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的午後的陽光,以一種柔暖的光線曬入了公園,公園裡的池塘反射了陽光顯出燦燦爛爛的水光。公園裡老老小小.情侶父女母子,在公園池塘邊或坐或躺或臥在那有如地毯般綿密的綠殷殷草皮上。基爾伯特也在悠閒的人群裡頭,躺在草皮上,眼睛為瞇的望向池塘的水面,那慵懶的姿態宛如在做太陽浴的黑貓般,平常需要完成的事情太多。幹活到半路上,他偶爾也想找個地方放鬆下。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公園,這座池塘,這片綠油油的草皮。莫名的讓他感到內心沈靜。所以基爾伯特隨便的選了這個地方當午休勝地。


「不要搶我的洋娃娃啦!嗚嗚----------」

「哈哈哈~醜八怪啊!醜八怪!拿的到就來啊!」


在池塘邊有個小小的追逐戰閃開,有一個調皮的小男孩,搶了小女孩的洋娃娃。

太難看了!太難看了!

看著抓著洋娃娃洋洋得意的臭小鬼,基爾伯特莫名的感覺刺眼

死小鬼陷於自尊而用欺負表示在意,這種幼稚到不行的示好舉動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還給她吧!笨蛋!」他從草地翻起,一把拎住死小鬼的肩膀,然後將洋娃娃還給了破涕為笑的小女孩

「謝謝大哥哥。」摟著洋娃娃,小女孩笑的好開心

「誰要你雞婆!!」臭小鬼倒是憤恨不平的直在他手中掙扎

「不要幹對自己有害無益的蠢事!」

他淡淡說這句話後,就把死小鬼與愛哭娃娃放回去玩兒。只是那時卻在身後響起了一句熟悉的聲音。那是某位兇婆娘的聲音,清脆響亮。

「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呢!基爾伯特!」伊莉莎白左手拎著大包小包的袋子,右手叉腰,從草地旁的小路對著他吼叫


他一瞬間臉皮僵硬了下,他當年好像也幹過類似這樣的蠢事,隨隨便便拿了那個兇婆娘一塊土地。於是他冷冷說:「但是當年你可沒哭啊!」

當年的結果是他被兇婆娘追殺到差點被打趴在地上爬不起來。畢竟在草原上,論起騎馬,他還是爭不過她

「切!那時後如果我哭,你就會還給我嗎?」兇婆娘一臉不屑的歪嘴回應道,臉蛋雖然清秀可愛,但是她的表情永遠稱不上淑女


「你看著好了,我的土地,我自己保護。」那時她握拳激聲,宛如與身後大片肥沃的綠草與晶亮的湖泊化為一體



為什麼用如果這個用語,因為她不曾在他面前哭泣

誰曉得呢!那些已經結束的事情。現在說「如果」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本大爺也不關心

「不會!」他撇頭。側身背過她

「哼!我就知道。」兇婆娘輕哼一聲然後問:「基爾伯特你在這裡作什麼啊?」

兇婆娘大搖大擺的從小路上走到他身邊,儘管穿著長長的花邊裙襬,但以前慣性在草地上奔跑的她,腳步依然輕盈靈動。就這樣兇婆娘隨手就把購物袋擱置他身邊,大辣辣的坐了下來,。拜託,不要那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坐在別人身邊好嗎?這會讓人想到很久以前某個畫面——————當時小小的她常常坐在他旁邊談天說地,她以為自己是個男孩子,扎著短馬尾,穿著粗布褲子,抓著他的手去揉她小的可憐的胸部,天真爛漫的的說她長大後就能站著尿尿



過去的時光離目前太遠,模糊的讓他想不起來

「休息!閃開。別吵本大爺!」他悶悶的回應了一句,翻過身,

「你以為公園是你家的啊!我也可以在這裡休息啊!我剛剛買東西逛街,腳酸正好來休息下。」兇婆娘完全無視於目前尷尬的氣氛,自顧自的待在他旁邊東顧西盼,到處張望。

「...........................」她的身上總是散發著類似新綠青草般的淡淡香氣,那股氣味不知道為什麼直接抹消了睡意,他想要起身遠離,但也不想走開。

「這裡真是讓人心境平和呢!」看著藍天、綠草、大大的池塘,她慢慢說:「很像我們小時候玩耍的地方呀!」


「.............................」是嗎?她也覺得很像。有種被揭穿的窘迫感。他睜開眼睛粗聲說:「妳不是出來買東西嗎?在這裡閒晃不怕人等?」

「沒關係,羅德理希先生很有耐心的。」兇婆娘笑吟吟搖晃著購物包的說著:「等會兒,下午茶是蜂蜜蛋糕與莫札特。」

「妳還黏著那個腐敗的小少爺不放啊?」面對那過於燦爛的笑容,他撇嘴壞笑道:「有這麼缺男人嗎?」

「基爾伯特!」前一秒還笑著的兇婆娘,瞬間變臉

「那種軟趴趴,矯揉做作,小氣又愛面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傢伙....」無視兇婆娘的臉色,他繼續一句一句調侃著

「夠了喔!」兇婆娘很直接撲過來揪起他的衣領,她憤怒的說:「基爾伯特!你為什麼老是要針對羅德理希先生呢!他是哪裡得罪你了!」

「...................................」他望著她熊熊燒著火焰的碧綠的雙眸,繼續落井下石說:「因為他沒有眼光。」

「羅德理希先生是歐洲公認最有品味的人,到底是哪裡沒有眼光!」壓死駱駝的最後一跟稻草,兇婆娘爆發了


「看妳這附模樣,就知道小少爺眼光差勁到不行。」他睜著大眼睛,一字一句說

現在的兇婆娘,穿著綠色的花邊長洋裝,合身的剪裁顯得曲線玲瓏有緻,捲曲的褐色秀髮上點綴著精緻可愛的花朵髮飾,清豔的臉蛋上塗著淡淡的彩妝,

想必在全世界的男人眼中的,都會說現在的兇婆娘是個美麗的女孩

但他並不這麼認為,因為他看過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她沒有香氣芬芳的化妝品.也沒有珠光寶氣的首飾.更沒有鮮豔精緻的衣服,

她總是灰頭土臉的打扮,頭髮半場不短抓成一陀小馬尾,骯髒的鎧甲遮去一切曲線

騎著駿馬奔馳在草原上,揮舞著長劍守衛自己的子民。碧綠的的雙眼閃閃發亮,擁有整片天空作為背景,比太陽還要耀眼的她



在他心裡,那才是全世界最美的


小少爺不知道,東邊那隻熊也不曉得,連她都沒注意到

伊莉莎白最美麗的模樣,僅有他明白而已

他驕傲的說不出口




「什麼嘛!我不夠淑女這件事情跟羅德理希先生一點關係都沒有。」被重擊倒要害,兇婆娘有些沮喪,小小聲的辯解著,她一如往常會錯意,但是他也懶得去糾正她,忽然她一咬牙,氣呼呼的說:「基爾伯特!你為什麼,難得能碰面的時候,故意找我吵架!」

「哪有!你想太多了。」他沒好氣的反駁,為什麼他非要跟她碰面呢。

「是你常常一下不聯絡就好幾年沒有音訊了,簡直像是故意躲我!」兇婆娘不滿的控訴著

「只要阿西知道我人在那就行。」
像他們這種人都有必須要忙的工作。這些年來並不是故意不碰面,但是也找不到理由見面。他懶洋洋說:「本大爺去哪都不關妳的事吧!」

面對大爺式的撇清關係態度,他猜她會直接發飆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面對那挑釁的言語

她紅著臉蛋碧綠的雙眸死瞪著他,她揪起他的衣領,咬牙切齒的回應說:「...............因為,我會擔心啊!」

基爾伯特呆了呆

對著連好友都說不上的死對頭,她講這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話

兇婆娘的神經已經是粗到令人髮指的境界

有什麼好擔心的嗎?那是多餘的事情。

因為她不知道他的心情

 

她不知道,在他心裡頭的她是什麼模樣

她不知道,在很久以前他對她有什麼樣的想望

她不知道,對於她,他始終沒有說出口的小小祕密

因為她不知道,所以才能夠這麼毫無芥蒂對他說這種無關痛癢的屁話




她幾乎是由上往下的俯視他,褐色的捲捲長髮跟柔軟清新的青草香一起自然的垂在他的T恤上

忽然之間,他的手自己動了,慢慢的揪著她柔細的捲髮,輕輕將髮絲繞在他手指上

他低聲啞聲問:「................伊莉莎白,妳現在幸福嗎?」


「........話題轉太快了吧!」兇婆娘沒想到他忽然會冒出這個問題,她悻悻然回答道:「我當然很幸福啊!我的幸福,我自己爭取!」


「你看著好了,我的土地,我自己保護。」當時讓他難忘的是她自信而堅定的神態


還是那麼自以為式的神氣發言,一點都沒有女生柔弱的風情。

其實只要這樣就足夠了,只要她現在很幸福
 

他覺得,一切都足夠了
無須多言

他會一直看著

守護著

 



「...................我也是。所以,沒有需要妳擔心的地方。」他慢悠悠的微笑道:「妳擔憂那個腐敗小少爺就足夠了。」


一瞬間兇婆娘臉蛋閃過微妙的表情,然後她放下他的衣領,從草地上爬起身嘆氣說:「我要回去了。羅德理希先生還在等我呢。」


「不送。」他撇頭。側身背過她

「基爾伯特!」兇婆娘離開了一會兒,然後她在遠遠的地方對著他吼叫道:「基爾伯特!你這個沒人要的傢伙真可憐啊!沒辦法,下次讓你來我家喝茶吧!」

彷彿要掩飾她的害羞,兇婆娘很鴨霸很大聲的提出邀約,完全無視於他的心情與公園其他人的眼光

「不去!」他想都沒想的拒絕了

如果換成打打獵.騎騎馬還行,喝茶???他可不想上演她與小少爺般噁爛的溫情戲碼


「什麼!!」兇婆娘尖聲,他幾乎可以想像到她的臉扭曲成一團的模樣,真暢快啊!


他在草地上翻了一圈,優雅大方的說出了他的口頭禪:「本大爺一個人比較快樂。」


「基爾伯特!!!!!你找死啊!」




■■■■■■■後記


這是獻給親愛的普匈生日賀文

忽然發現大綱是在去年此時說的,居然到今年才寫出來(虛心

主題是:分開很多年後偶然相遇青梅竹馬,感傷祝福意味

其實鴨子是支持普匈奧鐵三角的,所以完全沒有掙扎?

這篇文章,鴨子寫的很吃力,因為頭一次寫以阿普為視腳展開的文章

真的更新晚了,因為這篇文章修了很多次~壓力唉.......

阿普是那麼那麼的受到阿普迷歡迎,所以覺得很怕寫出來的阿普不太像眾人眼中的阿普,這篇文章至少改了5次阿普口吻,努力的把阿普改的更阿普(天音,你再繞口令嗎?)
希望親愛的喜歡


啊~本週CWT26,但是又有寒流,大家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啊


這麼晚更新鴨子也很有罪惡感唉............本週應該還會繼續更新一篇文章吧XD(但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