本田菊跟少女談話。都會有種找不到重點的異常無力感。罵她,她不會生氣,但也絕不聽從。只會拿出整篇整篇自我流的藉口與歪理爭辯。他心慈手軟的讓步,弄得她越來越像個恃寵而驕的賴皮鬼。

面前火山即將爆發,少女會渾然不覺,她伸手揮舞充滿男人影像的房間旋轉,甜聲道:「早上.中午.晚上!每天!每天!我都會想著菊哥哥!灣娘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等下管家會進來清理房間,灣娘進書房寫反省書。找不到自己錯誤在哪裡,就不準離開書房。」交代完,男人轉身離開。他懶得繼續跟少女爭辯。根據前幾次經驗,教訓她是毫無意義的浪費時間,除了撒嬌.假哭.求抱抱外,少女根本不會做任何的反省。

面對本田菊的判決,少女想都沒想的從後頭,用力拉住了他的衣袖。用著嚴正的語氣道:「菊哥哥!不可以清理房間。這些照片都是我的寶物呢!」

「這麼多張照片!你是要拿來釘稻草人嗎?」沒有轉頭,男人用相當刻薄的語氣回應。

「才不是!這些照片對我很重要!我花了好多時間收集!還花了很多錢去輸出海報!」捏著男人的衣袖,少女的語氣十分委屈可憐。

「我會請管家將海報一併燒掉。」男人給了最終裁決,少女也鬆開了他的衣袖。於是他決定邁步離開。只是她下一句話,讓男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沒有哥哥的照片!睡覺好恐怖啊!老是!老是!一直做惡夢!」

「好恐怖!好恐怖!惡夢跟現實生活都快要分不清楚了!這些記錄真實的照片對我非常的重要!」

「非常!非常重要!我需要證據......不然灣娘好像會變成另一個人....沒辦法這樣乖乖等哥哥回家

「不要奪走從惡夢裡拯救我的護身符.....」

 

男人轉頭,他看到少女緊緊抱著好幾本相冊雜誌剪貼簿。那瘦弱纖細的手臂用著異常的力道守護著自己的影像。

彷彿是極為珍貴的寶貝,誰要來搶奪。她就要跟誰拼命似的。

儘管那些那些影像上面所拍攝的本田菊,每一張都只是他公式化的表情、應酬式的笑容。

他一進到房間,感到如此噁心討厭。就是他發現整間房間上面所張貼的自己,每一個都是如此陌生。簡直像是另外一個人。

在少女眼裡,所謂真實的他。莫非就是這些影像理上面笑得虛假客氣的陌生人嗎?

 

「灣娘,你是生病了!應該去給醫生回診才對。」男人轉身,輕輕摸摸少女的頭。心裡想著必須盡快將少女送去醫院一趟。

「可是照片.......」摟著自己心愛的收藏品,少女還想爭辯。

「這些照片都是外面的人也可以看的到影像。有什麼好稀奇的?灣娘想要的照片應該是我們一起的合照啊!」男人雪白精緻的臉上都是溫柔的笑,他悄悄轉移了話題的重心。

「對喔!灣娘想跟菊哥哥合照。也想把照片給醫生看!他老是懷疑灣娘的日記內容是假的。有照片就是真實的證據啦!」少女的心思一下被男人轉移了。

有照片也不見得是真實,因為人的表情與態度也是可以造假的騙局。

就比如現在他與她和諧的兄妹關係。

照片並不代表真實,那只代表更加高明的騙術

但本田菊並沒有開口說出自己內心話,他只說:「等下讓管家過來清理房間吧!你這樣亂貼照片!會讓全家人擔心灣娘的。」

少女此時才發現自己行動多不恰當,她低頭臉紅說道:「等下我會把照片撤下來啦!有灣娘與菊哥哥的合照就好了!」

「灣娘乖!」面對她如此從善如流的妥協,本田菊表示欣慰。

少女突然往前用力抱住男人手臂,用十萬福特的電力哀求道:「菊哥哥!那我們合照可以多拍幾張嗎?你看我們幾乎都沒有任何合照!這樣太奇怪了!至少要拍滿100張才能彰顯我們感情有多麼好啊!我想要拍膝枕的照片、也想要拍一起去賞花的照片、還有手牽手逛街的照片....」

「.............」面對少女貪得無厭的要求,男人微笑的嘴角當場僵在現場。

他是不是挖了另一個讓自己跳進去的麻煩陷阱?

比起拍上100張破廉恥的親熱兄妹照,還是讓灣娘進書房寫反省書比較好吧?


 

■■■■■■■■

 

【文前叮嚀】此短篇立足於幸福的魔法現代篇結束後。菊灣倆人已經是戀人,灣也恢復了記憶


度過漫長的冬天,在陽台上的盆栽紛紛結出了數株花苞,有個嬌小的女孩子拿著水管正興致勃勃地朝盆栽澆水,在某種雙重意義之下,本田菊於美國的住所也迎來了春天。

「啦!啦!啦!啦!」灣娘心情愉悅的拿著水管一邊在陽台上澆花一邊哼歌,最近不管作什麼事情都很順利!連她與笨蛋哥哥的相處情況似乎比較好轉了一些。這讓灣娘最近可以更方便來美國出差,不用擔心王耀隨時找上門。同時也代表她可以常常來找某個人了。不過這當然還是在秘密的情況下!她可不想讓耀哥哥抓狂。

[啪] 那是一聲相當細微的聲響與閃光。但這逃不了灣娘自傲的野生直覺。

 

「菊!你在做什麼啊!」灣娘轉頭就看到自己的男人拿著照相機對準自己迅速按下快門。

「做個紀念!之前不是與灣小姐徵求過同意了嗎?」拿著本田家新出品的數位相機,本田菊東拍拍西拍拍,樂此不疲。

「菊是有跟我徵求過同意啦...」灣再見面後。本田菊素來相當尊重她。做任何事情一定會問她願不願意。但是.....娘皺起了眉頭道:「可是你也沒必要幾乎每天都要拍上一張,這樣太奇怪了。吃飯要拍照!看電視要拍照!逛街也要拍照!我又不是偶像明星!拍那麼多張照片超尷尬的....」


「以前,我也被拍了很多張照片啊!還被指定了很多特殊姿勢。」本田菊用著牲畜無害的笑容,丟下了爆炸宣言。

「什...什麼....」一下子無法意味到本田菊的意思,灣娘呆了一下。過了5秒鐘後,她迅速燒紅了俏臉。氣呼呼的說:「都過期那麼久了!你不要一直提!一直提啦!討厭!太丟臉了!好歹要有個保存期限吧!」

雖然不會特別想起來,但是本田菊一說,灣娘一下子就回憶起自己從前不知羞恥的抓著本田菊到處拍攝各式各樣肉麻的兄妹合照。的確那時候本田菊總是一副很厭煩無可奈何的樣子。偏偏那時合照她卻是非常開心。因為這是少數她感覺到的確是身為本田菊妹妹的特權證據。

討厭!過去灣娘那段盲目的仰慕菊哥哥的黑歷史,該不會一直把自己打趴本田菊面前。永生永世不得翻身吧?

「因為有保存期限,所以要趁尚未過期前。多拍幾張照片留念保存。」看著灣娘面紅耳赤的可愛表情,本田菊迅速又按下了一張快門。

「以前那些灣小姐說要拍的照片,後來其實都是在下在翻閱呢....」本田菊精緻的臉蛋上露出了感傷的笑容,她絕對無法想像,那時候兩人的合照在日後他一人的生活裡,給了他多大的安慰。


伸手不見五指之處,獨自一人翻閱著相冊,看著照片上的她緊緊揪住了自己。

兩人的笑容,不管是僵硬或是厭煩,喜悅或害羞,看起來離他好遙遠、好模糊。

如果沒有照片,他真的會以為自己其實始終都活在黑暗裡,

那些歡喜悲傷、甜蜜怨嗔等等只是個人妄想的美夢罷了

謊言破碎之時,世界毀滅之際,起碼還剩下了兩人的合影

那時他覺得,果然還是她有先見之明。

 

「..................」灣娘歪頭,奇異的感到莫名不爽。這個男人的意思是,因為他們在一起也有保存期限,所以要趕快拍照留念嗎?

「我討厭菊這種說法,好像我們隨時就會分開似的....」灣娘拿著水管,十分委屈。

那個可惡的男人只是顧著笑,卻沒有安慰她。連一句甜言蜜語都不肯給她保證。他老神在在的表示:「在下的答案,灣小姐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菊!」灣娘惡狠很瞪了他一眼。那張嬌嗔憤怨的可愛臉蛋,自然也換得了本田菊一個快門。

「這個表情真可愛呢!」本田菊如是說。

沒有辦法保證愛她一百萬年的自己,大概是個實際到完全不浪漫的男人吧!

但至少他可以拍上一百萬張照片留念。

希望她能永遠保持這樣閃閃發光的笑容。

但願如此



■■■■■■■後記

 

好久沒有寫幸福的魔法,這次寫了出來很滿足。

幸福的魔法,算是比較特殊的時間設定吧!後續寫番外,鴨子都會盡量寫到今昔對比的感覺

不像百年流離,會以過去為主,阿宅會以現代為主

 

這篇命名為寫真,其實寫真在日文裡就是照片的意思。之所以命名為寫真。不光只是用日文漢字比較潮的意思

寓意是  寫真  真的是真實的嗎?(笑)

一開始對阿菊來說,不是真實的照片一點意義都沒有。可是後來他發現,即使是謊言。有留下部分的餘燼也比真實更加重要

至於灣嘛!在過去篇就是整個壞掉。壞掉即使回憶起真實,也企圖製造假象來逃避

到底是太勇敢還是太懦弱。人在犯傻的時候,真不好說


不好意思,最近寫文的速度變慢了。

因為前陣子沈溺於遊戲之中,不過已經進入7月後我也要加油啦!

百年流離與阿宅都應該要有番外呢

目標是!兩天更新一次!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