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忘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培養起的習慣

厭惡已身堆積的污穢時,就會渴望親近那單純的燦爛

少年第一次與小女孩相遇的時候,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


不想弄髒她

她應該一直都是純潔的、乾淨的、柔軟的、充滿愛的 

耀眼的程度就像她的的兄長一樣,但她是專屬於他的寶貝


所以在很久以後,當少年得到了主宰女孩人身自由的權力時,他很快就決定—無論日後為了本田家的生存發展,他會幹下什麼亂七八糟的行動。他決意她必須與那一切混亂都隔開來。少年蓄意建築了一個籠子,裡頭安放了替女孩量身打造的馴養計畫。他累了,她會關心自己。他悶了,她會著急自己。困在本田家的小天地裡,女孩的一切悲歡喜樂都要與自己有關,他要她就繞著他打轉,好比月亮繞著地球轉。


外頭有多殘酷也好,陰謀詭計也好,血腥現實也好。回到家,在女孩燦爛的笑臉面前,自己就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吧!不管他手上的鮮血到底染上誰的性命。

夢想中未來,除了興盛發展的本田家,那個責任以外,小小的私心,他渴望她的存在

會珍惜自己的存在,會心疼自己的存在,會擔心自己擔心到跳腳的存在

只為了自己的存在,幸福到讓人頭暈目眩的存在。

這一次一定會順利吧!他不會再讓任何事情破壞、被任何外力阻絕、被誰所看輕

關於包圍女孩的種種環境、人為因素,少年仔仔細細的觀查著、擬定著、調整著

昔日在他人身上得不到的,今日一定要讓她永遠所愛


■■■■■■■■■


抓回了滿州,其實本田菊並沒有特別的歡喜。雖然滿州的能力在大東亞共榮圈的計畫裡不可或缺,祇是本田菊也忘不了,被壓制在地上,王耀看著自己的眼神,跟親手凹斷王耀雙手的觸感

在某個夏日午後,那雙眼睛曾非常關懷的探視著自己的病體,那雙寬厚的手,曾撫過自己額頭。過去到王府求援時,那清朗溫厚的招待。曾經,他是那麼仰慕的那個男人、集「文化」「寬厚」「領導」「富裕」一切美好的詞語於一身。人如其名,燦爛到讓他羞愧自身,無法正眼看待的王耀。當時自卑、自怨、自棄到惱羞成怒的自己,到底有多麼渴望把那張閒適大度的笑臉給扯下來。

如今他終於如願以償的,親手凹斷令自己嫉恨的驕傲。


................

..........................

..........................................

坐在黑頭車的后座,穿著潔白軍裝的短髮男子,望著自己修長潔白的手。取出手帕擦了又擦,忍不住輕輕低喃句:「髒死了。」

好像看到男人的悲鳴纏繞在自己雙手一樣,很重很重的壓力,不管怎麼擦都擦不掉的煩悶。但是隱隱約約又覺得快意。

實在無法忍受了,很想趕快回家泡個澡。滿州就直接丟去給神奈川處置吧!相信他很快會找出滿州的最大利用途徑。正如他幹練地壓榨出其他奴隸的工作價值一樣。

洗完澡以後,想逗逗灣娘來轉換下心情,大概她會又羞又氣的鬧著彆扭吧!不過若自己不理會她,擰起眉頭,獨自靜坐在房裡,那個小人兒恐怕也會跟著坐立不安的掛起苦瓜臉,然後笨拙的、拼命的向他噓寒問暖。想起那張倔強又害羞的俏臉蛋,本田菊嘴角淡淡拉開微笑,放下手帕,一時躁鬱的心境也穩定了下來。

啊~可愛的、可愛的、可愛的灣娘,珍惜自己的人兒。

黑頭車緩緩的開進了本田家的大門口,戴著眼鏡高挑削瘦的神奈川,正站在門口,等待本田菊下車。

直到下車的那瞬間,本田菊才知道,自己的美夢恐怕要龜裂了、炸開了、破成一地粉碎難以補回。

「菊當家,很抱歉。剛在回府的路上,灣娘小姐逃跑了。懇請菊當家處罰我辦事不利。」神奈川垂頭請罪。


灣娘會去哪裡?誰都心知肚明,想起自己方才所作的一舉一動。冷汗瞬間濕透背脊,本田菊幾乎站不住腳。


■■■■■■■■■


躁熱的夏季,須待火燙的豔陽滑落天際,深沈的夜色掩蓋大地後,才有絲絲涼意,此時晚風伴著月暉星光、蟬鳴蛙聲,陣陣舒爽氣息散入本田宅的主屋中。喧鬧後的日式大宅,現時顯得分外沈靜,本田家的主屋裡,頭帶著雙花的嬌小女孩,呆呆的趴在自己臥房的木桌上。眼睛望著隔壁房拉門倒映的男子背影,對於自己現在的處境,灣娘感覺有點猶疑。

原以為這回在神奈川面前公然偷跑,回到本田家大概禁閉處罰是少不了的,神奇的是,回到了本田家,沒有任何人問她方才去了哪裡,連神奈川也好像憑空蒸發一樣,不曾過來責罵一句。只有如同往常橫濱姊弟與管家爺爺拍拍灣娘的肩膀說:「該吃晚飯了!」

日子就如以前一樣安靜又平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難道今天下午在王府所見所聞的可怕景象,只是一場夢境而已?是夢嗎?是夢嗎?是夢嗎?要是夢而已的話就好了,記憶中笑的溫和又靦靦的本田哥哥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事情呢?本田菊那個死變態也不是如此不通情理之人啊......趴在桌上,灣娘昏昏沈沈的想著,祇是懷裡那尖銳的匕首,卻沈甸甸的壓在自己身上,宛如在告訴她不要企圖逃避現實。


耀哥哥......耀哥哥........他醒來了嗎?

有沒有好好吃藥?被凹斷的手指頭接回去了嗎?

倘若還有下次.........這樣的折磨倘若還有下次.........耀哥哥........還撐的過去嗎?

為什麼呢?本田菊。


女孩搖搖擺擺的從桌上站起來身,然後咬緊牙關,逼迫自己拉開那道隔開兩人房間的紙拉門。因為親吻或是打鬧,這道有著紙窗的紙拉門曾經被自己壓垮很多次,本田菊曾戲稱說為了保護自己貞操,要改裝成鐵門。

紙門拉開,於是那道線條筆挺的男子背影,就呈現在自己眼前,他今日穿了一件青藍色的和服,依然待在木桌旁批改著各式專案報告書與帳本。這死變態酷愛燃燒健康照亮工作,所以自己總是擔心的不得了。喉嚨很乾澀,出自於近年來養成的習慣,女孩差點下意識要開口催他早點休息

喔!現在自己到底要作些什麼呢?站在拉門處,望著本田菊端坐在木桌前作業的背影,灣娘竟然無法動彈

「灣娘!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嗎?」本田菊轉身,俊臉上露出祥和的笑,然後伸手把女孩拉到自己身邊

「.......................................」望著男子安穩的神態,在夜裡、燈光下,散發著平靜的氣質,對比今日下午的種種,女孩刷白了俏臉,幾乎不知該如何開口,小小的身體不自覺打顫。

「臉色很差呢!灣娘!」本田菊一把將女孩摟進自己懷裡,然後溫柔的用額頭磨贈著她的額頭,喃喃低語:「沒有發燒啊.......」

被緊緊又輕輕的摟抱著,他的下巴正抵著她的頭髮,本田菊特有的淡淡香氣,輕輕纏繞上了自己的鼻間,不自覺女孩心跳開始加速,好想也伸出雙手擁抱這個男人,就算此時,自己兄長正為了此人臥病於床褟。

喜歡果然就是喜歡嘛.....多麼可悲啊.......自己。下賤!

「你把滿州帶到哪裡去了?」耳朵貼在男子的胸膛上,女孩低低問了一句

「灣娘,你說什麼?在下不明白呢。別忘了現在你是本田家的下人,依照身份,不該知道這件事情的。」男子伸手捧起女孩的臉蛋,他貼在她的耳際,寵膩細語:「忘了吧!我可以當作沒聽到。」

「滿州也會變成本田家操控的奴隸嗎?」恍如沒有聽到男子的耳語,女孩眼神死死的、直直的問著

「這與你無關喔!灣娘。你不該問的。不守本分,知道太多不該曉得的事情,往往沒有好下場。」本田菊依然微笑,捧著女孩臉蛋的手心,卻暗暗的冒出汗來,一隻手從女孩的下巴,緩緩滑落至頸邊。含著威脅。

「要把王府全家人都變成本田家的奴隸,你才會覺得滿足嗎?」沒有因為男子的恐嚇得意味而退縮,女孩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問著

「如果在下說是呢?」那斯文秀麗的俊臉,非常好看。拉開嘴角,本田菊笑意如春風。


■■■■■■■■■


雖然抱著一點點期待,希望珍愛的小人兒,不會去計較那些混亂的是是非非。畢竟他給了她遠超過現狀王府能有的物質生活,只要是聰明人就會知道乖乖的呆在自己的保護範圍裡,其餘什麼都別管。才能明哲保身。只要她稍微自私點,為了自己未來著想的話,選擇不問不提不看不聞,他會繼續用柔軟與甜美的保護網包圍著她。把外界一切的骯增崩潰都與她區隔開來

「我反對。」女孩一把推開了男子親暱的擁抱,站起身子居高臨下,冷冷釘著他說:「耀哥哥不曾欺本田家分毫,為什麼?」


她以為她在對誰說話呢?她認為她說這種話,恰當嗎?合適現在環境嗎?到底應該譴責灣娘的不切實際呢?還是讚美她無用的正義感?坐在褟褟米上,本田菊近乎無奈的、平靜的回答:「為了生存下去。取得王府的資源對本田家的發展是必須的。不這樣做,本田家不可能再短時間迅速強大。」


「除了本田家的發展與本田家的強大外,你難道不能體會被欺負的弱者心情嗎?」女孩皺起了眉頭,隱含著憤怒的開口,恍如在譴責一般


「就是明白弱者的心情,在下才希望自己是強者。」本田菊收起了笑意,一雙眸子微微瞇起,盯著女孩瞧。

以前身為弱者的時候,除了低聲下氣的拜託與陪笑,自己什麼都不是。什麼都無法作。灣娘無法理解那種痛恨自己無力的厭惡感吧!對嘛!因為灣娘沒有餓過、沒有背負全家溫飽過、沒有詛咒自己的骯髒過、沒有眼睜睜的看珍愛的人被帶離自己的世界。灣娘不會理解的。

他沒有辦法當一個善良的大慈善家,誰教他出生在資源欠缺的貧窮家裡。他沒有辦法天生擁有光明磊落的心,誰叫他必須不擇手段的想辦法讓家族存活下去。他沒有辦法雲淡風清的說放棄,誰叫他真的慾念深重到無法抑止。

對啊!她不明白,就跟王耀一樣不明白,所以王耀那時後才能那麼心安理得的拒絕了自己、同情自己、憐憫自己、鄙視自己。還以為他作了什麼天大的好事,全天下都該感激他。殊不知,他恨他自己為什麼不是王耀。不似他天生就擁有了先天的一切優勢。

現在灣娘也帶著跟王耀一模一樣的神情,冷冷的批判著自己的污穢。站在光亮處的人永遠不曉得,陰暗處的人要活下去是多麼辛苦啊!這種事情,本田菊早就知道了。雖然很早很早就曉得了。但是還是會渴望被理解、被無條件的包容。就好像飛蛾看到火光一樣情不自禁

水裡的魚,希望得到天空中鳥兒的愛,有這麼遙不可及嗎?

在那悶熱的夏日午後,王耀已經徹底排除包容他的存在了。灣娘呢?他可愛的小人兒,他與她之間的牽絆,不管是天生還是蓄意人為,都遠遠超過了其他人。以往很多好多記憶,滿滿的都塞滿了他與她的情感與承諾。這難道還不夠去彌補兩人天生心態上的差距嗎?

其實他也不奢求她會完全為了自己著想,起碼不要拒絕自己就好

「你真的不考慮停手嗎?」女孩搖搖擺擺的走到房裡角落,蹲了下來。男子剛硬如鐵的眼神,她很清楚明白那代表的含意。

「灣娘!我有我必須盡到的責任。無論是誰,都不能改變這份宿命。」本田菊站起了身,走向灣娘身邊,從背後摟住了她,輕聲說:「灣娘.........事情沒有那麼糟的,即使本田家掌控了王府,也不代表王府會消失不存在。祇是換個頭子與管理方式而已。你也看到了,現在的王府,備受外人欺凌,連自家溫飽都有了問題。接受本田家的改革與援助。說不一定才是最好的出路。」

「....................................」女孩沒有說話,雙手緊緊摟抱著自己,也任由男子從身後擁抱她

「我也不要求你非得幫助我不可,起碼不要阻止我。」從背後擁抱灣娘的本田菊,鼻間磨贈著那如梅香氣的髮絲,內心又深深淺淺的擰了一把,他緩緩嘆氣傾訴道:「灣娘,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愛上了你了。不管是本田哥哥還是本田菊,我都愛你好久好久....遠超過王耀。你知道嗎?」

「不要討厭我,好嗎?」

其實本田菊想對懷裡的小人兒說的,應該是—請你只在乎我,好嗎?

灣娘並沒有用說什麼,祇是一臉木然的掏出匕首,轉身往前一刺。

那是她的回答。


■■■■■■■■後記

 

沒有寫阿菊在家等灣回來的時候的坐立難安,真是蠻可惜的,一想到灣娘會用什麼眼神鄙視著自己,那時後阿菊整個崩潰啊~文中的阿菊其實已經經過一番掙扎後,已經擬好應付計畫,才會那麼平穩的對待灣,他告訴自己說,敵不動,他也不動。看情況應付。再怎麼說灣娘現在還住在他隔壁房。只要灣娘對自己的還有情意,人是跑不掉了。

主題是,菊與灣的不同。心境與扮演的角色,還有背負的責任。菊在某方面來說,是很羨慕灣的。羨慕她的自在與坦蕩。一方面來說他願意她就這樣長久的保持下去。但是又隱隱渴望,將灣拉到自己的世界裡來......這種矛盾的心情,大概就是愛人與渴望被愛的掙扎吧???

我寫完了。啊!........................超難寫0TZ(一口鮮血噴出)下次有沒有18R啊~老實說我還在掙扎QAQ

上週與本週,鴨子一直苦惱菊到底要黑到哪一種程度,說來其實鴨子也反省自己是不是把阿菊寫的太黑了,應該要在稍微白一點?比較符合現代性格????不過如果是現代性格的阿菊,溫良恭儉讓????別說是發起WW2了,連甲*午戰爭都不可能去打啊!故事裡的人物性格往往帶起整個故事事件發展的主軸。這樣此故事怎麼可能寫的下去啊~(翻桌)

當然鴨子要承認,以WW2為分界點,王耀跟本田菊的個性幾乎是跨過了WW2以後,就整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可是現在的故事還在過去章節嘛~==~這個鴨子也沒有辦法~要鴨子去寫很白很白的阿菊去發動WW2、去搞XX大屠殺,這種微帶歷史性的文章,這種不合邏輯的寫法,豈不是狗屁不通??外加自相矛盾嗎?(望著滿手的歷史資料嘆氣~啊!自虐虐人.....)

鴨子唯一可以保證的是,在故事理發生得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原因的,無論是歷史因素還是同人情感。鴨子不會,只為了自己的喜好,隨便去編織一個莫名其妙憑空生出的事件。不過老實說多方採舉各種立場的種種資料,腦袋裡好像會越來月分裂很種奇怪的妄想0TZ~啊!我堅決反對戰爭的!角色嘴吧裡說什麼可不代表鴨子立場QAQ   鴨子絕不會用角色的嘴吧表現自己的立場。頂多是觀察角色在三次元的立場,然後書寫出來。這是各角色都有不同願望的同人文,可不是立場洗腦文啊~不過鴨子也覺得自己很容易被角色所牽動悲歡喜樂.......

不過要是讓讀者大人看了很難過,鴨子只好現在這裡謝罪了。真的實在很抱歉啊0TZ.....對不起X一萬次........

咱們下週再見,不排除出現甜的番外篇!!!!我好想寫台灣博覽會這樣~話說鴨子其實是重度甜食愛好者!與其走崩潰路線!更是喜歡走色情路線啊!!為什麼我要這樣折磨我自己呢!(哭了)......我希望把劇情快轉到讓阿勇出現啊~阿勇!你就是沈悶崩潰的故事裡的小太陽~☆

唉...........來寫其他令人心情愉快的連載好了(炸)

下期預告啊.......到底要不要18R啊??????唉....可是在角色崩潰前,我覺得我先會抓狂0TZ.....(天音:這算什麼預告啊!)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REN
  • 兩邊都很令人同情......
    耀家或菊家......
    每個人獨有的心意
    本來就不可能完全得到包容
    因為彼此的立場都不同
    所以人才會感到寂寞&憤怒阿(嘆)
    鴨子大這部分寫到我的痛處了XDDDD

    雖然鴨子大寫的菊很黑
    但我還是不會討厭他~~
  • REN桑阿~大概是每個角色或每個國家
    背負的責任與身處的環境都不同吧
    雖燃說原本不可能完全獲得包容
    但是希望對方替自己著想的願望大概是有的吧

    祇是求而不可得,往往就是崩潰的開始

    感謝REN桑的鼓勵~=V=

    a12361510 於 2009/09/19 12:27 回覆

  • 音御
  • 阿菊好可憐,灣娘也好可憐Q_Q
    這兩個都在現實和感情中掙扎啊>_<
    沒想到灣娘真的刺下去了,不曉得下一章會怎樣?(阿菊應該不會重傷吧????)
  • 啊~音御桑放心~歷史上阿菊在這個時候又沒怎樣
    所以在同人裡面阿菊也不可能會怎樣XDDDDD
    不過這是指身體方面啊XDDD

    要鴨子說的話~內心會比較令人擔心這樣

    a12361510 於 2009/09/19 15:58 回覆

  • 東方
  • 其實東方很討厭灣娘以前自認為是王耀的妹妹的那種樣子
    明明從小被冷落成那樣
    明明王耀以前的上司根本對灣兒愛理不理
    難道真的因為一個有血緣關係的人終於來施捨他的愛,
    就可以毫無條件的忘了過去孤獨的痛苦嗎?
    我實在是無法認同……

    尤其在鴨子大的故事裡,
    在王耀還沒來找灣兒時菊君就常常去看灣兒了
    暫且不論菊君的心態好壞啦,
    然而灣兒為什麼能為了王家就出手傷菊呢?
    那個對他也沒多好的王家
    如果說是因為灣無法接受本田哥哥的黑暗面那我還能理解,
    可是如果說單單只是為了王家好為了王家犧牲,
    那實在太奇怪了
    而且灣也一直沒看到菊內心的痛苦也從來沒去關心過……
    也許菊不一定會揭露自己的內心
    可是畢竟還是應該要經過適當溝通才能互相理解啊……

    抱歉~好像有點太認真?汗~
    我我我不是因為私心菊喔(真的不是嗎)
    只是摻雜了二三次元的對王家灣家關係的不滿吧……
    突然發現自己討厭王家到一種很糟糕的境界囧"

    對不起逕自說了這些
    希望沒有造成鴨子大的不舒服OTL|||
  • 東方桑~啊哈哈~這是同人嘛~
    這個嘛~百年流離既然不會逃避阿菊的黑闇面,自然也不會逃避王耀的黑闇面。祇是現在正在進入阿菊的篇章,王耀的篇章要等1945以後了。


    到底為了什麼戳阿菊那一刀,祇是為了王耀嗎?還是為了自己的信念?這個在下一章才會開始描述,畢竟這一章,主要是以阿菊作為視腳去描述的文章。

    不過老實說,百年流離的灣娘,有兄控....(阿~打作者不要打臉QAQ)會這樣設定那也是因為日據時代的灣娘一直心心念念想著對面的關係嘛~當然~現在跟以前大不相同~這點鴨子是很清楚的。但是鴨子也沒辦法因為討厭現在三次元的對岸,就乾脆把過去灣娘想念哥哥的感情、或是阿菊對王耀作的XX事蹟,全部抹殺掉。

    那些都是灣娘身上存在過的事情。雖然每人挑選表現的重點不同。鴨子希望不管是什麼角度都能成獻出來就好了~即使在一篇文章無法同時呈獻,大概也會希望另開系列文章或短篇呈獻。

    但撇開王耀不講。百年流流裡的灣娘對阿菊已經關心到近乎戀愛進行式的程度。雖然阿菊可能會覺得灣娘對他的愛還是不夠吧,但是阿菊也沒有給灣娘相同的自由。兩人的個性與意見還有想要的東西都不同,這不是第一次發生爭執啊~(之前灣娘就差點想掐死菊了)

    如果說文章裡的灣娘一點都不在乎阿菊,不想關心阿菊的話,那鴨子會傷心的懷疑自己的寫作內容

    我想每人心裡的灣娘傾向不太一樣的
    因為我們是意見很多元的灣家人
    鴨子並不會覺得不舒服拉~啊哈哈哈
    只是肯定也有其他人抱持著各種不同的看法
    只能說多多尊重囉

    另外,現在三次元的事情,無論是現在中*華*人*民*共*合*國,還是現在日*本,鴨子都不會扯入同人文來。這是同人文創作,主要是書寫情感,過去的種種,並不是宣揚現代政治理念的東西。

    鴨子絕對不會因為贊成現在政治立場「統*一」「獨*立」「親*中」「親*日」去寫任何一篇同人文章,那實在太不自重了,我相信本家魔王也不樂意看到。
    也希望各位讀者大人不要拿同人文去談到現代政治,那實在太不恰當了,身唯一個超級政治廚的鴨子,認為自己寫的同人文必須要跟現代政治分開來才好~畢竟這是書寫情感的同人文~不是洗腦政治立場電波文啊!

    政治立場是絕對的,可是角色的真實感情是搖擺的啊

    關於現在的政治立場,鴨子尊重各位讀者大人的心態。也希望各位讀者大人,不要拿同人文引伸到現代三次元的政治相關。


    左轉有個人碎碎念那裡~會比較恰當

    PS.如果覺得實在很想看單純菊灣創作,完完全全讓王耀蒸發的創作,其實右邊連結那裡,有不少好站可以推薦(掩面),啊~不過看完推薦好站以後請偶爾回來看看鴨子吧

    a12361510 於 2009/09/19 16:43 回覆

  • 小狼
  • 咦!!!???可是小狼想趕快看下集!

    不過如果鴨子負荷不了也沒關係啦........

    小灣真的動手了(灰

    小灣...小灣他....QAQ阿菊很難過吧,這麼癡情....

    可是如果一直把灣關在這個牢籠,苦還是會吃到的阿,尤其是失去喜愛的人...

    王耀對灣是何等重要!

    鴨鴨寫阿菊坐立不安那部份應該也很好看,灣娘刺下去的時候心理是什麼想法?如果真的刺殺了....在本田家也不能立足吧......最珍貴的一切都要失去了吧.......

    狼狼突然覺得好難過....

    但是真的超喜歡的ˇˇˇ18X是血腥嗎?....還是H?(炸
  • 小狼桑想要盡快看下集啊.....這樣啊....
    (正在考慮本週出番外篇逃避的罪惡鴨)
    阿菊的難過會到哪一種程度~鴨子還在想
    不過老實說阿菊的難過~不會只限於自己
    他通常都會讓大家跟他一起難過(炸)

    灣娘刺下去時心裡在想什麼
    主線下一章就是會交代的^^

    18X到底是什麼~鴨子還在煩惱耶(炸)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11 回覆

  • 凓子
  • 灣動手了ˇˇ...............
    就因為是小灣,所以會動手吧((淚


    這邊我整個私心菊了ˊ3ˋ(畢竟是我的本命CP阿....)←2次元
    ...就期待那一點小小的希望, 希望灣可以不要責備自己。
    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場阿 囧....
    但是也因為這樣,我也能理解灣為何會動手 ˊˋ....

    整個就是虐阿阿阿阿阿!!!!!

    R18?! 感覺尺度太大 那R17吧((被巴
  • 一整個虐嗎?????還好拉
    因為很早決定了故事的走向~
    (大概今年4月初吧~連結局都決定好了)
    所以沒有震驚到~問題在於要怎麼表現而已

    私心阿菊啊~哈哈哈哈哈~
    每個角色立場都不太一樣嘛~
    所以描述的角度都會不一樣

    R18與R17差別在於有沒有露出XX嗎?(炸)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15 回覆

  • daikon
  • 沒想到一下就大混亂了,頭好痛喔。(明明是太晚睡)
    阿菊現在頭也很痛吧?自己的底都漏餡了,
    灣都已經刺過來了,下次就不只是頭痛還外加身體痛吧。
    阿灣妳都已經決定好自己要怎麼做了嗎?。゚(゚´Д`゚)゜。

    鴨子下次出番外篇的話很期待呢?等著吃糖的小孩。
    要不要R18就丟銅板吧0 0?不是字就是花?
  • daikon桑說的是啊~阿菊的確此時非常的頭疼
    從某部分上因為計畫觀察很久了
    所以阿菊了解灣的性格與弱點
    所以對於灣到底接受不接受
    他心裡有底

    只是難免希望自己跟灣的感情
    能夠改變這一些..............
    灣原本也希望自己跟阿菊的感情也能改變些什麼
    唉............凡是總是不能盡如人意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17 回覆

  • mist0609
  • 灣娘.............
    真的動手了啊................
    看到那裏的時候心裡有點酸酸的說。
    阿菊真的好愛灣娘啊........
    雖然有時候是不得不殘忍,
    不過我對王家實在沒有甚麼愛
    畢竟以現在三次元的世界來說,
    灣娘和哥哥的感情雖然有稍微解凍,
    不過哥哥還是希望妹妹回來,
    這點讓現在局面很混亂啊.....
    每次看新聞就覺得很頭痛,,,,,,


    但老實說,以前的灣娘真的是兄控啊
    因為總是想回去老家嘛
    不過現在狀況都不一樣了
    我有時候也只剩下嘆息和無奈了...........
    我長大以後一定會努力做個好大人的.............
  • 這個嘛~這麼嘛~三次元就直接省略在省略好了
    因為現在還是過去的故事嘛
    所以救不討論現在那個死妹控又幹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過去的事情~雖然現在已經改變了
    但是鴨子認為存在就是存在
    每一個過去都會影響未來

    mist0609桑希望自己長大以後會成為好大人的話
    鴨子非常熱烈的期待著唷^^
    請加油~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20 回覆

  • 蒨蒨
  • 我同意大大的看法...
    如果依照本家的設定,阿菊根本不可能主動去幹啥傷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如果是參考歷史梗的話,為了劇情的合理性及連貫性,阿菊勢必會成為一個腹黑到極點的鬼畜攻~~
    這樣的改變是必須的.

    看了阿菊的告白,真的覺得很心酸...
    雖然看得出來阿菊真的很愛灣灣,相信灣灣自己也知道這一點,但是傷害已造成...
    故事後續發展到底會如何呢...

    主線劇情想必往後會持續虐一段時間了.
    大大想寫重度甜文的話就留到番外吧~~
    砂糖清水R18...等都沒問題.
    我都會支持大大的!

    p.s 好想快點看到阿勇&其他人~~
  • 蒨蒨桑啊~關於後來故事的發展呢
    該怎麼來就怎麼去吧(炸)????(意義不明)

    總之因為故事設定角色個性的不同
    還有三次元歷史參考下的殘酷現實
    菊灣兩人的關係將會產生超極大的變化
    那肯並不會是啥好變化

    所以鴨子寫一些番外篇
    來自娛娛人應該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炸)
    (天音:喂!不要一直想逃避)

    PS.阿勇很快就會出場的~10月份一定出場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26 回覆

  • 白冬
  • 報告,我還是心平氣和的看完這回,不過跟阿菊還是有共鳴。
    然後我要滾回去繼續玩我的APH人物穿越RO計畫。
    (嗯...其實目前遊戲裡是灣在下海賺錢養沒用的煉金術士哥哥...)
  • XDDDDDDD
    白冬啊~跟阿菊的共鳴還是不要太多比較好
    希望你最近心情愉快~早日脫離低潮期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27 回覆

  • 鮪魚蛋
  • nice boat,阿不對,我想說之前看過關於日治的書籍,即使本田家後來施行皇民化政策,但兩邊想法還是有決定性的差異,當菊家一心只想打勝仗的時候,大部分灣家人還是覺得為什麼不可以好好和平的過日子

    糟了,鴨子桑,原本我計畫好的菊灣H甜文,隨著百年流離的影響變得越寫越虐啦,所以趕快穿插些溫馨色情路線吧(喂)
  • 鮪魚蛋桑說到重點拉
    所謂的差異~就是這個意思~就算是人在同一方
    卻會因為環境與性格不一樣~有了截然不同的立場

    這就是菊與灣的差距了吧
    愛情不會把把每個人的腦袋洗到立場一模一樣阿

    呃..........溫馨色情路線,恐怕要等番外了(炸)
    可以嗎?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29 回覆

  • 貢丸
  • 下一篇有糖吃!?
    貢丸我不管是二次元還是三次元都是最喜歡糖的說

    嗯嗯,到最後灣娘還是刺了啊! 說實在我和東方大的想法還滿接近的說,
    王家之前這麼冷漠,過這麼久才來找灣娘但灣娘還是很高興,
    那妳的本田哥哥呢! 到了王家就忘了嗎? (一要留言我就接近暴走啦!)
    雖然過後知道菊就是本田哥哥
    不過菊看灣娘這麼向著王家而不爽也可以理解的說......
  • 站在阿菊的立場上~會很不高興是自然的
    但是站在灣娘的立場上~卻不見得是這樣子

    菊為什麼非得把耀哥哥置於死地不可呢?

    為什麼跟阿菊在一起就要放棄耀哥哥不可呢?
    耀哥哥再怎麼不好~終究是一起生活過的人
    兄妹倆擁有共同的生活回憶與知識

    灣希望能一起擁有~這種願望不是很正常嗎?

    當然在阿菊心裡會覺得兩個就只能二選一了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32 回覆

  • RAT
  • 我糟糕了我...
    在看到阿菊告白(!?)的同時就想到灣娘拿刀刺過去的模樣壓(爆
    或許菊的話某方面是對的...
    昨天剛好在某D開頭的節目上看到介紹神風特攻隊的事...
    是的他們很愛國
    靠著犧牲大量的人來換取攻擊阿爾家的航/空/母/艦
    還造了一個叫櫻/花/落(!?)的自殺式飛機......
    哀...
    戰爭中傷害最大的...
    永遠都是那喪失家人的傷痛
    鴨子大也說過有些灣家人那時也是有非常向著菊家的...
    可是鴨子大筆下的灣娘是個很單純的小女孩爾爾
    或許還沒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國/家吧(!?)
  • RAT桑的腦電波同時跟鴨子接觸了嗎?
    >//////<.....討厭~人家好害羞啊啊阿

    後期阿菊的神風自殺式攻擊
    那已經不能用理智去理解了
    下達這種命令的將領~到底腦袋在想什麼呢
    承認失敗不可恥
    可恥的是拒絕承認失敗~要把一切帶向毀滅的

    其實在三次元的灣灣要有獨立意識
    要講到1946以後了...總之事情還蠻複雜的
    以前灣灣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單獨住(炸)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35 回覆

  • jolynn403
  • R18!R18!R18!(踢飛)

    啊…不過,吃完糖接下來就是苦瓜了
    這樣還真難受呢…
    但是因為是照著史實走
    所以也不得不吃苦瓜了
    鴨子辛苦了!接下來的連載要辛苦你了!

    不過灣娘就算刺中阿菊也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吧(身體上
    接下來可能是鬼畜劇情了…= =
  • jolynn403桑~在這裡R18會很慘烈的
    對菊與灣都不可能會是於快的回憶(炸)
    而且很難收尾~

    該做與不作之間~到底要怎麼作之間
    鴨子好煩惱啊............
    唉~煩惱這種污穢的事情太傷腦神經了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37 回覆

  • 諾米雅
  • 囧~~~~~~~~~~~~~~~~~~~~
    灣娘要刺下去了(大驚)
    那阿菊痛的是心吧.......
    然後就會墜入高等級魔王狀態了...整個崩了>''<

    好不想看到阿菊崩潰後的作為.....
    灣娘>'0'<.......很可怕呀.....好可憐呀....
    有時候還是搞不懂當時的菊家人怎麼這麼變態....
    好像別的國家的人都不是人一樣....
    而且欺負的對象還都是跟他長的很像的亞細亞人....
    突然想到一句話「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唉唉唉唉唉~~~~~~~~~~~~~~~~~~
    (可以把諾米雅當做瘋子亂唉沒關係)

    接下來.....接下來......
    鴨子大大加油了~想必會很辛苦艱難
  • 諾米雅桑啊~鴨子有時候會覺得
    阿菊在對別人很殘忍的時候~那是因為他對自己最殘任(炸)
    久而久之太習慣了~所以他麻痺了
    非得到重視的東西也跟著疼痛~他才會發現自己跟別人也很痛...

    鴨子覺得~人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雖然會想要對自己身邊的人很好
    但是一旦出了事情~往往對身邊的人最狠
    真是太神奇了啊

    感謝諾米雅桑的鼓勵

    a12361510 於 2009/09/25 23:39 回覆

  • linamy5668
  • 好難過喔……明明菊也有自己的立場……
    因為灣其實並不了解本田的過去……
    單純無知害死自己跟最愛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