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提示:本週要下高雄參加CWTK,無時間更新小窩了,權拿舊文充數。(毆)這是很久以前,在火影第一部的時候,替井櫻寫的文章,有人說蠻GL味的,其實我很喜歡井櫻的友情,很坦率,比起虛偽的退讓,女孩子還是這樣好了些

第1章:夢與寂寞
  夢中是──百花盛開的春天,有一群少女見習忍者,在大自然綠油油的原野上採花。
  

羞愧的女孩-櫻紅著臉蛋,怯生生的問井野問題:
  「井野…」
  「甚麼事?」
  「為甚麼…那個時候,妳要把……這條緞帶送給我呢?」
  
  偷瞄到小櫻強裝不在意的緊張模樣,她很在意我的答案呢!井野自然選了能對小櫻的
自信產生最多幫助的回答,笑著說:
「嘻嘻…那是因為-我覺得如果你在還是花蕾的狀況下枯萎…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
  櫻呆呆的看著井野,神情激動,淚水在眼框中轉來轉去
  「一朵花不綻放就沒有意義啦…因為,搞不好那是朵…比大波斯菊更漂亮的花喔!」
  「……」
  「小櫻!快採花吧!」

「好!」
  「咦!妳怎麼啦?」
  「沒有啦!剛剛跌倒的時候,沙子跑進眼睛裡了……」
  因為她所說的話,小櫻感動的幾乎要哭了,卻硬生生把淚水吞回去。
  小櫻真不是普通的愛逞強呢!井野覺得這樣的小櫻其實也十分可愛。
***

  兩位女孩快樂的採花、插花、將自己的作品拿去給老師檢查。
  井頭只要回頭總是在身後看到-小櫻專心的盯著自己,井野知道自己在小櫻的心頭占
著最大的位置,懦弱的她是絕離不開自己身邊的,一想到這裡,井野嘴邊就忍不住笑容,
心中非常滿足。

  那-為甚麼要將最心愛的緞帶送給小櫻呢?
井野下意識逃避了問題-也許是,因為她比小櫻更害怕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源自於一種殘忍的好意,名叫同情-這是一種能得到與眾不同的優越感與滿足感的取
樂方式,小櫻越感激自己,自己就越快樂,尤其小櫻因為面子問題,而不明說出她的感激
時。

  也許是過於安心、過於自信,井野沒發現,身邊的女孩逐漸在產生變化:
  何時,小櫻的眼光不再只停在她的身上。
  何時,小櫻的眼光也不知不覺跟著她望向同1個男孩。
  雖然是好朋友,有些話因為面子,井野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小櫻-譬如:自己喜歡但是沒有把握的男孩,但小櫻對自己是沒有秘密的,果然……
***

  下課時間,在以井野為首的一群女孩的面前,小櫻喜滋滋地宣佈道:「你們聽我說!
我有心上人了!你們猜猜看是誰吧!」
  禮子好奇說:「趕快說吧!」
  明日香酸酸的道:「你可別說是佐助君喔!」
  櫻羞怯問道:「咦!妳怎麼會知道?」
  明日香沒好氣道:「當然囉!佐助君可是最有人氣的男生耶!」
  「咦!真的嗎……」
***

  那個懦弱的小櫻居然會有喜歡的人,而且對象還是自己暗自欣賞的男孩,她以為-小
櫻就算有欣賞的人,也該是不敢表白,不然至少也該問過自己的意見、尋求自己的幫助再
說,沒想到小櫻居然敢當眾宣佈!

一山是不容二虎的。那她們還能做朋友嗎?始料未及!井野的臉色非常難看。
 站在井野旁邊的千尋不懷好意的說:「井野!小櫻她最近變的很開朗耶!」
  「哼…她那只是裝出來的啦!」若不是自己的幫忙,小櫻會有今天嗎?根本只是個愛
哭鬼!這個愛哭鬼,何時自己不在身邊也能露出開朗的笑容了?何時也會獨立了呢?何時
已經不需要自己了呢?

她居然一點預兆都沒有發現?自己不是小櫻心中最重要的人嗎?彷彿是被狠狠刮了一
耳光,井野心中非常不舒服。好寂寞……背叛……
***

  【乓!】晨光中,井野突然睜開雙眼,身體發熱,汗濕了被褥。
  「又做了這個討厭的夢……」
  自從中忍考試結束後,正確來說是通過中忍考試第2次試驗-死亡森林的考驗後,井
野老是在夢到這個夢,每次驚醒過來,井野總是覺得心慌孤單,彷彿是被拋棄一樣。

  「該死…真是討厭…」
  平時井野會用工作忘記這種討厭的感覺,偏偏今天沒事可做-因為阿瑪斯老師出任務
去,第10班最近都沒有任務;今天家人們都又出外吃喜酒了,留下她看家,山中花店自然
也是公休一天。
  頭暈暈的,身體重重的,全身懶洋洋,真是倒楣啊!一早就跟鹿丸一樣打不起勁來,
都是那個夢害的!

  井野梳洗更衣,沒有胃口,早餐也沒吃多少,就決定出外溜搭一下。
  自從大蛇丸一鬧後,木葉村的村景明顯沒落了,不如以往熱鬧繁榮,這也難怪,第3
代火影死了,新的火影又未上任,所以大家都是惶惶不安,就像是迷路的羊群,需要牧羊
人,看著落寞的街景,井野越發頭痛起來。

  井野換去郊外逛逛,意外發現1件好事-她看到佐助練功。

佐助君正專注的盯著岩壁,神情淩厲,堅硬的岩壁,已經破了2個大洞,搖搖欲墜。奇怪
!平常井野總是會主動親近他的,今日下意識就躲在樹後偷瞧,也許是因為她的頭越來越
暈疼的關係。

  佐助君……自己所喜歡的人-功課優秀、忍術萬能、家世崇高、臉蛋俊俏、性格高傲
不馴,他是每個少女心目的白馬王子,井野每每瞧見佐助君與小櫻在一起,忌妒便如潮水
般席捲而來。
  佐助休息,隨手拿出毛巾擦汗,突然!毫無預警地佐助冷冷說了一句話:「別躲了!
出來吧!我不喜歡鬼鬼祟祟的人。」

  被發現了嗎?她都特意消除自己的氣息,好不讓佐助君發現的,不虧是佐助君!井野
正要陪笑臉走出去時,意外看到對面的樹叢裡,有人比她搶先一步走出來-是小櫻!井野
停下腳步,她居然沒發現-櫻也在偷看佐助君,井野感覺到頭直發暈,是過於震驚嗎?

  「嘿嘿嘿!佐助君!我來散步!」小櫻尷尬的笑著走出來,她手上提著一袋物品,佐
助君瞧著小櫻的臉色十分難看,是練功不順利嗎?可是……
 「那妳可以走了!」佐助漠然的自行休息,恍若小櫻不存在身旁。
井野趴在樹邊,屏息住氣息,睜大雙眼,默默的看著兩人的相處,面對佐助的冷漠,小櫻
會如何應對呢?

她會因此而受傷嗎?昔日的小櫻非常容易被別人的冷漠所傷害,所以小櫻在以前是非常害
怕佐助這類型人的,何時那個愛哭鬼居然敢喜歡上佐助君了呢?那個總是躲在自己身後看
世界的小櫻…

小櫻靜靜的看著佐助冰冷的神情,她低頭細聲說:「其實……我是來看佐助君的,我知
道你會在這裡練功,剛才因為看佐助君練功非常認真,不想打擾,所以我躲在樹叢後面偷
看。」

  佐助看著小櫻垂頭喪氣的模樣,眉頭一皺,站起身,冷冷丟下一句:「要看就看吧!
不要吵到我練功,就隨便妳!」本來是平板無波的俊臉,居然開始有了神情,雖然是極度
不情願的臭臉。

  瞧著臭著臉地轉過身去的佐助,小櫻甜甜一笑,揚著手中的袋子說:「我知道了!其
實我還帶了便當跟茶水喔!佐助君!來吃午餐吧!」
  「哼!」

  看著佐助與小櫻相處的情形,井野心頭捲入一抹酸澀,她知道-這場拉鋸戰,佐助已
讓步,小櫻勝利了!若是易地而處,她有辦法像小櫻一樣得到佐助的讓步嗎?

  不!不可能!不同於自己,不同於他人,小櫻對佐助來說是特別的。這個事實,當小
櫻阻止佐助在死亡森林裡暴走的時候,井野就明白了-小櫻已融化了佐助的心防,一如當
初融化自己的般。

彷彿和心酸互相呼應般,井野的頭是越來越疼痛,身體如火在燒,渾身痠疼。

  有了佐助君,小櫻一定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眼巴巴的跟著自己了吧!
自從那時候,她一直刻意與小櫻互相競爭佐助,她想與愛哭鬼小櫻一分高下。

可是在這場競爭中…比起得到佐助君的愛,自己難道不是更想證明自己更優於小櫻?
好得到小櫻全心全意瞧她的視線嗎?

還記得-「嗚嗚嗚….」
頭一次遇見小櫻,她只是個愛哭鬼,掉起淚來還連著鼻涕,那時小櫻只會眼巴巴的黏在她
背後,而處處依賴她,看著她,相信她的。那時的井野居然會覺得自己是無所不能的,也
必須無所不能,就像太陽必須照耀著地球般,理所當然的照顧著懦弱的小櫻。

分開後….會覺得寂寞的…鬧彆扭的人只有她嗎?小櫻一點都不在乎嗎?
一直故意看不起小櫻,因為怕承認她的成長後,也會失去小櫻,失去她的視線-自己對她
的優勢,不就是她們兩人的牽絆嗎?

在中忍第3次預選的對決後,自己終於承認櫻的成長…櫻釋懷而滿足的笑了…自己的心中
卻是莫名的寂寞…這種寂寞…沒有人能聽她訴說…她也無法坦承…連自己都不願意承認這
種莫名的焦慮寂寞

她不想失去她啊!為甚麼她非得失去她不可呢?為甚麼?這就叫成長嗎?
那她寧願永遠不要有任何進步……只要小櫻注視著她……永遠…
昔日的笑、昔日的親密、昔日的玩耍、昔日的小吵架,現在都離她好遠好遠…
只有自己的心還眷戀在那段天真的時光….那又有甚麼用呢?她真是傻啊?

大家,包括自己都認為-小櫻依賴井野,其實…真相…是……這…都是因為自己在逞
強吧?

  甚麼時候除了愛情…自己連友情都無法認清了呢?
  頭痛欲裂,身體快被火給融化了,完全不聽指揮。
***

  【啪!】井野軟綿綿的身軀從樹幹上滑下來。
  遠方的腳步聲是越來越近,井野感覺自己被人抱起來,小櫻焦急的臉孔模糊的漂浮在
她的眼前,小櫻的聲音離她好遠好遠……

 「井野!你沒事吧!妳怎會在這裡?井野!妳身體好燙喔!井野!嗚……」

  自己當然沒事,她又不是愛哭鬼小櫻,她才不需要別人的幫忙呢!
  「她在發燒!」佐助君的聲音也是非常模糊,彷彿從外星球遠遠傳來。
  她才不要讓愛哭鬼幫忙,使勁拍開小櫻的手,井野掙紮的想坐起身,用盡僅剩的氣力
,怒吼道:
 
  「不要碰我!我才不要妳的同情呢…妳一點都不知道…我…我的心情…」

她的力氣逐漸消失,在井野失去意識之前,她看到小櫻惶恐不安的神情,淚水在眼框中打
轉,就像又回到了昔日…愛哭鬼小櫻…需要大姐頭井野的保護…


「不…不要哭喔……小櫻……」

  這居然是井野暈倒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



第二章
解決三角習題的方法

  時間:黃昏。地點:井野的房間。

  「妳醒來啦!真麻煩!吃感冒藥吧!妳發燒才剛退呢。」
  井野醒來,發現自己已躺在房間的床上,一抬頭就看到鹿丸在照顧自己。
  「我…是感冒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啊?那…丁次呢?」
  「我被我媽逼著來照顧你的!快吃藥吧!吃完藥還要吃稀飯呢!真麻煩!我已經通知
妳的家人,他們說晚上就會趕回來。丁次跟父母外出修練了,聽說是要試驗秋道家新品種
的秘藥。」

  看到鹿丸無精打采、懶洋洋的樣子,井野沒好氣的說道:
  「是喔!真是抱歉啊!居然又給你添麻煩了,還不快把藥給我拿來!」
  井野坐在床上,接過鹿丸遞過來的水杯,悶悶的吃著藥,怎麼會是鹿丸在這裡呢?她
以為-自己生病了,應該是……
  「妳很失望吧!我不是佐助或小櫻!」鹿丸露出陰險的笑容,彷彿是看穿井野心思般

井野差點被水嗆到!她雙手揮舞,激動的大聲澄清說:
  「你……你在說甚麼啊!沒錯!我是很失望你不是佐助君!但……但是!跟小櫻有甚
麼關係!」
  「好好好!沒有關係…那妳睡覺喊小櫻的名字喊那麼多次在幹麼?」
  「我夢見我在打她啦!小櫻這傢伙最討人厭……我最討厭她了!」
  她對鹿丸說了謊!

  雙雙無語,鹿丸端來熱稀飯,井野安靜的吃著,多年的青梅竹馬加上1年的同伴情誼
畢竟還是無法磨滅的,井野明白-鹿丸一定也知道自己在說謊,可是她無法對鹿丸說實話
…因為她連自己也無法承認…像是潘朵拉之盒…她好怕承認…承認…自己的心情…太丟人
了…
  井野默默的吃稀飯,鹿丸沒頭沒腦的丟出一句說:
「妳騙我!沒關係…但妳可不要連自己也騙…這樣可會變的很麻煩的!」

  果然還是被他發現了…井野苦笑道:
「那你要我怎樣呢?佐助君與小櫻…我…我好像一直都搞錯方向…來不及了…不用你說我
也知道-我失戀啦!這樣你高興了吧!」
越說井野越是大聲,眸子裡的淚水卻是不爭氣的滾滾而下。

  那時,在死亡森林,當佐助君、小櫻遭逢危機時,自己選的是救小櫻而不是救佐助君
的時候,井野就知道-她失戀了,並不是因為自己對佐助君的喜歡比不上小櫻的,而是比
起心儀的佐助君,小櫻似乎對自己更重要啊…

可是…現在…小櫻已經不需要…小櫻已經不在意她了…而自己除了繼續當她敵人外…毫無
其他方法來維持她與櫻之間的牽絆…真是可笑啊…現在反而是自己處下風了…這就是當初
她驕傲的瞧不起愛哭鬼小櫻的報應嗎?

  看著難得自怨自哀的井野,鹿丸總是垮下的白臉,笑了,說:
「女人總是不老實!這就是產生麻煩的原因!好吧!看在是同伴的份上,告訴你一件好事
,妳知道帶妳去看醫生、背妳回家、煮稀飯給妳吃的人是誰嗎?」

  「難道……」不可能吧…心中卻不聽使喚的暗暗盼望…
  「是小櫻喔!她要我保密,不許我告訴妳。但我可沒答應她,不算洩密!」
  「為甚麼…」又驚又喜,但其實在某處自己又早已知曉。
  鹿丸聳聳肩,伸個懶腰,無奈的說:「小櫻說要是讓妳知道是她幫妳的話,妳會生氣
的,啊!真受不了…生氣?我看妳倒是很高興嘛!」

  井野看著手上的稀飯-小櫻煮的稀飯,原來…小櫻心裡頭還是很在乎她的嘛!就算自
己對她的優勢不在,就算自己不再是她的目標,小櫻還是…
還是…???還是…還是什麼呢?

就算沒有了主從關係,她與她的牽絆還是能緊緊的嗎?
如同自己對於小櫻成長所產生的寂寞,而剛剛自己在她面前暈倒,小櫻也會為了自己氣惱
又擔心嗎?
但這次似乎跟以前一樣,小櫻又在她面前逞強了!這個笨蛋!
那…逞強裝做不在意自己的小櫻和故意欺負小櫻的自己,到底是誰比較笨呢?

井野一張眉頭緊鎖的俏臉不知不覺的笑開懷,含著淚水的。
小櫻到底在粥內放了甚麼?一碗清粥吃起來居然有蜜糖的甜味…

  井野心情極好,津津有味的吃稀飯,邊挑剔道:「原來是小櫻煮的,難怪那麼難吃呢
…我還以為你的手藝退步了!」
  鹿丸無奈-井野又在心口不一了,他沒好氣道:「妳就是不老實,小櫻也是。小櫻她
呀!明明急到快哭出來,還裝做不在乎妳的死活的樣子,妳很得意吧!小櫻還是不能沒有
妳的。」
  「沒辦法!誰叫本姑娘過於可愛呢!」
  才說兩句馬上就得意忘形了,真受不了,鹿丸半開玩笑道:
「說真的-像妳做事那麼囂張的人,要是有天自己突然承認失敗,真教人不習慣!妳還是
適合無法無天的潑辣樣子。」
  「你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就撕爛你的嘴。」
  「哼!」好漢不吃眼前虧!不說就不說,乾脆來補睡午覺。

  暈黃的夕陽已經被閃爍的星星取代,點點星光將房間照的一閃一閃的。
  井野吃完熱稀飯,出了一身汗,所有的病痛與憂愁好像跟著汗水,一起流掉!今晚一
定能做個好夢吧!瞄到鹿丸百般無聊地靠著椅背打起瞌睡,井野喃喃笑說:
「鹿丸!今天….真的是謝謝你了!」

  「嗯!發生甚麼事了……」鹿丸迷迷糊湖、睡眼惺忪的醒來,看到井野驕傲的跳起來
,揮手洋洋得意的用力宣告:
「你說的沒錯!我還是適合無法無天的潑辣樣子,與其在這裡自怨自哀,倒不如採取行動!我跟小櫻跟佐助君的三角問題!只要我把佐助君搶過來,一切不就都解決了嗎?到時不
只是佐助,就連小櫻也會不得不乖乖臣服在我的手下的。呵呵呵!我才不怕禿額頭小櫻呢
!到最後!佐助君一定是我的!」

  鹿丸雙手合掌道:「阿彌陀佛!受不了…麻煩又復活了…佐助……小櫻……真是可憐
…」
  井野揪住鹿丸衣領,惡狠狠硬聲道:「你說甚麼!有膽再說一遍!」
  「不要……」

***

  【叮咚!】
  電鈴響起,打斷井野與鹿丸小倆口吵嘴。小櫻的聲音遠遠從大門後傳來。
  「聽說豬頭井野在發燒,我好心的來探病,還不趕快開門啊!」

  小櫻還不知道我已經從鹿丸口中明白-剛剛照顧我的人是她吧!待會一定要趁機整整
她。井野得意的笑了,一如往常,理所當然地的發號司令說:
「鹿丸!還不趕快去開門啊!貴客來囉!」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tgenius
  • 耶,火影同人~

    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写雏田相关?(好吧说实话我很讨厌女主角)
  • 嗯~鴨子火影創作第一篇
    好像就是跟雛田相關的創作XD
    已經發表在小窩了

    a12361510 於 2010/04/09 23:46 回覆

  • 遙
  • 喔 其實我覺得被井野使換來使喚去的鹿丸真是個好人啊! ^^
  • 鹿丸有女難
    算是好心有好報吧XD

    a12361510 於 2010/04/14 23:15 回覆

  • 零
  • 其實我是佐櫻派的(喂)
    可是我身邊的人都超討厭小櫻的Orz

    不管是原作還是動畫,描述小櫻和井野的那幾幕在我心中都是排在前幾名。
    尤其是動畫版的那首配樂真是犯規=w=.....
    井野嘴上總是在虧小櫻,其實看到小嬰的成長,一定比誰都高興、誠心的祝福吧。
    話說鴨子大這篇的最後,小櫻故意的那副樣子真是讓我笑到了XDDD
  • 鴨子還蠻喜歡小櫻的阿~因為她很真實XD
    擁有一般女孩子所有會有的缺點

    鴨子喜歡井櫻這樣不坦率又坦率的友情XD

    a12361510 於 2010/04/14 23:18 回覆

  • jeffsung8
  • 想不到可以在這裡看到這麼令人開心的文章(百合本命)後續希望
    下次乾脆寫銀魂的 九(天然呆)妙(腹黑)九 好了(你不要得寸進尺 ! )
  • 其實鴨子對於九妙也很有興趣的
    但是如果寫來肯定是百合像(毆)

    a12361510 於 2010/04/14 2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