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4:本田菊的夢魘】

前言:空白處為本田菊的視腳,內容極度崩壞扭曲,黑暗不堪,且自我中心
百年流離使用的是灣娘的視角,跳過本田菊的視腳描寫,不看也不妨礙讀文
所以,心臟不強的各位看官們,請跳過空白處吧(羞恥掩面)

要看空白文請按「Ctrl」+[A]
PS.若各位大人賞臉看了S菊變態墮落史,請搭配第一章服用~效果更佳~!

現在,自己又躺在床上了

本田菊心知肚明是這幾日過於逞強的結果,剛剛開國際會議時,支撐不住連日的發燒,自己在那群外人面前直直倒下,驚慌與竊喜的聲音交雜而來,這就是自己一直不敢放膽休息的主因

或許還夾雜著某些私人情緒

本田菊討厭床,尤其討厭清醒時躺在床上,大概是每次清醒時躺在床上的記憶,總是連結著自己最最不堪的回憶

小時候,身子骨不強健、被預言會夭折的自己,總是孤獨的躺在床上養病看書,等待時光的流逝,自己常病倒的結果,是連家裡的人都少來探視,除了管家爺爺的關懷外,他的幼年幾無其他印象

既長,身體漸好,負擔起本田家嫡子的家族責任,到處交際拜訪,為手頭不寬裕,人口卻繁雜的本田家爭取更多糧食與資源

那時在亞細亞第一富裕的王府裡,有人告訴自己:「躺在床上別動,就可以替本田家換取更多的資助。」

作嗎?
能不作嗎?本田家裡還有人挨餓呢~

他曾以為自己的用處僅在於躺在床上,讓那些天生富貴的大爺們發洩罷了

本田菊,一個窮困家族的無能少當家,無用而骯髒的存在。

★★★★★★

偌大的和室,臉色青白的少年躺在床上,掙扎欲起,女孩連忙把少年按回被窩,然後在少年的額頭上換上冰冷的毛巾,然後在少年的太陽穴上抹上薄荷油,輕輕按摩著,耀哥哥曾告訴自己,這樣會減輕發高燒的病人的痛苦

★★★★★★

額頭上,傳來好冰涼,好冰涼的觸感,以及熟悉又溫柔的香味

那個味道,那種溫柔的揉捏方式,他曾經歷過──在王府裡

那時王府是本田家嚮往的對象,地大物博,事業眾多,即使王府不少人口,但每個人都豐衣足食,並富有教育與文化

而王府的少當家:王耀,也是本田菊的嚮往的對象,他的慷慨大度,那叫人服氣的寬闊胸襟,對周遭窮親戚一律無條件和藹可親的照顧,初遇時即讓本田菊豔羨不已,明明都是少當家,但是兩人絕對是不同世界的人,好比凡人仰望在天上的月亮般,他是那麼光明燦爛,而自己是如此低下卑微

已經記不起是什麼時候,也記不得自己到底幾次用身體去換取王府對本田家的資助,本田家眾人皆稱讚自己交際有方,每每至王府,總能帶回大筆大筆的物資,殊不知,自己無能到用最下賤不堪的方式去換取

不知道是因為作這種事情身體不適應,還是心情會影響身體,每每伺候過王府那些皇親國戚時,伴隨著大筆物資而來的絕對是一場一場的高燒,但他總會忍耐到回家再倒下,直到某個夏日的雷雨天。

在陰暗又悶熱的雨天,剛剛又作完了一場不堪交易的本田菊在回程中,在王府偌大的庭園裡,無意間撞上王府的少當家—王耀

「王少當家,貴安。」本田菊深深行了90度的鞠躬,充滿敬意,只要通過清朝老爺的同意,王耀總是及時送來每筆物資援助,從不找藉口私吞拖欠,對於王耀這份好心,他感念在心,但同時自覺格外不堪,王耀一定是深知本田家的窮困,才會如此幫忙。

「唉呀~別叫的那麼生疏!我們都是親戚,你要是不嫌棄,跟府裡的孩子一起叫我大哥吧!」

那個男人笑得一臉爽朗,一副把自己當作自家人看待似的,何必呢?他配嗎?一個遠房窮親戚而已,他若知道自己是跟妓女沒兩樣的下等人—私下用身體換取清朝那些皇親國戚對於本田家的資助,不知是何表情?本田菊自嘲的笑了笑,那時卻腿一軟,一個啷腔,直直倒往地上

如果自己當時沒有跌倒就好了

依稀記得,發現自己高燒的王耀,堅持要把本田菊帶回自己房間休養,對於那時的記憶,已經沒有啥印象 了,只記得自己醒來的時候,頭上貼著涼布,太陽穴上抹上陌生的香油,身上穿著是最華貴的紗衣,這些都是他在本田家從未得到的高級享受,或許對財大氣粗王府 不算的上什麼,但本田菊發現,握著自己的手的,床邊趴著的是王耀

生病生了太多次,早被本田家人慣性忽視著的他,頭一次,發現有人憐惜自己的幸福

王府的下人說,為著照顧高燒未退的自己,日理萬機的王府少當家親自顧了三天三夜,衣不解帶,就為了一個遠房的窮親戚

為什麼連自己家人都作不到的事情,那個男人會作的那麼理所當然,本田菊始終忘不了這份感動,他想,如果本田菊可以為了一份血緣犧牲自己的身體的話,那麼為了這個男人,本田菊可以犧牲自己的性命

當時,他真的願意為了王耀犧牲自己的性命,如果王耀不嫌棄的話

見他醒了,王耀喜不自禁,幾日飲食都由王耀細心親自照料著,不管他怎麼推辭,王耀總是蠻橫又溫柔的照 應著自己,甚至親自餵飯給本田菊吃,偶然間在餵飯時,湯汁滴在王耀指尖,下意識他用舌頭舔乾了,他記得只要每次自己這樣做,那些清朝老爺的皇親國戚總是開 心得不得了,他也希望王耀這般開心,記得那時王耀的手抖了抖,卻一臉若無其事的繼續餵自己下一口

飯吃完了,吃下有安眠性質的湯汁,本田菊在床上休息,王耀則開始批改起王府帳本

「少當家啊!我說,您不該把這孩子放在房裡照顧!」

「這孩子是被清朝老爺那幫老不修的皇親國戚欺負才會生病的!我若不放他在房裡照顧,給那家老傢伙一點警告!下次這孩子一來王府,豈不是又要受欺負了?」

「少當家的仁慈,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少當家啊!你也要看人照顧啊!我說這孩子天生下賤!才會用身體去伺候老爺們,說不定他也樂的很,根本不需要少當家為他煩心………………」

「你在胡扯什麼!孩子就是孩子!怎麼可能會喜歡這種事情!」

「我看這孩子生來就這性子,剛剛不是還企圖勾引少當家嗎?居然這般不知廉恥的用舌頭碰觸了少當家……….少當家是什麼身份!豈是他能勾引的動的!好不知廉恥!」

「這是他表示善意的方式吧!雖然,我也覺得不太正常……………………….。好了!別說了!我下次會注意跟他保持距離的!」

遠遠傳來,王耀與王府下人講話的聲音,本田菊不出聲,他一直忘了說,因為幼時吃了太多藥,藥對自己沒啥作用,包括安眠作用

喔!原來他都知道了………………..自己的低賤、卑微、齷齪   骯髒、噁心、不堪


 

我下次會注意跟他保持距離的


喔!原來他都知道了………那又何必對自己如此照顧呢?


呵呵~偽善者!!!!


★★★★★★★

隔日早晨,退去高燒的自己,到底怎麼離開王府的也記不得了,只記得,那時好想要讓骯髒的自己消逝在世界上,最好與只會喊肚子餓的無能本田家一起

那時,就在回家的路上,他看到在茅屋前,那個痴痴遙望王府的小小女孩
那小女孩,自卑倔強的,期待受人憐惜的眼神,跟自己好像….好像….
好像………….像到本田菊看了一眼,就再也擱不下對她的掛念。

再怎麼不堪,日子還是得照過,王府還是得照樣拜訪,因為本田家的飢餓不曾改變

是從此之後本田菊再到王府尋求資助 時,不再需要用自己身體去伺候任何一個大爺,但援助的物資照樣源源不絕,那是王耀的幫助。那個說要跟自己保持距離的王耀,那個背後不知如何恥笑自己的王 耀,那個偽善者繼續裝的若無其事,笑得一臉和藹可親的幫助自己,自己漸漸卻越發希望能扭斷王耀的溫厚寬容,扭曲王耀的慷慨善良,非常非常的想,極度極度的 想,忘恩負義的想著

不知到最後到底是自己會先毀了王耀?
還是先毀了逼迫自己不得不選擇下賤方式生存的本田家?

其實他最想親手了斷的是那非常骯髒無用的本田菊吧!

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世界瘋了???

幾乎到崩壞邊緣的本田菊,唯一可堪安慰的是,看看那個與自己同病相憐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跟自己一樣,自卑而倔強,也與自己一樣,長期習慣寂寞

不!那傢伙比自己還可憐呢!他再怎麼不堪也是本田家的少當家,那小女孩只是一文不值、不被王府承認的 野孩子罷了!!她比自己還要可憐多了!即使自己死了,還有本田家陪葬,而那女孩,誰也不會為她掉一滴眼淚。每每想到這裡,想到那女孩的不幸,不知為何,本 田菊覺得心裡的瘋狂慢慢得到了安慰

然後,不知道在看了幾次之後,本田菊終於鼓起勇氣跟那女孩打招呼,女孩堆起了笑回應,如同自己所預料的,一個缺乏關愛的孩子,是絕對不會拒絕任何關懷,即使被輕視,即使隨時會被拋棄,即使被當成排遣,即使是一個沒有期限的、根本不會實現的約定,她還是無法拒絕這誘惑

真是可憐的孩子,她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被同情的

★★★★★

偌大的和室,臉色青白的少年躺在床上,經過女孩一番照料,他終於安穩躺下,不再掙扎,只是左手緊緊握住女孩的手………….女孩索性乾脆趴在少年身體上休息

★★★★★

那個不被王府承認的小孤女很多話,相處時多半是由她說個不停,他則專心享受她的不幸與寂寞

「本田哥哥!!!這個給你吃喔!你看!這是灣娘自己栽種的香蕉!很甜吧!!」
「本田哥哥!!!你不要那麼煩惱嘛!灣娘相信你一定可以讓本田家變的比王府還要富裕的!」
「本田哥哥!!!你看這是灣娘試作的木雕,你要不要帶一個回去用啊!」
「本田哥哥!!!人家我啊!最喜歡你了喔!!」

「比王耀還喜歡嗎?」他問,平常他絕對不問這蠢問題,即使在本田家也是,每每受到王府幫助的本田家人,比誰都還要敬重王府的少當家

「王少當家又沒來看過我,本田哥哥比他好多了!!」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

「真的?」他懷疑

「當然是真的啊!本田哥哥長的好看,又溫柔!又善良!灣娘一直好羨慕喔!!!本田哥哥要有自信!!自信啊!!要相信自己世界是上最棒的人嘛!!!」

第一次,有人告訴他,他比王耀還要好。第一次,有人告訴他,他是全世界最棒的!

女孩拍著自己的胸脯,一隻手則拍著他的胸脯,露出燦爛的笑顏,是那麼爽朗又粗魯,坦白而不拘小節,這些日子相處起來,本田菊慢慢發現,雖然他們際遇很像,但這女孩個性其實跟自己一點都不像

不似自己的陰暗多疑,女孩如太陽般活力四射,且樂於付出,雖然也是個纖細敏感的孩子,但總在擦乾眼淚後,還是繼續傻傻的拼命努力著,不管失約多少次沒過來茅屋探視,下次見面時,女孩永遠會用最閃亮的笑容迎接自己、關懷自己,並且貼心的替自己找好失約的理由

不似本田家人處處逼迫自己奉獻付出,女孩自立營生,並不會期待別人替她作些什麼,她總是甜美的笑著付出,希望他在拜訪茅屋時間能盡量輕鬆快樂,即使自己根本不曾給她什麼實際上的幫助,女孩還總是傻傻笑著說:「最喜歡本田哥哥了!」

那種不求回報的付出與粗魯的體貼,耀眼到讓他想起一個人

王耀,另一個王耀

雖然女孩根本不曾進過王府,可是的的確確是個與他相似的孩子,不同的是,女孩沒有家人與朋友,女孩的身邊只有自己而已

女孩是個可以讓自己獨佔的,女孩是會心疼自己的,女孩不知道自己的骯髒,她什麼都不知道,她是那麼乾淨到不懂得懷疑,她是那麼傻氣到只會呆呆的不停付出,她是那麼愚蠢到把自己當作比任何人還要溫柔神聖的存在

即使是這樣骯髒的自己,也想要擁有這樣純淨的人在身邊,那個傻女孩!那個叫灣娘的笨女孩!

想要她!想要她!如果有她在身邊,如果灣娘認為自己就是那麼神聖溫柔的人,那麼自己遲早也可以變成灣娘心裡理想的人吧!

一開始只是發洩情緒的消遣,只是近乎鄙視的同情遊戲,慢慢的,本田菊發現,自己已經非常非常的想要灣娘了,但再怎麼不被承認,那個小孤女灣娘終究流有王府的血,王府不承認歸不承認,任意帶走王府的人,不管怎樣遲早會被討回,如果自己不夠優秀,如果自己不夠強大

強大!對!現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強大!,彷彿是連神也在幫助自己似的,那時本田菊意外認識了阿爾、亞瑟一幫子為首外人家族,他們擁有特殊的生產技術,以及有點缺德但很有效的經商手法

前往茅屋的次數越來越少,因為自己與本田家必須徹底改革,完全銳變,專心變強,不擇手段也要變強才行!

★★★★★

偌大的和室,臉色青白的少年躺在床上,他開始痛苦呻吟,原本趴在他身上的女孩,連忙爬起換濕毛巾 ,然後連滾帶爬的拿藥,醫生有交代過,病人清醒時,必須盡快服下的退燒藥

★★★★★

本田菊與本田家想要變強的因素實在太多了,長年的物資缺乏讓他們一抓到機會就不擇手段往上爬,本田菊以少當家的身份帶領本田家拼命奮鬥著,除了要一吐長期被亞/細/亞地區瞧不起的怨氣外,他亦希望在迎接灣娘到本田家的未來,那時後,本田家已成為一個不輸給王府的富裕家族

比誰都還要專注在工作上,他要證明自己不再是無用而骯髒的存在
本田家也不再是需要他人施捨才能度日的負累
遲早總有一日,主宰亞/細/亞地區的,會由王府變為本田家

灣娘!灣娘!灣娘!等著吧!等著吧!本田菊絕對不會輸給王耀,如同灣娘所說的,本田菊是世界第一的人,比誰都更能給你最好的未來

一直拼命努力到本田家的經濟越來越綽闊,甚至開始借錢給近來經商不利的王府時,本田菊才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有資格去迎接灣娘了

費盡心思,買了非常非常多禮物,想了好幾天的台詞,想著要如何跟灣娘解釋為什麼自己那麼久不去看她, 又為什麼現在非把她接到本田家的各式理由,想了又想,其實在走向茅屋的路上,捧著她最愛的野百合與種種名貴禮物,本田菊還沒確定那個說法比較好,但是他相 信,其實那不是重點!因為他的傻灣娘,是體貼到不會去為難自己的蠢姑娘,想到灣娘發現自己真要接她去本田家住,那時她圓滾滾的清澈大眼上到底會露出啥神情 呢?一想到她的傻模樣,本田菊笑得舒爽開朗

在那無比美麗的夕陽下,在迎接灣娘到本田家的路上,忽然間,他發現自己似乎是非常幸運的傢伙!應該是比王耀還要幸運一點的!

然後走到能遠遠看的到茅屋的路上時,本田菊驚覺,一雙在夕陽下緊緊擁抱的身影………………………………………晚了!!晚了!!晚了!!他來晚了!!晚了!!有些約定終究是不等人的。有人比自己搶先了一步,在本田菊的眼前,正上演一場兄妹相認戲碼,感人到讓他幾乎要痛哭流涕

王耀溫柔的撫摸灣娘長長的秀髮,他牽起灣娘的手,柔聲道:「我們回家吧!哥哥保證從現在起,不會再丟下你了!」

「好!我們回家!」灣娘含淚笑道:「從現在起,我永遠永遠都不要離開哥哥了」

那雙人影在夕陽下拉的很長,緩緩離開本田菊的視線,走向他絕對無法碰觸的天邊,那雙人影越來越遠,大手牽著小手,顯得格外幸福溫馨閃耀,閃耀到讓他無法出聲阻止,讓他無法開口說,其實還有他,除了王耀外,其實還有他的存在

灣娘!灣娘!灣娘!他的傻灣娘,已經變成是王府的灣娘了

本田菊終於知道,這世界上就是存在著那種不用幹活,也會輕鬆得到勝利的人,王耀就是那種人,永遠輕鬆 走在自己前面,以自己的幸運來恥笑別人努力,他天生生在家大業大的王府,從來也不愁吃穿,只需憐憫資助別人的窮困與下賤,現在他憑著天生的血緣,竟不費吹 灰之力,就要把灣娘據為己有了

灣娘不是說,本田菊比王耀好嗎?……………還是說,本田菊不管怎麼作,還是永遠比不上王耀嗎?    不………………從很早以前就注定比不上的………………從那個悶熱的雷雨天開始………………如果王耀多嘴告訴她………如果灣娘知道他的過去………………

開始是因為他輕視灣娘而相遇,現在由她輕視本田菊來做結尾,豈不前後呼應嗎?

「唉呀~別叫的那麼生疏!我們都是親戚,你要是不嫌棄,跟府裡的孩子一起叫我大哥吧!」

「當然是真的啊!本田哥哥長的好看,又溫柔!灣娘一直好羨慕喔!!!本田哥哥要有自信!!自信啊!!要相信自己世界是上最棒的人嘛!!!」

我下次會注意跟他保持距離的

腦袋裡,王耀與灣娘兩兄妹曾對自己說過的話,交雜不清

報應來了!!!來了!!!來了!!!終於來了…………………………

重回那段被輕視日子,本田菊眼前的世界又開始崩成一片片,粉碎成塊

破滅!碎裂!崩壞!混亂直下………………………!!!!

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世界瘋了???

如果灣娘知道……那些………低賤、卑微、齷齪、骯髒、噁心……………。如果灣娘知道那不堪的過去……如果灣娘發現其實本田菊不曾改變………………那麼…………那麼…………………灣娘那素來仰慕自己的圓潤大眼,到底會出現啥神情?

那瞬間,本田菊忽然發現,自己的天堂與地獄,原來都存在於同一個地方

★★★★★★★★★★★以下開始是正常描述★★★★★★★★★★★★

偌大的和室,臉色青白的少年躺在床上,痛苦呻吟著,女孩扶著少年,笨拙的企圖給他灌下藥湯,無奈手手忙腳亂的,灌了一碗藥,倒有半碗滴在女孩與少年衣服上,女孩笨手笨腳的讓少年躺在自己肩膀上,一邊企圖在多灌一點藥湯給少年

藥湯顯然極有療效,少年已經慢慢停止了呻吟,女孩不禁松了口氣,正要放下湯碗的時候…………..

【磅啦!!!!!】湯碗脫落了女孩的手,摔碎在褟褟米上

「本田菊,你在幹什麼啊!!!!」灣娘驚聲,原本好好靠在自己身上的本田菊忽然睜開雙眼,並且用極大的力道反把灣娘壓在身下,狠狠勒住灣娘脖子!!~那是足以讓人斷氣的力道!!!

「放………放手!!!」被掐住脖子,不能呼吸的女孩,拼命的掙扎著,掐住自己的手力量極大,溫度極高,證明本田菊根本尚未退燒,難不成是腦袋燒糊塗了???

看著身下灣娘痛苦的掙扎,本田菊沒有絲毫放鬆手勁,反倒越掐越狠,他啞聲低吼道:「灣娘……妳輕視我的話!如果連妳都輕視我的話!我就殺了 妳!!………………殺了妳!!!………………殺了王府全家!!!………把所有人都殺了!!………只有你……………只有你……………絕對不許看不起 我……………………看不起我…………」

「你神經病啊!!誰……誰會看不起你啊!!」痛啊!!!已經被掐到陷入缺氧狀態的灣娘,拼盡最後力氣大吼,灣娘雙手不停企圖拉開本田菊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掌,無奈絲毫不能撼動,那傢伙明明高燒不退!到底哪裡來的怪力,讓自己掙脫不得

「啊……………………………」緊緊掐住脖子的那雙手,捏去了灣娘最後的哀嚎

…………………………………………………………….缺乏氧氣下,灣娘的掙扎越來越失去力道,而本田菊的掐住脖子的手勁卻越來越加重,她感覺自己的意 識一直往下沈,往下沈,真作夢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死在這變態手裡,這傢伙變態歸變態,但灣娘從不認為他會拿性命開玩笑…………………京都爺爺,對不起,沒 辦法完成答應你的事情了……對不起……還有耀哥哥……………耀哥哥…………….

看著身下逐漸不再反抗,失去意識的灣娘,本田菊黯淡無神的眸子,忽然放軟了,同時也松開脖子,,取而代之的是唇舌狠狠的壓了上來,雙手轉向其他部位襲擊,強勢而不容拒絕的!!!

失身跟失去性命,到底自己恐怕還是會選擇失身吧!
灣娘昏昏沈沈的感覺到,剛剛掐住自己的手,以異樣的溫柔,緩緩在自己全身撫摸游移,從本田菊嘴裡、舌尖上傳來一陣陣新鮮空氣與又濃又苦藥味,那是剛剛自己 餵給本田菊的藥,真是有夠難吃到難怪本田菊會忽然抓狂的地步,下次一定要換帖不會讓他討厭的藥,不然自己小命遲早一命嗚呼哀哉

還有那傢伙是不是把高燒也給傳了過來???在與那傢伙唇舌交纏之際,那傢伙魔爪撫觸的背部、大腿也傳來陣陣麻癢,灣娘越來越覺得自己的體溫升高,心 跳加速,意識越來越迷茫,如果說剛剛被掐住脖子,是痛楚的意識渙散,那麼現在的親暱接觸就是柔軟到近乎在夢裡敞徉著~敞徉著…………………好香…………好 香…………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

掐完脖子後,隨即加上長長細膩親吻,以及溫柔挑逗的撫摸,灣娘幾乎是沒辦法抵擋這惡質的連續變態攻擊

糟糕了,自己好像沒辦法反抗了說…………嗯嗯嗯???那個舌頭捲阿捲啊~那傢伙怎麼沒有繼續動作了說??在自己身上亂摸的魔爪也停了下來,怎麼不摸了?………好像變態模式忽然當機似了???

正當灣娘意識不清到某種糟糕程度時,她驚覺壓在自己身上的病人居然暈了過去,很明顯,剛剛的藥湯終於發揮了安眠的作用,面對此場景,灣娘瞬間哭笑不得………………此時才驚覺自己差點被活生生掐死,脖子快斷了,痛到不行……………

「我說,本田菊!你吃藥就吃藥,有必要這樣搞我嗎????死變態!!!!」

罵歸罵,氣歸氣,但難不成要跟高燒到快燒成神經病的變態傢伙記較嗎?
悠悠嘆了口氣,灣娘起身整理衣衫,收拾起碎片,繼續換濕毛巾,她知道自己是沒辦法停止照顧病人的,即使那是幾近於玩命&失身的危險行動

■■■■■■■■■■■■

【崩壞後記】

恭喜!賀喜!狂喜!S菊反受為攻!!!!!
終於脫離萬年總受,靠著病氣與回憶加持下,正式在本篇壓倒灣娘~~~~~!!!

天音:你他媽的不是說下回要走主線嗎?為啥灣娘豆腐被吃的更多了

啊?你不知道,本篇劇情主線除了灣娘開朗少女成功記外,重點在於描述S菊如何鬼畜調教灣娘的過程嗎?

灣娘磨槍————碰!!!!(毆飛作者)


------------------------以上真的是開玩笑的------------------

本話,關於S菊對王耀的羨慕與怨恨,與因病迷失理智,差點失控掐死灣娘
都是構成百年流離出現的初始畫面與情節
雖然失控又失態甚至有些禁忌,但的確是推進故事前進的因素

S菊為什麼平常那麼工作狂又鬼畜壞心,還有時會忽然變成妖孽本田,其實都有原因在
因為那些原因的起伏,所以才會有這些故事

這些原因,參考了史實與個人設定的妄想在內

呃,其實鴨子寫作的時候,並不是直線的思考,是跳躍式的(眾寒,難怪經常設定前後不一),總是會先浮現幾個畫面與情節,想要描寫這些畫面與情節,於 是不停追加串連點與點的細節線或是自己偏好的事件,就這樣變成一篇故事(其實最後一幕的場景已經想好了,那是鴨子非常喜歡的畫面)

好吧!這些文字我知道過於沈重到不適合在同人文中出現了
但是請原諒鴨子的私心,非常.非常想寫出來,關於S菊的裡設定
因為我覺得沒有人天生就是腹黑S,世界上也沒啥一見鍾情,必有其原因在

不過百年流離使用的是灣娘的視角,其實本章跳過S菊的裡設定不看也不妨礙
所以,心臟不強的各位看官們,請跳過空白處吧(羞恥掩面)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