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如火蔓延

這是王耀迷迷糊糊意識裡頭第一個意識到的感覺,感覺到疼痛之後,旋即是胃壁互相摩擦的飢餓感。接著是皮膚上黏糊糊的髒膩以及寒冷。

怎麼了?又怎麼了?怎麼又淪落到這般悽慘的境地?

活了很久很久的王耀,也不是沒有飢寒交迫的時候。他有點搞不清楚現在是因為蠻夷入侵?還是飢民內亂?或是南北相爭?所導致慘境。一直到他耳邊傳來部下的爭論,王耀的神智才從千年間的時光慢慢醒來

他現在不是在做夢,他人在軍帳,他正處於戰爭狀態




「阿爾弗雷德  亞瑟  法蘭西斯....他們都拒絕援助嗎?國際聯盟對於本田家的入侵完全不制裁嗎?」

「由於番人大戰才剛剛結束又有經濟危機,他們多半表示目前無能為力援助我們。國際聯盟那邊已經提出抗議了,但是他們表示必須等待蒐證後才能作裁決。」

「白日!你所謂的外交就是得到這樣的成果嗎?我真懷疑你根本早就跟本田軍串通好了。就是要看王家成為本田家的禁臠!」

「你的伊凡先生又幫的上什麼忙呢!除了那些物資外,他亦無正式派出援軍幫忙吧!與其指責我跟本田軍串通,對於伊凡先生是否對於屬下指示要趁機奪權,這更加值得存疑吧!」

「對於那種寧可先殺死內賊也不肯抵禦外侮的漢奸,伍星我沒什麼好說的呢!」


「都給我住口!」王耀勉強抓回自己軀體的控制權,第一的反應是大吼,他冷聲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內鬥者一律軍法處置!」

「非常抱歉!」

「我該死!罪該萬死!」

剛剛還吵成一團的倆人,現在倒是有志一同的下跪謝罪,王耀環視四週,他現在正處於臨時搭建起來的軍帳,身上蓋的是簡易毛毯,肩膀正傳來陣陣的疼痛,兩個部下一個跪在地上狂磕頭,一個頭低低的伏在地板上並不動作,王耀抿唇點頭,這個動作素來表示他不計較了。倆人見況才敢從地面上爬起來


「王耀大人,先換藥好嗎?」

「王耀大人,要喝水嗎?」

望著屬下白日伍星,一左一右各自拿著水杯與繃帶靠近自己,王耀臉孔才稍稍放軟,他問:「現在進行到什麼情況?」王耀嘴吧裡說的進行,是指借著地利之便將本田軍主力圍困在叢林的軍事行動


「突襲失敗,本田援軍已經跟被圍困的主力會合,我方大部隊暫時分頭埋伏在叢林裡,等待您的指示。」白日豎立在上司身邊,平板的報告著。他原本就是書生般的骨架與體型,連日的軍事操勞已經把這位優生慣養的小少爺折磨的越發消瘦。

「敵方主力得到的補給,我方已經失去包圍的意義了,就趁本田軍尚未槁清楚地形的時候,陸續撤退回後方。保存實力。」沈吟片刻,王耀作下指示給白日道:「你去通知各部隊,撤退要分頭安靜的離開,所有資源都不能留,能帶走就帶走,帶不走就燒毀。你到了後方就先安頓軍民,我跟伍星斷後。」

「遵命。」白日很快收拾起自己行李離開了軍帳。

「我們斷後,接著留你在敵區後方進行游擊,有問題嗎?」望著白日離開,王耀回頭問著替自己包紮的另一位屬下

「沒有問題。能夠為了您奉獻,是我的榮幸。」伍星純樸無華的臉上滿滿是誠摯的笑,他手忙腳亂的替王耀傷痕累累的軀體都換上新藥與繃帶後,才惡狠狠的咬牙道:「傷害王耀大人的下賤鬼子,我恨不得啃他們的骨頭喝他們的血,再說被追擊我也習慣了。」

伍星話裡是暗指之前白日意欲清除他的前怨,但是已經到了這種關頭,王耀也沒意思要算舊帳,為了要打贏這一仗,能利用的人就必須要利用。對於屬下白日.伍星的爭執,他打算等這一切都有了結果再去評斷。

「口口聲聲說要維持和平與秩序,結果本田菊那鬼子下手真狠,而灣娘亦不顧念手足之情,他們是存心要至大人於死地。」伍星一邊說著一邊收拾起剛剛替換下的繃帶,看著繃帶血跡斑斑,他說:「那時後看到王耀大人倒下,真是把我急死了,幸好王耀大人福大命大,槍傷與刀傷都沒有打中器官。改天一定要還千百倍回去!」

「你說他們要我死嗎?」王耀問,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本田菊那槍是瞄準大人心臟,只是失了準頭。灣娘砍大人的那刀已經傷至大動脈,假如不及時包紮,定會失血過多而。」伍星恨怒的報告著

「這樣嗎?死嗎?我倒從沒想過會死呢!」王耀典雅優美的臉蛋上忽然露出一朵小小的笑容

「王耀大人貴人自有天佑,那下三爛的鬼子怎麼可能害的了您呢!」面對上司不怒反笑,伍星有些慌恐

「哈哈哈哈!這可不一定啊!這可不一定啊!」王耀朗聲大笑,笑的極為歡快,拉扯了傷口,一下又疼痛如絞,但是他不管,繼續大笑

「王耀大人!王耀大人!」上司好久都沒有笑過了,面對這樣的歡顏,伍星莫名的感到一股恐懼

「不必緊張,我只是感到有趣罷了。哈哈!殺我也不是簡單的事情!本田菊若能辦到,我倒佩服他了。」王耀笑嘻嘻的說著,伸手摸著肩膀上的傷口,那是妹妹的槍刃與本田菊的子彈留下的傷痕


會覺得有趣,那是因為王耀不曾想過死的事情  現在他居然開始感覺到死的恐懼

為什麼他沒想過死的事情,那是因為在這漫長的時間裡頭,不管發生什麼天災人禍,自己始終活的好好的

畢竟王耀身為人民意志的化身,這塊土地的人民的意志極為堅強,宛如一股活泉水一般,刀割不斷,槍傷不了

只要他們認可這塊土地的文化,不管如何王耀就會活下去

即使把心臟挖出來,即使把頭割斷,即使把經脈都從肉體抽出,王耀還是不會死的

千百年來縱使匈*奴  吐*番  契*丹 突*蹶  契*丹  蒙*古人  滿*州人   來到這塊土地,那又如何,這些外來的蠻夷為了活在這塊土地,他們就必須虛心學習這塊土地的文化,同化成為支持王耀活下去的力量之一,所以不管朝代如何更替,王耀始終對於自己的生命完全沒有任何的存疑,這樣的自信是來自於對於這塊土地文化的驕傲還有對於這文化的熱愛與信仰。

你們誰要過來,你們誰就必須低頭  你們就必須成為王府人

王耀是包納一切的存在,這是他長生的祕密

這樣的自信讓一開始遭受遠洋文化入侵的時候,王耀卻是反應遲鈍,以致到現在跌了重重的一跤

但是王耀卻還是不怕,因為他很清楚即使現在虛弱萎迷也好  腐敗分裂也好  沒有人能夠把王耀給「吞吃」了

現在只是他一時對於外來文化的適應不良時期罷了,等到「王耀」消化完畢,全世界還是必須臣服在他之下

原本是這樣想的

原本是這樣想的

一直到短髮男子持著刀槍,步步進逼他的內心為止



王耀忽然想起在開戰前,他與本田菊最後一次交涉的情形

交涉債務?滿*州歸還?毒品輸入?法外治權?在討論什麼他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了

他說那都是廢話  他也覺得這是廢話,因為他們現在想的完全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想與對方廝殺,於是順理成章的談判破裂

然後他目送那短髮男子離開的雪白背影,低頭想自己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爭取用來作戰爭準備時,他不打算主動開戰,因為己方除了人頭外完全沒有本錢消耗,但是對方的已經把自己與全體逼上槍頭了。侵佔領土、輸入毒品、虐待勞工、強迫傾銷商品、掠奪物料.....他能忍多久呢?


他忽然轉身問:「王先生,您不累嗎?」

「怎麼可能,本田先生真愛說笑。」當時自己已經換上土色的軍服,但是王耀風度依然氣定神閒

「可是我已經累了,在下等累了。您想維護的這一切終究是爛泥塗不上牆。」本田菊精緻的臉蛋上是淡淡的笑意,他說:「已經給您30年的時間了,貴國到現在還分崩離析,內鬥內亂,平白放著那大塊的土地眾多的人民,任其腐爛。讓禿鷹肆意掠奪。」

「本田先生不也是那掠奪禿鷹之之一嗎?這豈不如您所願,您何來等待之有?」王耀回應凌厲,已經不是說著漂亮話就能安撫的怨恨

「在下並不是普通的禿鷹,我希望能夠看到強大的王府。亞*細*亞好比一棵樹,貴國宛如樹幹,假如連貴國都乾枯了,其餘枝葉怎麼能夠存活呢?所以我一直希望貴國肩負起自己的責任,畢竟您們佔據了最好的土地。最多的人民。」本田菊嘆氣道:「可是貴國完全不行呢!只會拖後腿,上頭主子嘴吧說著仁義道德,卻盡想著要怎樣變法子維持自己昔日的好處,下頭你爭我鬥,個個都是見錢眼開,為了保存自己的利益,寧可把國家尊嚴出賣。為什麼怎麼努力都無法改善王府現況呢?王先生,這些日子以來,您難道沒有疑問嗎?」


「...........................」聞言,王耀臉上一下顯得雪白,彷彿被說中的心事一般,是的,近來他一直在想,為什麼努力這麼久了,家裡的局勢完全沒有變好呢?一開始他以為是該換上司了,沒想到換了上司之後情況更慘,沒有中央政府,直接導致各方勢力割據,你爭我奪,競相引入外國勢力,中央政權更替,一直紛紛擾擾到現在

「不挑食的禿鷹撿到屍體就高興的不行,但是我不是,我是見過更強大更完美的您啊!」本田菊慢慢走近王耀,輕輕勾起他的臉,恍如死神下斷言一般慢慢吐氣說:「您在保護的那些的老蠢材已經害您病入膏肓了,還不知道嗎?」

「..........我自己清楚,不用本田先生多言。」王耀用力推開本田菊的手

是的,最近他一直覺得越來越厭煩

以往支持王耀的力量,轉個頭看,其實就是束縛王耀的存在

那些昔日的驕傲與文化,就好像是堅硬的龜殼一樣,雖然可以保護柔軟的內在,但是對於外來文化的引入,也頑固的不肯開放接吶,對比隔壁的本田家一下子在十幾年內脫胎換骨的改革,王府卻是一直舊勢力各自佔據著一方拉扯,拒絕走向新的改變

他很煩,面對這些昔日的文化與勢力,並不是換個上司就能夠換個腦袋

他們都希望恢復舊日榮光,問題是外界的局勢已經不容許他們閉關自守  更加不容許他們的自私自利剝削人民

當他煩悶的時候,他就會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還有意義呢?

以前王耀有著絕對的自信,他的存在守護舊文化,照顧著子民與弟妹

但是如今舊勢力派系已經扯後腿的主要藉口時,他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不止要多說,在下還想解放您的痛苦呢!一直想要怎麼改變很煩吧!不如把一切都交給我吧!我會替您把這一切頑固不靈的老不死通通都掃進垃圾桶去,把王府變成跟本田家一樣,建立亞*細*亞的新秩序」本田菊溫柔一笑道:「然後再下會建造一個最溫暖最舒適的世界,王先生只要待在裡面休息就好了。」

「..........................」聽起來很誘人,是呀!本田家是近年來發展最好的亞細亞勢力方,如果他什麼都不想,直接把王府交給本田菊,想必他也會好好妥善照料吧!是吧!王耀偏頭考慮,然後他說:「不行!王府不可能變成本田家。本田先生何不念舊情,放我一馬!為什麼非要這樣苦苦相逼?」

為什麼會拒絕,王耀也說不明白  受外族統治不是沒有前例  但是他就是無法答應

大概是因為以前 蒙*古人  滿*州人  他們不要靈魂,他們只是要政權而已,如果那些蠻夷要王耀放棄自己靈魂的話,或許他寧可同歸於盡吧

「實在不聰明呢!這明明是給王先生最好的退路。」本田菊隱隱約約起了怒意,他硬聲道:「什麼叫做舊情!真真好笑!」

「以往支援-----」王耀還想提起以前小小的菊跟自己的往事,卻一下被本田菊給打斷

「以往啊!當王先生高高在下的施捨給我們這些窮親戚時,可否有看到我們的表情?當時的王先生真的非常偉大!是我心裡頭的聖賢人。」儘管說出對於以前對於王耀的崇敬,但是卻宛如受到羞辱般。本田菊漂亮的臉蛋,瞬間扭曲成一團,他說:「王先生天生家大業大,廣受鄰居親戚尊敬,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要啊!如果您要問為什麼,這就是答案!我想要成為跟以往王先生一樣的聖賢人,所以必須要擁有您的一切。」

「說謊!我們相遇的時候,灣娘根本就沒在我身邊,本田先生還不是迫不及奪走灣娘嗎?你有問過灣娘的意願嗎?說到底就是你的貪念罷了。」王耀毫不留情的說:「你不是我。你不可能成為我,這都是你的痴心妄想。」

「不要提到灣娘。那根本就是王先生自己中途奪走她的不是嗎?灣娘明明是在下先發現的人........」彷彿是想起了什麼,本田菊說到一半,越發陰狠道:「接著我會讓王先生知道的,痴心妄想的到底是誰。您就等著看吧!」


「冥頑不靈,就是毀滅您的天譴」「等著看吧!等我取代您。建立新的世界。」



回憶到這裡,王耀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本田菊那簡直像是詛咒一樣的話語,掀起了他的不安

那次談判不久之後就開戰了,如同自己所事前預測一般,王府什麼都沒有準備好 一敗塗地般拼命往後退

國際也拒絕伸出援手,每一個朋友與盟友都表示愛莫能助 只有伊凡給于了一些物資支援

可怕的是各種內憂奸細一起浮出頭,許多屬下想也沒想就直接叛變了  或是根本不打仗逃入外國勢力求取保護

他們對於國*家危難根本不屑一顧,甚至落井下石的趁機大發戰爭財


然後,在日復一日的征戰,敗退,見過種種自家人心的醜陋與自私的背叛 

越來越心寒  絕望  悲哀的  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  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阻礙了這塊土地的成長

憎恨那些束手旁觀的同胞  憎恨那些落井下石的幫派勢力  憎恨那些阻礙改革的一切腐舊規矩

本田菊說的沒錯,其實王耀最大的敵人並非來自於外界,而是在於內在的腐朽

 


他開始考慮自己是否會死

在這個世界最是長生不老的王耀也有可能會消失的一日

王耀的死亡代表這塊土地上所有舊文化的消逝  包含那些醜陋與骯髒的惡習與封建體制

死亡的要素很簡單,只要這塊土地的人民忘記他的存在就好了

如果所有的王家人都忘記自己的身份的時候,王耀就會死去了

是不是自己死去才能贏得這場戰爭呢?

還是說這場戰爭輸去的話自己就會死了呢?

王耀開始這樣想

活了那麼久,實在很疲倦了........是不是換另一個人來取代自己的話,這塊土地的人民會活的更好呢?


 


如果說真的有什麼放不下的話,那就是昔日跟弟弟妹妹一起相處的時光

因為他們很可愛,所以自己不得不繼續努力才行

對於弟弟妹妹對於自己的愛,王耀是始終不曾懷疑的,那是目前他唯一的安慰

一直到在戰場上那長長的槍刃,貫穿了自己肩膀,奪走最後一絲留戀為止


 

「灣娘!?」

 

 

真正的詛咒—————於是以一種明確而簡單的形式降臨到他的面前

因果報應彷彿嘲笑他一般說:你活該啊!

 

 

■■■■■■後記

 



我到底在寫些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耶

王耀很難寫,很難寫,總覺得很怕寫的不夠好  不夠深入.......老實說我不了解呢

仰慕果然是理解最遠的距離  我想憎恨也是吧


這篇的大綱是這幾天忽然冒出頭的,以前跟豆子描述時並沒有這份大綱

話說我會忽然想這樣寫,大概是因為複習了某些書籍的關係(炸)

我應該還會對於這章在修改吧~應該拉

通偏都是王耀為主的描述~阿菊跟灣的戲份都太少了

大家會不會覺得有點膩啊

可是這也沒辦法,下一章就是耀灣兄妹見面的場合鳥

必須先給耀哥哥這邊鋪陳一下

我好像每次鋪陳都不是好事情耶(扶額)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蹲在地上畫圈圈)

 

下一回合耀灣就會見面了,希望能寫的很溫馨又很心痛吧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Ken
  • 我很喜歡您寫的文章!請務必要繼續努力下去,寫出好的文章讓大家欣賞!
    希望下一篇能快一點到來Q_Q 每次等文章都很得很心急呢
    PS:我覺得王耀好可憐,本田菊好過分!灣娘就是在中間兩頭燒...
  • 謝謝Ken大人的鼓勵
    會的~鴨子會努力寫完
    等得很心急真是不好意思.....

    菊很過份嗎?可是那時後的列強都是這樣做法阿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5 回覆

  • Liln
  • (這個潛水很久的傢伙決定浮上來請罪了....)
    很喜歡這篇以NINI角度來鋪敘的感覺.
    尤其是開頭那種拉出整個歷史長流到今日的滄桑...
    而且跟前幾章灣娘落跑回家卻被冷眼相待的那段有異曲同工(?)的對應感.
    整個醜陋面和懷疑面攤開後有一種殘忍卻令人目不轉睛的氣度啊.

    下回會不會有很崩壞的劇情呢?我很期待這類型的橋段這樣(炸)

    因為亞細亞的每個人都很糾結
    所以虐起來都非常極端啊......
  • Liln大人喜歡崩壞故事嗎?
    那麼接下來的故事敬請期待
    崩壞崩壞會更加崩壞的地不(炸)

    其實每次這種黑劇情.鴨子每次寫的時候都很痛苦
    但是寫完就很痛快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6 回覆

  • ccacreation0629
  • 真的寫的很好!

    鴨子將王耀在危急存亡之際的思維描述的入木三分

    看了很感慨><

    令敝人這個寫作新手五體投地阿!!!!!
  • ccacreation0629大人,多謝您的鼓勵

    其實NINI挺難描述的.鴨子很擔心寫不好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7 回覆

  • 飛鳥
  • 鴨子辛苦囉!
    看你再噗浪上糾結成那樣,我都心疼了!(鳥類的同情??)
    希望看到灣娘ˋ菊和王耀都有好的結局

    還是希望菊灣end!!(大心)
  • 會是菊灣END嗎?
    恐怕不會是喔
    因為很多原因.............
    不過菊與灣最後都是有牽絆在的
    這可以保證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5 回覆

  • 焰
  • 很少看到王耀的內心獨白呢

    感覺很實在也很感人 灣娘那段更是直接震撼我的內心>"<

    期待下集感人(殘酷?)的相逢

    同時也為潛水已久上來請罪(大字躺→任人宰割)
  • 潛水?
    不會的~這沒什麼好不好意思
    鴨子更是潛到天怒人怨了
    焰大人還記得過來看看鴨子已經很高興了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6 回覆

  • CR芽
  • 恭喜鴨子順利完成這篇文章了 >W</
    因為寫過史文 (雖然只是短短幾篇)
    大概能理解寫的時候很痛苦 寫完很痛快的感覺www

    雖然說我們認為的NINI是經過許多人改造出來的(?
    或許會有其他人都無法理解的某些部份 不過這也代表我們
    這篇文章是生在灣家的人才懂的 畢竟每個地方的人想法都不同
    所以我覺得只要繼續照鴨子的步調去就好了
    我覺得這也是一種讓其他人知道我們心聲的創作交流吧 : )

    加油! 新年快樂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了 >w<
  • CR芽大人~新年快樂
    其實我不太懂NINI呢
    因為鴨子也不敢說自己了解
    我只能把自己認為NINI寫出來而已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7 回覆

  • Nyx
  • 看到「死亡」兩字嚇了一跳
    想說是誰死了
    原來是耀兄的思緒

    期待兄妹的聚合
  • NYX大人~敬請期待囉
    放心~主角都不會死的
    配角就不能保證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8 回覆

  • 菘
  • 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點開
    發現沒有想像中虐呢

    NINI的心情寫得很棒啊!
    跟在下所想的很接近呢

    期待新章!
  • 菘大人說沒想像中的虐
    難道是我寫的不夠努力(開始哭哭)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9 回覆

  • 君尋
  • 辛苦了((也最近曾嘗試過寫小說
    真的好累啊!不過只能怪我沒定性吧
    期待下一篇能也讓我一再的反覆觀看
  • 君尋大人反覆觀看嗎?
    鴨子會努力的^^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19 回覆

  • 潛水伕
  • 好久沒看到百年的文了,依然喜歡。
    想來跟鴨子大說聲加油 ! (我會慢慢等的T_T)
  • 謝謝潛水伕大人
    謝謝你的依然喜歡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20 回覆

  • nijifish
  • 鴨子大辛苦了!! 這篇內心戲很多呢,想必也是絞盡腦汁才能完成..
    繼續期待下一章~(能當讀者真是太幸福了)
  • nijifish 大人
    能夠擁有這些不離不棄的追文大人
    也是鴨子的幸福喔

    a12361510 於 2011/02/03 00:21 回覆

  • 悄悄話
  • megumi
  • 看到更新真的很高興 鴨子大辛苦了
    寫了這麼長久 能夠持續下去 沒讓它變成癈坑
    對大大的毅力和文筆很感動
    寫作的筆法很合我偏愛的類型

    雖然可以想像百年文劇情的走向
    不可能給菊灣Happy ending
    可是我私心的希望不論是誰
    大家都能夠幸福
    未來還都能擁有希望和夢想
  • megumi大人過獎了
    鴨子的毅力實在很差勁
    百年這個大惡坑好幾次差點都要斷頭了
    都是大家的鼓勵啊

    END會是Happy ending
    鴨子用翅膀保證

    a12361510 於 2011/02/07 18:16 回覆

  • 蒨蒨
  • YA~百年更了^^
    是說鴨子大描寫耀哥哥的內心戲也很觸動我呢...
    很心疼耀哥啊...一直以來都在戰鬥.跟外族人打完又要面對自家人的矛盾與相殘...現在唯一的安慰又被灣灣親手"砍斷"了...
    耀哥呀~~你要相信灣灣還是很在乎你的呀!!!

    下一章兄妹終於要見面了.
    不知會有怎樣的互動呢...?
    是激動地表白,還是淚眼相看兩不語?

    劇情走到這份上,耀菊灣三人都很不好受吧...
    鴨子大您辛苦了!
  • 蒨蒨大人
    猜疑的種子其實一向都是很難揮去的
    這就是人類的弱點

    耀菊灣三人恐怕會繼續不好受
    請繼續看事情往最壞的地方發展(毆)

    a12361510 於 2011/02/07 18:17 回覆

  • Nolanda
  • 追這部也一年了,故事不能避免的越來越糾結
    剛萌上菊灣時一想到這段歷史就覺得心痛

    「王耀開始想自己是否會死」
    能把耀兄的心情寫得這麼深,我覺得相當精彩
    從小學習耀家歷史的我們不能同意妳更多!!

    鴨子大大真的很有毅力!! 辛苦了!!
  • 不知道 Nolanda大人在那邊學耀家的歷史呢
    因為其實兩岸三地的說法都有微妙的不同喔
    鴨子只是擷取其中一方,鴨子認為的看法
    不敢奢求大家都有相同感覺的

    a12361510 於 2011/02/07 18:19 回覆

  • 藍澤夏
  • 不記得從哪裡連結過來的
    花了幾天一口氣看完,真的是:虐到深處無怨尤~
    虐灣娘、虐小菊、虐王耀......真是虐到我的心淌血我的眼流汗阿!!!
    但偏偏還是好想好想看下去:)
    好想好想聽鴨子大人繼續說故事

    當然,甜的部分也是甜到心坎好害羞>///<
  • 喔喔~
    辛苦藍澤夏大人居然看了快40萬字的大坑啊
    故事暫時還會繼續下去(目前已經到3分之2)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11/02/07 18:21 回覆

  • 雷風˙天狼星
  • 沒想到兩天就看完了=口=這樣我以後該去哪裡找文看?!

    看到王耀大哥如此悲觀還真不習慣啊.......果然還是適合那被弟妹欺負的傻大哥!(王耀:我才剛被灣娘砍了一刀不是嗎?

    啊啊~大大寫的真的好棒啊!我總是想寫出像你這麼深入角色內心世界的文,但總是只能突顯出一件事--這人沒血沒淚,整個就感覺不出他的掙扎和矛盾啊~~

    (接下來的還沒更新的日子我就只能去看本站的其他文囉~去看看還沒有S菊!
  • AL
  • 揭開了仙人不死的秘密...!!
    那個說著我要創造新世界取代你的菊帥呆了
    這章的王耀給我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說不上來但又很喜歡!

    原本想盡量克制洗版行為了可是有感想不說出來好難過啊orz
    (從下篇開始我會乖乖寫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