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岐篇】

    宮殿內,好幾個壯漢隱身於屏風後,都是精心培養的侍從兼侍衛,那是這段日期,合夥人狹井君,熱情出借給的幫手兼監視者
    坐在宮殿的一角,那岐靜靜的等待千尋的來到,他想她很快就會氣勢洶洶的撲到自己面前,一邊抱怨,一邊抓起他的手,如同以往要拖他回家
    千尋這傢伙,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把他到處拖來拖去當作是自己的責任,該說是爛好人,還是說多管閒事呢~
    但不同以往的,這次他不會回到她的世界了,已經不需要回到她身邊了

    「那岐!!!你在這裡啊!你幹嘛3.4天都不回天鳥船!你要知道風早跟SAZAKI都很擔心你耶!快點跟我回天鳥船去!!等一下你一定要好好跟大家解釋你這幾天跑去哪了!」
    隨著開門聲,金髮少女兩步作一步的衝至少年面前,揪起他的手,理所當然

    「..........................」少年面無表情的端坐在桌前,也沒有被少女拖起來,只是反手用力握住少女的手

    「那岐,快起來啊!你拉痛我了!」少年的模樣明顯讓少女非常不適應,她居然無法拉他起身,怎麼可能?那岐的力氣有這麼大嗎?印象中那岐再怎麼不情願,只要千尋少少使勁,就可以拖走這個懶人,有時那岐耍性子不肯走的時候,千尋更是直接對他敲敲打打,非弄得那岐唉唉叫.哼哼叫,注意到自己不可,為什麼現在那岐居然對她的聲音與動作,一點反應都沒有,這4天,是他力氣變大了?還是她力氣變小了?

    少年忽然一使勁,把少女推倒在地,接著冷冷的發出命令:「把二之姬抓住,然後把她身上寶玉拿下來,那是成為王的證明」

    原本隱身在屏風後的壯漢,三三兩兩瞬間抓住千尋的手腳,掩去宮門,也關掉千尋的求救的來源

    「二之姬,請交出寶玉吧!那是那岐殿下登基,不可或缺的證明」帶頭的侍衛,語氣雖恭敬,但手勁絲毫不放鬆

    「那岐!那岐!他們是怎麼回事啊!他們是狹井君的人吧!你幹嘛叫他們抓住我!你叫他們放開我啊!我們還要回到天鳥船啊!」少女根本不看抓住自己的侍衛,她眼睛直直盯住少年

    「...............................」少年背過身去,他不想看,他不想看到她的眼睛寫滿對他的猜忌或怨恨

    「那岐!」少女大叫!彷彿只是少年一時聽不到自己呼喚而已

    「二之姬,請不要再說一些無意義的話了」侍衛首領聲音冷冷的落在千尋耳後說著:「引誘你單身來這裡,是為了取得身為王的證明的寶玉,接著那岐殿下馬上就要登基為王,是不可能跟即將退隱的二之姬,離去的!」他說:「請自己拿出寶玉吧!不然就原諒小人潛越了!」話聲剛落,旋即兩個侍衛伸出手摸向千尋的身體,意圖搜身

    「放!放開我啊!不要碰我!那岐!!!那岐!!!」千尋慘叫!

    「等下!」少年終於回身過來,慢慢向少女靠近

    「那岐..............」千尋含淚,她不怕搜身,,只是被幾個大男人摸一下而已~沒啥了不起的!但她怕,這般無動於衷的那岐

    「抓緊她,讓我來吧!」眼神一暗,少年俊秀的臉露出一抹冷笑,「二之姬習慣把重要的東西,繫在自己的大腿邊~」少年輕輕撥開少女的裙擺,露出繫在貼身的短褲旁的小腰袋,一把扯了下來,倒出腰袋,地下響起了寶玉清脆特有的撞擊聲,還有一枚用葉子做成的項鍊,少年面無表情的取走寶玉,然後說:「東西到手了,放開她,走吧!」

    「那岐!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侍衛才甫鬆手,少女撲倒在地把葉子項鍊撿起來,然後馬上衝到少年面前..........可惜還沒碰到少年衣擺又被侍衛抓住,只能遠遠看著少年拿著寶玉離開宮殿

    「那岐!你要王位幹什麼啊!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太奇怪了~那根本不在乎豐葦原的那岐,怎麼可能忽然想要當王!

    侍衛抓緊了千尋,冷聲說:「 这是在陛下面前,请自重!」

    少女被侍衛緊緊抓住,但是她仍然不放棄的,對著少年離去的背影大吼「放开我!在与常世之国战况如此困苦的现在,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那岐、那岐………!]

    「把二之姬送回去。」只有一句命令,少年沒有回頭直直的向前走,於是少女看不到少年攏起的眉頭,咬牙的神態,以及握緊的拳頭,她看不到比較好,被她追的太久,自己一舉一動各種小動作,幾乎難逃出千尋的眼睛,從以前開始,那岐只要哪裡不對勁,千尋總是比自己還要早發現,所以現在需要的就是把千尋隔絕的離自己遠遠的,絕對不能讓千尋看到現在的自己

    侍衛面無表情的宣布:「请放弃吧。神子大人,一国是不容许同时存在两位君王的。您已经将一切都让给了那岐大人,从此将过着隐居的生活。」

    看著那岐的背影消逝在自己視線內,千尋氣惱大吼:「 你们……想让那岐去做什么?这种事情…我绝对不相信这是那岐的希望…」那岐在這三.四天南部成是被狹井君下了降頭還是洗惱了不成!!太糟糕了!她非得趕快把那岐救回來才行,千尋大吼:「給我放手啊!」

    「神子大人,很抱歉,陛下命令我們要護送你回去。」侍衛依然不放開千尋,甚至開始拖走她走向宮殿大門,接著從宮門伸出一把刀迅速貼在侍衛的手臂上

    「唉呀呀!護送神子大人回去的任務,是我的專屬呢!可以請你們不要請走我的工作好嗎?」那把刀,是風早的愛刀......还有那個爽朗又溫厚的聲音

    「風早!!!!!」千尋喜極!!!侍卫放开了千寻的同时,千寻就直接扑倒在那個笑起來過份溫柔的男人怀里

    「既然是二之姬的監督大臣來接二之姬,那麼我們也沒有阻攔的理由,但是如果您們企圖在宮殿做出妨礙那岐殿下的行為,就原諒我們不客氣了。」在離去前,侍衛還是不忘擱下警告

    「千尋,唉呀~唉呀~~別哭啊!」一看到男人的出現,少女像是放鬆般,然後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般落下,男人,伸手輕輕抹乾少女的眼淚啞聲說:「看樣子,咱們先走吧!路上慢慢說吧!」

    -------------------------------
    --------------------------------

    走在路上,握著風早的手,走在夜路,千尋幾乎是邊走邊哭泣的,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眼淚那麼不聽話一直掉下來,那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剛剛那場面不及自己面對怨靈危險之萬一,她既沒有受到傷害,也沒有看到血噴出來,只是分開了4天,然後那岐背過頭離開自己而已,可是...........每次總是能把那岐抓回來的,為什麼這次那岐居然不理會自己了,為什麼.........................

    一路上默默的走,風早只是靜靜握著千尋的手,他知道自己現在只需要握緊她即可,他培育的公主在某些小地方是那麼的脆弱

    抽泣的聲音,慢慢的消失了,然後是響亮的女聲:「什麼嘛!那岐這個大白癡!幹嘛忽然吃飽撐著就要跟我搶王位不可!肯定是狹井君對他做了什麼吧!派那麼多壯漢作那岐手下!絕對有問題啊!我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不可!就算不為了王位!也要為了我的面子!那岐居然敢聯合狹井君騙我!!可惡!!!那岐腦袋是哪裡不清楚了!我非要讓他清醒不可!」

    鬆開手,看著千尋擦乾眼淚!氣勢洶洶的吼叫,風早淡淡笑了,他培育的公主在某些小地方也是很倔強的,尤其在管教她的青梅竹馬這方面

    「風早!我們馬上回去天鳥船跟大家開會商量商量!那岐現在被狹井君控制了!我們非要反擊不可!風早會幫我吧!」千尋轉頭,激動的說著

    「那是我的責任喔!千尋!」風早朗聲回應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MARI416
  • 哎呀~實在是太好看了=ˇ=

    期待下一章阿~
    一看到立刻萌上了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