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菊灣耀三次元敏感到到爆炸的程度,作者單方面解讀妄想故事,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同的觀點,若無法抱持「看看就好」的心態者,請勿點閱。此文不能代表任何任何的關於三次元的全面性意見



廣場上幾個受俘的戰犯,背後排排站著是服裝筆挺的軍人,他們井然有序的排隊圍繞在四周,行刑的劊子手揮舞著泛著寒光的長刀

【砰咚】

一顆人頭就這樣滾了下來,人的性命消逝,僅在短短一個聲節

廣場外頭圍繞的在地民眾,默默的圍觀著,一聲聲響都沒有

他們的眼神比刀還要尖銳,瞪視著不請自來的陌生軍隊

軍隊中亦有著身穿制服的嬌小身影,帶著同樣的眼神看著這場行刑


人命原來可以分等級這般輕 賤的消逝

援軍,說好聽一點是為了援 助受困的本田主力軍,說難聽一點就是追加兵力剷除異己

一開始,女孩看到人的頭顱與四散的肢體與血液,還會有尖叫與嘔吐的反應

只是在跟著軍隊行軍的這段日子之後,她越來越冷靜

與其說是習慣不如說是麻痺

這只是夢而已吧!她只能這樣說服自己,就是在做夢而已....

一場太真實的噩夢

但,她不知道何時才能醒來



■■■■■■


因為橫濱的牽線,所以灣娘以戰鬥協助員的身份加入了神奈川率領的援軍中,神奈川率領的援軍,因為配備了相對優勢的軍備與兵力,而且行進王府勢力範圍時,前進的路途上已經被之前本田主力軍「清掃」了一遍,所以援軍行軍速度非常快,根本沒有遇到大批的抵抗,只是偶爾有些敵對勢力的游擊隊做出的零星攻擊而已,那些零星的打擊,對於援軍來說自然是不痛不癢的攻勢,因為雙方武力幾乎可以說是螞蟻咬大象般的差距,但是主將神奈川於軍中下令「遇到反抗,徹底鎮壓」

「灣娘!別在外頭看了.....進去吧!早點休息!明天還要繼續前進呢。」橫濱說,穿著軍裝的娃娃臉少年拉著站在外頭看著清掃刑場而發呆的女孩

「.........................」女孩沒有說什麼,任憑少年將她拉入自己的軍帳

「下次遇到處決反抗份子,除非上頭下令要你到場觀刑,灣娘還是別主動過去圍觀了...」來到了分配給少女與女孩休息的軍帳,少年平靜的說:「畢竟你曾是王府人,這樣的身份太敏感,這樣容易引起別人不良想法......」

「還會有什麼想法呢!我根本不能贊成這種事情啊!跟我是哪一家人都無關!」女孩咬牙,憤怒抱怨道:「那些反抗份子,根本就無法對援軍有任何威脅,為什麼還得抓起來公開處死不可呢!這樣未免也以強凌弱了!」

「灣娘!你忘記跟我的約定囉!」少年苦笑,由於有少見的女性協助戰鬥員參與援軍,為了避免引起爭議,所以特別恩准灣娘與橫濱共宿一帳且共同行動,在出發前,橫濱便與灣娘作了約定,既然參與援軍,就必須遵守軍方的絕對紀律「不得對上層命令有任何反抗」

「我沒有忘記!我在外頭都很安靜。」女孩忿忿不平的在軍帳中踱步,她說:「但是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還說這場仗為了協助王府改造!在我看來這根本就是單方面的施暴而已!」儘管女孩對於殘酷的鎮壓很不滿,但也無可奈 何,因為軍隊是完全的上下制度,軍人沒有反抗上級的權力,身為戰鬥協助員的女孩自然就更沒有講話的權力,她只能抱怨

「偶爾來巡視一下,就聽到雜音」就在此時,軍帳外頭傳來冷淡到近乎磚頭的嗓音,有一個清冷堅硬的聲音說:「如果灣娘對於軍隊將領的指 示有任何不滿的話,請在戰後提出檢討報告給本田菊大人,現在尚在行軍途中,不准做出擾亂人心的言論。」

「灣娘第一次隨軍,不懂規矩,我會在多加教導她。」少年連忙拉住身邊的女孩

女孩抬頭,就看到援軍的將領神奈川掀開了軍帳的門簾,男人堂而皇之的步入室內,在少年眼神暗示下,女孩乖乖咬住了嘴吧,並且與少年一同向男人行了一個軍禮,只是女孩的眼睛還是燒著熊熊的火焰,瞪著眼前的男人

「看來,橫濱君對於灣娘的教育還不夠深切呢!如果連戰鬥的原因都不知道,怎麼會全心為了戰爭而進行協助呢」男人推了推臉上的眼鏡,他嚴峻的說:「灣娘聽仔細了,這場戰爭是為了和平,連強力的鎮壓也是為了和平。」

「...........這樣殘酷的對待敵人只會讓對方越加恨你,怎麼可能會有和平這件事情!」女孩抬頭,小小的聲反駁的說:「殺戮只會製造仇恨。」

望著氣憤的女孩,男人薄薄的嘴角,勾起了藐視的笑,他說:「難道婦人之仁的放過反抗 者,讓反抗者心存僥倖的去組織大規模的反抗,引起雙方劇烈衝突.這會是和平嗎?這種愚蠢的行為才是導火線!」

「..................」女孩皺起眉頭

「如果殺死少數不良份子能夠讓多數人心生警惕,這樣的殺生才是慈悲。」男人理所當然的說:「況且本田家並不是蓄意非戰 爭不可,那完全都是因為王府不肯配合本田家的亞*洲政策。為了亞*洲的和平,本田家是被迫應戰。」

 

「灣娘,不要忘記你現在也 是我統轄的下屬,假如你不從軍令,我自然只好按照軍令處決,相信本田菊大人也會贊同吧!」

「戰爭不是兒戲,收起那廉價又愚蠢的假慈悲,有時間同情敵人,不如想想如何快速結束戰爭。」

「最快結束戰爭的方法就是獲得勝利。」

神奈川以優越的態度向軍帳內的其餘倆人的宣告著以上的言論,這些言論一點都不陌生,因為在本田軍所到之處,都會對民眾進行這樣的宣傳戰

本田軍之所以進入王府,不並是為了侵略,而是為了協助王府進行重建,掃除妨礙亞*洲新秩序的不良份子


灣娘咬咬下唇沒應聲,她覺得這樣的主張簡直是莫名其妙,不!應該是說,自從這場戰爭開始以來,本田家就陷入一種奇妙的思考模式裡頭,為什麼本田家會認為整個亞洲的未來都可以任由他們操縱與主張呢?只是之前灣娘待在本田家的時候。尚未遇到人命相關的緊急事件,僅是縮衣節食增加生產的灣娘,在本田家的時候尚未理解這場戰爭的意義,但是現在跟隨著援軍親赴戰場,目睹本田軍的所作所為,終究無法讓灣娘在逃避這樣的思考了

少年緊緊拉住女孩,他悄悄在女孩手心上寫字說:「如果現在灣娘回應的話,就剛好趁了神奈川的意思了,他巴不得找機會處罰你呢!」


灣娘沈默不語,任憑橫濱拉著自己向神奈川賠罪

處罰什麼,其實女孩是完全不在乎的

可是這樣就見不到..........她想見的人,再見到那個人之前,她必須先忍耐才行



■■■■■■


經過好幾日的快速前進,援軍終於到了王府軍包圍本田主力軍的地區

在靠近敵人突襲之前,援軍先選了一個高處暫且駐紮了下來

畢竟敵人雖然由雜七雜八的各式份子湊成,可以說是沒有經過職業軍人的訓練,正面衝突的話本田軍絕對佔有優勢,但是這樣的王府雜牌軍卻非常熟悉地形而且善於躲藏,如果援軍貿然進行攻擊或前進,援軍若是被王府雜牌軍分散兵力的話,恐怕會落入本田主力軍同樣的困境


神奈川原本打算先在外圍打信號給被包圍的本田主力軍,讓本田菊率軍往外衝,神奈川率軍往內衝.反過來包圍王府雜牌軍,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方方才紮營的本田援軍,卻在此時被王府軍突擊了


由於一時沒料到.散兵遊勇的王府雜牌軍.居然敢正面攻擊本田援軍,一時援軍陣腳大亂,幸好援軍主力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他們很快冷靜下來應戰,只是這下軍隊的隨行人員也被迫加入戰局


因為灣娘非戰鬥人員,所以沒有配槍,她隨手拿了一把長槍,緊急應戰


灣娘驚慌萬分,她不曾真正接受過大規模的戰鬥,軍隊警報後,敵人人潮就湧上來了,那些人潮不如本田軍穿著整齊筆挺的制服,那些陌生的敵人每個人身上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制服,所持的武器也個個不同,與本田軍大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一刀砍下去、一槍射下去,無論是本田軍還是雜牌軍,每一個人都會噴出鮮紅的血液

儘管一開始橫濱是護在灣娘旁邊,但是隨著敵人大批湧入的攻擊,他們也被衝散了,一下被一堆陌生的敵人包圍,刀槍劍、子彈、砲火四處亂飛,灣娘只能盲目的持長槍往不是本田家制服的陌生人打去

槍起槍落,血液噴出,尖叫聲四溢,熾熱砲火散落在周圍,身邊開始堆積起人形的肉體,還有腥臭器官

那些敵人不是人吧!一群一群穿著奇異制服,帶著仇恨眼神,惡狠狠攻擊人類的傢伙,應該不是人吧

她一定在做夢,她怎麼可能會殺人呢

但是自己槍下噴出的鮮紅血液...那又是什麼?

她好像砍到很多不得了的東西,雙眼直直往前瞪視,握緊了長槍,女孩不停在發抖,現在她完全無法思考,她只能憑著求生本能去攻擊那些要攻擊自己的敵人


此時,不斷湧入援軍駐紮地的王府雜牌軍,忽然在後頭也傳出了驚慌的哀嚎,原來被包圍的本田主力軍也在此時率兵衝出,這下被包圍的反而是王府雜牌軍,王府雜牌軍自知被包圍,打不過這仗,於是開始邊戰邊退,並且開始大肆施放火箭與子彈與火砲


面對身邊快速減少的敵人,女孩暗暗鬆了口氣

總算快要結束了........

等結束了,再來想,自己剛剛到底作了什麼


【碰】


但是在女孩分心的時候,此時卻一枚散彈往女孩擊來,由於攻擊速度來得太快,女孩一時閃避不及

只是在子彈即將擊中女孩的前一刻,女孩感覺自己臂膀被用力的往後拉扯,女孩直接跌坐在地下,子彈打在背後拉住她的人身上


灣娘還來不及轉頭看救她的人是誰,卻已經看到一個王府雜牌軍衝向面前,手持大刀要攻擊他們

那王府雜排軍也穿著一身鐵青色的制服,他的臉與手都沾滿了砲火的灰塵還有乾涸的血塊,只有眼睛是閃閃發光,燒著憎恨的火焰,宛如地獄的復仇使者般,他揮舞著大刀直撲灣娘與身後拉住灣娘的人而來

【磅啦】

面對攻擊,女孩想都沒想就直接持長槍狠狠的砍在那個王府雜牌軍身上,那刀砍在王府雜牌軍的身上,由時女孩用了十足的力道,刀刃幾乎見骨,長槍被血肉所包覆,一時之間女孩居然無法抽出長槍


王府雜牌軍似乎很意外灣娘會反抗,於是任憑長槍直直的砍入身上,由於衝擊力太強,他顫顫抖抖退了2步,王府雜牌軍啞聲說:「灣娘?」


女孩一時呆了

醇厚柔雅,很熟悉的聲音........但是卻是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的聲音

耀哥哥?

怎麼可能會是耀哥哥?他是一個那麼斯文的人,怎麼可能穿著髒兮兮的雜色軍服,沾滿了血液與髒污,持刀攻擊敵人呢?

不!不可能是耀哥哥....

他的眼神一向很平靜裝滿了溫柔,怎麼可能滿滿都是怨恨呢

但是......但是......這樣的聲音與體型



女孩錯愕!下意識用力把帶著刺刃的長槍從敵人身上拔出,由於女孩的力道過猛,於是站在女孩眼前的敵人,一下鮮血就直接噴到女孩的臉蛋與身體

液體很溫熱,帶著一點點的腥臭,嘴角甚至能嚐到略略的甜味

耀哥哥的血

她剛剛砍了耀哥哥!!!她對耀哥哥刀刃相向!

她一定在做夢,這是噩夢啊!

她不要作夢了!她要起來


女孩顫抖的往後退幾步,極度的恐慌.害怕.愧疚,讓她下意識就想要逃跑,但替女孩吃了一槍的恩人卻在後面用力抓住女孩,不許她離開這樣的噩夢,女孩驚慌的往頭往後望,才發現那個恩人也長著自己熟悉的臉,那俊秀又精緻的臉,那不是菊嗎?替灣娘挨了一槍,本田菊臉色鐵青,眼神卻毫不示弱的凌厲瞪向眼前的敵人

灣娘連忙扶住搖搖欲墜的菊,本田菊站都沒有站穩,他卻迅速的抬起手上的槍枝,瞄準了王耀

「不.........」

在女孩尚未來得及開口阻止的時候,子彈已經穿越了女孩眼前,直直射入了王耀

挨了一槍的王耀,血液又噴一大股,他終於無法支撐,往後倒下

灣娘下意識,伸手想抓住王耀,但是由於她一手扶著幾乎要癱下來的菊,所以手臂的長度不夠,手指只能沾上王耀噴出的血液,眼睜睜看著眼前的男人無力的倒在自己眼前,血流如注


為什麼

躺在地上,兄長憎恨的神色,已經被另一種更加痛心的質疑給取代




「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除了放聲瘋狂尖叫,沒有其他語言能夠說明她的心情



■■■■■■後記

 

話說灣以為自己可以阻止戰爭,但是事實上,事到臨頭,大家都只能捲入時代的潮流

不停旋轉著,灣其實是很無力的啊

 

讓大家等了快一個月

我想看了本章劇情的大家,應該能夠理解為什麼鴨子不想寫的關係

其實鴨子真的很不想寫這樣的故事,這章寫法也相對的簡潔,甚至有點偏向大綱形式

因為我沒辦法很仔細寫的~仔細的寫的話~鴨子就要發瘋了

 

因為其實那段歷史有很多解讀的方法,鴨子承認自己解讀的方法過於偏執而疼痛

這是我個人的呈獻方式,僅在這個故事中

鴨子也知道自己真的很不成熟,畢竟這段故事的大綱在去年4月就決定好了

但是到今日我也沒有辦法很冷靜的寫作

 

或許有人要說~這段歷史早就過去了吧

的確,早就過去了,但是後續的種種還是影響著現代的三次元

怎麼遺忘呢!因為其實一直都還在腦海裡頭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啊

無論是NINI還是菊還是灣

 

我覺得我的文字與語言,很難說明這個故事

程度不足,請見諒0TZ

 

百年,還會有後續啦........雖然我真不敢想像後續了,為什麼我要寫這種故事大綱??

天作孽由可恕,自作孽果然不可活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