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的小叮嚀此乃電波文,沒頭也沒尾,喜歡甜者請勿入。很不健全,鴨子也不知道在寫什麼,似乎很崩壞,請慎入。如果閱讀後感覺接受不能,鴨子先在此致歉。側寫三次元片段某方面、某視角的感想,不代表灣家全體,甚至不代表鴨子主流想法。


這是規則,神如是說:「不愛你的人,你無法影響他。」

我依戀你的程度,與妄想一起蔓延、與慾望一起滋生。
我憎惡你的程度,與無視一起瘋長,與記憶一起消失。


nightmare。

那是充斥著黑焦色的夢魘


「說我是漢奸!你真是惡人先告狀!先不看看你割了多少土地出去!」

「閉嘴!」


「我看到你就噁心,你自己對待自己就自私!高壓!還要企圖要過來限制我!」

「閉嘴!」


「你到底還要幻想到什麼時候啊!我這邊都覺得你很討厭耶!」

「閉嘴!」


「我才不是你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幾十年來,我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閉嘴!」


「沒有你,我能活的更好!求求你離開我好不好!」

「閉嘴!」


「你那邊才不是家!我寧死也絕對不要去那鬼地方!」

「............」



他不想聽

他不想聽到眼前的人繼續字字句句吐出對他的詛咒與厭惡

他的心原本被層層自信自負包圍住

她燃燒憎惡的眸子是一把刀

彷彿把他當路邊的狗屎

這樣戳往他的內心

自卑.妒恨.羞憤

徹底踩爛




「那你乾脆就去死吧!」

「唔唔.............」


沒有人有權傷害他,即使是她也不行

於是他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在他的心沒被她掐碎之前

她既瘦小又纖細,根本毫無抵抗的力氣

只是個小丫頭而已,沒啥了不起

他是被下蠱了才那麼昏頭


「這樣做就好了!這樣作就好了!死了,你就是我的了!」

「.................................」

 

不准走!不准走!不准走!

永遠.永遠都不要分開!只有這樣,才能永遠都在一起!

他彷彿看到數千年來,過往的身影依稀不清

這是宿命嗎?為什麼每次都最後都是這樣?

他冷冰冰的笑了,哭了,加大了手勁。

在他的手掌下,她粉紅的臉蛋慢慢轉為蒼白,髮際邊的花朵墜落到腳邊

那花朵到底是他送的?還是別人送的?

那麼多姹紫嫣紅的回憶,一時之間也說不明白,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她伸手撫摸他的臉,碰觸他的淚水,失去焦距的眸子也跟著流淚

「知道嗎?你無法傷害不愛你的人,這是定律!」

他沒有回應她的問題,只有繼續施加力道,



望著熟悉又陌生的他,她露出了悲哀的笑容

她曾以為可以對他抗議一輩子,討厭一輩子,怨一輩子

曾經以為

一輩子有多久?有沒有地老天荒?

欲語還休其實她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他


假如一直沒有分開的話,假如根本就沒有相遇的話,

假如你是我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最重要的

沒有假如

念天地之悠悠,今後只會獨剩他一個人

淚眼相對,已經無法繼續訴說


 

 

所以,在最後的最後,她講出了祕密

「............現在你能殺掉的,只有愛著你的我。」





■■■■■■■後記



1.關於那個定律

神如是說:「不愛你的人,你無法傷害他。」

豆子說這個定律很神奇,就讓我稍微解釋一樣

鴨子覺得一個國*家的消失,並不在於政*府滅亡,而是在於人*民遺忘他的時候

所以說以*色*列在這兩千年以內可以說沒有滅亡,但是馬*雅已經滅亡了

換言之,如果人民憎惡該國的話,

該國是無法讓人民遺忘自己母國的,只會喚起人*民更深刻的情感

但是,國卻是可以破壞人*民對於其的依戀

所以轉換到故事來說,不愛你的人,你是完全無法影響他的

對耀灣來說,能夠彼此傷害的原因是相對的


2.我想故事應該不會成為現實拉!嘖嘖~

只是有感而發的書寫了一下,大家也習慣了

三五不時,鴨子會發神經一下,根據三次元來寫一些很獵奇的東西

說真的,因為要找地方放置這些不和諧東西,鴨子才會開設小窩

糖文與一般連載文其實沒有必要一定放在小窩,自有論壇可丟

換言之,其實小窩是專門開來放18R跟獵奇文章?(炸)

 

3.那最後灣灣到底有沒有死掉呢

嘛~灣灣有很多層面,他只能殺死愛他的那一個


PS.這邊私人小窩,單純書寫某種感傷,就謝絕政治傳教了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