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幸福與不幸】

今年的新年可以說是灣娘最開心的新年了,不再是一個人孤拎拎趴在茅屋前望著王府,現在她居然人就在王府裡頭,穿著新衣,坐在露台椅子裡,看著戲臺上戲子唱戲

「那個就是王耀少當家去年初從外帶回來的小姐......」
「看起來很粗野呢~」
「搞不好有番人的血統.......」
「沒讓她同其他公子小姐一塊唸書真是好的決定!免得帶壞他們」

灣娘咬下一辦橘子,無視於背後僕人親戚的竊竊私語,專心看著戲子唱戲,閒人嘴雜最近她已經習慣,自從回到王府裡頭後,灣娘才發現,跟很多人生活在一起也是 麻煩事,比方說灣娘雖然是當家王耀哥哥指定要親手照料的妹妹,但是王耀哥哥頭上還有清朝老爺,清朝老爺身邊還有一大掛子的皇親國戚,灣娘頂多只能算是最底 下的直系小血親,沒丟到書房同其他哥哥姊姊統一管理教養已經是大幸,王耀哥哥願意親手撫育她,灣娘非常感激

不過王耀哥哥管教方式也很奇怪就是了,雖然家教.琴棋書畫.天文.鐵路.算數等知識教養樣樣不缺,不過王耀哥哥將灣娘藏匿於王府深深院落中,不願她與王府 其他人事多有干連,早晚王耀會來陪灣娘吃飯,白天學習,晚上坐在王耀桌旁習字,看王耀處理家裡大小公務,然後兩人下下棋.說說話,一日一日過去,灣娘跟王 府幾無聯繫。若不是新年,來王府家拜年歡聚的人實在太多了,王耀哥哥無心顧著自己,灣娘也沒有這個機會溜出自己的院落,在王府四周散步

每個人的臉孔在灣娘眼裡都很陌生,雖然來了王府一年多,託王耀的福,灣娘幾乎不認識王府其他兄妹,除了王府的人現在這裡還有來拜年的外人,總之現在到處都 是人,可是沒有一個人認識,比起在茅屋理的一個人,現在這樣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寂寞感,覺得有點寂寞,如果王耀哥哥現在就在灣娘旁邊牽著她的手該有多好,即 使身邊有很多很多人,可是一個都不認識,實在太無聊了,當灣娘決定回去院落背書時,角落傳出微弱的啜泣聲,那個聲音很細緻.........很無 助..........跟以前的自己很像!!!

「嗚嗚嗚嗚嗚..............」

「別哭啊!你叫什麼名字!我叫灣娘!」灣娘小小的手撫摸眼前縮成一團的小男娃
「嗚嗚嗚嗚......我叫香/港,他們叫我小香........嗚嗚嗚嗚嗚」小香抬起臉來,眼淚鼻涕滿滿
「別哭啊!你爸爸媽媽呢」灣娘覺得微微的心疼,拿出手巾擦拭男娃的臉
「爸爸媽媽不要我了!要把我送人了!!!嗚嗚嗚嗚!我不要離開這裡!!」問起爸爸媽媽,男娃更激動了,哭的越厲害,灣娘連忙抱起男娃哄道:
「別哭!別哭!天底下哪有爸媽不要娃娃呢~而且小香那麼可愛呢!我帶你去找王耀哥哥,問清楚就是了~!要是爸爸媽媽不要小香的話,就來跟姊姊一起住吧!」

「真的?」小男娃反手摟住灣娘,破涕為笑

「是啊~」灣娘笑著親上男娃的臉頰,她沒注意到身後一抹白色的影子慢慢靠近自己

一個低沈的少年聲音冷冷說道:「假的!妳別騙小孩了!他遲早要離開這裡!」

灣娘回頭,她看到一個身穿嶄新白色海軍制服的俊秀少年,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但在那個細緻的黑色眸子,沒有似曾相識羞澀的光芒,反而藏著陌生刺人的嘲諷 冷淡,灣娘呆了呆,她不確定眼前的人是不是那個曾經與自己定下約定的那個人,長的很像,但是氣質截然不同,抱緊男娃,她喃喃開口:「你是誰 啊..........怎麼可以這樣胡說八道,嚇唬小香呢!」

少年獃了獃,然後拉開嘴角,笑得一臉無所謂的模樣開口:「灣娘小姐與香君,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我叫本鄉菊,來自於日/本,是來王府拜年,順便帶新的爸 爸媽媽給香君認識。」對著她語氣恭敬有理,轉過頭,對於身後的同伴,語氣便有藏不住的霸道:「亞瑟先生,你看到了嗎?你要帶回去的孩子,看起來是個黏人的 愛哭鬼呢!你確定這種傢伙對您的事業有幫助?」

那個金髮粗眉毛的男人倒樂的很,開口笑道:「小香這樣子頂可愛的,重新教養起來比較快阿!就不知道到時後會不會附送現在抱著小香的小姐呢~」

本鄉菊笑著說:「要了香君,還要灣娘小姐,亞瑟先生未免太貪心了吧!法/蘭/西/斯對於她也很關切!王耀那傢伙就藏的更緊了!這位灣娘小姐恐怕要還要經過一番努力,王府才肯放手呢!」

本鄉菊一步步走到摟著小香的灣娘面前,輕輕挑起她的下吧,輕蔑說道:「雖然王府遲早都會變成我的,但不知道灣娘小姐有沒有讓我努力的價值在了,對於沒用的 人,我可不想帶回家作拖油瓶啊..........」說話的聲音越來越輕柔,也越來越冷硬,嘴唇也越來越靠近,灣娘整個被嚇住了,她頭一次遇到人把自己當 作家畜般品頭論足,彷彿明天把自己分成幾塊也是很理所當然一樣...............

「給我放手!!!」身後傳出渾厚的男人聲音,既震怒又憤恨

「王耀哥哥!!」灣娘推開壓在身前的少年,抱著男娃就往哥哥懷裡撲過去

「灣娘!灣娘沒有怎樣吧!」王耀急急發問

「哥哥,灣娘很好!對不起!灣娘不該不聽話到處亂跑!」

「沒事就好!我們回去吧!」
王耀連忙將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確定她真的沒少根頭髮才安心的左手接過小香,右手牽起灣娘,就要往回走

「等下!」後面傳來少年那輕蔑又冷硬的嗓音:「前陣子清朝老爺答應將香君送給亞瑟先生撫養,今天亞瑟先生就是來接香君回英/國的,王耀先生該不會忘了吧!」

亞瑟走道三人面前,笑著說:「小香!快跟我回新家吧!」

「哥哥................」灣娘求救的看向王耀

「小香不要去!小香不要去!」男娃開始哭鬧

王耀咬牙,把左手抱著的孩子遞給了亞瑟,然後右手拉著灣娘快步離開現場,然後遠遠傳出女孩悲泣聲

「哥哥...........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把小香送走!!!」
「哥哥.........你為什麼不說話!!清朝老爺在想什麼!他為什麼要把家人送給外人呢!!」
「哥哥!!!!」

看著兄妹背影遠離的本田,手叉著手懶洋洋的笑了
抱著哭鬧不休的小香,亞瑟倒好興致問道:「清朝老爺昏庸,把家財跟家人一個一個輸了出去,為了保護灣娘不被外人垂涎,王耀這傢伙這次可拼上老命把人藏起來,小菊!人家兄妹這麼相親相愛!你真的要拆散人家啊!」

即使背影遠去,本田還是沒有移開他的目光,淡淡道:「我說過,一塊一塊來,王家總有一天全部都是我的,更何況,是跟我約定過要待在我身邊的灣娘呢!」

「都是我的,不管願不願意,她當然也是我的」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amy5668
  • 日本好黑喔 這是黑化的開始嗎ww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