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充一護生日賀文~  算是[同人]差距(一露同居十題)的續篇
先寫個4篇吧0TZ

時間點是設定在屍魂界戰役打完  露露被安全釋放  留在屍魂界
一護已經安全重返人間  兩人分開  約單行本20



1.1.起床

然後,露琪亞起床了

眼前是熟悉的朽木宅,檀木散出的淡淡芬芳提醒她現在身在何處
朽木宅的早晨明明就靜的嚇人,朽木露琪亞卻總是非常早起
或是許怕宅裡的下人說嘴,也是每日早晨要跟兄長大人請安的習慣
不過之前在屍魂界的死牢裡  露其亞更是夜夜眼睛閉都不敢閉

很奇怪,露琪亞的賴床習慣  只有住在某個萬年皺眉彆扭男的房間裡那時有
明明那個死小鬼給自己睡的地方  是既狹窄又陰暗的壁櫥
她那時活像多拉A夢一樣被飼養  住在連翻身也困難的壁櫥  她卻對睡眠的眷戀,
那時卻到日益遽增的程度,害得每次一戶叫自己起床上學  每每翻桌子敲椅子
對著她睡眼惺忪的一護  永遠都是吹鬍子瞪眼  再加上一句:「懶鬼!」

 

 

因為在那邊,不管自己怎麼睡,一定有一個人會叫她起床,所以她總是
很放縱自己沈入夢鄉,伴著一護特有淡淡一絲不苟的肥皂味

如果告訴黑崎一護,朽木露琪亞只在他的壁櫥會賴床,他可否相信

問題是,這種事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

2.上課

然後,黑崎一護  認真上課中

這樣說有點奇怪,不過黑崎一護已經很久沒有認真的上課,暑假前他總是得一邊上課
一邊監視某個黑髮小矮子會不會隨便拿著嗶嗶叫的偵測器,然後幹出啥驚天動地的麻煩

老實說,黑崎一護喜歡有規律的生活,那個黑髮小矮子代表著就是不規律的開始
明明該上課,他會被她拖出去講所謂的緊急事件(可能是她又買到了強力淨化虛道具)
明明要睡覺,他會被她拖出去像瘋子一樣  在明月下跳著屋簷  追著靈魂跑
他心理知道  黑髮小矮子的不規律來自於她原本就不習慣這世界的規律
所以他總是盡力把黑髮小矮子惹出的不規律,塞回世界該有的規律


不知不覺把不規律改成規律的這件事情  也變成一護自己的規律

要說這是自虐的責任感也好  要說這是自以為式的英雄主義也好

但,好不容易  現在終於能夠認真上課的一護  現在感到嚴重的不規律

-----------

3.練習

回到久違的13隊練習場,露琪亞正努力揮舞著淺打,希望盡快恢復靈力,重塑斬魄刀
她的斬魄刀到底回不回的來,連四番隊隊長也只能說個理論  據說應該回的來
現在的自己沒有專屬的斬魄刀,這點讓露琪亞深深感覺不安

雖然露琪亞很擅長鬼道  但除了白打之王夜一 死神的攻擊力還是偏重於斬魄刀的應用
如果失去自己專屬的斬魄刀  幾乎可以被稱為無戰力  隨時可以被打倒屠殺
沒有斬魄刀  比赤身裸體迎戰敵人  還要可怕  自己是絕對不要再嘗試了

那時後,在現世跟著一護去逮虛,理論上來說無戰力的露琪亞有千百次該死的機會
她沒有死,因為有個某個萬年皺眉彆扭男  用千百道傷痕換取她的安全

擋在前面  他永遠不肯放手  她很高興

擋在前面   他老是不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她很生氣
他做的理所當然,如果要道謝  他還會把頭扭過去,3小時不跟她說話
當初他殺到屍魂界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跟她重逢後  他還是把頭扭過去 罵她不該私自出走

這種16歲  毛還沒長齊的死小鬼實在有夠不可愛的  非常非常的不可愛

不管怎麼樣,下次絕對要換自己趕到他身邊  指著他鼻子臭罵他了,

對著太陽,露琪亞用力的揮下一刀

-----------------------------------------

4.收拾房間

放學回家,一護正在收拾房間,他拿著兩個大塑膠袋進了房間

「 啊啊!你這可惡的傢伙!那是大姊頭最心愛的恰比報枕啊!」

「等等!等等!那是大姊頭最喜歡的靈異通訊101號啊」

「你去死吧!居然敢連大姊頭的睡衣都拿去丟了!唔唔....放開我..唔..」

一護想安靜專心的把房間收拾乾淨,所以他很抱歉的把魂的嘴吧塞入破布暫時丟到抽屜去

他的房間一向要乾淨實用,他在把已經不需要的東西  拿去丟  這應該是天經地義

有一段時間  一護嚴禁家人進他房間,約莫是有布偶跟零食還有一堆靈異漫畫電動
還有一堆可愛到噁心的蕾絲  足以讓人認為一護是忽然被火星打到的程度

那個恰比抱枕是她最愛的  老是喜歡趁他在唸書的時候  抱著抱枕在他床上滾來滾去
那個靈異通訊靈異漫畫是她纏著他買下來的  因為她喜歡拿著漫畫內容比自己
那件睡衣  已經到擺在床邊就會讓他誤會  晚上黑髮小矮子就會從窗子跳進來

火星人已經回到  比火星更讓他覺得遙遠的地方  他還要孤身度過百年
所以他要把這些無用之物拿去扔掉  真的是天經地義

一護把所有他根本不會用到的東西通通塞入塑膠袋,然後丟進壁櫥
再也不會有人住進他的壁櫥了  所以放進那邊是很合適

5.午餐

又到了午餐的時候,平常露琪亞的午餐是在13番隊舍跟大家一起吃的隊員套餐
熱鬧  歡欣  七嘴八舌  可以多添很多碗飯  隨便你愛啥就吃啥

露琪亞照例剩了苦瓜 青椒 準備倒掉 她一向不喜歡吃這種蔬菜,
不過以前在朽木宅吃飯的時候,她會無條件把一切吞下去,不過自從從死牢回來後,
她在朽木宅用餐時,也會開始剩下自己不愛吃的東西,下人念歸念,沒人敢當面與她說嘴
她端著盤子,走向廚房,現在她到底要怎麼浪費,也不會有人管了

戀次沒那麼龜毛,兄長不會注意到這種小細節,浮竹隊長總是寬容到讓她任性
除了某個皺眉彆扭男總是端著便當盒,在她耳邊瘋狂碎碎念
這傢伙雖然號稱7尺堂堂男子漢,但是對於小事,特龜毛在意

「小矮子!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矮!就是因為挑食!」
「拜託!我現在用的是義骼,也不可能再長高了。」

「小矮子!你知不知道食物一點一滴來源不易,你應該全吃下去啊!」
「我吃不下。你敢再逼我吃就吐在你身上!」

「小矮子!不能浪費食物啊!!!你會有報應的!」
「那你吃掉,不就好了!」


最後,皺眉彆扭男總是無可奈何的幫自己清除剩菜。
所以其實自己已經好久沒有浪費過食物了,至少,在他身邊不會
不知道那個皺眉彆扭男在替自己吃苦瓜 青椒,有沒有吃出啥心得

如果下次再見面,她想她會乖乖把飯菜都吃完。
今天露琪亞小姐心情甚好,破例的把苦瓜 青椒全吃完了。


6.7.8尚須補




9.信件

偶爾,會看到井上握著筆跟信紙,塗塗寫寫,班上同學都很好奇,誰有這位榮幸成為空座
町公主的筆友,
現在早就是網路無國界的年代,還必須用古老的書信往來,黑崎一護很明白,只有那個在
傳統不過的地方才需要收信

「黑崎同學,你要不要跟朽木同學說些什麼呢?」每次寄信總會來問他一次,握著筆,井
上臉上浮出天真近似討好的笑容

「謝謝,不過,我跟她,沒什麼好說的。」一護淡淡婉拒了。

「.................................」井上圓滾滾大眼睛,瞬間黯了下來,然後低頭
繼續奮筆疾書

他想,井上肯定會在信上說一些他們現在都很安好,希望小矮子偶爾回來看看這些溫柔又
無關緊要的話語
分離了有一段時間,但他現在真的沒什麼重要的話,可以告訴小矮子的
沒告訴小矮子的話,都是自私.醜陋.獨佔欲幾近燒盡世界的慾望,那種言語,他希望小矮
子一輩子都不要發現

他想,即使小矮子發現了,她一定也會裝著沒看到,把頭偏過去,就好像有一次小矮子惡
夢驚醒尖叫,當一護拉開壁櫥的那一刻,她抱著他哭著喊:「海燕大人」,他也是裝著沒
看到事實,把頭偏過去,他知道他遲早會明白海燕是誰,但他不希望小矮子說出口

他們一向心有靈犀,而且善於替彼此著想,所以真的沒啥好說的

該說的,早在那個時候,彼此交換的一眼,就都說完了

那時後,他被打成重傷,血流不止,他恨不得用他的手.他的腳.他的骨骼跟血液,用他的
一切換那個小矮子的安全


但卻發現,他不配,至少他的一切,不配拿來換露琪亞

在身上一刀一劍一傷,都是為了那個小矮子受的傷害,他不覺得痛楚,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比較痛的是,他躺在血泊中側頭看著,面對危險,自己卻無能為力,讓那個純白的男人代
替自己不顧一切的守住了露琪亞

「對不起。」劫後餘生,糾纏了40年的愛恨情仇,露琪亞握著那個純白的男人的手,他們
彼此對望,眼淚流下,

原來從頭到尾都是一場家庭鬧劇,他是一個多餘的局外人

那個時候,露琪亞沒有過來,應該是說他沒有過來的餘裕,井上正發揮她治療的能力,黑
崎一護才開始感覺到痛,

撕裂心肺,徹頭徹尾的痛

他一直做著天真的夢,他來救露琪亞,然後大家一起回到空座町,過著幸福快樂的未來

他原本打算,等到露琪亞一安全,他要跟她說

他買了最新的靈異通訊102號豪華特典版,可以讓她珍藏

他上次在百貨公司看到一件恰比花紋的薄被,如果她願意乖乖3天不闖禍的話,他就買給


他不會讓她一直住在壁櫥,如果可以,怎樣身份都好,他想把她介紹給他家人認識

他一直忘了,朽木露琪亞來自於屍魂界,她的未來不等於他的未來

藍染從某種角度上是拯救了黑崎一護,打斷他的手與腳,那時,他才不會持刀毀滅所有會
拉開他跟露琪亞之間的距離的事物

沒關係,黑髮小矮子開心就好,他告訴自己,他就是為了看到她的笑容才來的

所以當朽木白栽被送往四番對醫療室,露琪亞終於回神,轉頭看他時,黑崎一護用盡生平
最大的力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恭喜你跟那個冰塊,心靈相通」

露琪亞看著他,還有始終沒有離開她的井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幸好,井上同學救了你啊!不然你家人等不到人要哭死了!」

然後,他們就彼此保持著奇怪的好意,微笑的說再見,心裡卻知道,很難再見了

如果真的是愛著露琪亞,他應該會拿刀砍掉所有露琪亞的牽絆,不顧她的哭泣心碎,而帶
走她

或許他不是真的愛她吧,或許他不夠愛她吧

他們不是不在乎彼此,只是彼此都有更重視的人,在衡量輕重下,彼此都善意的退讓,然
後選擇放棄對方

啊啊~果然他們沒有那麼重視彼此,那瞬間,他們忽然發現在彼此的心中地位不是那麼獨
一無二

到底為什麼他不能再自私一點,強迫露琪亞要跟他走

到底為什麼她不能再自私一點,強迫黑崎一護要留在屍魂界

僅剩,奇怪又善意的祝福,那到底他跟她之間還有啥可以說的呢?說什麼都好虛偽....任
何的祝福都很矯情

他來不及跟她說的,他一輩子恐怕都說不出口

所以黑崎一護跟朽木露琪亞之間真的是無話可說的,無話可說

 

10.未來

 

---------------

「我要考上醫學院,當優秀的醫生,總有一天要繼承黑崎醫院,讓遊子跟夏梨都有好歸宿
,找個妻子,生幾個孩子奉養老爸」

現在,他,還記得,他寫過什麼嗎?趴在13番隊的隊舍,朽木露琪亞昏昏沈沈的想著

那時後,她跟他曾經坐在同一間屋子,念同樣的書,因為同樣的習題而苦惱,寫下同樣的
作文題目

-----------------


「未來志願」這種老古版到掉牙的的作文題目,出現在在高中語文課的的作文命題中是不
意外的,一點也不意外,

 

只是暫時偽裝成普通高中生實際上是非人類的朽木露琪亞不知道該寫什麼

「希望未來能成為最優秀的死神,成為護廷13隊的隊長,維持屍魂界秩序,不辱朽木家的
門風」

把自己真正的志向寫上去可能會當成精神病患送醫院吧???總之不能寫實話,反正撒謊
是自己的擅長項目,看她在學校說什麼謊言偽裝成平凡女孩,也是那小鬼的樂趣之一,所
以放學後她呆在那個死小鬼床上打滾著看靈異週刊,朽木露琪亞也不意外黑崎一護又用那
種非常欠打的語氣詢問她今日在學校的點滴。切!他當真以為自己是她在人世的監護人嗎


「你在作文上寫什麼志願?你未來想幹什麼?」他提出疑問的時候,眉眼含著戲謔

「不關你的事吧!」朽木露琪亞拿著書,在床上翻身,小腳用力的踹了踹,蓄意的弄亂床
單,然後滿意的看著有些潔癖的死小鬼眉頭攏起

「我只是好奇死神如果在人世間也有未來志願的話,我是否有幫的上忙得地方呢?」

「知道那個你要幹嘛!」那死小鬼很可惡的想看笑話,她完全沒好氣,聽她編造謊言很有
趣嗎?

「當然要知道,如果你靈力一直都沒有恢復的話,我總幫你在這裡獨立才行」黑崎一護臉
色一正,帶著幾份認真,

喂喂!又還沒有成定局,本小姐注定要成為本世紀最偉大的死神,留名在屍魂界史冊上,
請不要因為這個小小挫折,就開始詛咒她靈力無法恢復得永遠受困在人間界,可惡的小鬼
!!這麼看不起她!朽木露琪亞從床上作起身,笑得好不燦爛邪惡道:「這樣啊~你既然
都這麼大方表示要協助我了,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她站起身子,墊起腳抓住
死小鬼的衣領,低語:「那你娶我吧!」

「啥!」死小鬼的冰塊臉,如自己所預料般,很完美的炸開了

「我的志願上是寫想當一個可愛的新娘子啊」她笑得很壞心的說:「你最好祈禱本小姐靈
力早點恢復,不然我就待在人間界賴你一輩子。」

「................................」死小鬼的臉燒的快滴出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顯然她的發言過於刺激,

嗚嗯~嗚嗯~把他刺激到抓狂是不太好的,她偏著頭,企圖轉移話題:「那你的未來志願
是什麼呢?」

-------------------------------

「我要考上醫學院,當優秀的醫生,總有一天要繼承黑崎醫院,讓遊子跟夏梨都有好歸宿
,找個妻子,生幾個孩子奉養老爸」

即使在人間界只待了短短的幾個月,朽木露琪亞也明白一般高中生對自己的未來志向還有
所迷惑,死小鬼就是死小鬼,愛搞怪就是愛搞怪,這個快就替自己人生安排好未來要執行
的志向,與其說是志向不如說是死小鬼認為自己必須背負的家庭責任,他的理想人生就是
責任所堆砌

本來,她想告訴他自己為來的真正志願時,想順便調侃他一句:「等本小姐當上護廷13隊
的隊長時,你如果無所事事的話,我就勉強賞口飯給你吃」
這樣子的玩笑話,因為死小鬼說自己志願時那表情過於認真,害朽木露琪亞完全找不到時
機說出來,她只能用一種近似挑釁的語氣跟他說:「男子漢大丈夫既然說了就要做到阿!
別忘了我是死神,有千年萬年的時間看你這輩子是否會完成你的志向!」

是!她說她會看著他去完成他理想的人生,因為她不敢問..........她在他的理想人生中
是否有位子存在,死神除了負責指引人類靈魂去投胎外,死神還能跟人類有啥關連?就像
現在回到屍魂界的朽木露琪亞,已經跟黑崎一護完全沒相干了,她不再將自己的力量借給
他,他也不再為了她揮動斬魄刀,除了那該死的不能吃也不值錢回憶外,他與她只剩那個
戲謔式的約定

啊啊!要看那個死小鬼去完成他的理想人生啊.........對換算屍魂界時間跟人間界時間
素來頭大的自己來說,恐怕是有點麻煩的約定呢
可是,朽木露琪亞不像有澤龍貴跟死小鬼是青梅竹馬,也不是跟井上織姬一樣能常伴他身
邊,更不可能賴在人間界賴死小鬼一輩子,那她就只能看著他一輩子了..............幸
好,要看他一輩子,或許也只有身為死神自己能做到吧

最起碼自己跟死小鬼立下的約定絕對是獨一無二.空前絕後。朽木露琪亞這般安慰自己,
雖然,真的有點酸酸的。

------------------------

然後,她看著他高中畢業
其實如果可以,畢竟也念了幾天書,露琪亞很想跟死小鬼一起拿到畢業證書

然後,她看著他艱苦的擠入了醫學院窄門
其實如果可以,露琪亞很想在死小鬼沒天沒夜自虐式苦讀時,給他一記拳頭叫他去睡覺

然後,她看著他認真的在人體數據以及解剖實驗間忙碌
其實如果可以,看到把自己當機器人一樣操的死小鬼,露琪亞很想把腳踩在他頭上,命令
他要記得按時吃飯喝水

然後,她看著他笨拙的展開醫院實習
其實如果可以,露琪亞很想告訴死小鬼說,他的笑容要多一點,冰塊臉會嚇壞所有小兒科
病人

然後,她看著他參加別人婚禮,他也牽起其他女子走入禮堂
其實如果可以,露琪亞很想問死小鬼是否記得自己的未來志願....

然後,她看著他有了孩子,並繼承了黑崎醫院
然後,她看著他忙碌於工作以及家庭生活,他果然是個好醫生與好父親

其實如果可以,露琪亞很想拍著死小鬼肩膀跟他說,走到這裡真是辛苦你了

要當個好醫生,要當個好丈夫,要當個好爸爸,他背負了太多責任,還有太多需要去完成
的事情,她開始懷疑

在他好像很繁雜又好像很單一的人生中,他是否還記得黑崎一護曾與一名喚朽木露琪亞的
死神,他們曾一起扛著斬魄刀,在月光下追逐靈魂的奇異事蹟
.............他是否還記得他跟她作的奇怪約定?
他是否明白他與她其實從未分離,她一直在等待他發現她的那一刻,
等的煩悶鬱結,坐立不安,又害怕自己插手會破壞他應有的理想人生


時光匆匆,滄海桑田,沒有什麼是時間改變不了的東西

所以在60年之後,當她有點心虛的執行某個據說是很普通接引靈魂的任務,臨走前,浮竹
甚至半開玩笑的說:「快去接老朋友吧!」老朋友?老朋友?60年不見,她懷疑黑崎一護
跟朽木露琪亞是否還是朋友?
穿過靈界,飄於空中,黑髮黑眼的死神降臨在黑崎醫院的頂樓上,黑崎醫院已經
不是昔日小小的家庭醫院,經過某人沒天沒夜的拼命擴展下,黑崎醫院已是空

作町首屈一指的教學醫院,這讓她找起目標的任務變的很麻煩,很不容易,她慢慢飄到黑崎醫院的某張病床旁,上面有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他的眉頭依然糾結,只是昔日清俊的臉
孔,多了好多時光的痕跡,她想伸手撫開他的眉頭,60年前,那是她的招牌動作,如今她
卻猶疑他是否還能接受?他的記憶裡是否還有她的存在,

「我來接你了!一護。」要是那個死小鬼對這句話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話,朽木露琪亞發誓
當場就要回屍魂界請求浮竹隊長換死神指引這個死小鬼投胎

一分鐘,那是會讓世界顫抖的靜默,那個死小鬼啥都沒說,只是手不停的在空中晃來晃去
,像是在趕蒼蠅。難道他把自己看成是某種不明生物?果然是過的太久,他都忘光了嗎?
什麼都忘光了嗎?那為什麼自己偏偏記得那麼清楚呢?他的時間一直往前流動,而她卻是
一直留在原地看著他往前走,可惡!可惡啊!為什麼人類會是那麼健忘的生物!難道他們
不知道健忘是一種罪惡,死上千次,死上萬次都不足以彌補的罪惡。

在她絕望的希望自己也跟著失憶的的前一秒,那個死小鬼終於抬起他骨感分明,皺紋過多
的大手靠近她的衣角,原來他不是在趕蒼蠅,而是要抓住她............可惜力不從心,
啊啊,人老的時候真的什麼都不方便,鬆弛的肌肉,軟趴趴的身體,死小鬼現在全身上下
都跟以前差得太多,唯獨眼眸還留有60年前那個夏日的火熱,那種熱她是很熟悉的,所以
長久又心煩的漫長等待讓朽木露琪亞眼眶發酸,手腳打顫,她欣然開口

「對不起,一護!我來晚了,你等我很久很久了吧!安心的睡吧!這次,我會一直一直,
守著你的。」


「一直,到你真的死掉為止。」

然後她看到他終於放開所有的責任,完成他的理想人生,幸福的閉上了眼睛,跟她一起走
向另一個世界的開端。


------------

每次寫一露文寫到最後,總是悲從中來

因為假如自己是黑崎一護,想到自己喜歡的那個人跟自己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就覺得非
常難過,難過到恨不得把一切都忘記,一切都毀滅

但是換成露琪亞的身份來寫,就覺得多了抹說不出來的堅定

果然還是露琪亞比較堅強吧(炸)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陸雪綾
  • 剛剛看到這篇文,看完之後心裡都酸酸的
    好像悲文的感覺....
    看完之後,我閉上了眼睛,浮上心頭的是最後一段話

    然後她看到他終於放開所有的責任,完成他的理想人生,幸福的閉上了眼睛,跟她一起走
    向另一個世界的開端。

    這句話,這樣的畫面.....
    雖然這篇文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但是卻寫得很好!
  • 夜雨
  • 真的,被虐哭慘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