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更新結尾

*故事的起源是來自於【妄想企畫】關於亞/細/亞性轉戀愛遊戲! 裡面關於東亞的角色全部都性轉囉,所以出場的是王春燕/本田櫻/任智慧/阿台/香香

世間上總是說老么在家最受寵,但是身為王家么女的香並沒有感覺到自己因此特別吃香

大概是因為,老么受寵的前提必須建築在有貼心的哥哥姊姊吧!



一個普通的下午,有個普通的陽光,普通的好心情。有個喜歡安靜的長髮少女來到公園散步,穿著一套淡紫色的蕾絲洋裝的她正悠悠哉哉的坐在公園裡的涼亭裡頭閱讀著書籍,祈禱上天如果無法給她一個安寧的家庭,好歹也給她一個安寧的下午。可惜上天似乎專門與人作對

「香,你有沒有看到阿台這死兔仔子!」包著兩個團子的小小女孩忽然衝進公園涼亭,可愛娃娃臉氣到脹紅的她右手拎著炒菜鍋,左手用力的往涼亭桌子上一拍,包著粉紅貼身短褲的兩腿直跳腳,雖然來人乍看之下像是13.14歲的小妖精羅麗,但這個娃娃卻是東亞年紀最老的女人—王春燕。她便是香的姊姊。據說有4千高齡的她堅稱是永遠的12歲。

「非常不好意思,這裡只有我在讀書,並沒有其他人。春燕姊姊為何如此生氣呢?台哥哥是又做了什麼嗎?」面對散發著母夜叉氣勢的王春燕,香卻露出溫柔優雅的微笑,長久以來習慣當家庭糾紛調停者的香,她知道每當在姊姊大人抓狂的時候千萬要保持穩定的心情與口吻應付


「阿台這個死兔仔子剛剛又吃裡扒外偷偷跑去找本田櫻那個野女人幽會!跟他說過好幾遍了那個死狐狸精不是什麼好貨,那個盡會勾引野男人的爛婊子不知道給阿台下了什麼迷藥!讓那兔仔子老是不聽姊姊勸,就這麼執迷不悟的非要跟她死死糾纏,剛剛又被我撞上了,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那個色迷心竅的兔仔子!我就不姓王!」在外面東奔西跑找弟弟,跑得氣喘吁吁的王春燕一遇到可以傾訴的窗口,她就像顆火熱的炸彈一樣批批啪啪痛罵出聲道:「那兔仔子一定躲到其他去了,我要去把他抓出來!老娘要正他三觀!和諧他的腦袋!」

「春燕姊姊慢走,請加油喔。」面對立即往外衝的姊姊,香安穩的坐在涼亭裡頭,露出微笑送客

「香!別忘了,今晚給我回來吃飯啊!」春燕一邊回頭大喊,那小小的身子一面急沖沖往公園另一頭奔跑而去


「香香,我可以出來了嗎?」當王春燕的身影消失到比一顆紅豆還小時,涼亭旁的草叢傳出了低啞的男聲

「不可以。請好好反省下。」坐在涼亭裡頭的少女,微笑依然不變吐出恐嚇:「不然我就將春燕姊姊叫回來。」


「香香,人家不是故意的嘛!香香對哥哥最好了,鐵定不會陷害哥哥落入披著娃娃皮的老巫婆魔爪是不是?」低啞的男聲用著可憐兮兮的語氣說著

「請不要這樣裝可愛....算了,台哥哥請出來好好解釋原因下吧!」坐在涼亭裡頭的少女沒好氣的皺著眉頭,這是什麼樣的兄姊啊!在家裡打打鬧鬧還不夠,居然還跑來外頭上演「萬里抓姦之你追我跑」,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鬧小三、外遇、仙人跳呢!她都因為怕吵所以特別躲來公園唸書,結果還是躲不過家庭糾紛,她這輩子是注定得當兄姊的和事佬了嗎?一思及此,少女不由得覺得太陽穴大痛起來。



她的姊姊大人,王春燕小姐,號稱世界最需要和諧的女人。一抓狂起來子彈飛彈槍彈全武行通通發射

她的哥哥大人,阿台先生,號稱世界第一白目的男人,一反骨起來就算子彈飛彈槍彈轟上來,他照樣惹是生非

而她

大概是全天底下,最倒楣,最需要和平,最不得安寧的可憐老么。






待續

寫百年正文寫的煩了

想寫些輕鬆的內容透透氣

奇怪,標題叫阿台倒楣的下午。怎麼寫起來像是香香倒楣的下午?

不不不!我怎麼捨得虐待香香呢XD

明天再把這小短文寫完,任智慧 本田櫻也會出場


■■■■■■■


「唉呀~人家就知道還是香香對我最好了。」草叢裡冒出一個身穿天藍色襯衫與迷彩長褲的短髮男子,臉蛋相當秀氣的他眼神閃閃發亮的望向長髮少女,宛如一條可愛的博美狗在搖尾吧諂媚主人

「請把裝可愛的時間拿來交代清楚。」看到自家老兄的賴皮樣,香香覺得太陽穴更加更加疼痛了

「唉呀!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最近小櫻看起來身體不是很好的樣子。我過去陪她聊聊天說說話而已。」阿台大搖大擺的坐在少女旁邊的涼亭椅子上,蠻不在乎的說:「誰知道那個老巫婆會殺上來啊!我跟誰交朋友也要管,她真是吃飽太閒。」

「並不是這樣說吧!春燕姊姊前陣子不是希望你回家一趟嗎?哥哥卻完全不肯搭理春燕姐,但又常常跑去探望本田小姐,難怪春燕姊姊會生氣了。」香香皺眉說道,自從兄姊分居之後,倆人就經常因為回家等相關事情大吵特吵,最常見的情況就是阿台把春燕的愛心呼喚置若罔聞

「春燕那傢伙不是有香香還有任智慧陪伴嗎?為啥又非我不可?」面對妹妹的指責,阿台搔搔頭滿面困擾說道:「而小櫻不如她那麼外向,小櫻也不像香香會到處串門子,她一個人待在家裡看起來就是好可愛又好可憐,以前我跟小櫻也同居過一陣子,叫我丟下小櫻不管還真做不到。」

「.........................」聽了兄長的話,香香不自覺的咬住了嘴吧,本田櫻這人香也認識,長得小小個子,皮膚雪白,短髮及耳,身體似乎很單薄,但那雙眼睛卻水盈盈的彷彿生得許多幽思,說起話來也婉轉動人、含蓄內斂,總之叫人一見憐惜、難以忘懷,本田櫻在王春燕眼裡是會勾人的狐狸精,但是在西方人看起來卻是溫文有禮嬌羞優雅的東方美人

「香香也空有可以去找小櫻玩啊!小櫻很和善的,也很會做料理,庭院風景也不錯。每次我待在小櫻旁邊看她畫畫的時候,內心就會很平靜。」無視身邊少女的表情變化,阿台依然自顧自的說著話

「...........................」香並沒有回話,因為她內心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澀澀然

台哥哥似乎對於本田櫻這類嬌弱型的氣質美女似乎格外無抵抗力呢

每次都在她面前大說特說別的女孩子的好

台哥哥是笨蛋

「呃.......香香怎麼不說話啦!」面對寶貝妹妹奇異的沈默,阿台總算發現面前場面的異常

「..............」少女則面無表情的把臉撇開另外一邊

「香香~~~香香~~~~別生氣嘛!哥哥跟你道歉好不好?別生氣,別生氣。」天不怕地不怕的阿台,最怕的肯定是寶貝妹妹不肯跟他說話的時候,儘管阿台搞不清楚自己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不過先道歉準沒錯。

當涼亭已經陷入一陣可怕的尷尬時,忽然傳來一聲河東獅子吼

「阿台!你給我滾出來!終於抓到你了!!」來者是一個穿著時尚套裝的長辮子女子,她身上穿著米白色的西裝貼身外套,下面搭著暗色系的迷你裙,穿著薄薄的肉色絲襪腳踏紅色高跟鞋,配上明豔動人的臉蛋與凹凸有致的噴火身材,整個就是讓人無法少看一眼的火辣美女

「喔!原來是小任(小人)啊!」看到涼亭外氣到噴火的美女,阿台倒是完全不慌張不害怕,反而更加挑釁的惡意的擺出賴皮討打的模樣

「是任智慧小姐,別叫「小任」啊!」「小任」由於和「小人」同音這可是任智慧最討厭的綽號。面對白目的兄長,香香連忙打起笑臉圓場說:「智慧,怎麼了呢?你找台哥哥有事嗎?」

「你去問問這頭豬!明明今天下午跟我約了要見面,卻故意放我鴿子,足足讓我等了2小時!」任智慧越說越生氣,整張美麗的臉都扭成一團

「對對對!我就是故意要放小任鴿子,用這時間我特別去找小櫻玩喔!哈哈哈!」阿台惡意的壞笑,明擺著毫無歉意

「你你你你.........你知不知道我在等的時候有多擔心啊!你這種人真應該出門被車子撞死才對!給我去死吧你!」任智慧看到阿台毫無反省得表情,整個氣到爆炸,於是生氣的要追打上來

「哼哼!別以為我會坐著等你打啊!」阿台眼明手快的閃過任智慧第一個拳頭,然後左手捉住身邊的長髮少女說:「走吧!香香!我們約會去!別理這個有奶無腦的小人喔!」

「誰有奶無腦啊!給我去死一百萬次!」任智慧惱羞成怒大吼,倆人青梅竹馬,阿台從小就是專門虧她的身材,但是阿台卻又偏偏完全一副不把任智慧當女生看的痞子樣。而這樣的阿台居然在前體天請人送了一束花說希望與她約會,原本任智慧抱著一點點嬌羞的期待來到花束卡片上指定的餐廳現場等待約會,沒想到下場居然是她一個人獨自在餐廳孤坐2小時,怎麼打電話也聯繫不上阿台,儘管倍受餐廳旁人異樣眼光注目的任智慧嘴吧唸著恨不得阿台去死一百萬次,但是內心卻害怕著阿台是否因為意外出事不能赴約,這樣纖細的少女心卻是完全被阿台嘲笑了。她感到天崩地裂的憤怒

「哈哈哈!打不到打不到!我先閃拉!」阿台捉著香香,倆人以光速跑離公園!

「給.....給我等一下!可惡!!!!!」由於第一次跟阿台約會,任智慧特別打扮一番還穿上自己最喜歡的紅色高跟鞋,但是現在也因為如此所以完全跑不過阿台,

「阿台你去死!去死一百萬次好了!!!」眼看著阿台與香的背影已經完全消失在自己眼前,任智慧氣憤到眼淚都飆出來了,她怎麼這麼笨!這麼笨!笨到以為阿台會把自己當女生看呢?回頭看看自己一身細心打扮的模樣,看起來就是一個笑話.........然後她將腳下的紅色高跟鞋直接摔入垃圾桶。


■■■■


「呼呼呼呼.......哈哈!可把任智慧這個母老虎甩掉了吧!我就知道她愛面子,肯定會穿高跟鞋來約會的!」甩掉追兵,阿台得意洋洋


「呼呼.......為...為什麼連我也要一起跑啊?」香香有點憤怒有點害羞,光天化日之下哥哥與自己倆人手牽手狂奔在大街上,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別人都不知道會怎麼誤會呢


「因為哥哥為了表示歉意,要請香香吃飯啊!所以當然香香也要一起來囉。」阿台從身上背的包包摸出一瓶未開封的礦泉水遞給身邊少女說:「來,只有一瓶水先給我寶貝的香香喝!」


「......咕嚕咕嚕。」打開了瓶蓋,香就著瓶口先喝了半瓶,內心是又生氣又有些高興,台哥哥哄人是一流的,氣死人也是一流的,但是不能被他這種討好的小手段就唬弄過去,於是香端起了臉蛋,嚴正的問道:「哥哥,你怎麼可以隨便放女孩子鴿子又毫無歉意呢?我看任智慧小姐很擔心你啊。」

「唉?我這樣已經很客氣了好不好。」阿台遞給妹妹一包面紙擦汗,卻隨手用衣袖擦拭著自己的汗水,他說道:「你可知之前我跟那母老虎爭奪阿爾家的代理晶片生意,那傢伙居然去阿爾面前告黑狀說我壟斷,我也只是小小報復一下好不好。假如那母老虎是男的我肯定打的他滿地找牙。」

「這........這樣啊....」香香不禁微微一笑,知道阿台不是隨便整人,她才有些心安,不然感覺上智慧好可憐.......不!其實是真的很可憐吧!關於近幾年任智慧與阿台在商業的競爭,由於阿台身後有春燕姊姊與本田櫻的支援所以任智慧無論如何先天都處於弱勢,偏偏任智慧卻是極為要強非要爭勝的女孩,也難怪她會不擇手段了

阿台哥哥是笨蛋啊....明眼人都知道任智慧儘管一副看阿台不順眼的樣子

其實任智慧她............

她.........

 


「啊!香喝不完這瓶礦泉水了嗎?」阿台無視妹妹交錯微妙的表情,眼睛只釘著妹妹手裡的水

「嗯,有些太多了,喝不完。」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就這樣一瓶水卻被自己浪費了,早知道就先找個杯子分裝一半給哥哥喝。

「喔!那這樣剩下給我喝吧!」阿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走了妹妹手上的礦泉水,咕嚕咕嚕直接對著瓶口牛飲而下

「你你你.........」那瓶口可是剛剛才從香嘴邊摩擦過,為什麼台哥哥可以如此里所當然得接著繼續喝呢?那可是....可是.....間接接吻!!

「怎拉!不要浪費嘛!哈哈!別在意!別在意!」阿台若無其事的大笑,但是妹妹的表情卻是一下紅一下白,出現奇妙的變化,於是阿台很擔心的說:「怎拉?香香,你臉色很難看耶!」


「你還是去死一百萬次吧!笨蛋哥哥!」

「啊--------不要啊!不要啊!香香別打了,別打了,好痛阿!」

「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結局

玩弄少女心的阿台還是遭到了天譴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後記

 

儘管覺得性轉的故事裡頭是4個女主角(春燕.本田櫻.任智慧.香)

但是怎麼寫著寫著,香香就變成本命了?????

唔唔太奇妙了,但是其實私設定的話,阿台好感值最高的是本田櫻喔XD

不過親密值最高的是香香沒錯




文章標籤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