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劇情有點過激,雖然沒有真的R18,不過懇請18歲以下的讀者看看大綱就好了

避免過渡刺激的,簡易大綱版(請反白)

灣娘轉身取出匕首刺向了菊,但因為動作太慢,被菊擋下了來,匕首被菊奪走了。灣娘之所以要刺殺菊,是因為害怕在這樣下去,自己會因為太喜歡菊,而順從菊去傷害別人。菊很心痛難道兩人回憶不足以填補什麼嗎?但是灣娘堅持的拒絕並責罵了菊。既然無論如何都無法得到灣娘的愛與體諒。菊絕望了,企圖順從自己的慾望還有以前被摧殘的回憶,想要強行擁抱灣娘.....不過後來看到灣娘的眼淚,因為捨不得還是停手了。

後來菊決定放棄對於灣娘的私人感情,也一併決定不再給灣娘特權待遇,就讓灣娘跟其他王府的奴隸一起去做工吧!,於是菊叫來了神奈川~把灣丟去做農奴(結束)

好了,如果有比較脆弱的讀者大人,懇請不要往下看了~看完大綱也一樣的






灣娘轉身取出匕首刺向了菊,但因為動作太慢,被菊擋下了來,匕首被菊奪走了

被王耀拒絕了也被灣娘拒絕了,循環的命運無法阻止,於是菊壓制了灣~菊很痛心的問灣:「為什麼要殺我~這些日子以來~對你來說都沒有意義嗎?」

其實菊原本的計畫是把灣瞞在骨裡.關在家裡,讓灣始終都不知道侵略計畫,等侵略計畫成功後,在徹底逼迫王耀屈服於自己.然後讓王耀自己去跟灣說~「哥哥不要你了」到時後傷心絕望的灣,自己就可以輕而易舉的侵佔灣的心

灣說:「這些日子只是你這不要臉的家火,一直欺騙我!迫害耀哥哥的事情!我瞧不起你的齷齪!」
(最齷齪的是我啊....我竟然.........竟然..........也心動了.....哥哥跟家人在痛苦的時候,我卻滿腦子只有這個惡魔的事情,想要跟他在一起,不管他作了什麼.....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幫著這個惡魔一起動手,只是因為我喜歡他,我怎麼這麼壞呢~............所以........所以在這之前,.........我一定要親自結束這個感情。用我的手)

「卑鄙  無恥  貪婪  齷齪  噁心死了」灣娘不願意說出自己的心,她憤怒的罵著:「耀哥哥比你好一萬倍!你絕對是無法打敗耀哥哥的」

然後菊就笑了.笑得很瘋狂:「是啊!卑鄙  無恥  貪婪  齷齪  噁心死了.........我也不願意啊.....」

「你跟王耀,兩兄妹都是天生乾淨又善良的人~你們都沒有遇過退無可退,只能拿自己當作籌碼換取生存下去的事情吧」菊說:「你根本不了解我,所以現在才能厚著臉皮責備我......無視我對妳的愛。」

灣娘被菊推倒在褟褟米上,還是怒罵個不停,譴責阿菊這樣對待她與王耀

「說什麼愛我都是騙人的!如果你真的愛我!就不會逼我在本田家當下人!也不會傷害耀哥哥!」

「根本沒有想過我跟耀哥哥的心情!還要我體諒你!太不要臉了」

「你的愛只是滿足你自己而已!卑劣!下流!自私!」

「我才不要你的愛呢!這種虛偽的愛!」


菊拾起匕首對準灣娘,輕聲告訴灣娘,他作的事情,他早知道灣娘不會理解~

「不過你不理解吧!也是!你沒有餓過,也不知道要背負一家族人性命的考量」

「希望你理解是我太愚蠢了。不過,你還是乖一點吧....別忘了你現在在本田家的生活是誰給你的」

「這世界上雖然有很多人種,但是其實只有分成兩個類型就是強與弱。」

「身為弱者只會淪落被強者壓榨的份上,成為取悅強者的養分」

「成為強者原本就是自私的、需要犧牲品貢獻的。難道你希望我什麼都不作~跟王耀一樣被洋鬼子欺負嗎?」

「吶!你無法體諒想要變強的心情嗎?也是!你來我這裡也過的太幸福了些.....沒辦法,因為我愛你啊.....雖然你根本不屑要在下的愛吧。」

菊溫柔的描述著自己的心情,一邊把玩得匕首,用刀鋒輕輕劃過灣娘的皮膚,灣娘咬著唇,恨恨的瞪視著菊,但卻無法停止全身的顫抖,雖然菊俊秀的臉龐掛著笑容,但看著自己的黑色的瞳孔裡卻很冰冷,如同今日鄙視著王耀一般。恍如等下刀子直接割斷自己咽喉也不用太意外

鼓起了勇氣,灣娘大聲的說:「不管是強者還是弱者!有比這些更加重要的東西不能放棄!你就有體諒你傷害過那些人的心情嗎?」

菊優雅的說:「有啊.....因為在下也曾是弱者.....也曾經是看到刀子,會害怕的弱小存在。就是因為知道當弱者很辛苦,所以我才絕對必須往上爬不可。倘若沒有其他強者保護,弱者只有被強者吞斥的死路一條而已。你以為身處在哪裡,你都能夠善良的替別人著想嗎?別傻了!生死關頭上,人都只能替自己想。現在只是我在保護你而已......你才能說這種天真的話........」

灣娘說:「就算是弱者,也能夠走出弱者的路的......大家一起好好的和平共存不行嗎?這世間上的道路,絕對不是只有一條!弱者也可以努力的活下去的!無論如何,我都會保持自己的意志。即使你不願保護我!」

菊有禮的說:「嗯~~是啊!顯然卑鄙在下的多情是種一相情願的舉動呢!很抱歉讓生性高貴的灣娘小姐感到困擾了。那麼一切就照規矩來吧!」語畢,菊放下了匕首,順手抽了灣娘繫在腰上腰帶,綁住灣娘,然後起身去房裡木櫥櫃掏出一只小方盒說:「對付不知感恩的傢伙.....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去面對現實。」

菊滿臉笑意的從方盒裡取出一小黑色藥丸,然後直接塞入灣娘嘴裡!灣娘原本想吐出來,無奈被菊惡狠狠的掐著嘴吧,不得不被強迫吞了那藥丸.......灣娘心驚道:「你給我吃了什麼」

「啊~~放心!吃下去不會死的.....以前我也吃過喔!王府那些親切的爺爺們送給我的」菊柔柔撫過灣娘的臉蛋說:「以前我很討厭這些事情,討厭死了!所以我把這些藥丸放在房裡,告誡自己。必須要變強,只有自己變強,這種事情才不會再發生.......可是我錯了呢~或許我是希望再發生的,自從灣娘小姐一進來本田家,我就很想讓以前發生在在下身上的事情,全數都對妳作一遍。」

意識到那是什麼......灣娘緊咬著下唇,恨恨的說:「下流!」

「對啊!我很下流的!我也討厭自己這麼下流.....所以我總是極力忍耐著,一相情願的希望在下的心意,總有一天妳會感動。.」菊的雙手從灣娘臉蛋一路輕撫至她的肩頭,剝開衣領,他拉開嘴角說:「看來以前我們有諸多誤解呢,早知道我就不忍耐了。按照規矩嘛~王耀把妳賣給了我,我喜歡對妳怎樣就是怎樣....」

灣娘顫抖著說:「你會有報應的。」

菊笑了,他說:「是報應先來打擊我呢?還是妳先低頭承認自己的弱小呢?乖乖跪著哭求我放你一馬...........」


菊(溫柔笑):「我跟你提過以前本田家很窮.都要王府支助吧~每次去要求王府支助的時候.總是要替王府的皇親國戚們做些服務........」

「這藥丸子~就是要做那些服務的時候,他們好心提供我快速進入狀況的神奇魔法藥喔」

「當年我才13歲.比現在的你都還要小呢.........」

「吃久了,我都沒感覺了,不過那麼純潔的灣娘小姐第一次吃~應該很快就會進入狀況吧........」

被迫塞入奇怪藥丸的灣,開始發現自己意識渙散,全身發熱,甚至感覺渾身麻麻癢癢.......癢到受不了,熱到不行

菊(笑得很歡):「唉呀唉呀~我還以為堅強的意志,能夠抵禦藥物的影響,看來即使是最高尚的灣娘小姐也不行呢~」

菊(輕聲):「你知道接下來是怎樣嗎?」(伸手脫掉灣的衣服)「然後我的衣服就被脫光了,在5個老男人面前」

衣服被脫光後,露出雪豔粉嫩的少女身子,灣恐懼的不停發抖,菊(眼神轉濃)說:「當年我也是抖個不停........可是他們一點都不憐惜我呢~」

菊俯身伸手開始撫摸灣的全身身體曲線,繼續說:「他們沒有可憐我的無助,反而就把我當作一樣玩物一樣欣賞我的恐懼........」

「真美.....帶著恐懼就更漂亮了.....」菊輕輕嘆氣說:「他們當時也有這樣稱讚我喔」

灣咬牙,她拼命告訴自己要冷靜,就算菊今天要侮辱她的身體,但是他的意志絕對不可以示弱


菊笑:「喔喔~灣娘小姐果然很不一樣呢~這時候還可以要冷靜下來~真是天賦異稟啊..................」(低身開始舔噬灣)

菊:「那時後的我~只會一直哭呢........灣娘小姐果然比我厲害多了」

菊:「不過即使我哭了,他們也沒有停下手啊.......他們只有說,哭吧~帶著眼淚更有情調.........」

菊:「你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嗎?他們就這樣對待我喔.............」(用力掰開灣的大腿)


菊:「他們說我很下賤,因為我這麼有反應」這樣玩弄灣娘,他的心又痛又疼,但是也帶著報復的快感,心想以前王府那些皇親國戚這樣玩弄他,他也現在終於可以玩弄王耀的親妹妹



灣把臉別過側面,菊一時看不到灣的臉,菊笑意歡然的的把灣的臉轉過來,他要看灣的臣服,他說「都是下賤的同伴,何必這樣苛責我呢..........好好跟我求饒道歉,我會讓你更快樂喔~」


然後菊把灣的臉強硬的轉到正面,他看到灣在流淚........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直堅持不掉淚的灣.眼淚爬滿了臉,但是還是非常倔強的咬緊了牙,咬到血絲滲出.還是不肯出聲

菊呆了呆.......他下意識,伸手去擦灣的眼淚,灣在哭了.........她在哭了........他在幹什麼......不!那是因為灣絲毫都不願意正式自己的心意,不肯體諒自己的處境,堅持與自己作對!那是灣娘自找的......


伸手擦拭灣的眼淚後,菊暫停了動作,冷冷說:「道歉。為了你的愚蠢道歉。那我就放過妳。」

灣別過臉去,拒絕看菊,姿態很明顯,她堅持拒絕了自己。但是為什麼灣還不肯道歉呢......她應該明白了自己當初有多麼絕望與傷痛.難道還要繼續傷害灣嗎?傷害到灣能夠理解自己為止

那就傷害她吧~對於這個完全不知感恩~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的傢伙~讓她看清現實的殘酷又何妨。反正這個女人不管自己多麼愛她~做了在多事情,他只會想著別人,跟王耀一樣輕賤自己。那就把她弄到~沒有資格輕賤自己吧........菊泛出冷笑.伸手開始拉開自己和服的下擺

然後灣娘側過臉.不願意求饒,但是眼淚無法停止,她沒想過那個溫柔的本田哥哥,還有壞嘴但是體貼的大變態虐待狂.原來真實的面目是如此不堪,今天如果灣被怎樣了,那一定是灣的報應!報應自己沒有全心全意想著耀哥哥....被這個惡人所欺騙......所以灣被侮辱完全都是報應


菊俯身壓住灣輕聲:「我是誰.......」他強行把灣的臉轉過來對自己

灣不停流淚,「你是全世界最惡心下流齷齪的人........」

菊:「....................」面對這種一點都不覺悟的答案,自己應該狠狠貫穿她的愚蠢,處罰她的無知,但是為什麼灣在哭呢........那個自己最珍惜,最喜歡的女孩子

菊忽然想到以前在王府的茅屋面前,灣還是小女孩時對自己說的話「我最喜歡本田哥哥了」那時後不管本田菊怎樣討厭自己,小灣娘總是賴在他身邊說他最乾淨了。
他只是希望被她所愛而已,做了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為什麼她到現在還是一點都不清楚~一點都不覺悟......


錯了吧.一開始就錯了,她永遠都不會愛他的.現在不是說的很明白了嗎?再怎麼傷害眼前這個女孩子,他也不會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再怎麼想辦法,更顯得自己痴心妄想的可悲..................................................可是兩人共有的回憶有太多,他終究還是不希望她變得跟他一樣。


放棄吧!
反正自己也不曾擁有過。那只是自己一相情願的誤會一場
以為灣娘會愛上本田菊!不計一切的接受他
他老愛作夢,可是再這樣下去,又得到什麼.....不要了!他不想要了
他以前一個人也活過來了,沒有那個踩在自己心上的小人兒,現在他也不會死的


菊起身穿衣服,也把灣的束縛解開了,灣掙扎的把自己衣服穿好,但是藥效還在,所以倒在地下抖個不停

然後對著還是不停顫抖的灣,菊丟了水壺給灣,說:「大量喝水,就能沖淡藥性」

灣急著拼命的喝水,然後用怨恨的眼神瞪著菊說:「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感謝你嗎?」

菊:「高尚的灣娘小姐怎麼會感謝卑鄙的侵略者呢」(輕笑)「好人我也當膩了~灣娘小姐的純潔道德我也膩了」

灣:「看到你這令人做噁的嘴臉我才膩」

菊:「「以前給了灣娘小姐太多特權,看來的確是讓你享福想到膩~你既然希望自己完全像個王府人一樣~我就讓你看清楚~現在當王府人在本田家會受到的待遇,你就好好的去當奴隸吧............」」

菊:「以前非常愛著灣娘小姐的在下,不敢在用在下齷齪的愛~奢想配的上灣娘小姐..........」

「不要在被迫勉強承受在下齷齪的愛意........灣娘小姐就實際的去當奴隸吧~」

灣:「當奴隸比在這你看起假猩猩好一萬倍」

菊:「看來咱們意見相同了呢~我也對於我自己以前居然迷戀支那女人.感到非常羞恥呢」

灣:「你的確該感覺羞恥,因為我從頭到尾都不愛你!」啊.....灣咬唇說:「都是你的痴心妄想!」

菊:「嘖嘖~放心吧~我不會再傻了~你該去哪就去哪吧~在下對執迷不誤,又不知感激的弱者是沒有興趣的」

於是菊叫來了神奈川~把灣丟去做農奴。面對神奈川,菊說:「神奈川!你說的對!血統下賤的人就是下賤!實在不能配的上我,把這個女人拉下去吧!依照家裡的規矩!王府來的奴隸!該作什麼就讓她去作,我對她已經膩了。今後灣娘一切事情,都跟在下毫不相關了。」


■■■■■■


可是我喜歡你喔.....即使是現在還是喜歡的

只是無法告訴你了.........

因為,我無法接受,不管怎樣,都想跟你在一起的自己

我不討厭你,其實,我討厭的是這樣子的我.........

 

■■■■■■後記


主題大概是~強者與弱者之間的吧

阿菊不擇手段也要變強,因為他認為只有變強才能守護自己重視的事物

灣娘認為,即使是身為弱者~也可以努力很的很好~堅持自己的原則不能違背

兩人的差距啊.............大概是這樣........與其說是他們因為王耀而吵架,不如說是因為兩人的正義完全不同吧!阿菊變強不擇手段!只在乎關心的人。灣娘則是天真的~熱血的認為.....正義不是這樣子,有比強弱更重要的事情........(老實說在三次元灣灣也是很天真~但是鴨子喜歡灣灣天真的樣子)

說來阿菊家在明治維新前後,相關的言論非常非常的多呢~難怪後來主張脫亞入歐

鴨子理解起來,大概是不管割捨什麼,他們無論如何都要變強的意思


至於灣娘的堅持嘛~其實鴨子很早以前就覺得~灣娘雖然重感情~但是對於自己主張的原則與正義,是絲毫不願意退讓的~即使把自己燒掉也會執行到底。就算別人說她很天真,她也不願意放棄。三次元反映在政治上的事情~取材到二次元記變成個性很激烈

抱歉(向各位用力鞠躬)

寫了大綱版,因為實在沒辦法深入去描述兩人的心情

光是幻想細節就要抓狂,唉~功力還不到位阿

咳......等鴨子哪天情緒冷靜下來~一定會補篇虐心到吐血的詳細版


最後還是沒有上車~其實理論上應該要上車了~畢竟情節走到這裡應該是上車~惡狠狠玩弄過再丟去農場做工.....不過鴨子內心的阿菊抗議的很嚴重,幾乎是不惜翻臉的地步,所以只好未遂(掩面)

男人對女人都是有慾望與愛的,如果說只有一種是絕對不可能的,菊雖然是慾望深重的傢伙,但是菊還是希望在灣面前~愛能多一點...........SOSOSO~!未遂的原因是~阿菊以前曾經很痛苦,他捨不得灣也跟他一樣痛苦...雖然因為實在沒辦法再努力下去,菊也決定要放棄這段感情了。

劇情接下來就要走到本田家的血汗工廠篇了,這些故事大概是取材WW1~WW2中日*本在殖民地設立工廠作的種種事蹟,有去蒐集資料的話大概會知道下鴨子接下來寫絕對不是啥好事~唯一可以慶祝的是阿勇下篇要出場了~耶~~~

另外~菲利&阿西也該準備出場了~畢竟快要正式跑到WW2了嘛~


咳........如果看了覺得很難過還是覺得鴨子寫的太草率的~鴨子先在這邊鞠躬道歉..........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