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等一下!在這裡生火是很危險的!很冷的話!我說不一定可以給您幫個忙.........」

雪花飛舞的嚴寒天氣裡,空無人跡,白茫茫的小公園只剩光禿禿的樹木與水泥製作的椅子。但是在公廁的角落卻蹲了一個穿著破爛而包了很多層的青年流浪漢,還有一臉笑得相當熱情、帶著梅花髮飾的紅衣少女

「小姐!你很無聊耶!請不要打擾我的娛樂!」青年流浪漢消瘦的臉龐掩不住冷僻與孤傲的氣質。關節分明的大手,一手拎著打火機,另一手所撫摸著舊報紙包裹的烏黑罐狀物體,飄散出一股刺激的淡淡硫磺味

「先生!你手上拿的該不會是炸藥吧.....」聞到流浪漢要點燃的不明物體所散發出的氣味,灣娘動了動鼻子,然後端起了秀麗臉孔。

「什麼都與你無關,害怕的話就趕快離開現場!!滾!」青年流浪漢烏黑的眼睛爍爍有神的瞪著紅衣少女,冷冷放話

「那我先離開了...............................才怪!不許亂來!」

紅衣少女見狀,便轉身離去,但是沒有走幾步路,忽然她又轉身,一口氣跑到流浪漢身前一把搶走了他懷理得烏黑罐狀物體。然後紅衣少女就往人多的地方拔足狂奔

「你!可惡!你這死強盜!給我還來!!」懷理的炸彈被奪走,青年流浪漢大驚失色的追在紅衣少女身後,由於紅衣少女不擅長在雪地上行走,青年流浪漢速度很快就追上了紅衣少女。於是青年流浪漢從身後伸出大掌,惡狠很揪住了紅衣少女的柔順長髮

「啊!!!放手!!!」原本灣娘想要以突擊奪去炸彈,再衝到附近的警察局,就算是解決不明爆炸危機了,但是灣娘忘了自己非常不擅長在雪地裡行走。於是跑沒兩三步,就被炸彈客給逮住,灣娘只好用力抱住炸彈,繼續抵抗拖延時間,希望附近趕快出現路人來幫忙。

「這正是我要說的話吧!」青年流浪漢一手用力扯著灣娘的長髮,另一手則往灣娘懷裡撈,想要搶回炸彈,憑著體型的優勢用力壓著灣娘,他消瘦的臉扭成一團大吼:「再不乖乖交出來!休怪我把你一起解決掉----------嗚嗚---」

雖然青年流浪漢的吼叫非常可怕,可惜的是他尚未吼完,就被身後忽然冒出的藍色毛球,狠狠一拳突擊了下巴,於是他不得不放開糾纏紅衣少女的雙手,擋下藍色毛球的連續拳腳攻擊

「放手!不許碰她!!!!!!」看到編輯小姐離開茶館,本田菊發現自己興奮已經超過了界線。若不趕快跟上,回家可能會死得很悽慘,於是他依依不捨的揮別了俏女僕,就連忙跟著雪地上熟悉的小腳印走來,只是沒想到剛走到公園,他就看到另一個讓自己理智全失,血脈憤張的畫面

「可惡!!!你!誰啊你!敢壞本大爺好事!」面對偷襲,青年流浪漢憤怒的揮拳反擊,只是他尚未出拳,又有一拳往他的肚子招呼而來,只好先擋下再說

「菊---------------!!!」作夢也沒想到本田菊會跟著捲入這個糾紛,看著纏鬥成一團的人影,灣娘血色盡失。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在50年後的現在,本田菊不許打架的!就是為了這個,所以阿爾哥哥才讓他變成了漫畫家,然後安排自己成為負責監視他的編輯啊.......

「編輯小姐!請趕快去叫人來吧!」打了幾拳,本田菊很快就把外罩的厚風衣給脫了,露出淡藍色的毛衣,他直接把風衣當作勒住敵人的武器,攻擊老練而犀利,彷彿不曾擱下拳腳似的,青年流浪漢面對那一波波變化的攻勢,幾乎成了現成的沙包,只能勉勉強強的抵擋著,本田菊平常懶散無神的眼睛燒起了一團火焰,擋在灣娘身前,他沈聲說:「在還沒有出人命以前,快把警察帶來!」

「等我!等我!你要等我!」咬了咬牙,青白著臉,灣娘抱著炸彈就往前方警察局狂奔而去,非得找人幫忙不可!她知道眼前情勢,自己根本阻止不了。

畢竟50年前,自己都無法阻止本田菊主動攻擊自己的兄長。更別說,現在要阻止他反擊主動挑釁的無關人士.....

她雙眼前忽然幻化出50年前,血與槍稈子以及那長長的刀刃.......

「不順從我的人,不打不行啊。這樣才能彰顯我的能力。」

天吶!!!!!!!

 ■■■■■■■■■■■■■■■■■■■■

大雪慢慢下越大,但也無法阻擋紅衣少女帶著一群警察在街上奔跑的速度,穿過了大街小巷,一群人衝到了公園

 「灣小姐!!!你說是這邊嗎??」一名警員緊張的問著紅衣少女,剛剛看到她捧著炸彈出現,大家都嚇呆了。聽到她說附近馬上會有人被活生生的打死,眾警員紛紛放下手頭上的公事,跟著紅衣少女過來救命!

「對!對!在小公園這裡!人呢!人呢!」少女左顧右盼!地下有非常凌亂的的足跡,卻沒有看到人影

「人在這裡啊!!!已經逮捕兇手了!」在公廁旁,響起了另一名警員的大叫:「無力抵抗也打的下手!天吶!太慘了!根本就是單方面的毆打暴行!」

「什麼!!!」灣娘心臟瞬間停了兩秒,然後咬咬下唇,逼迫自己必須立刻衝過去接受現實,如果本田菊真的失控了,她也必須履行與阿爾哥哥的約定..............

然後跑去暴力現場的灣娘看到了...........在那片銀白色的雪地裡散著暗紅色的血液,兩個警員已經把毆打人的兇手給強制拉開並鎖上手銬帶走。另一個警員則連忙打電話叫救護車。受害者則被打的傷痕累累,趴在現場不停的喘氣,臉上又青又紅又腫,比一條破布好不了多少,,鮮血從嘴角一直冒。那個倒楣鬼穿著淡藍色的毛衣

灣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打的比狗還要悽慘!躺在地上的是本田菊!!!剛剛雙人空手纏鬥,他不是佔優勢嗎?應該是說壓倒性的優勢.............

「你白癡啊!怎麼被打成這樣!!!剛剛不是反擊的很好嗎?為什麼會變成你被打??」灣娘連忙衝到本田菊身前,揪出手帕連忙替幾塊冒血嚴重的部位包扎著,對於阿宅沒有變回暴力魔王,灣娘誠心的感謝上天,但是這不代表她希望看到他受傷害........看著本田菊青腫的臉,軟趴趴的身體,奄奄一息的模樣,難不成這傢伙在自己離開後,就乾脆放手讓別人打好玩的???想像剛剛的畫面,灣娘心裡一酸,眼淚在眼眶打轉

「我........現在只是個愛好和平的漫畫家!我的手是要畫畫的,不可以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所以隨便打架是不行的。」面對編輯小姐的淚眼,阿宅漫畫家倒是好心情的拉開嘴角笑了,伸出乾淨的右手揮了揮,他高興跟她炫耀說:「你看!沒有血!也沒有受傷喔!等下就可以繼續畫畫了!」

是啊!他早不是昔日踐踏他人屍體的外星人魔王,現在他可是宣揚世界和平為己任的漫畫家。

聽著這不可思議卻又理所當然的發言,編輯小姐眼淚大顆小顆的掉了下來,再也忍不住激動的情緒,她用力抱緊了阿宅漫畫家,大吼:「你去死拉!分明就是宅在家裡太久,沒有體力反擊!等你傷好了以後!我一定要嚴格的訓練你!」

「痛!痛!痛!!!編輯小姐!!不要抱那麼用力!!」可憐的阿宅漫畫家哀聲連天,全身都是傷痕,還得遭到外力的摟抱攻擊

 「會痛啊!!!既然知道痛!既然知道自己沒有用!!下次就不准多管閒事了!」真不知道該打他一巴掌?還是應該狠很親吻他?於是編輯小姐只好用力的擁抱,一邊警告他下次不許做傻事

「可是編輯小姐要是在我眼前受傷的話,我一定會被王耀先生剁成八塊!」阿宅漫畫家可憐兮兮的說著自己做傻事也作得很為難

「你意思是說,看到我哥哥的面子上,你不得不勉強救我嗎?」編輯小姐松了手,秀眉挑了兩下,那是她爆炸的前兆

「社長阿爾先生所派來的寶貴編輯小姐,我當然必須好好守護!」阿宅漫畫家連忙陪起笑臉,笑嘻嘻的哄著,可惜那只是火上澆油

「你還是去死吧!」編輯小姐老大不爽的用力抱了阿宅漫畫家

「嗚哇!!!!!!!痛啊!!!!!」阿宅漫畫家只能連聲哀嚎

剛剛他被變態當作沙包毆擊的時候,想到過去很多事情,彷彿靈魂飄散於九天之外,面對身體的傷害,阿宅漫畫家其實沒有什麼感覺,現在卻開始痛的要死!!!!或許是因為看到編輯小姐呆在自己身邊,才發現他的痛感神經也跟著她的眼淚一起回來了吧!

不過,剛剛的發言似乎讓編輯小姐很不滿意,但是他又不能直言,雖然他不在乎自己被打,但就是無法看到她受傷害。這種丟人的話,他怎麼說得出來呢!如果說了出來,傳到某妹控耳裡,大概會被王耀先生剁成64塊吧!身為愛好和平的漫畫家,當然不能做出這種刺激性的發言。所以只好忍耐編輯小姐刺激性的擁抱。唔唔~雖然那柔軟的觸感是非常好的,但全身上下的傷口都好痛.........痛痛痛痛痛!!!!他幾輩子沒打過人沒被人打了!!!!

於是一直到救護車來到案發現場前,阿宅漫畫家的慘叫聲響遍公園,不絕於耳

■■■■■■■■

這個故事的原型,其實是三次元的菊家面對某國射飛彈的反應,只是順便把灣揪進來

嗯啊...........總算寫完了

其實,鴨子覺得忍耐被打的阿菊比打人的阿菊更帥

所以說這個故事是為了阿菊寫的,算是鴨子心裡面理想的阿菊?????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