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號更新

    【千尋篇】

    自從那岐說他要作自己的事情後,就一直沒回到天鳥船上,已經三四天了,印象中千尋好像頭一次跟那岐分開那麼久,應該是雖然那岐總是對自己愛理不理,但是他像空氣一樣理所當然存在於她的生活,不管是小學的畢業典禮,中學入學,校外教學,考試,唸書,買菜,作功課,兩人總是一起的,(雖然那岐總是一副不情願.無關緊要的)儘管那岐拒絕千尋靠他太近,但是只要千尋轉頭,那岐一定呆在自己的視線以內,

    「你不要一直陰著一張臉,很醜,擋在前面會讓我心情不好,連覺都睡不好。」

    千尋只要皺起眉頭,總是引來那岐這樣惡言相向,然後他們兩個就會開始吵起來,可是到底為什麼現在那個無良又壞心的聲音沒有出現在自己身邊呢?

    千尋下意識開始做出一種不知何時就養成的習慣—「尋找那岐」。如果說風早是尋找千尋的高手,那麼千尋就是尋找那岐的高手,那岐從以前就很愛搞小失蹤,老愛故意跟人群隔開距離,故意偷懶.搞孤僻,總要有人拖他回去幹活,這個神聖偉大的任務從以前就是千尋專屬,不管是把那岐從學校天台上拖回教室上課,還是從家裡附近草地上拖那岐回家煮飯,對千尋來說都是希鬆平常的事情,尋找那岐對千尋來說像呼吸一樣簡單,看看時間.天氣.地點,她只要閉上眼睛,腦海就會浮現那岐會在哪裡打瞌睡

    「如果說是這樣晴朗又有點乾燥的天氣,那岐如果回到天鳥船上了,那麼一定在這裡睡午覺!」
    千尋信心滿滿的沿著牆爬到一處被樹掩蓋的露台,那是天氣晴朗時,那岐愛用的隱密午睡小間,每次每次日正當中的時候,那岐八九成就會背著眾人躲在這裡午睡,這裡只有那岐跟千尋知道,偶爾千尋累了,就索性過來加入那岐的「午睡同好會」

    「午睡同好會」這種離譜的名詞,在這裡也只有那岐會對邀請她吧!誰敢對身負復國重任的二之姬說,「天氣真好!享受人生就是要來睡個午覺!」畢竟在這裡,千尋不是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他是豐葦原的二之姬,連撫養自己長大的風早根本也是豐葦原國的官員時,不管在在哪裡,都能看的到人們眼中對千尋的期盼,千尋感覺到那個從姊姊身上繼承的復國希望,如今沈甸甸壓在自己身上

    姊姊很優秀,能聽到龍神的聲音,可是姊姊死了,豐葦原亡國了

    千尋聽不到龍神的聲音,可是現在只剩千尋,二之姬必須代替姊姊復興豐葦原

    千尋不怕困難,可是她怕自己無法執行好二之姬的任務,這樣會辜負忍人.佟.都布彥的期待,也辜負了風早撫養她的恩惠,有時候她會覺得二之姬這個擔子幾乎快把千尋給壓死了,但千尋沒有存在的必要,豐葦原需要的是二之姬,除了那岐以外

    那岐根本不在乎豐葦原,更加不在乎二之姬,,他甚至從說

    「這個國家要變成怎樣我一點也不在意,可是你在擺出一張死人臉打壞我午睡的氣氛,我明天就把你綁回日本去!」

    那時後在這個露台,看到那岐懶洋洋的睡午覺,剛剛被忍人說自己戰術不成熟.思想太天真的千尋,就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於是她蹲坐在那岐身邊,鬱悶的悄悄落淚,在豐葦原,為什麼那岐現在可以睡的那麼香,那麼無憂無慮,而自己卻有那麼多國家大事要煩惱呢?不!應該是說為什麼自己那麼笨!沒辦法處理那些國家大事。如果那岐有背著大家午睡偷懶的自由,那起碼千尋也要有背著大家發洩壓力的自由。

    然後那岐就說出那句神奇的話,千尋第一個反應是

    「你在胡說什麼啊!如果沒有我在,那麼豐葦原怎麼辦呢!做人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

    「誰愛去復國,誰就復國去!為什麼非你不可!」撥開髮絲,那岐懶洋洋的挑眉

    「我是二之姬啊~姊姊把這個國家交付給我了!」千尋激動的說,那是她奮鬥至此的理由

    「豐葦原在過去5年可沒保護過你,如果不是風早,你早死了,那麼豐葦原就不能復國了嗎?」那岐冷笑道:「請不要擅自以為自己很重要好嗎?你不在的5年,豐葦原也沒因此毀滅啊!該復興的國家,不管是少了誰都自然會復興!歷史上早注定好了,可是美妙的午睡時間,只有現在才能夠享受。」

    「你這是什麼歪理啊........」這種火星的理由,那岐自以為是的態度,讓千尋連眼淚都自動縮回去了,她氣惱的說:「你光想著自己午睡!午睡!你有沒有想過豐葦原的人民或許也很想要有美妙的午睡時間阿!做人不是光是自己幸福就好了!也要替別人的幸福著想!我就是為了這個才會努力的要復興豐葦原!所以說那岐也不要老是懶洋洋的........你!不要抓著我的手拉!」

    千尋激動揮舞的雙手,一瞬間被那岐抓住,那岐挑眉,有點壞壞的笑著說:「夠了!我看你已經想起自己在幹什麼!提起精神來了嘛!那就不要在對我說教了!我都會背了」

    「那岐.........」她感覺自己臉上的紅潮爬上了臉,居然不知不覺的被那岐安慰了,雖然那岐的安慰聽起來素來會讓人吐血3公升

    「不過說真的,千尋,如果哪天你不想當二之姬了,就陪我回日本吧!」那岐一橫躺回樹蔭,閉上眼睛懶洋洋得出聲,誘拐公主這種事情被那岐說的簡直像是在講明天去菜市場買菜一樣理所當然,他說:「如果你承受不了自己的壓力,如果你作不來,如果你不喜歡,千尋還是放手吧!讓更好的人來取代你,能帶領豐葦原復國的人又不只你一個!但能夠好好睡場午覺的只有自己啊!懂不懂啊!笨蛋!」

    「事......事情哪有那岐說的那麼簡單啊.......這樣太不負責任了...你怎麼可以什麼都不在乎......」千尋紅著臉,吶吶低聲,然後千尋忽然想到一個糟糕的事情,千尋問:「那岐該不會想找到機會就自己偷跑日本吧!」膽戰心驚,豐葦原貌似沒有很多那岐愛的午睡小間,磨菇的的種類更是遠遜於日本

    「..................」長長的睫毛動了兩下,那岐閉上眼睛不作聲,懶洋洋的,彷彿那個問題無關緊要

    「那岐!」千尋急著揪起那岐的衣領,有記憶以來,千尋不曾與那岐分開超過2天,千尋也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她低吼:「你說話阿!你!那岐!你會偷偷跑回日本嗎?」千尋一整個人直接橫坐在那岐腿上搖晃著他,過於心急的千尋,絲毫沒發現,柔軟的少女身軀是整個人貼在那岐身上磨贈

    「放手啦!重死了!你最近未免吃太多了吧!」臉一紅,那岐大手一揮,把千尋推開,她明明就是怕生又害羞內向的傢伙,為什麼對自己就這麼肆無忌憚!每每叫他起床的手段一次比一次激烈,上次還鑽到他被窩裡,這次居然整個人貼上來!那岐懷疑下次自己或許有失身的危險性在

    「我胖不胖又不關你事情!那岐!才不要轉移話題呢!」千尋紅著臉回吼:「你到底是不是打算背著我,自己偷溜回日本!你不說的話!不放過你!」千尋伸出手,把那岐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瞪大眼睛,死釘著眼前俊秀的少年,一副不得到答案就要撲上來咬一口的狠狀

    「千尋,你給我放手喔.........你不要逼我扁你........」那岐咬牙,幽幽清香襲來,那傢伙的嘴靠近自己只差2公分,他敢說等下某大鳥操縱的舵手一滑,讓天鳥船震個兩下,他的初吻就不保了

    「不放!你不說我就不放!那岐你敢扁我!我也會反擊的!」千尋冷笑逼近道:「信不信!我咬你喔!」千尋睜開櫻紅色的嘴,露出雪白的牙,釘上少年纖細的脖子,那優雅的曲線,淡淡的草香,嗯~她忽然有點能體會吸血鬼的心情

    反了反了!~這世界是不是要造反了!這年頭居然會有女生這樣脅迫男人!千尋實在是.......那岐忍住想要反撲回去的衝動,冷靜!冷靜!絕對不可以跟這傢伙一般見識,千尋老愛無意識亂吃他豆腐那是她的壞習慣,不代表自己可以跟著一起亂搞!冷靜!冷靜!耳根子都燒紅了!那岐又氣又急的大吼:「沒有帶著你,我是不會回去的拉!這樣你滿意了吧!放手啦!色女!」

    「真的嗎?那岐是說會一直跟我在一起囉~」千尋喜上眉梢,馬上乖乖退讓三步

    「你是耳朵有病!還是腦袋有病阿!」發現自己無意識說出真心話後,那岐惱羞成怒的吼叫:「我是說!只有我自己回日本!怎麼跟警察交代你跟風早失蹤阿!要回去當然要把你跟風早一起帶回去!什麼一直跟你在一起阿!你不要胡亂延伸好不好!太噁心了!」

    「可以就結果來說就是那岐會一直跟我在一起嘛~我只是換個說法而已。」千尋心滿意足的笑了,得到那岐的保證,千尋很滿意,再怎麼被他罵都OK!反正那岐說絕對不會離開自己,要回日本也會拖著自己回去,那岐說他不會離開千尋,而不是說因為她是二之姬的緣故

    「那岐!我最喜歡你了!」千尋開心的朗聲大叫

    「你在胡說什麼啊!真是太噁心了!」那岐咬牙!這女人神經是不是壞掉了一根,心臟跟著碰碰跳的自己似乎也被他傳染了神經病!

    「那岐啊~你不要害羞嘛!我也很喜歡風早~所以我們要永遠!永遠~三個人在一起!豐葦原也在一起~回到日本也在一起~!」千尋簡直像是在唱歌一樣朗誦著,覺得有人一直在自己身邊的感覺真好

    「你腦子有病!誰要一直跟你在一起啊!」那岐無可奈何的躺回牆邊,閉上眼睛繼續午睡,但嘴角卻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岐每次安慰自己的時候總是喜歡用刺激人的方式,每次逗千尋高興後,就會更加尖酸刻薄的諷刺著,不過那岐就是那岐,不管話講的再怎麼難聽,就是會一直一直在千尋身邊,雖然他總是說他不屑,但是千尋覺得他們就是會一直一直在一起

    嗯,他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千尋堅信著,不過當千尋沿著牆邊跳下露台時,卻沒有看到那熟悉的纖細少年身影,已經第4天了,那岐居然還是沒回到天鳥船上,他到底再做什麼自己的事情,有必要作那麼久,作到都不回來睡午覺嗎?

    「那岐大笨蛋!到現在還不回來!也不跟我說去哪裡了!」千尋咬咬牙,她知道現在這裡沒有那麼冷嘲熱諷的冷淡嗓音了

    [那岐的確很過份,不過千尋罵的稍微有點太大聲囉!上來吧!千尋]清朗又溫厚的成年男聲,那是千尋熟悉的聲音

    「風早!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探頭過來是藍色髮絲,跟寬大的手,千尋一如往常毫不質疑的拉住那雙手,風早一使勁千尋就從底下的露台跳上天鳥船上,跳到風早前面,跳到那總是含著滿滿笑意與溫情望著自己的風早

    「不管你在哪裡,我都知道。」風早笑得寵膩,然後表情一正道:「剛剛狹井派使者來說,那岐在神邑等你~我陪妳去吧!」

    「那岐在神邑等我的話,那我一個人去就好了啊!把那岐拖回來,就是我的絕技!交給我吧!」千尋心喜,那個混蛋傢伙~自己不回來,每次都要她去拖他回來

    「說的也是呢!也只有千尋才能把那岐帶回來........」風早意味深長的笑了「那麼就拜託千尋了,不過,呆會我也會去神邑找狹井君,到時我在接你回來。晚上的荒魂很危險的」

    「唉呀呀~不用了拉~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有那岐在!那些荒魂不敢靠近我的」千尋笑瞇瞇的說:「呆會見拉~風早!我馬上把那岐帶回來!」

    望著千尋興奮的小碎步離去,風早淡淡呼了口氣,握緊拳頭,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想到她的未來,總是讓他的心一緊,但願這次,這孩子不會再那麼傷心了


-------------



今天先寫到這裡0TZ~天音:其實你很想寫千尋如何撲倒那岐的情節吧(掩面)我真是太不CJ了

忽然發現比起那千,我偏向千那的........果然那岐適合被撲倒.............(消音)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