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那個背影  慢慢的  慢慢的  消失在自己的視野

為什麼自己無法追上去呢?

灣娘只覺得全身上下的細胞一個接著一個枯萎

陷入絕望裡頭再也無法動彈


■■■■■


本田菊醒來的時後,懷裡異常感到空虛,身邊僅一床軍毯蓋身,方方交纏的小人兒不知哪裡去了。屬下亦在駐紮地尋不到人,後來翻天覆地尋找一番,偵訊兵才傳來已經尋獲人的消息,只是灣娘居然已經跑出本田軍駐紮營地,她是在疑似王府游擊勢力範圍被尋獲的

那代表什麼意思?本田菊不願多想,他們甫有肌膚之親,難道現在就起了猜疑?

至少要聽她解釋,只要她說出一個理由。

再怎麼荒唐也沒有關係,他願意相信

當灣娘被偵訊兵送至軍帳時,本田菊特意摒退四週相關人士,人多嘴雜少不得會意見紛紜。而他並不想用軍法來審她,他只是想問問她到底去了哪裡?只是他卻也沒想過,她居連說謊也懶得

「灣,妳方才去哪裡?四週尚未平定,出去若遭敵寇挾持,是很危險的。」看著她淚痕斑斑的小臉,他溫言相問

「哪來的敵寇?」她淚痕未乾,卻笑意盎然道:「妹妹去找哥哥相見,很奇怪嗎?」

「妳哪來的哥哥!外面只有敵寇!」本田菊咬牙,暗暗握拳,他不信怎麼才一睜開眼睛,她的心思又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本田大人,您難道認為天底下真有人會忍心自相殘殺嗎??」話語未完全說完,灣娘已經吃了一道巴掌

「閉嘴!你可知依照軍法,現在就可把叛徒處決!」本田菊聲色皆厲,臉色卻蒼白的嚇人

「您到底何時才肯住手?」她捧著被打紅的臉頰,一字一句說道:「我見哥哥身上都是傷,教我如何忠誠?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被本田軍偵訊兵尋獲之時,灣娘只覺得身處在個極為詭異的荒繆之中,她來到這裡,原先是為了勸阻戰爭而來,怎會演變成加遽於雙方交戰?她原本是來找兄長懺悔,想求個了斷。怎會演變成跟兄長恩斷義絕分道揚鑣?情況完全超乎她想像的發展,灣娘感覺命運有一股極大的惡意,正要把她撕裂。她想問為什麼?什麼時候?她已經一腳踩入不分黑白的瘋狂漩渦裡頭。她問主宰自己身心的男人,問他為什麼要這樣苦苦相逼?但她覺得他的回答跟她的問題,完全是接不上邊


「你問我何時要住手?那你怎麼不問問別人何時會住手?」面對灣的問題,本田菊精緻而雪白的臉上毫無表情,他冷冷說道:「你總提我對王耀下手,可我今日若不動他,難道別人不會碰?身處在一個不吃人就要被吃的世界,我選擇吃人有錯嗎?」

「你們總有你們相殺的道理,可是我聽不懂,就不能大家都好好的?」灣娘哀聲,遮著耳朵蹲在地上,一千種理由也好,一萬種理由也好。她不想再聽了。這個殘忍的世界,怎麼不趕快結束呢?

「灣.....」望著她幾近崩潰的可憐模樣,他心念一動,深呼吸後他俯身從後頭摟住她,輕聲哄道:「妳總是以為我非為難王耀不可,妳就不想想為什麼?妳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這件事情難道我就不希望嗎?」

她沒有回頭,只是問:「你若希望,那麼為何非打這場仗不可?」

「灣,妳知道以前東*亞各家總是靠著王府做為中心運作吧!但妳可知近年來自從王府衰落後,東*亞各家已經成為西方的嘴上肉。那時妳若不來我家,估計亦被柯特蘭、法蘭西斯所奪走。」菊一邊用手拭去灣臉上的淚痕,一邊陳述道:「東*亞必需要一個中心來帶領才能夠團結抵抗西方的掠奪。這樣大家才有幸福可言。」

「那本田大人為何不去對付那些西方人?先過來內鬥有意思嗎?」她回頭瞪他,想從他眼底找出心虛,卻從裡頭看到一抹陰鬱

「本田家人少地窄,為了對付西方那些豺狼,才必須得到王府的資源。為了得到王府的支持,才必須打這場戰爭。」面對她質問,他微笑說道:「現在王耀對我誤會太深了,為了避免更嚴重的損失不得不打這一仗,等到戰役結束後,一切都讓我安排,我會讓東*亞各家都過上像本田家的好生活,這樣大家都會過的快樂。妳相信我嗎?」

「................」灣娘呆呆的看著本田菊,並沒有任何回應。

「妳信我嗎?灣!相信我是為了周圍的幸福而努力嗎?」本田菊又重新問了懷裡的女孩一次,她沒有應聲,而他也忍不住勾勒起半自嘲的笑。

攻打王府有太多種理由與計算,現在拿來說服灣娘的是檯面上最光明正大的說法,為了要與西方抗衡,所以必須取得王府是真的,但是那終極目的到底是為了東亞的光明前途?還是為了本田渴望取代王耀主宰亞*洲的私欲?卻是誰都說不準的,這次的戰役,儘管本田軍打著如此光輝的「亞*洲團結」的旗幟進行南征北討,但是遭到的質疑也是前所未有的多。或許是因為連本田菊內心深處都不相信自己真有那麼大公無私。那叫別人要如何相信呢?


殘忍自大的豺狼

忘恩負義的惡人

無比貪婪的侵略者

外頭的人現在是怎麼評論本田菊這個人,他還不清楚嗎?

但他能不作嗎?當年黑*船*來行,又有誰肯伸出援手呢?

當年被鄙視被瞧不起,又有誰願意平等對待?

東*亞可任由西方搶盜掠劫,那換他用更適宜東*亞的方式領導經營,難道就有罪嗎?

即使有罪,那又如何呢?上天不曾因憐憫而厚待自己,那他會怕報應嗎?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本田菊莫名的希望懷裡的小人兒,能夠信任自己。

就像以前倆人一起在小茅屋前嬉鬧,當時的本田菊無能到連求個全家溫飽都尚不可得,但年幼的她卻拉著他的衣袖,天真爛漫的說:「本田哥哥是天下第一好的人。」

她知道嗎?長久以來,她對他來來說就像那深沈黑夜裡唯一清亮的月光般,

他希望能當她心底拯救世界的英雄,

就算全天下的人皆把他視為蛇蠍。就算連他都覺得本田菊可厭至極

可是唯獨她、唯獨她、唯獨希望她依然......即使知道是謊言,也願意信他。


「灣.........妳信我嗎?」男人繼續低聲喚懷裡的女孩

「............................」女孩抬頭望著男人的雙眸半晌,然後垂下了粉頸。她不知道,看著他焦慮的雙眼,聽著他口中美好的未來,她好想點頭,可是想到另一個人的憤怒憎恨,她卻完全無法動彈。

「..........................呵!」等了幾分鐘,本田菊只覺得靈魂已經從水里火裡皆繞了一圈。看著她低頭不語。他感到自己非常好笑。他已經下海當了婊子,難道還想要在她前面立牌坊不成?他到底在求什麼呢?在傻什麼呢?被拒絕了還會繼續期待,怎麼永遠都學不到教訓呢?

她被拖上戰場,明明是那麼不情不願,難道真以為她是千里過來拯救他的嗎?

方才的溫存,恐怕也是她怕禍及他人,所以不敢反抗,他就一相情願以為是兩情相悅了嗎?

現在人呆在懷裡沒有回應,大概亦是因為怕搖頭就會大禍臨頭吧

灣娘根本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而他也沒有

灣不服從,他就必須逼她幹活,

灣跑去找王耀,他就必須把她綁回來。

灣想拒絕,他就必須強迫她接受。

他想要成為聖賢人、她的愛、得到四鄰的仰慕

現實上他只是拿著武力去強迫他的美夢必須按章上演的可憐傻蛋罷了

一切都是鏡中月,水中花。他的痴心妄想

現在就跟那個燠熱下午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經不是以前需要搖尾乞憐才能活下去的本田菊了

她不信他又有什麼關係!

他已經可以用力量把自己的痴心妄想化為現實


「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放開懷裡的女孩,站起身子,自顧自的大笑

「你..............」灣娘咬牙,抬頭上望,他在笑,笑得無比猖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聽著覺得心頭好難過

「妳信也好不信也好,那些都不重要,我需要的是妳的忠誠。」男人不屑的斜眼看著蹲在地上的女孩,嘴角揚起嘲諷的說:「看來妳受的教育完全不合格,必須重頭端正觀念。不然如何為了本田家的大業獻身呢?」


「來人!傳令下去,將灣娘送回主宅,重新再教育。」


這個世界沒有天理,只有力量才能主宰一切

而她要成為他的力量,不管她願意不願意

因為他必須追求力量,至死方休


■■■■■


灣娘被送回本田家主宅,負責監押的長官是神奈川。因為率領援軍救援有功,神奈川又更獲得上頭信任,謠傳這次回去大後方。整個後方的領導都要讓神奈川掌握。想著本田菊跟神奈川會交代了各種事項,灣娘幾乎可以猜測到自己的前途會有多麼多災多難。

毫不意外的灣娘是以接近囚犯的形式,被關在車子裡頭,日夜兼程送回本田主宅

「不要以為爬上菊大人的床就能為所欲為。」

神奈川以譏誚的口吻,如此諷刺著這位他始終看不順眼的下賤奴隸

面對神奈川推著眼鏡的刻薄評語,灣娘一句回應都沒有

灣娘靜靜待在運輸的貨運車上,她的心思在想著很遙遠的事情

耀哥哥與本田菊,兩個人都說他們有他們想要的美好未來

他們兩個都極盡努力,他們兩個都不相信她

如果說要有什麼差別的話,就是一個揚言打贏就會接她回去,另一個則是實際的控制著她

該怎麼辦才好,灣娘一點都不知道

她想跟耀哥哥重修舊好,她想保護本田菊。這兩件事情似乎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可是經過此行,灣明白了一件事情

人的生命是多麼的脆弱,還有繼續活下去是多麼的不容易

她差點永遠失去了兄長,也差點永遠失去了他

她看到了許多生命消失於一瞬間,也看到了地上許多屍骨根本沒有人掩埋

多少孩童是活生生被打死餓死,多少婦女是連死前都慘遭折磨

好可怕,戰爭實在好可怕

而她只是陷入戰爭漩渦中的小小種子,阻止戰爭不可能,求得他人信任也不可能,

完全無法決定自己會在命運的潮流裡漂到哪去

她以前總以為大不了一死,現在卻覺得這想法可笑至極,死了就沒希望了啊

哥哥說活著不容易,而她要努力活下去

然後,活下去,就有很多時間慢慢想未來該怎麼辦才好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她會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吧!


■■■■■後記


噹噹!戰場篇暫時到這裡結束了,NINI又要暫時鬼隱好一大段日子,直到戰爭結束

對灣來說可是最最難以忘記的可怕回憶,暫時在這裡告一段落了

三次元很多事情看起來比二次元還要離奇不可相信啊

 

話說回來,菊似乎對於灣的心意真是永遠都在猜忌呢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菊原本就是多心的人

況且在絕對的上下關係中,愛情原本就不可求.不可信

打個比方,一個人擁有對方的生殺大權,為了活下來必須討好主子

這種關係可以說是愛嗎?

當掌握了那個人的服從,就絕對不可能獲得平等的愛

因為愛應該是在沒有任何設定下,還會兩情相悅的事情

不過現在阿菊也覺得灣愛不愛自己已經不重要了

打贏戰爭,人在自己的身邊,這樣就夠了


接著是戰時大後方篇,香香要出場囉

給了勇那麼多戲份,香香的戲也不能少啊(煩惱中)

香香出場是一個狡猾事故清冷的美少年,約14.15歲

有雙重間諜身份喔

敬請期待


話說百年的網路連載大概繼續連載到15章就會結束

停在美*援時期,因為鴨子一開始就決定好是1850~1950

為什麼不繼續往下寫?因為繼續往下寫就是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大亂鬥

鴨子不想把百年從歷史同人寫成政黨同人

當然,美援時期後的灣灣還會有一些重要的事情

那些會寫成END之後的番外篇收在實體本子裡

呃...........鴨子這個應該不算是虎頭蛇尾吧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