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的小叮嚀

1.此文是立足在在風色幻想3+風色幻想4的構造間


2.這篇文章很健全~可以安心食用(毆)


地點:黃金都市,聖焰王西撒登基的晚會上

平定長久的聖焰內戰,並與冷夜簽下長期和平協定的新聖焰王西撒
今日終於以聖焰王的身份與冷夜的女王跳舞,雖然在旁人眼中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聖焰王卻露出好不容易如願以償的笑容

那時,同樣的夜晚,同樣的賓客,而他跟九音卻是非常不一樣的身份


輝煌殿今天也是陽光閃耀,風和日麗,不過肅殺的氣氛中多帶了點歡愉的氣息,可能是剛通過期末測驗的少男少女長久以來的辛苦終於獲得肯定所飄散出的興奮,雖然原罪劫尚未平定,但好歹今日終於有了對抗原罪劫的資格

今日拉法利翁宣佈了SEED成軍以來的第一任務,SEED成員莫不興奮以待

「請SEED成員準備參加三日後在輝煌殿中庭舉辦SEED成軍慶功晚會,到時也會派GERMINATE與SEED進行表演賽,不過點到為止就好,重點在於介紹你們訓練的成果給各國使者觀看,請各位都要準備一下」

SEED剛通過輝煌殿的審核,終於被認定與GERMINATE同樣具有對抗原罪劫的資格時,接獲第一任務的不是去進行情報收集也不是進行修練,居然是先參與SEED成立慶功晚會!!

「等到消滅原罪劫在開慶功宴也不遲,為啥現在就要先開介紹大會呢!!我們訓練時間不多了………」等拉法利翁離去,雪菈稍微不滿的低語著,畢竟要將自己功力提升到能與天才烏德斯相比的程度,她真的覺得怎麼練習,時間都不夠用

「愛斯玲也覺得不如把時間拿去練習弓術……可是啊…」愛斯玲面有難色越說越小聲,帕魯瑪倒是平聲靜氣的接著她的話尾說完:
「可是斷罪之翼的成立資金來自於各國的援助,如果現在沒有好好讓各國使者覺得自己的投資有回饋價值,到時候真的開始對抗原罪劫的時候,不止資金,要是沒得到各政府的默契幫助,行動上也會有很多不方便」帕魯瑪挑了挑她秀麗的眉梢:「這就是政治啊!雪拉跟凱琳慢慢習慣就好了,儘管我與西撒也是最討厭應酬了,但是大局為重,西撒可是每次應酬,每次必到,而且還是最先到且最後走的那一個」帕魯瑪扯動紅唇,似笑非笑的的看著身旁高挑修長的男人,很難想像這麼不善交際又討厭表面功夫的他居然能為了軍費為了聖塔里昂,去忍耐每一次的應酬,而且強迫自己要裝作樂在其中的樣子,雖然他裝模作樣素來很失敗

「這是重要的工作,也要全心去應付」西撒淡淡飄下一句,俊美的臉龐沒有表情,即使有厭惡工作,他沒有表態的習慣,然後坐在身旁嬌小玲瓏的黑髮女孩,倒是笑嘻嘻的說:「親愛的修羅大將軍,即使不情願也不要擺出這種死人臉拉!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希望能跟你跳舞嗎?」調侃了西撒幾句後,九音笑道:
「而且啊!冷夜跟聖焰重要國家的幹部與繼承人都因為「對抗原罪劫」的大義,而集合在輝煌殿下,實在找不到比這個宴會更加可以替自己國家爭取好處的機會了!唉!搞不好我必須乘機找我未來的結婚對象………」

「這樣啊……」真是一個自己不熟悉的世界,凱琳的眼珠子轉了轉,就不知道「他」會不會也參與這場舞會

半日後
輝煌殿  水池旁
老實說西撒還真的挺不喜歡晚宴的,比戰爭殺人還要不喜歡,原因出自於女伴難尋,雖然說他大可邀請帕魯瑪……不過帕魯瑪以美艷的容貌,豪放開朗的性格,非常受到各國貴族皇子歡迎,自己究竟對於帕魯瑪沒有男女之情,實在不好破壞她找到新緣分的機會,但是教他與不熟悉的女性跳舞,並且討好她們,那比什麼行軍都還要更加艱苦,更何況,自己參加晚會的命是手上不知沾染多少血液換來的?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享樂的資格

不過這次稍微有點不太一樣,他居然對於3天後的晚會有一點點的期待……平常就發現自己常常看著她俏麗的身影出神,如果換下戰服,穿上禮服的她,恐怕會讓自己的眼睛更難移開了吧……要事先邀請她作為自己的女伴嗎?這樣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SEED的重點在於展現自己訓練成果給各國使者觀看,並不是來這裡享受交際聯誼,還是等與GERMINATE表演賽結束後跟她說自己找不到舞伴,請她幫他一個忙,舞會時再順其自然的牽著她的手進場會比較自然呢?還是跟她說為了促進聖塔里昂跟冷夜之間邦交,請她陪他跳舞………她不是說這次舞會必須乘機找她未來的結婚對象嗎?那如果這跟她跳舞的對像是他…是否代表……

「……………………………」對於自己過早開始的妄想,西撒在斜躺在水池邊的涼亭上,臉稍稍熱了起來,不太恰巧是他妄想中的女主角正答答的逐步接近中,兵法有雲:「敵不動,己需思慮而後動。」問題是他還沒有思慮好一個完美戰法,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始行動的西撒下意識閉上眼睛,裝死…不!裝睡!!

九音來到充滿兩人回憶的水池旁,恰巧就是看到西撒酣睡的模樣,陽光斜射柳樹影映照在他線條分明的臉龐,長長的睫毛也在他的臉蓋下一片陰影,西撒醒著那種沈穩自信的氣勢總是比他好看的外表還要搶眼太多,現在閉上眼睛顯的格外俊美逼人,惹人憐愛
「居然看起來比我還要楚楚可憐,真是太犯規了!!」九音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戳著西撒光滑的臉,西撒的睫毛稍微動了兩下,沒有反應,不過全身上下西撒大概只有臉是光滑的,估計在他戰袍下不知道有多少傷痕,他總是這樣,很好強,從不肯在外人面前顯示自己在人背後的辛苦

「人家原本是想邀你三天後一起跳舞的說,不過我們真的沒有緣份啊」九音悠悠嘆氣道,西撒的身體稍作震動,依然沒有醒來的反應,「這次宴會,韓德哥哥的使者也要從沙達那城趕來,所以我要去路上接他,這兩天我是不能在輝煌殿了…」九音柳眉一轉「而且啊,為了冷夜,我必須跟一個很重要的人一起跳開場舞不可,雖然我非常非常的喜歡西撒,但是為了冷夜,我必須要跟那個人好好相處不可,所以對不起拉……」說到最後,西撒眼睛還是緊閉,沒有任何動彈,「我都特意來跟你告別跟告解耶!修羅將軍未免也睡的太熟了吧!」然後九音邪惡的笑得了「我要處罰你!」涼亭上的一雙人影,一時間緊緊重疊在一起,然後嬌小的人兒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幸好她得逞之後就離開了,不然大概沒有3秒就會發現裝睡的人已經燒成紅鐵,等她走遠了,西撒才緩緩睜開他的眼睛,唇上依然留有九音的香氣、溫度與觸感,方才貼近自己極為柔軟的觸感與魅惑香氣……剛剛他差點忍不住要抓住她繼續了……看來聖塔里昂對於冷夜是不夠有利用價值吧!她…………………………她到底那天晚上要跟誰跳舞呢?

待續

三日後,輝煌殿中庭晚宴

再結束西撒與藍斯的武術表演後,宴會就開始了,成果展示只是一個過程,重點在晚會交際上,其實各國使者多半為文官並非武將,誰看的懂武術對打的意義,所以拉法利翁說點到為止,讓各國使者覺得打得很漂亮即可

西撒換上制式禮服,英挺高挑的身段撐起白色禮服配上俊逸的臉龐,煞是好看,惹來眾多少女注目,誰也看不出他是武將出身,西撒沈默安靜的扮演著聖塔里昂的貴族公子,今天晚會他也是第一個人,獨自來,然後靜靜的往白髮少女的身旁移動

顯然西撒有了失意的同志,這兩天,凱琳也找不到可以跟她跳舞的人,正確來說某人早在晚會開始前就被召回黃金都市準備了,凱琳雖然今天身上一襲白色鍛面小禮服,包裹著少女纖細柔軟的軀體,非常可愛,但是她還是選擇坐在牆角邊默默看著人跳舞,然後她看到跟各國使者打完招呼,也努力從各國貴族女士的糾纏中逃出來的西撒,坐到自己身旁

「我都不知道……九音跟藍斯學長交情有這麼好呢………..」凱琳微微苦笑,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太哀怨,舞會一開場,好不容易看到這兩天朝思暮想的人兒,卻看到他牽著別的女孩,一起走入舞會會場,藍斯高大挺拔的身軀配上純黑禮服好不引人注目,而九音則是黑絲裸肩禮服襯的她雪白玲瓏的嬌軀更為迷人,兩人還代表輝煌殿開場跳舞。「藍斯學長跟九音都很適合穿黑色,兩人看起來實在很好看!」凱琳笑得有點悽慘的轉頭對象西撒說道

「聖焰第一繼承人跟冷夜第三繼承人,的確很相配。」西撒一字一句的淡淡說出自己的感想,莫怪九音會說那是很重要的人,平常在與GERMINATE的訓練戰中,雖然九音並沒有刻意與藍斯交談,但是他看的出來九音早就非常留意藍斯的一舉一動,他以前認為因為藍斯強大的實力應該是SEED最佳的學習對象,所以九音才會格外留意,怎麼沒想到對於九音而言,聖焰第一繼承人不用其實力光是其血統就足以讓九音側目呢?

果然還是……………..是啊!再怎麼說雖然九音與他都是SEED的成員,但是一旦原罪劫結束,她就會是冷夜高高在上的公主,自己再怎麼說就是聖塔里昂的地方領主,聖焰的一名將軍,怎麼說地位都在九音之下,他與她的立足點差很多,他有守護聖塔里昂的義務,以及保衛聖焰的責任,她自然也有追求冷夜最大利益的考量……………..所以,儘管在輝煌殿的時候,訓練時,她最常守在他身邊,替他擋掉一切偷襲攻擊,休息時,常常亂偷襲揪著他耳朵,逼他不得眼對眼瞪向她,然後她會故意肉麻兮兮說一些噁心話來調戲他,放假時,老是抓著他到處亂闖,想各種不同的方式讓他變臉,也會常常無緣無故拿著一本書一塊食物就要跟他分享,如果沒有認真回復她的要求,她就會想出各種令人哭笑不得的法子逼他正視她,…………這一切的一切,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可愛的九音還是冷夜的公主,所以這些相處,他實在不能當真也代表不了什麼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親愛的修羅大將軍,即使不情願也不要擺出這種死人臉拉!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希望能跟你跳舞嗎?」答答,一雙人影晚會的角落走來,這並不是回憶,銀鈴般的聲音,就這樣用力的打破凱琳與西撒之間令人難堪的沈默,她總是那麼突然又放肆的的闖進他冰冷雪白的世界,放火狂燒

「凱琳!對不起喔」九音雪白的藕臂一手拖著有點發窘的藍斯,一手揪起有點獃掉的凱琳「我有點累了,能不能幫我招待一下藍斯,陪他去跳支舞,你的位子先讓我休息一下好嗎?」與其說是疑問句,不如說是命令句,九音很直接把凱琳用力推到藍斯身上,然後一屁股直接坐到西撒身邊,然後笑道:「好了沒阿!藍斯!我們已經盡完聖焰冷夜繼承人的義務,你少瞪人了,趕快把人帶走要去跳舞還是要去散步哪都好,我知道你從剛才就拼命的往這裡看了!你不累,我在旁看了都累了!」

「謝謝。」收回他的死人眼,藍斯倒是直接把凱琳拖到舞會去
「這樣太好啦!吶!拆散情侶的事情我可作不來呢!」九音笑得很開心,紅紅的嘴唇就這樣在西撒面前晃動,一瞬間讓他的心又甜又癢:「我累了,綁架我離開這宴會吧!好嗎?修羅將軍!」

輝煌殿  花園
屋裡燈火光明,人生鼎沸,倒是屋外一襲月光撒落,煞是安靜
「把你硬拉出來,你生氣了嗎?」九音歪頭問,秋天到了,花園散著淡淡迷人的桂花香,九音的笑臉,雪白的皮膚,顯的格外甜
「沒有!」西撒默默的脫下外套,蓋在九音身上
「還是我跟藍斯一起跳開場舞,你很驚訝?」
「不!我早該想到!不過凱琳一直在旁邊看著你們。」還有我…….西撒沒有說完,他靜靜的看著九音圓大淘氣的雙眼,他與她不一樣,對於過往種種的不幸,他笑不出來,他告訴自己一定要記得很清楚,已告慰犧牲的靈魂,而她卻是用力的笑著面對,她還是笑起來好看,他不願讓她為難

提到凱琳,九音露出了苦笑道:「我知道,我是明知故犯啊!我覺得啊!以後我應該會下地獄吧!西撒一定能上天堂的!」
「別胡說!」西撒皺了皺眉。感覺出她話中的落寞

「西撒!我跟你說過!我很喜歡修羅將軍這個名號吧!因為聽起來很可靠」九音淡淡道:「在冷夜四族內戰中,我發現:打仗,受苦的永遠是百姓,說什麼仁義道德都沒有用,打仗註定就是要死人,誰把仗打的越久,誰就是罪人,如果不是先犧牲一小批人,那麼一大批人的生活永遠不得安寧,西撒選擇了自己背負犧牲別人的罪惡,換來國民長久的和平,這樣的修羅將軍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可靠呢!即使這是罪,也是最高尚而必要的罪過。所以西撒一定會上天堂的!」在月光下,九音舉起她的手,或許因為聲音過於哀傷,所以西撒無法逃避,就讓她捧著自己的臉,很認真的說出她的感覺
「最卑劣偽善的罪過,在於無能。無能又要佔著統治者的位子,哪才是真的無法讓人原諒的罪過呢!好比我,我該下地獄。」九音又笑了,相當放肆
「胡說,九音很努力,我知道」他真的知道。,一路看來他非常清楚,身邊的小人兒是多麼拼命的為冷夜奉獻犧牲,總是笑著拼命努力,奮不顧身,這樣燦爛的她,讓他擔心,所以他的眼光總是無法離開她

「曼特斯特哥哥與韓德哥哥他們為冷夜幾乎付出了一切,而我什麼都沒辦法做到,只是剛好是赤蝶族的首領,所以跟他們合稱三王……..這種事情,我很明白,不用別人說,我的幸福是建築在大家的犧牲上,因為我實在太無能了,既沒辦法永遠曼特斯特哥哥的群眾魅力可以統率國民,也沒有韓德哥哥的聰明才智,建設國家,也沒有西撒領兵的才能,可以保家衛國…………」九音垂頭,低聲說:「這樣無能的我,唯一可以作的就是努力的笑,不要造成別人負擔,然後我也要以身為冷夜公主的身份為冷夜努力…..決對不可已放棄,所以只要為了冷夜好,即使今天明知道會讓凱琳傷心難過,不擇手段什麼卑劣的事情我都會去作的……..我的命並不是我自己的,我只能用這樣的努力方式,來報答照顧我的人。」九音的聲音,很淡很平靜,但是很微弱,彷彿風吹就會隨著水聲散去,西撒看著身邊的幾乎快縮成一團的小人兒,他知道她的自尊不會容許在他面前落淚,雖然他很想緊緊的擁抱她,但是他懷疑他是否有資格?

深呼吸幾口氣,九音抬頭,換上了亮麗的笑容,俏生生說:
「所以啊………………我很羨慕西撒嘛!因為你真的非常的有才能,可以正正當當的為國家付出,修羅將軍真的是非常可靠的,所以你不要老是擺出你是全天下最該懺悔的死人臉嘛!這樣我會很不高興的!明明你就比我厲害多了」
「…………………應該是我安慰你吧!」沒想到反而被她安慰了!西撒苦笑,果然自己修練還不到家呢
「你想要安慰我嗎?」九音滴溜溜的眼睛轉阿轉阿
「嗯,如果可以的話」西撒非常的誠懇老實的表示自己樂意為九音服務
「那閉上眼睛。我想親你,充電一下!」九音笑嘻嘻的提出要求
「好!」「不不不不!妳再說什麼啊!」西撒一瞬間驚慌失措了起來
「幹嘛那麼害羞呢?」九音壞壞的挑起西撒脹紅的臉「那天下午,你不是也很享受嗎?雖然很想假裝動也不動,實際讓卻是有默默護著我的腰,免得我抓不好,拉著你一起摔下水池吧!」
「!!!!!」沒想到假睡早就被識破,一瞬間石化,完全無法動作的西撒
「唉呀,看來過於害羞,修羅大將軍暫時壞掉了說~!」九音笑嘻嘻的撲上去「那我就不客氣囉!你自己說要安慰我的嘛!給少女最好安慰,當然是王子的吻囉~」花園裡的一雙人影,一時間又緊緊重疊在一起,然後嬌小的人兒得逞後,再度心滿意足的扮演起冷夜公主投入晚會戰鬥中,獨留在花園裡徹底壞掉的王子,慢慢用冷風恢復他的理智

後來西撒又回到晚宴現場,跟各國使者再度寒暄後,繼續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坐著冷板凳,看著她跟著各國使者一個又一個的寒暄,看著她巧妙的拉著聖焰的使者跟藍斯竊竊私語,製造兩國皇子親暱的模樣,好比花蝴蝶般到處飛來飛去的俏麗身影,那麼燦爛美麗的笑容下,誰會知道她其實非常不喜歡這樣,剛剛差點就要哭了呢…人真的可以那麼堅強嗎?

以後不管怎樣非得再努力一點不可
今晚的他,連安慰她也作不到,也沒有站在她身邊的資格。
如果可以,他多想幫那個笑得過份燦爛的小人兒分擔她的重擔,首先必須做到是把自己的責任給完成吧
總有一天,他要能夠堂堂正正的,讓她能由衷期待跟他參加舞會


地點:黃金都市,聖焰王西撒登基的晚會上

聖焰王與冷夜王正在舞會上翩翩起舞,今日眾望所歸,他們兩個開舞
「你不要一直笑,好不好」九音低聲在西撒耳邊說道「剛剛明明就那麼那麼死人臉,怎麼一跳舞就一直笑呢?」西撒的原本就長得太好看了,幸虧平常不苟言笑也不注意穿著,略略掩蓋他過份犯規的魅力,現在他身上穿的是簡潔大方不失氣勢的王袍,還要一直笑的話,九音懷疑一曲未跳完,她可能會心臟病發

「有人跟我說過,即使不情願也不要擺出死人臉。」他笑著調侃她,「你說你不情願嗎?」九音忿忿的咬住他耳朵

「不!唉唷!」西撒感覺左耳一陣痛傳來,心裡卻是異樣的甜蜜,說不出來的心滿意足,「今天參加舞會,你快樂嗎?九音?」西撒認真的問著,俊目逼人
「如果你能把聖焰進口冷夜的貨物稅再調降5%的話,我會非常快樂的」九音偏著頭咕濃道,相處越久,她越來越不能正視他的眼睛,看著他的眼睛的話約莫腦袋就會變成漿糊了,怎麼記得以前,他要是每次被迫認真看著自己,就會開始臉紅心跳到說不出話來,所以她非常喜歡逼迫他看著自己,現在情況徹底逆轉了

「那就要看冷夜王用什麼理由來說服我了」西撒笑了,顯然現在九音也找到她努力的方向,不再是以前總是責怪著自己無能的小人兒,忽然玩心一起,西撒也低頭親吻九音的耳垂低聲呢喃「不擇手段嗎?我很期待你要如何說服我…」

「唉唷!」「小心啊!」

冷夜王顯然受不了太大刺激,無意間?刻意?錯踩了聖焰王的腳!然後搖搖擺擺整個人不穩差點從聖焰王的懷裡摔出去,幸好聖焰王以他身為修羅將軍兼英雄王的矯健身手,一記回力轉彎非常完美的將冷夜王重新抓回舞會的節奏了,於是這場歡樂的舞會繼續平安快樂的進行著,可喜可賀。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