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此乃個人 主觀描述的二次元故事,所謂觀點是多樣化的,所以跟鴨子的觀點不一樣很正常,想要戰政治與歷史觀點的大人請不要閱讀這篇文章,百年流離只是一部個人觀點的 言情小說, 不配傳達任何政治與族群信仰。此篇禁止戰三次元,謝絕一切愛國憤青與悲情主義。違者砍回復,不另通知,鴨子先在此表示歉意與感謝大家的包容。

P236

那日私自偷跑去見王耀的事情,最後是以王耀命令白日將灣娘領回作為收場。而灣娘毫不意外地遭到了白日的處罰與更加嚴格的監視。但面對如此嚴苛的生活,灣娘卻已經不再抱怨了,自從與王耀爭吵過後,她幾乎對所有的一切都喪失了評判的興趣,日子好過也是一天、日子難過也是一天,她找不到活下去的意義,自然也沒有活下去的熱情。

已經沒辦法再努力下去了,因為即使再努力也不會有任何人來拯救自己。所以未來已經無所謂了,看白日喜歡叫她做什麼工作,她就做什麼工作吧!

但即使灣娘失去了向未來抗爭的熱情,而命運的潮流卻依然將灣娘捲入漩渦。某個夜晚,當灣娘結束了白天勞苦的生產工作,正在房間裡頭酣眠時,卻被人粗魯地搖醒。她睜開眼睛,卻發現白日站在自己床鋪面前,灣娘見狀不禁生氣道:「現在天還沒有亮,並不是我工作的時間,白日先生!請您不要擅闖別人臥室。」

 

「別說廢話!去把行李整理一下,我們暫時去外面避個風頭。」白日身上一襲軍裝,他臉色鐵青,漂亮的臉蛋上都是汗水,似乎是剛剛被人追趕後衝來灣娘房間。

「為什麼我要跟你出去避風頭,你有得到耀哥哥與伍星的同意嗎?」對於白日忽然半夜闖入自己房間,還要帶她一起逃跑,灣娘感到莫名其妙。

面對灣娘的疑問,白日冷笑著掏出槍枝抵在灣娘的額頭上道:「王耀大人與伍星現在已經公開與我為敵,那麼我又何需得到他們的同意呢?」

「你到底想幹什麼!放開我!」灣娘作夢都沒想到,原來白日已經與伍星還有王耀徹底撕破臉,現在居然跑來房間挾持她。

「少囉哩八唆了!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白日用力地拉扯著灣娘的手臂,讓她整個人從床鋪摔到地板,他硬聲說道:「現在立刻去換衣服、收拾行李,不然你就穿著睡衣跟我逃跑吧!」

 



面對用武器威脅自己的惡霸白日,灣娘感到非常生氣也非常憤怒。搞什麼啊!她與白日原本是毫無關係的兩個人,如果不是看在王耀的面子上的話,灣娘根本不會搭理白日任何一句話,而現在白日卻是一副灣娘是屬於他的財產,所以他在逃跑的時後也要帶著灣娘一起離開的模樣。雖然不滿,但現在她確實受制在他的槍枝威脅之下。

「好吧!」灣娘揮開了白日的手,她說:「先讓我換下衣服。」灣娘快速地換上了衣服,收拾了行李,然後隨著白日悄悄地離開了王府,灣娘並不打算讓白日稱心如意,她心裡有另一個主意。

王府周遭因為戰火而荒廢一片,廣袤的土地與田地上都長滿了半人高的野草與雜亂的樹叢。灣娘去找王耀談話的那一日,就看到好幾條道路特別偏僻,那些茂密的樹林與野草幾乎要將道路吞噬。灣娘知道自己目前沒有能力可以反抗白日,但是如果是在路途中乘機逃跑的話卻還綽綽有餘。

今晚天上的烏雲非常地厚實,根本看不到任何月亮與星星,空氣間瀰漫著大雨將至的悶熱與潮濕,而王府附近的道路也顯得非常泥濘濕滑,不管從任何的角度來看,都是逃跑的好日子。




「可惡!那些省長、將軍、軍閥一個個都見風轉舵叛變,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人。」

「該死!伍星居然煽動那些鄉村的農民切斷我的補給線,還叫那些農民去當兵,說什麼革命成功人人有土地分!」

「天殺的!那群愚蠢的學生還以為自己是正義的代言人,搞什麼白癡學運!自己被伍星利用了都不知道。」

「媽的!阿爾弗雷德‧瓊斯就這樣撒手不管,任憑伍星藉著俄羅斯來打壓我。」

「連王耀大人都背叛了我,王府已經不能再待下去了。」




在逃跑的路途中,白日在路程上不停碎碎念抱怨著,而灣娘安安靜靜地拎著包包跟在白日後面。她悄悄地放慢了自己的腳步,然後轉身鑽入道路旁的草叢。

「咦!灣娘!灣娘呢!」白日抱怨到一半,才發現自己身後的女孩子已經消失在茫茫的夜色裡,他驚慌失措地尋找灣娘道:「灣娘!你在哪裡?快點出來。」

「哼!」躲在草叢,灣娘沒好氣地暗暗哼了一聲。灣娘並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在成為王府的孩子之前,可是在山林野地獨自討生活的野猴子,基本的野外求生絕對難不了灣娘,而白日儘管有槍枝,但是在野外與這個黑闇的夜晚,除非白日能臨時找出一條狗來找人,不然他是絕對找不到灣娘蹤跡的。

「灣娘!」白日尋了片刻還是找不到人,他心裡很清楚恐怕灣娘是特意逃跑了,儘管灣娘應該不會距離自己太遠,但在這荒野地形與陰暗的天候掩蔽下,要找到人可說是非常地困難,於是他決定改用心戰喊話,白日對著一片黑闇的野草與樹林說道:「灣娘,你別躲了,現在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必須要互相幫助才對啊!」

『誰跟你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啊!你最好趕快去死吧!』灣娘在心裡暗暗吐嘈著,她趴在距離白日不遠處的茂密草叢裡,安全的很呢!

 



「如果灣娘以為王耀大人跟伍星只會對付我,你就大錯特錯了。」望著茫茫的夜色,白日溫潤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清晰,他說道:「灣娘也是王耀大人跟伍星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是把灣娘當作本田菊一樣的怨恨,我是為了灣娘好,才特別帶著灣娘一起逃跑。」

撲通!聽到白日的威脅,灣娘的心臟忽然漏跳一拍,她沒有忘記兄長之前看她的眼神有多麼疏離,瘋狂時散發的殺意有多麼可怕,那天被兄長被打的臉龐隱隱發疼……。

「快出來吧!灣娘,不然被王耀大人跟伍星抓到你的話,你也是跟我同罪的。快出來吧!王府根本容不下我們,咱們一起逃跑才能活下去。」白日一邊對灣娘心戰喊話,一邊往陰暗處繼續尋找灣娘,而灣娘卻是朝著與白日相反的方向,頭也不回地遠離了白日尋找的範圍。

 





■■■■■■




我是誰呢?
有誰會在意我呢?
有人會把我當成全世界最重要的人,絕對不放開我呢?

『我好寂寞』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我想跟我最愛的人在一起』



「呼、呼、呼……」灣娘好不容易才逃離白日的挾持,當她確定自己已經脫離危險的時候,她才有心思仔細審視自己目前的現狀。灣娘目前人已經逃出了王府周遭管轄的範圍,她現在正站在荒野無人的草原上,茫茫然不知道該往何處去?

「現在,我要去哪裡呢?」灣娘問著自己,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深深的黑夜裡,連一絲光線都沒有,濃重的烏雲遮蓋了月亮,灣娘一個人孤伶伶地走入了廣大的森林,周遭一片黑暗與寂寥,彷彿即將把灣娘吞沒。

「現在,我回去找本田菊嗎?」灣娘忽然很想念那個嚴肅、不苟言笑的工作狂,昔日兩人在一起的日子,他總是握緊了她的雙手,自信強硬的帶領她走向未來。

但是現在本田菊已經將灣娘推拒於門外,他的態度很明顯,即使過去兩人如何親暱也好,如何相戀也好,自從敗戰之後,他已經拋下她了,事實證明,她不是本田家的人,不管如何努力她都不會是天皇的子民。當灣娘哭泣著捶打病房房門,而那道門卻始終緊閉的時候,灣娘就已經知道本田菊的答案。

 



「那我回去找哥哥嗎?」每次灣娘徬徨無依的時候,總是下意識就會想到一個笑得溫柔寬厚的傻哥哥,他是給了灣娘第一個家的親人,也是灣娘最重要的人。

但是回去王府又有什麼意義呢?王耀已經沒有辦法把自己當成妹妹看待,而自己其實也放不下昔日曾被王耀送去本田家為奴的疙瘩。

那一天下午,灣娘看到王耀獨自在萬人冢面前嚎哭,她心痛到恨不得能夠代替兄長去承受那一切的苦難,那時即使與王耀一起死去,她也不會介懷。即使兄長在悲傷瘋狂中試圖殺了她,她也沒有怨恨。

但當王耀責問灣娘為何在兩軍交戰的時候,她卻掛念著本田菊?那時灣娘卻在心頭產生了憤怒與埋怨的情緒∣∣『明明是哥哥先丟棄我的!』

灣娘沒有忘記,昔日自己是多麼崇拜景仰兄長,而兄長卻毫不留情地因為戰敗就把灣娘當成和平的祭品一樣,把她推到本田菊那邊去。或許灣娘在潛意識裡頭,對於自己被王耀拋棄的事情,早就非常地憎恨。只是因為之前人在本田家,她距離王耀太遠,所以灣娘沒有發現自己內心的傷口。即使那日下午王耀沒有責問她,恐怕未來兄妹兩人依然會為此爭吵,所謂的團圓只是笑話一場。

 


現在自己到底要走去哪裡呢?灣娘不知道。

 


她很想念本田菊,不曉得他所受的傷好了沒?但是她已經不能回到本田家了,那時後他推開她的手,因為他知道留不住她,她也知道自己留不下來。在菊眼裡,她始終還是一個會捨棄他的外人。在自己的心裡,她也忘不掉菊限制自己一切自由、迫害他人的往事。

她也很想念兄長,那麼總是溫柔和氣的傻哥哥,但是灣娘不敢回王府,想著前些日子的瀕死體驗和狠狠落下的一巴掌,假如被王耀知道白日抓著她逃跑的話,恐怕不知道會有什麼責罰落在自己身上。在兄長眼中,她就是一個叛徒,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灣娘漫無目的地在樹林裡頭走啊走啊,走到腳都酸了,但是灣娘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何方?一直以來,她有記憶以來,她不停地尋找著「家」,她渴望「家人」,她一直希望「家人」帶給自己幸福與安穩的未來。

所以她拼命地努力,在王耀面前,扮演最乖、最貼心的妹妹,她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王耀的家人。在本田菊面前扮演可愛、熱情的女孩子,她希望自己能成為本田家的一份子。但是不管她怎麼努力也好,怎麼偽裝也好,現在她又只剩自己一個人了,是個沒人要的孤兒。

 



她是孤單的一個人,沒有未來與過去的人,自始自終,她的身分不曾改變。

昔日許多的快樂回憶,溫馨的親情、甜蜜的愛情,其實都是自己的妄想罷了。

 



周遭的空氣越來越悶熱,越來越潮濕,天空開始降下了大大小小的雨滴,大雨開始嘩啦啦地打擊著周圍樹林的樹葉。雨水迅速沁入灣娘的上衣、裙子、襪子,滴滴答答沿著衣料往下流。灣娘一抬頭,臉上全濕了,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她根本分不清楚。


「現在菊已經不在身邊,我也不能回頭去找哥哥,普天之下,居然找不到可以容身的地方……」

在樹林裡頭,灣娘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語,以前在夜晚遇到大雷雨的時候,她總是很害怕、很心慌。在王府的時候她總是央求著哥哥的安慰哄騙,在本田家的時候,她也忍不住會去找隔壁房鄰居聊天。她還記得哥哥的手掌是多麼厚實溫暖,她也記得本田菊的話語有多麼令她安心。

「哈、哈、哈!反正也沒有人會擔心我!沒關係了。」灣娘失聲大笑,不可思議地,現在面對大雷雨,儘管沒有人在身旁,但是她也完全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因為沒有任何值得珍惜的東西,所以現在她已經不會恐懼了。原來無所畏懼、天下無敵的勇氣就是這樣來的。

 



大雨下得又急又粗,全身淋濕的灣娘不禁發冷顫抖,於是她開始隨意奔跑。儘管她不知道前方有什麼,但是只要一直跑、一直跑,她暫時就什麼都不用思考,那甜蜜又快樂的過去,如今孤單又徬徨的現狀,她通通都想要忘記,這樣多好。

灣娘用盡全力,瘋狂地往前狂奔,豆大的雨滴打得她的臉又痛又酸,眼前一片模糊,但是她一點也不介意,奔跑的速度太快,樹林裡頭的野草野藤刮傷了灣娘的小腿與雙腳,但她也一點感覺也沒有。

跑吧!就跑到自己死掉為止好了,在失去意識前,灣娘是這樣想的。

 

 

 

■■■■■■後記

 

鴨子網志的名稱,百年流離書寫第一個靈感的場景終於網路連載開放了(笑)

挑在今日發文,似乎有點暗示啊(笑)


一開始百年流離連載的時候,鴨子總是很難解釋這個連載到底是什麼性質

菊灣向?耀灣向?嚴格來說都不能算!

因為故事起源的場景就是灣娘一個人在黑暗的世界裡瘋狂奔跑,前途茫茫,不知該所去向

這是灣娘尋找自己的故事.....

所以連載才會叫百年流離,這個小窩才會叫何處是歸途

尋找自己定位,曾經有過親情與愛情的美夢,結果什麼都找不到,一切的信念都被打碎

換言之是個徹頭徹尾的悲劇,任何甜蜜的劇情,都是為了往上捧的越高,往下摔的越慘的調味料

原始構想的百年流離,是充滿暴力凌辱.感情背叛.種族歧視.盲目憎恨.掠奪殘殺的黑化情節

然後本章就是原始構想百年流離的END。絕望的境地,下一秒直接掛掉都OK喔(?)

 

 

不過在鴨子連載的過程中,接受了朋友與讀者的鼓勵。鴨子慢慢對角色產生了感情(笑)

第一個意外的爆衝點是那堆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粉紅色泡泡。接著NINI也被嚴重的漂白了

最後主角們憑著自己的意志,扭轉了作者腦袋裡故事原有的悲慘結局..........

原來作者才是那個大魔王啊?天音:鴨子有嚴重的悲劇控,百分之90%的故事原始結尾都是悲劇......?)

看到這裡,有收實體本的大人,應該不會說百年流離是個悲劇吧(笑)

 

 PS.百年流離的鎖碼特典也會再更新一篇 ^__^  敬請期待(?)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